首頁 > 言情小說 > 桔子 > 竹馬是暴君 > 第十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竹馬是暴君 第十四章

作者︰桔子

    【第十章】

    安筠泡好茶從廚房里出來,心情已經平復了許多,也能夠正常地面對江爸、江媽了,傾身為兩位長輩倒了茶,她在江希辰身邊坐下,乖巧地笑著。

    「干爸、干媽打算在這里住多久呢?」安筠問道「我待會就去把房間收拾出來。」

    「不用、不用,我們就是順便過來看看的,過兩天就走,我們住飯店就行了。」江媽連忙地說。住在這里豈不是打擾兩人制造她的孫子嗎?那可不行,她想抱孫子了。

    「還是住家里更舒適一些呢,我去收拾好了。」安筠說著就要起身。

    江希辰一把拉住手腕讓她坐下,「沒事,有他們在不方便,就住飯店吧。」

    什麼不方便?江希辰,好歹是在長輩面前你就不能含蓄點嗎……安筠在心里欲哭無淚。

    「對了,我們前陣子去鄉下玩了一圈。」江媽突然起身朝玄關走去,他們的行李都放在那里呢,「那里的居民做牛肉干是一把好手,牛肉干咬起來有勁道又香,味道特別好,我特意給你們帶了兩袋。」

    江媽打開行李箱將牛肉干拿出來,很大的兩袋,估計著有四五斤重。她將牛肉干放在茶幾上,拆開了其中一袋遞到安筠面前,「嘗嘗,真的很好吃的。」

    安筠笑著點頭,湊近袋子剛想伸手拿牛肉干,不想一陣腥氣襲來,她只覺得一陣反胃,頓時就干嘔了一聲。

    頓時,整個客廳都寂靜了。

    安筠捂住嘴巴皺眉。江希辰緊張地扶著安筠的肩膀,「怎麼又吐了,不是好些了嗎?要不要去廁所?」

    安筠搖頭皺眉,「沒事,就是突然聞到味道,可能有點被刺激到了,歇一歇就好了,對不起啊,干媽,我……」

    安筠抬頭,本來是想說自己胃不太舒服,卻看到江媽臉上呆滯的表情之後楞住了,隨即,她恍然大悟,正要開口解釋,江媽已經搶先一步興奮尖叫︰「安筠你懷孕了!」

    「沒……」

    「安筠你懷孕了!」江媽簡直興奮得快要喪失理智了,立刻掏出手機又按了通話鍵,「喂,親家母嗎?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要當外婆了,我要當奶奶了。」

    安筠听到這里,直接石化了。她只是胃有一點小小的不舒服而已,為什麼就成了懷孕?

    還有,為什麼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

    前後不過一分鐘,安筠覺得自己成了瀕危的動物,貴重的程度堪比大貓熊。江媽看著安筠身上薄埂的家居服皺眉,「這麼冷的天怎麼穿這麼少?不行,你現在的身子很嬌弱啊。」

    安筠很想說家里開了暖氣,要是穿多了只會覺得熱而已。

    江爸比江媽要理智一些,見安筠明顯是一副有話要說的樣子,可是自家老婆過太激動,完全沒有給安筠說話的機會,便拉著江媽的手讓她坐下,溫和地看著安筠,「你是不是想說什麼話?」

    「那個……干媽、干爸,我真的沒有懷孕啊,我只是昨天吃了烤全羊,胃不太舒服,剛吃了胃藥呢。」安筠尷尬解釋。

    「啊,這樣啊……」突然低落下來的語氣充分地表達了江媽的失望和遺憾。

    「你急什麼?你還這麼年輕,難道還怕抱不上孫子嗎?」江希辰挑眉,「反正遲早都會有的。」

    安筠頓時無語,江希辰你能不能含蓄一點,知道什麼是含蓄嗎?

    安筠將頭死死埋著,露出的耳際就像煮熟的蝦子。她趁江爸、江媽不注意悄悄伸出手扭了江希辰一下,被江希辰一把抓住她的手指,放在手心細細把玩著。

    「也是,畢竟你們還年輕。」江爸點點頭,安撫地看了江媽一眼,讓她坐下,「對了,現在也差不多是午餐的時間了,我們出去吃點東西?」

    「好啊。」江媽拍手,「我們去吃好吃的,安筠你這麼瘦,一看就是沒好好照顧自己的。希辰你要多關心安筠呀,安筠從小就讓著你,現在她快都是你的老婆了,也該換你疼疼她了。」

