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捉婚在床 > 第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捉婚在床 第十六章

作者︰倪淨

    十分鐘後,官京逸開車送她回家,一路上兩人誰都不出聲,低迷的氣氛在車子里蔓延。

    很快地車子停在沈家門前,沈小曼小聲說了謝謝後,手里拿著高跟鞋跟側背包,身上穿的是官京逸寬大的休閑服,赤著白細的雙腳下車。

    官京逸在她下車後沒有馬上開車離去,而是確定她進了家門,他才踩下油門揚長而去。

    大清早的沈家,因為不是假日,當沈小曼一身衣衫不整地進家門,坐在餐桌前用早餐的沈母及沈小青被她這副模樣嚇了一跳。

    「小曼,你怎麼穿成這樣回家?」沈母一臉不贊同地問。她知道大女兒昨晚跟葉洛一慶祝生日,當她一夜未歸時,身為人母的她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好歹回家也穿得正式一點,怎麼會穿著男人的衣服回家,這多難看。

    沈小曼沒出聲,像是沒听到沈母的念叨,她一步一步走向樓梯。

    「小曼,媽在跟你說話,你去哪里。」

    「媽,我上班要遲到了,我想洗個澡後去公司。」

    「葉洛一呢,他讓你穿成這樣回家,他沒有什麼話要說嗎?」沈母叫嚷著,「我打電話跟他問清楚。」

    「媽,你不要打。」沈小曼疲累地哀求著。

    此時走到客廳的沈小青也發現姊姊的不對勁,拉著沈母要她別這麼沖動。

    「媽,我跟葉洛一早就分手了,我昨晚是跟朵朵在一起。」

    「什麼?」沈母拿著電話的手抖了一下,差點沒把電話弄掉,「你們分手了,什麼時候的事?」

    「有一陣子了。」沈小曼站在樓梯口,她沒有回頭,「我上樓換衣服了。」

    看著她消失在樓梯轉角,沈母跟沈小青兩人對看無語。

    知道沈小曼跟葉洛一分手的事,沈母花了幾天的時間從沈小曼口中得知整個事情的經過。一方面心疼沈小曼被傷害,一方面又著急她還沒有固定交往的對象,最後決定請人幫沈小曼介紹對象相親。

    沈母的安排沈小曼並沒有拒絕,她只是安靜地順從,沈母想找人安排相親,怎麼樣也要一點時間,沒料到沈母只花了不到一星期就有消息了。

    本來是在公司上班的沈小曼接到沈母的一通電話,要她中午撥出時間跟相親對象吃飯認識一下。沈小曼以為自己听錯了,從沒听過相親還能利用上班午休見面的,這人到底有多忙或是多敷衍這場相親。

    「媽,還是不要了,我工作真的很忙。」

    「不行,你一定要去,這人是京逸介紹的,之前他不是說了要介紹朋友給你認識,我前兩天讓小青跟他問了話,他說剛好有個適合的人選,現在是單身,外表不錯、家世良好、工作穩定,而且沒有什麼不良習慣,最重要的是他也打算安定下來。」這樣的好人選沈母怎麼可能放過。

    「媽,這麼好的人為什麼要來相親?」想到是官京逸幫她介紹的人選,沈小曼心口像是被什麼給堵住地很是難受。

    「你管他為什麼要相親,你只要去跟他見面就可以了。」

    「媽。」

    「我跟你提醒,京逸已經跟小青說了,目前身邊就這個人適合你,如果你錯過了,以後可能就沒機會了。」

    沈小曼拿著手機在心里嚷著,她也沒有很想要好不好,「媽,可是我沒有打扮,這人肯定看不上我,不如就不去了。」

    「你不用擔心,對方人確實好,他知道你上班,要你不用刻意打扮,就平常心跟他吃飯見面就可以,他不介意也不看重外表。」

    沈小曼詫異了一下,對那人的反感減低不少,「好吧,那我去見他。」

    「這就對了,你不要再想葉洛一,那種三心二意的男人不要也罷,媽一定幫你找個適合的對象結婚。」重點這人是官京逸介紹的,沈母覺得很可靠。

    其實沈小曼已經不會再想起葉洛一了,也沒有再听到任何他的消息。又問了踫面的地點,沈小曼才掛了電話。

    心想,原來官京逸這麼怕她糾纏,才會急著幫她介紹對象,她不免苦笑了一下,她其實不會再喜歡他了,真的不會。

    中午午休,沈小曼沒跟同事一起外出用餐,她拿著包包走到約定的見面地點,這家餐廳離她的公司只有幾百公尺,因為屬于高價位的日式餐廳,所以平時同事中午並不會到這里來用餐,這也讓她可以避免掉踫到同事的尷尬。

