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朱輕 > 秀才家的小悍妻 > 第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秀才家的小悍妻 第十六章

作者︰朱輕

    【第九章】

    眾人回到了邱婉婉的小院里,邱婉婉終于忍不住問徐冰瑩道︰「追殺你們的那兩個,到底是什麼人?」

    徐冰瑩欲言又止。

    「他們是知府大人派來的。」孟冠玉說道。

    眾人轉過頭去看著他,只見他手里拿著先前那兩人遺留下來的刀,仔細反復地看。

    「看,這刀身上有著西華州府乙卯年敕造的印,那兩人一身的匪氣,且如此貪生怕死,不可能是官府衙役,所以只有可能是知府大人想對徐家趕盡殺絕,又想掩人耳目,所以才派了兩個潑皮過來。」孟冠玉分析得頭頭是道。

    邱婉婉和徐冰瑩听了,均覺得很有道理。

    「所以婉婉,你知道危險了嗎?」孟冠玉皺著眉頭盯著她,不高興地說道︰「如果今天來的不是那兩個酒囊飯袋,而是真正身經百戰過的衙役或者軍卒,你就這麼撲上去,還有命在?」

    邱婉婉嘟嚷道︰「難道要我眼睜睜地看著表妹去送死?」

    孟冠玉突然放下了手里的刀,陷入了怔忡。半晌,他才說了句︰「不對。」

    「什麼不對?」

    「哪邊不對?」

    邱婉婉和徐冰瑩齊齊問道。

    「知府大人為何要對表妹趕盡殺絕?明明舅舅、舅母已經被流放,表妹又是一介弱質女流,根本不足為意,難道說、難道說……」孟冠玉突然露出了笑意。

    「是不是楚飛白在京城……成事啦?」邱婉婉猜測道。

    徐冰瑩已經高興地流起了眼淚。

    「對,肯定是這樣,我這就下山去探听一下消息。」說著,孟冠玉轉身就走。

    「站住。」邱婉婉喝道︰「也不看看現在什麼時辰了,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秀才,這個時辰下山,萬一那兩人還守在外頭呢,你現在去豈不是自投羅網?就算那兩人已經逃了,這馬上就要天黑了,你一個人走夜路也不安全,明天再去。」

    孟冠玉定定地看著邱婉婉,突然笑了起來,「好,都听婉婉的。」他寵溺地看著她,「我去給婉婉做飯去。」

    兩人之間的甜蜜互動,卻將徐冰瑩和谷雨兩人給唬得不輕。

    世間唯有婦人操持家務,為男人洗衣做飯,怎麼到了表哥、表嫂這卻都反了?

    不管徐冰瑩主僕倆如何震驚,可孟冠玉還真的就坦然自若地去了廚房,邱婉婉無法面對徐冰瑩和谷雨的驚訝,最後沖到廚房里,跺著腳沖著孟冠玉發脾氣。

    「都是你不好,害我像個怪物一樣,表妹到現在連眼皮子都沒眨一下呢。」邱婉婉氣苦道。

    「咱們過日子又不是給別人看的,你管那麼多干嘛?」孟冠玉笑著溫言寬慰,又誘惑她道︰「難道你不喜歡一回到家,就看到干干淨淨的院子和美味好吃的飯菜?」

    邱婉婉乖乖點頭。

    「那不就得了。」孟冠玉笑道︰「正好我也喜歡為婉婉煮食,我喂飽了婉婉,婉婉也要喂飽我哦。」說著,他還伸出縴細的手指,在她秀氣挺立的鼻梁上刮了一下。

    邱婉婉繼續乖乖點頭。呃,等、等一下,好像哪里不對?