    「這個不用你們說,我知道的。」江希辰低咳一聲。他平日里對安筠還是很好、很細心的,不過昨晚因為失去理智了,沒控制好自己,所以……下手狠了一些。

    接下來的日子,對于安筠而言簡直就像是作夢一樣。

    前後不到一周,安爸、安媽一到這里就狠狠把安筠訓斥了一道頓,說她一點也不貼心,這麼大的事都沒告訴他們。然後安爸雖然也算是自小看著江希辰長大的,不過說句實話,這小子很多時候都是自家閨女照顧他呢,以前兩人打著姐弟的旗號,照顧一下也是應該的,可是一旦他成了自家的女婿,那要求就肯定就不一樣了。

    于是安爸對江希辰想盡了辦法刁難,江媽覺得自己要不是看在自己鄰居這麼多年的分上,是絕對要翻臉的,這哪里是考驗女婿?分明就是對付仇人啊。

    不得不說,江媽還真是猜中真相了,安爸真的把江希辰當成是搶走自己女兒的仇人來著。

    不過好在江希辰還是挺住了,得到了雙方爸媽的認同,除了安爸,可是在安家向來都是安媽作主的,安爸的意見基本上是可以參考,但不一定采納。所以江希辰的目標從頭到尾都放在安媽身上,安爸充其量就是打個醬油的存在。

    于是一周後,也就是現在,江希辰和安筠訂婚了。

    訂婚宴辦得不大,兩人又都要上班,也就是簡單地宴請了一些比較親近的親朋好友,大家熱熱鬧鬧地吃一頓,證明兩人是合格的未婚夫妻了。至于結婚,安媽說了,時間太倉促,就等到過年後再說吧。

    這一點倒是有點出乎江希辰的意料,原本他想著依雙方爸媽的性子,怎麼也得先是將戶口什麼的辦好,婚禮可以事後補上的,可是最後居然僅僅只是訂婚?不過看到安筠最近因為忙碌而有點疲憊的臉,他還是心疼了。算了,過年就過年吧,反正安筠又跑不掉。

    因為江爸、江媽還有計劃,所以在兩人訂婚宴之後沒多久就打算離開了。安爸、安媽在這里不熟悉,也待不住,反正大家都是一起相處很多年的,彼此的為人都是清楚的,他們也不怕安筠受到什麼委屈。

    于是晚餐時間,六人安靜而祥和地吃著晚餐,江媽率先放下手里的刀叉開口,「我和你們的爸明天就打算飛法國了,親家公、親家母也是明天和我們一起去機場,你們兩要自己照顧好自己。希辰,不準欺負安筠知道嗎?」

    「這麼快,不多玩幾天嗎?」安筠有點詫異。

    「不玩了、不玩了,這里也沒什麼意思。」江媽擺擺手,「我們留在這里還說不定會影響你們造人,還是早點走比較好。」

    她的話換來安媽贊同地點頭。

    安筠正要開口,腿上突然多了一只大手掌,她頓了一下,話卡在喉嚨中間。她今天穿了一條連身的冬裙,裙擺不是很長,只到大腿的樣子,一坐在椅子上,裙擺就滑到了大腿上幾公分處,而且因為是百褶的款式,根本沒有絲毫的防御力,那大掌很輕易就順著她的雙腿之間向上滑去。

