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柚心 > 我的皇帝大老爺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我的皇帝大老爺 尾聲

作者︰柚心

    再度來臨的黯月異象大大滿足了天文迷們,而被媒體大肆渲染,炒得沸沸揚揚的「末日謠言」也沒發生。

    沐沁然則像個傻子,傻傻的守在黃花風鈴木下,期待著也許赫耀會再度出現,但一直等到黯月結束,曙光照亮天際,她也沒等到奇跡出現。

    為此,沐沁然失眠了好幾天,天天都頂著沒睡好的黑眼圈以及蒼白的臉色回到學校。

    雖然今天早上沒課,但指導教授說今天會有杰出校友回到學校演講,要她負責接待。

    其實這不該是歷史系負責的事,但因為校慶即將來臨,學校人手不足,這差事說好听一點是接待,其實也就是幫忙準備資料、送茶水、買便當這類的打雜工作。

    她一進學校,看著如常的校園景致,卻隱隱覺得當中隱藏著一股不尋常的氛圍。

    她正覺得奇怪,來到系辦,立即听到幾個女老師興奮地像看到偶像的小女生,吱吱喳喳的圍在一起說話。

    飄進沐沁然耳畔的字句,莫過于那個要來系上演講的杰出校友好高、好帥之類的話,可她的心早被赫耀佔滿,現在就算當紅偶像出現在她面前,也激不起她半分興趣。

    她才剛放下包包,剛進系辦公室的指導教授一看到她,立即皺起眉問道︰「沒睡好嗎?臉色怎麼這麼差?」她尷尬地扯了扯唇。「沒事。」因為還有其他公務得忙,指導教授沒多問,直接開口吩咐。「韋先生已經到了,你幫他買早餐送到系上的會客室,十點他會在大視听教室開講。」「要買中式還西式的早餐?有什麼特別的需求嗎?」因為是校方極重視的人物,指導教授將早些前收到的注意事項塞給她。

    「該注意的都在上頭,唔……對方的要求是有點奇怪,但不管了,總之機靈些。」交代完,也不等沐沁然反應便匆匆離開。

    沐沁然攤開紙細看,心倏地一凜——

    早餐吃白粥,六道小菜︰蔥花蛋、黑瓜、土豆面筋、幼筍、肉松以及紅燒鰻魚;若是演講延遲結束,午餐買排骨便當……

    她以為看到的會是注明要吃中式還是西式早餐以及個人飲食偏好之類的事項,卻沒想到竟是讓人大為吃驚的菜單。

    一般正常人不會一口氣要吃這麼多罐頭吧?午餐的排骨便當雖然很平常,卻因為與上面奇怪的菜單一起出現,形成一個特殊的連結。

    她所認識的人里,只有一個男人會這麼吃,但……有可能嗎?

    那個男人目前身處于離她數百年的朝代,生死未卜,怎麼可能又跑來現代?

    她揚起一抹苦笑,狼狽地抹掉眼底不小心涌出的淚水,暗斥自己發神經。

    她連世上最不可思議的事都遇到了,現在遇到一個與赫耀有著相同嗜好的巧合還有什麼奇怪的?

    她努力做了好幾個深呼吸,抑下因為這可怕的巧合而擾亂的心情,收好紙條,看了看時間,加快腳步辦事去。

    因為貴客到,再加上天氣炎熱,系辦公室的會客室早就把空調給打開,整間會客室的溫度舒適得讓剛走進來的沐沁然發出舒服的嘆息。

    意識到自己不小心太過放松,她暗暗懊惱,好在會客室里還不見貴客的蹤影。

    她松了口氣,才剛把早餐放在桌上時,會客室的洗手間突然傳來聲響,接著有人走了出來。

    洗手間位在她的斜前方,前面還有盆栽擋住,她只看見男人的身形高大挺拔,一身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裝襯得他的雙腿修長,皮鞋光亮。

    看起來是個極注重門面的學者。

    沐沁然半垂下眼眸,有禮地道︰「韋先生您好,您的早餐已經送到,如果沒有別的需要,我就先離開了——」她的話還沒說完,男人低沉的嗓音就截斷她的話。「中午可以一起吃排骨便當嗎?」听到男人略啞的熟悉聲嗓以及唐突的邀約,沐沁然的心狠狠一凜,抬起頭才發現男人不知何時已經走到她的面前。

    男人及肩的發往後綁了起來,露出飽滿的印堂以及深邃的五官,眼神有些凌厲,讓他看起來多了幾分凜然不可親的氣質。

    這模樣倏地把她的思緒拉到那個暑假,將刻意壓抑在心底的男人身影給釋放。

    她……在作夢嗎?

