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求收留 > 番外篇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求收留 番外篇

作者︰安祖緹

    夜幕低垂,兩旁路燈沿著筆直道路往前方而去,小黃計程車平穩的駛在燈海之中,隨著GPS的指示,利落轉進了一條靜寂的街道。

    「請問要在哪停?」司機詢問後方的客人。

    「前面……」任軍澄改變了主意,「回頭吧。」

    「啊?」

    「回頭,過兩個紅綠燈,左轉第三棟公寓停下。」任軍澄熟稔的指示著。

    司機不得不直接在巷道內回轉,照著他的指示,來到一棟目測約有數十年歷史的老舊公寓前。

    付了車錢,任軍澄下了計程車,仰頭往上,嘴角微微揚起。

    現在還不到十二點,她說不定還沒睡,這次出差三個禮拜,好久不見了,便想先過來看看女朋友吧。

    司機將三十寸的行李箱搬離後車廂。

    「先生,你的行李在這里。」

    任軍澄回頭道謝,拉了行李箱,走上通往公寓門口的階梯。

    擁有備份鑰匙的他,唯一的麻煩,就是這行李箱實在太重了。

    他忽然覺得自己做了個蠢主意,應該先把行李廂放回家才過來,不過再想,當初會帶這麼大的行李廂,主要是因為有不少公司樣品一並帶過去德國,如今裝滿空位的,除了給公司同仁的一些伴手禮,其他都是要給她的禮物——

    泰半都是他去各家購物中心與市場搜集來的德國特色零食。

    她什麼都沒要,只要他平安回來她身邊,而他,當然不可能兩手空空歸來。

    好不容易走到六樓,他喘了好幾口氣,抹去額上的薄汗,心想這台灣的五月天,還真是熱,而這頂樓加蓋,都已經是半夜了,還留有白日的余溫,是時候該讓沈士嵐搬過去跟他一起住,別再受燠熱氣溫的折磨了。

    掏出鑰匙開了門,里頭一片黑暗,僅留客廳的一盞小夜燈透出微弱的暈黃光芒。

    睡了啊。

    他曾告知她今晚半夜抵達國門,但過來她這是臨時起意,她自是不會為他等門。

    小心翼翼的將行李箱搬進客廳,輕輕扣上房門,著襪的腳在木制地板上悄然無聲的往房間走。

    厚重的門簾隔絕了客廳與房間,也隔絕了大部分的聲響,故他拉開門簾時,才听到床上的她,發出輕微的呻吟聲。

    她不舒服嗎?

    任軍澄快步上前,第一個動作便是探手覆額。

    額上的體溫冰涼,可見沒有發燒,他略松了口氣。

    按開牆上的壁燈,溫和的燈光可讓他看清楚她的面容,又不至于太刺眼。

    「啊……」沈士嵐摟緊涼被,「嗯啊……」緊蹙的眉頭看起來似乎有些難受,唇色倒是過于紅艷了。

    「士嵐。」任軍澄拍了拍她的頰,「士嵐,你還好吧?哪兒不舒服?」

    「嗯……」沈士嵐長吟了聲。

    他是怎樣?

    女朋友正不舒服,他竟然想著那檔子事?

    是出差三個星期,太久沒慰藉的關系嗎?

    他痛斥自己的白目,但沒想到床上的女人哼得更大聲了。

    「啊……啊呀……」

    任軍澄甩了甩頭,他想太多了!

    「該死的渾蛋!」他真想垂小頭一拳。「士嵐,我馬上帶你去看醫生。」

    他輕輕扯開被她抱在懷中的被子,拿來代替睡衣的輕薄上衣因而往上掀起,他急忙將她的衣服拉下,又想起她這樣穿太輕薄,不太適合去醫院,故又拿了件薄外套,一邊支撐著她的身子,一邊幫她穿衣服。

    就在他手忙腳亂時,沈士嵐睜開眼了。

    「士嵐,你醒了?」任軍澄停下拉拉煉的動作,殷殷詢問,「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沈士嵐睡眼朦朧,無神眨了眨,一會兒,認出他來了。

    「副理……」她的嗓音不見任何驚訝或驚喜,好似他從沒有離開過,讓任軍澄有些不解的蹙眉,然而下一句話,讓他眉間丘壑蹙得更緊了。「你的衣服怎又穿回去了?」

    「什麼?」穿回去?