    安筠立刻夾緊了雙腿,可是這樣也僅僅把那只手夾住了。那手指指尖修長,幾乎要踫到她的私密處。

    「怎麼啦,安筠?」安媽敏銳地發現安筠有點出神,不由得開口,「是不是不舒服?」

    「沒有。」安筠搖頭,略有點緊張。雖然桌子上有桌巾,應該看不到她腿上的情況,但是周圍都是長輩,有點感到她心虛啊。

    悄悄側過頭看著身邊的江希辰,他的臉色特別雲淡風輕、溫柔和煦,完全看不出來他的手在做那麼「邪惡」的事情。

    「你識趣點。」安筠低聲喝斥道。她不太敢用手去把江希辰的手拉開,到時候動靜太大,被雙方爸媽發現的話……她還是找個地縫鑽進去吧。

    「我做了什麼?」江希辰很淡定地開口,將刀叉放下,「我吃完了,你們繼續。」

    「這麼快?」江媽看著江希辰面前的盤子里還有一大片牛排,「吃這麼點,是不好吃嗎?」今晚是她做的晚餐,話說她這麼難得下廚,能不能給點面子。

    「不是。」江希辰意味深長地笑笑,「留點肚子吃餐後甜點。」

    「是哦,安筠今天做了蛋塔呢。」江媽點點頭,「不過你還是少吃一點,男生吃那麼多甜食做什麼?」

    「放心,我是很有分寸的,知道該吃多少。」江希辰笑著點頭。

    安筠覺得自己听到江希辰的每一句話都意有所指,可是她又不可能明說出來。盤子里還有小鴿盤牛排,她低著頭,大腿內側狠狠夾緊,想快點吃完。

    江希辰完全不受安筠的動作影響,手指安靜了不到三分鐘,又開始游走了。

    安筠手一抖,差點把手里的叉子扔出去,只能更加用力地夾緊江希辰的手,低聲說道「別太過分了,我要生氣了。」

    雖然安筠也知道這一周兩人因為訂婚的事情都很忙,但是,拜托,這麼久都忍了,能不能再忍久一點啊?好歹要等到晚上回房間啊。

    好不容易忍到幾人都用完餐,安筠第一時間站起身子,這才逃脫了江希辰的魔掌,「我去洗碗,你們先休息一下。」

    「這麼快?你先歇一會,讓希辰去洗。」江爸開口。

    「沒事、沒事。」安筠的聲音有點沙啞,有點羞憤地發現自己腿間似乎有點濕了。她要是再休息一下,估計忍不住的就是她了。這個小子,調情的技術越來越出色了。

    哎呀,她是在想什麼啦,羞死人了。安筠連忙將腦海中這個想法掃出去,動作流利地收拾碗筷。

    江希辰也一同起身幫她收拾,兩人手里各拿了幾個盤子一起走向廚房。

    「這兩個孩子看起來真是相配。」江媽看著兩人的背影忍不住點頭,「合該我們有這樣的緣分,對吧親家母?」

    「是呀。」安媽也點點頭。

    一進廚房安筠就發飆了,「江希辰,你能不能看一下場合?」

    「我有分寸的,不會被發現的啦。」江希辰有點無辜地回答,「而且我覺得安筠很喜歡啊。」他一把抱住覆筠的腰肢,炙熱的手掌下滑,探到安筠雙腿間的陰影處,那里只有一條薄埂的棉質內褲,而且內褲上隱隱有潮濕的感覺。

    安筠的手抵在江希辰的胸膛上不讓他抱緊,「我、我只是……」

    「安筠,這幾天我都餓著呢,讓我吃一點甜點會怎麼嘛。」江希辰有點委屈,「好不容易我們才訂婚了,他們也要走了。」他話里帶著嫌棄。

    「喂喂,他們是你的長輩耶。」安筠听不得江希辰話里嫌棄的語氣。

    「可是他們是電燈泡。」江希辰是典型的過河拆橋,也不看看一開始是誰若無其事地打電話給自家爸媽說自己不太習慣,這才引得長輩來看他的,「要是他們不打擾我們,其實我也是不介意的啦。」

    可是關鍵是,他們實在太打擾了好嗎,安筠是個害羞的性子,明明房子的隔音效果這麼好,她怕聲音被听到,而一次次毫不留情地拒絕他的求歡,他已經嚴重欲求不滿了好嗎?「希辰!」安筠有點無奈,他還是這麼任性。

    ……

    「你在一邊休息,我來洗碗。」江希辰讓安筠靠在料理台,為她整理好衣服、裙子。

    「完了,我們這麼久沒出去,他們肯定懷疑我們在做壞事了。」安筠回過神來,只覺得羞憤欲死。

    「沒事,他們會理解的。」江希辰撥開安筠額前的發絲輕輕吻了一下,自己取了圍裙圍上,打開水龍頭開始洗碗。

    安筠無力地靠在江希辰的背上歇息,手指雖然有點疲憊,但是還是不忘扭了一下江希辰腰間的肌肉,力道不大,只換來江希辰的輕笑,「安筠,力道太輕了哦。」

    「哼。」安筠冷哼一聲,伸手抱著江希辰的腰肢,兩人中是一片祥和安寧的氣氛。

    盤子比較油膩,江希辰稍微用了一點洗潔精,取了菜瓜布清洗著,安筠看著那一堆油膩膩的盤子,不知為何覺得有點惡心。她這個想法剛冒出來,喉嚨已經出現了干嘔聲。

    江希辰的身子一楞,立刻轉過身,「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沒……」安筠的話還沒說完,緊接著又是一聲嘔吐聲。

    奇怪了,之前吃牛排的時候也不覺得反胃啊,怎麼現在反胃了?難道是之前的胃病還沒有好?可是這都一個多星期了,她覺得沒什麼異常啊。

    江希辰看著這一幕,先是皺眉,隨即很快想起,安筠的月事似乎晚了半個月了。他一直都有記安筠月事的習慣,只是之前一段時間太忙,讓他也有點忘記了這回事。現在猛地想起來,江希辰只覺得心里一跳,隨即有無數愉悅的小泡泡冒出來。

