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香彌 > 王爺娶錯妃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王爺娶錯妃 尾聲

作者︰香彌

    「你說若是男孩,叫學謙可好?」挺著七個月大的身孕,袁拾春靠在床榻上,詢問身旁的丈夫。

    「你要把咱們的兒子叫學謙?!」听妻子提及這個名字,正撫摸著妻子肚腹的辜稹元,登時變了臉。

    感受到他身上瞬間迸發出來的恚怒,袁拾春一臉莫名,不知說錯了什麼,惹得自家王爺這麼生氣,「這名字有什麼不對嗎?」

    他下顎繃緊,咬牙切齒,「都這麼多年,你還忘不了他嗎?」

    不明白他口中所指的人是誰,袁拾春滿臉迷惑,「忘不了誰?」他那嫉恨的眼神,把她給瞪得心里發毛,更是莫名其妙。

    明明她才是孕婦,可她懷孕這七個多月來,一直好吃好睡,睡不好吃不好的人反倒是他,擔憂她沒辦法把孩子給平安生下來,即使太醫和她一再向他保證,她這副身子很健康,平平安安生下孩子不會有問題,他仍是放

    辜稹元嗔怒的指控,「你連兒子的名字都取成這般,還想否認!」

    話里的酸妒之味濃得驚人,快把她給酸死,但她是真的不知道他說的人究竟是誰,「這名字怎麼了?我真不知道你說的到底是誰。」

    「你還不承認!」

    「我沒什麼好認的,你到底要我認什麼?」突然一念閃過,她不敢置信的瞪住他,「難道你是在懷疑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

    「本王沒這麼說。」她肚子里的孩子自然是他的,問題在她取的名字,即使當年她只提了一次,可他牢牢記下了。

    他以為兩人經過這麼多的風波,她的心已完完全全屬于他,哪里知道,她至今仍對那男人念念不忘,連他們兩人的兒子都要取名為學謙。

    被他用那種質疑的眼神怒視,袁拾春一臉莫名其妙,「那你在鬧什麼脾氣?」

    「你想把兒子的名字取名叫學謙,你心里還有本王嗎?」他絕不容許他們兩人的兒子取這個名字。

    她還是沒弄懂這名字是哪里惹到他,好言安撫道︰「我只是跟你商量,又不是非要取這個名字不可,你若真的這麼不喜歡,可以取桂的。」

    他冷著張俊臉警告,「我們孩子的名字,絕對不許有『謙』這個字。」

    見他對這個謙字如此痛惡,袁拾春面露為難之色,「這可難辦了,依照皇族族譜,咱們孩子的名字,按規制

    辜稹元帶著怒容的俊顏登時一楞,「什麼族譜?」

    「大行皇朝皇族族譜啊,你們這一輩是元字輩,下一輩是謙字輩,依規矩,皇家的子孫都得按族譜的輩分來命名不是嗎?」這事是趙魁告訴她的,說完,瞅見他臉上的怒色忽地消散,隱隱露出一絲尷尬之色,她眯起眼瞪著他,「你剛才想到哪里去了?」

    她忽然憶起,被她遺忘許久的學長的名字就叫王品謙,當年她似乎曾告訴過他,再想起他方才那番質疑的話,她頓時明白過來某人誤會了,自個兒狂喝陳年老醋。

    辜稹元經她一提,也想起族譜之事,明白是自己誤會她,卻拉不下臉來認錯,神色倨傲的別過臉不吭聲。

    她又好笑又好氣,「既然王爺這麼不喜歡謙這個字,那王爺就自己去征求皇上的同意,讓咱們的孩子無須依皇家族譜來命名。」

    辜稹元自是不肯向她坦承自己亂喝飛醋之事,回過頭表示,「既然下一輩排到謙字,那還是依族譜來命名吧,不過學謙這個名字不好,換一個。」他已對那名字心生芥蒂,便不想讓自個兒孩子取這名字。

    「隨你,以後孩子的名字給你取,我不管了。」她接著意有所指,「不過剛才被王爺這麼一鬧,我倒是想起一個已經很久沒再想起的人,忍不住有些懷念。」

    「不準你想他!」辜稹元霸道的命令。

    袁拾春笑得一臉無辜,「我本來連他的模樣都忘了,要不是王爺提起他……」

    他狠狠封住她的嘴,不讓她再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人,除了他,她誰也不能想。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