    眼前這個男人是那個她日思夜想到心痛,甚而痛得幾乎無法呼吸的男人?

    但這怎麼可能?

    當初確定彼此的愛意後,他還是選擇了江山社稷,回到屬于他的時空,扛起屬于他的責任。

    所以……眼前的男人……不會是他吧?

    赫耀定定看著她激動卻難以置信的模樣,原本自然垂放在身側的雙手,激動的緊握成拳。

    原本他打算在演講後才與她見面,給她一個驚喜,但知道學校安排的臨時小助手就是她後,他怎麼也壓抑不下心里的激動,不自覺便在菜單上透露出一絲絲屬于他們之間的蛛絲馬跡。

    他一把將她緊緊擁進懷里,啞著嗓哽咽道︰「沁沁,我回來了。」被男人的強健手臂緊緊擁住,抵在他厚實溫暖的胸膛上,聞到他身上獨特的氣息,沐沁然有一種回到兩人在一起時那段時間的錯覺。

    「是夢吧?」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所以這是夢吧?

    如果不是夢,鐵定是她因為過度思念而瘋了。

    赫耀捧著她的臉,眼眸灼燙,神情認真地望著她。「不,不是夢,我又回來了。」「為……為什麼?」她顫聲問,突然想起剛出土的殘簡上記載的事,急聲問道︰「剛出土的文獻說你領軍親征途中遇上雪崩,生死未卜,難道……你是因此又穿越回來?但……」由她的小臉上,他能看出她此時的思緒有多混亂,他簡扼道︰「大軍遇上雪崩是幾年前的事了,只是那個意外讓我做了再次回來的決定,我籌謀了幾年,找到接掌大位的合適人選,放下扛在肩頭的重責大任,回來找你。」太多的疑問把沐沁然的思緒攪得一團亂。「若是如此,你又是怎麼回來的?」「回到瀾冥王朝後我才知道,你認識的那個韋愷學長不是失蹤,是穿越到瀾冥王朝了,他在瀾冥王朝的身分便是那個將我送到現代避禍的岑之韜。之後我決定回到現代,之韜便把他在現代的身分給了我,並替我觀天擇日,沒想到小康學長竟在那一日穿越到瀾冥王朝,我便是利用他打開的時空裂縫回來的。」赫耀大略交代了過程。

    「什麼?小康學長也……」沐沁然驚愕。「那為什麼黯月異變那晚我在黃花風鈴木下等你卻等不到你?」「我已經過來好幾天了,這次穿越回現代的地點是在小康先生的研究室,由研究室的儀器看來,他應該已經掌握到能自由穿越時空的方法了。」一下子吸收太多訊息讓沐沁然有些混亂,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韋愷和康灝晨都在瀾冥王朝,那……蘇瑤呢?

    她憂心地問道︰「蘇瑤還好嗎?」「蘇瑤跟著我回去後失蹤了好一些時日,但之韜已經找到她了,你不用擔心。」「所以……韋愷把身分給了你,這意思是他們不打算回現代了?」赫耀頷首。「這是他和蘇瑤共同的決定。」沐沁然覺得自己的心情像在坐雲霄飛車,一顆心被拽得忽高忽低,又忍不住為三個朋友擔心。「但小康學長也去了瀾冥,這……」「事情牽扯有些復雜,我相信之韜有能力解決他們之間的三角關系,其余的細節我會再慢慢告訴你。」略頓,他看著她的眼神變得深沉。「我們好不容易重逢,你確定要繼續把時間浪費在不斷提問上頭?」沐沁然有些愧疚地打住思緒,因為與他們的牽扯太深,不自覺便被轉移了本該因為他歸來而狂喜的心情。

    她忐忑地問道︰「所以這一次你不會再回去了?」「為了讓我好好的、成功的當韋愷,之韜可是花了好一些時日交代他在現代的一切。」韋愷的家人都在國外,因為父母忙于事業,親人間的聯絡往來並不頻繁,至于容貌不同的部分,他們討論後決定用車禍失憶和整形來解釋他的轉變。