    「沒事、沒事。」安筠連忙擺擺手,「我待會再去吃一點胃藥,估計今晚的牛排不太適合我吧。」

    「我們待會就去醫院。」江希辰嚴肅地開口。

    「這都什麼時候了?」安筠嚇了一跳,「而且我只是普通的胃病而已,吃一點點藥就好啦,哪里用得著去醫院。」

    江希辰沒有理會安筠的話,直接轉身將手上的泡沫洗干淨,也不管還有幾個沒有清洗的盤子了,直接抱著安筠走出廚房。

    雙方的爸媽正其樂融融看電視呢,看到江希辰抱著安筠走出來,臉上皆帶上了意味深長,心照不宣的笑容。不過很快他們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江希辰直接開口,「爸媽,安筠懷孕了。」

    「啥?」在場除了江希辰以外的所有人都楞住了。

    之前才鬧過一個烏龍,這次該不會又是誤會吧?江媽有點緊張地咽了口口水,「真的?」

    「去醫院檢查一下就知道了。」江希辰淡定地說。

    安筠楞楞地躺在江希辰懷里,任由他抱著自己,看著四位長輩急急忙忙收拾東西打算出門,因為一輛車坐不下,他們還開了兩輛車,直接殺向醫院。

    懷孕,怎麼可能?安筠覺得一定是江希辰弄錯了。可是看江希辰臉上的表情,好像有點嚴肅?

    醫院的醫生大部分都下班了,那個值班醫生是個中醫,只把了脈就肯定安筠是懷孕了,而且有兩個月了,不過看一群人臉上的表情都有點呆滯,醫生還是開了單子讓他們去作個檢查。

    安筠真的懷孕了,好像一切都在夢中……

    安筠看著雙方家長高興得幾乎語無倫次了,一個個拿著手機挨個打電話向親朋好友炫耀,然後興奮地討論著什麼時候要去戶政事務所把戶口的事情解決了,婚禮是現在就辦,還是生了孩子之後再辦。

    安筠全程沉默,只插了一句話,「那我要做什麼?」

    「你呀,只要好好愛護自己就好了。」江希辰在安筠身邊蹲下,握著安筠的手,他們出來得匆忙,安筠身上沒有穿太多,只有一條裙子加一件薄外套,江希辰將自己的大衣脫下為安筠披上,嚴肅的臉上這才出現了一絲笑容,「安筠,我們要當爸爸、媽媽了呢。」

    安筠看著江希辰幾乎要柔化成水的眼神,心里這才慢慢接受了這個事實。

    「以後我們就有了一個孩子繼承我們的血脈了,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江希辰溫順地將頭擱在安筠的大腿上,看起來就像一只听話的大狗。

    安筠緩緩撫摸著江希辰柔軟的黑發,笑著點頭。她和他的孩子,他們愛情的延續,他很喜歡、很高興呢,這樣真好。

    那邊四位長輩已經嘰嘰喳喳商量完畢了,朝兩人走過來,見江希辰乖巧地靠在安筠腿上,江媽笑著開口,「希辰,你可是要做爸爸的人了哦,以後可不能再這麼任性撒嬌了。」

    「要你管。」江希辰小聲嘀咕一句,不過還是听話起身,小心翼翼扶起安筠。

    安筠好笑,「我又不是瀕危動物,只是懷孕而已,至于這樣嗎?」之前不知道懷孕的時候她還不是照常上班,忙訂婚的事情,也沒見身體怎麼樣啊。

    「你敢還說。」江希辰瞪了安筠一眼,「之前就是我們大意了。」

    之前吃烤全羊的時候就該警戒了,安筠一向對那些東西都不反感的,怎麼會突然惡心呢。

    「好啦、好啦。」安筠縮縮脖子,「我現在可是孕婦,你不能吼我。」

    江希辰立刻放軟了聲音,「好好好,孕婦大人,你吼我吧。」

    安筠笑笑,安穩靠在江希辰懷里,身後跟著雙方的爸爸、媽媽。這就是他們一個完整的家了,以後這個家還會更完整,這樣真好。想著,她趁長輩不注意,偷偷攬住江希辰的脖子,在他的面頰上吻了一下。

    江希辰腳步一頓,沒有做聲,但是嘴角卻輕輕地上揚了,抱著安筠的力道也緊了緊。

    懷里就是他的全世界了,花了那麼多心思、手腕,他們終于在一起了,以後他們也會一直這麼幸福地手牽手走下去的,一定。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