    他什麼時候脫過衣服了?

    「你要重來一次嗎?」

    ……

    激情之後,躺在她身邊,他不住喘息,而面頰猶然發紅的女人,如粘人的糖,雙手纏上了他的脖子,小臉埋在他頸窩,

    沒一會兒便睡著了。

    他笑著,拉過涼被,一臂橫過她頸子下方,將螓首扣在懷中,也跟著睡去了。

    沈士嵐醒來時,發現任軍澄竟然就躺在她身邊,兩人還光著身子,很難不驚訝,還用力打了自己兩巴掌,確定會疼,才肯定她不是還在夢中未醒。

    任軍澄這次出差較久,超過二十天沒見到人,她那不知道早就消失多久的春夢,在他告知要回來的這一晚,又出現了。

    這一次,可激烈的呢,跟真的一樣……

    莫非,還真的是真的?

    察覺身旁的動靜,任軍澄張開眼,微笑,「早。」

    「你……」

    「嗯?」

    「昨晚來的?」

    「對啊。」他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呵欠。

    任軍澄一向安排回國的隔日是假日,避免舟車勞頓之後還要趕著去上班,身體適應不及,更別說還有時差呢,所以他便懶懶的,也不急著起床了。

    「那我們……衣服沒穿……是……是做了嗎?」

    「啊?」任軍澄一臉納悶,「你不記得嗎?」

    「我還以為……是做夢……」她難為情的低下頭。

    「做夢?」他哈哈一笑,忽爾想到昨晚那奇怪的呻吟。「你……晚上做春夢?」

    白晰的小臉瞬間變成了一顆小西紅柿,紅艷艷不說,還別過了眼,貌似不敢看他。

    他這是猜中了!

    「原來我不在你就做春夢?」任軍澄故意勾上她的頸,調侃她。

    「我……很久沒看到你了……」秘密被識破,她羞慚得不知手腳該往何處擺。

    「不會是我離開台灣,你就每天都做春夢?」

    「才沒有呢,我們在一起後,就只有昨天……」她倏地掩嘴。

    「意思是說,在一起前,你也會做春夢……」哇!

    「不要講不要講!」她慌張的捶他的肩,「好丟臉,拜托!」

    「好好,不講不講。」小小粉拳忘了控制力道,打起人來,還是有點疼的。「我只問一個問題就好。」

    「什麼問題?」她膽顫心驚望著他。

    「春夢的男主角是誰?」

    「你……明知故問!」根本是故意欺負她嘛!

    「我們還沒在一起的時候,你也都夢到跟我在上床……」

    「不要說了啦!」拜托,誰給她根鏟子吧,她不只要挖地洞,還干脆把自己活埋起來算了。

    「原來你肖想我的肉體……」

    「任軍澄!」被逼到極限的沈士嵐,狗急跳牆了,生平第一次板起臉來,喝令他的名字。

    「哇,好凶!」第一次看她發脾氣呢。

    原來矜持又害羞的她,早就肖想他「青春」的肉體很久了,真是千金難買早知道,應該早早就「成全」她的願望才是。

    「人家不是……吼!」她充滿委屈的撅著嘴。

    「好,不鬧你了。」他的小女友真是可愛。「餓了沒?」

    「還好。」

    「那要不要再來一次?」

    「什麼?」再來一次?

    一見她雙眸發光,就曉得她有多贊成這個提議了。

    他一把將沈士嵐推倒,「這次,別再以為是春夢了。」

    他笑著,迎上甜甜的小嘴……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1、大哥,這不是你的風格之一《求收留》;

    2、大哥,這不是你的風格之二《求照顧》;

    3、大哥,這不是你的風格之三《求愛我》;

    4、大哥,這不是你的風格之四《求永遠》;

    5、大哥,這不是你的風格之五《求分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