    「但……你怎麼會成了杰出校友?」赫耀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笑。「我不知道之韜家這麼有錢,他父母竟然還是學校的董事,因為他的失蹤,贊助一度中斷。後來‘韋愷’回來的消息傳開後沒多久,學校董事立即找上門來,感激父母繼續贊助,杰出校友的身分就是這麼來的。」看來現代還有很多他要學習的人情世故,至于其余會遇到的狀況,就待日後真的遇到了再隨機應變吧。

    沐沁然心中還是充滿了不真實的感覺,還想開口再問,卻感覺男人騰出一只手落在她的腰後,略略施力,她整個人便緊緊地貼在他身上。

    他低下頭,抵著她柔軟的唇喃喃低語。「沁沁,你知道我回去的這段時間有多想你嗎?」男人的話逼得沐沁然壓抑的淚水涌了出來。「我很後悔沒像蘇瑤一樣勇敢,沒那麼毅然決然地拋下一切,跟你回去……」赫耀感覺到她的眼淚濡濕了襯衫,沁入他的心頭。「沒關系,我就是希望你不要跟我回去,我要你好好的……」聞言,沐沁然氣得抬起頭瞪他。「怎麼能好?你走了我就像死了一樣,怎麼可能會好?」想起他的不告而別,她掄起拳打他。「你怎麼可以點我的穴道、怎麼可以讓我睡死,連送你離開的機會都沒有……嗚……」明明相愛卻不能相守,是有情人最大的無奈與折磨。

    見心愛的人兒哭得淚漣漣,赫耀的心揪疼不已,只能任她發泄。

    「對不起,我只是不要你難過,不要讓你有機會做像蘇瑤一樣的決定……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沐沁然賭氣地道︰「以後你要再敢給我點穴或施展什麼古代技能欺負我,我就一輩子不理你!」赫耀挑起眉,調侃道︰「去夜市那次,為了幫你得到那只圓不隆咚的藍色家伙,你倒是希望我多多施展古代技能?」沐沁然一時語塞,還沒開口反駁,就听到他開口又道︰「沐沁然,我愛你。」這句話如一顆大石投下,攪亂她的心湖,泛起圈圈悸動。

    她搖了搖頭,哽聲回應。「不,我才要告訴你,謝謝你穿越時空愛上我,我的皇帝大老爺……我愛你愛你愛你——」她的話還沒說完,便被男人激狂地吻住。

    她被吻得身子發軟,在彼此都要因為這火辣的吻而喘不過氣來時,他終于離開她的唇,嘴里輕喃。「中午直接回你家?」沐沁然被吻得昏昏沉沉,一雙眼眸迷離,露出嬌憨的神態,令他難以自抑地低頭又吻了她好一會兒才戀戀不舍的放開。

    沐沁然偎在他懷里努力平緩呼吸,享受著與他氣息相融的感覺,手機卻在這時候殺風景地響了起來。

    沐沁然驚回過神。「呀!我只是來送早餐,還得回系辦公室……」赫耀皺起眉。「為什麼我們在一起時總是會被手機鈴聲打斷?」再見到她後,他的心騷動難耐,強烈的渴望被理智壓抑著,好不容易嘗了點甜頭,連貪戀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打擾。

    強烈感覺到他的不快,沐沁然溫聲安撫。「以後回到家和你在一起後,我會把手機關機。」他勉為其難地冷哼了聲。

    瞧他那別扭的傲嬌樣,沐沁然不介意多做些什麼安撫他,但畢竟是在學校,她只能無奈地開口。「那我先走了,你快點把早餐吃了,等會兒見。」在她要走出門的那一刻,赫耀又拉住她的手,深深凝視著她許久才說︰「等會兒見。」她走到他面前,踮腳輕啄了他的唇道︰「耀,我們來日方長,我會讓你不後悔為我拋棄江山,不遠千里而來。」雖然她說得很短,卻意義深遠,赫耀嘴角揚起笑意,那俊朗眉目染上近乎璀燦的耀眼光芒。

    冥冥中的宿命牽引,把相差百年時空的心緊緊牽系在一起,他相信,屬于他們的幸福已經降臨。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