    「表嫂,你出來一下可以嗎?」徐冰瑩脹紅了臉,站在廚房門口說道。

    邱婉婉走了過去。

    原來徐冰瑩有些內急,又不知邱婉婉家的茅廁在哪,邱婉婉只得引著她和谷雨去了茅廁,然後又帶著她們去後院處打了水,淨面洗手。

    忙了一陣,只听孟冠玉在那邊喊︰「開飯了。」

    邱婉婉立刻歡呼了一聲,朝院子跑了過去。

    徐冰瑩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的心,又被攪得暈七八素的,表姐夫,不、不是表姐夫,是表哥,表哥他真的做飯了?表姐她,不,表嫂,是表嫂!今天她自己這是怎麼了,依著表哥、表嫂之間的互動,可以看出表哥為表嫂洗衣、做飯、打掃院子,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小姐,咱們去不去吃飯啊,榖雨餓了。」谷雨眼巴巴地看著徐冰瑩,「就算谷雨不吃,谷雨也想看看表少爺做的飯長什麼樣子,小姐,表少爺做的飯能吃嗎?」

    「閉嘴。」徐冰瑩罵道。

    「冰瑩、谷雨?你們磨磨蹭蹭的干嘛呢,快來呀,今天的晚飯很豐富、很好吃呢。」院子里響起邱婉婉的大嗓門。

    徐冰瑩帶著谷雨去了院子里,正好看到邱婉婉坐在桌前,孟冠玉正躬著身子,將盛滿了湯的湯碗放在她的面前。

    徐冰瑩主僕倆再次石化。

    邱婉婉見徐冰瑩呆立不動,連忙站起身,將孟冠玉放在自己面前的湯碗挪到的一旁的空位里,示意徐冰瑩坐在那吃飯,還說道︰「冰瑩,快過來坐著,喝湯呀,你身子弱,這湯里頭放著當歸紅棗,正適合你。」

    徐冰瑩唯唯諾諾地坐下了。

    孟冠玉不高興地將那碗湯又重新端回了邱婉婉面前,說道︰「鍋里有湯、有飯,廚房里有碗、有筷,想吃自己添。」

    邱婉婉拉了拉孟冠玉的衣角,「孟冠玉,表妹遠來是客,你怎麼……」

    徐冰瑩已經噗的一聲笑了起來,吩咐谷雨道︰「谷雨,听表少爺的,快去拿了碗筷來,咱們吃飯。」

    邱婉婉又說道︰「既然到了我家里,如今你們也是非常時期,咱們不分主僕啊,谷雨,待會你也坐下來一塊吃。」

    「快吃吧,湯都涼了。」孟冠玉不高興地說道。

    邱婉婉朝他做了個鬼臉,低頭喝湯。

    徐冰瑩看著表哥、表嫂如此恩愛的模樣,心中高興極了。

    吃過飯,邱婉婉見徐冰瑩兩人困乏至極,去收拾房間好讓她們早些休息,孟冠玉洗好碗出來,見她抱著被子往他住的雜物間走,他連忙阻止她,「讓她們住雜物間就好。」

    邱婉婉直搖頭,「那怎麼行,表妹身體不好又是客人,怎麼能讓她們住雜物間?」

    「正因為她是客人,所以才不能住主屋,放心,這個道理她也明白,主屋只能是你……和我住。」孟冠玉認認真真地道。他的娘子雖是一番好意,可他卻不願意委屈邱婉婉。而表妹是個大家閨秀,她自幼受到的教養也不容許她到了別人家中還喧賓奪主。

    可邱婉婉听了他的話,一張臉脹得通紅。她呸了他一聲,嗔怪道︰「哪個誰要和你住,你、你去傅大哥家將就個兩天吧。」

    孟冠玉直接揚聲說道︰「谷雨,你去收拾雜物間,你和你家小姐就暫時住在里頭。」

    谷雨響亮地應了一聲,飛快地跑去收拾雜物間了,而徐冰瑩也沒有一丁點不高興的樣子,反而在關門的時候,還沖著她調皮地眨了眨眼楮。

    邱婉婉忽然明白過來,徐冰瑩那是在調笑他倆呢,她忍不住脹紅了臉。

    徐冰瑩主僕倆進了房、關了門,院子里就只剩下了孟冠玉和邱婉婉兩人,邱婉婉莫名其妙地心慌起來。

    「欸,你、你去傅大哥家暫住幾日吧。」邱婉婉期期艾艾地說道。

    孟冠玉一邊擦臉一邊道︰「不去。」他明白她的意思,但他並不想答應。

    「那、那……」邱婉婉一咬牙,「那我去傅大哥家借宿幾日。」

    孟冠玉沒吭聲,洗完臉,兩步走到她跟前,突然彎下腰蹲在了邱婉婉的面前,然後伸出手臂一抄,挽住了她的後膝。

    「啊!」邱婉婉一時不察,整個人竟直接倒在他的肩膀上,「孟冠玉。」她只罵了一聲就閉上了嘴,表妹就在不遠的屋子里呢,哪能讓表妹看到這一幕,以後她還要不要做人。

    孟冠玉將她扛在肩膀上,大搖大擺地進了房,然後又將她摔在了床上,只是他將力道控制得很好,邱婉婉趴在床上並不覺得疼。

    他轉身去關了門上了栓,然後朝她走去,逕自上了床。

    邱婉婉舉著個枕頭抵在他胸前,嚷道︰「臭孟冠玉,你、你做什麼?快出去,我要睡覺了。」

    孟冠玉一把抓過她用來當武器的枕頭,用快到不可思議的角度,將那枕頭塞到了她的身後,緊接著,他推倒了她,她的後腰正好壓在了枕頭上。

    邱婉婉又驚呼了一聲。

    那是個四角軟枕,此刻枕在她的後腰處,便令她的豐臀高高地翹了起來。

    「婉婉,夜深了,咱們也該歇了。」孟冠玉看著她,眼楮里有光在閃爍,眼神溫柔又誘惑,像長了鉤子,直把人的魂魄都勾走了。

    邱婉婉心跳加快,渾身發軟,身體先于理智淪陷在他的眼神里,她咬住唇角,努力地想讓自己冷靜下來,然而這更像是一種等待臨幸的信號。孟冠玉嘴角含笑,伸手解了她的衣衫,壓了上去。

    邱婉婉掙扎了一會,到底敵不過他的熱情,徹底淪陷。

    今晚的他格外勇猛,各種花樣層出不窮,新奇刺激的體驗讓她既歡愉又痛苦,想要吶喊卻又得苦苦忍著,偏偏這種壓抑更教她動情,越發地陷入了他的攻勢里。

    到了半夜,孟冠玉才勉強放過她。邱婉婉倦極而睡,陷入黑甜的睡眠里。

    第二天,邱婉婉直到午時才睡醒,渾身酸痛得不像話。

    走出房門,徐冰瑩正和谷雨在院子里忙碌,一個洗菜,一個拔雞毛,兩人听到聲音抬起頭,笑著跟她打招呼。

    邱婉婉窘得無地自容,匆匆忙忙地跑去洗漱。

    她洗漱完,才發現孟冠玉不在,連忙問谷雨,「你家表少爺哪里去了?」

    谷雨大聲說道︰「表少爺一早就下山了,說會趕回來給表少奶奶做午飯的,表少爺還說昨天夜里表少奶奶辛苦了,教谷雨別吵表少奶奶,谷雨自己去廚房給小姐做早飯,若是谷雨做了早飯,也給表少奶奶留一份。」

    谷雨心思單純,孟冠玉怎麼吩咐的,她便認真地學舌給邱婉婉听,全然不顧已經石化了,臉紅得像紅隻果一般的邱婉婉。

    徐冰瑩哎喲地笑疼了肚子,叫谷雨過來給自己搓揉了老半天才總算是緩過勁來。邱婉婉則被羞得無地自容,最後只好跑到廚房里去躲了起來。

    而谷雨則瞪著一雙清澈無比的大眼楮,不明所以地看向徐冰瑩,她本來想問問自家主子,表少奶奶這麼生氣,是不是因為自己記錯了表少爺的話,可谷雨的記性最好了,絕不可能忘記表少爺的吩咐,但看看表少奶奶的生氣模樣,欸,雖然不知道表少奶奶為什麼這麼生氣,但這事還是不提算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