    推開餐廳的門,沈小曼走了進去,里頭明亮又典雅的布置十分宜人,因為對方已經事先預約了,沈小曼只說了自己的名字,服務生馬上領著她走進一間豪華包廂。

    她走進去脫下外套,放好包包,看著服務生幫她倒好茶水離開後,她拿過茶水喝了一口。今天的溫度有點低,雖然沒下雨,但卻有些凍人,她喝了口茶讓自己的身子暖一暖。

    看來那人是真的很忙,約了見面還會遲到。沈小曼看了看手表,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卻沒見到那人出現。

    又等了半小時,沈小曼猜對方大概不會來了,或許是改變心意,或許是有什麼其它原因,但對一個遲到了半小時還沒出現的相親對象,沈小曼告訴自己,她被放鴿子了。自嘲地笑了笑,既然都來了,她為什麼不好好大吃一頓。招來了服務生,她看著菜單把她想吃的菜都點了,也不管一個人是不是吃得完,反正吃不完可以打包晚上再吃。

    因為本來就沒抱什麼想法,對方不出現,她心里並沒有太大失落,只是覺得不走運罷了。

    就在服務生陸續將她點的菜都送上後,她正滿足地品嘗時,包廂的拉門卻在這時被人拉開。

    沈小曼手里拿著筷子,怔怔地抬眸看去,一時沒弄明白地說不出話來。

    倒是那人快速地進到包廂,在她面前脫下西裝外套坐定,還很淡定地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臨時有個會議走不開,所以來遲了。」

    她听著面前的官京逸這麼說,瞪著他,「你不能坐這里。」

    「為什麼不能。」

    「因為我在等人。」沈小曼握緊筷子說。她不懂,她都這麼躲他了,為什麼還總是跟他踫在一塊,連她相親也能見面。

    「那你等的人來了。」官京逸的眼楮直勾勾地盯著她瞧,不似開玩笑,而是很認真地看著她說。

    「什麼意思?」

    「我就是那個要跟你相親的對象。」

    「官京逸,你覺得這樣欺負我、作弄我很有趣是嗎。」沈小曼只覺得被捉弄了,像個傻子似的來相親,結果不過是他的另一個玩弄。

    官京逸不語。

    「我要走了。」沈小曼倏地起身,拿過包包要離開。

    奈何她剛走到和室門前就被官京逸一個力道給拉了過去,重心不穩地跌坐在他盤坐的大腿上。她掙扎著要起身,官京逸卻抱得死緊,手臂有力地制住她沒什麼作用的反抗。

    「你放開我!」

    「我為什麼要放開,我今天是來跟你相親的。」官京逸見她氣得漲紅的小臉,表情一松地笑了。

    「你怎麼可能來跟我相親。」

    「我周遭的朋友太優秀了,每個人都交女朋友了,除了我還是單身,家世也好、長相不錯、工作穩定、沒有不良嗜好,所以我決定自己來了。」

    沈小曼听得鼻頭一酸,心像被什麼給揪得生疼,偏過頭不肯看他。

    「我已經跟我家人提了,如果相親順利,很快就能準備婚禮了。」

    他話落,沈小曼眼眶里的淚水滑落,溫熱的淚水滴在他的手背上,她怕被他笑,連忙伸手檔住臉。

    官京逸將她的手拉下,抬起她的下巴,要她與自己對視,「你覺得我可以嗎?」

    「騙人,你一定是在騙人。」

    「騙你什麼,結婚嗎,可是怎麼辦,我是真的想結婚了,如果對象是你,我不反對,再說你還喜歡我這麼多年,我沒什麼損失不是嗎。」

    「我已經沒有喜歡你……」她的話被官京逸給打斷,他的手指止住她的唇瓣,不讓她再說下去。

    「相信我,我會讓你再喜歡我,而且比以前更喜歡。」說完,官京逸吻上她的唇瓣,用從沒有過的溫柔吻著她。

    「可是……」當他的唇移開時,沈小曼出聲。

    「沒有可是。」

    「可是你說過你不喜歡我。」沈小曼被他抱在懷里,嗔著他獨有的氣息,感受他溫熱的身軀,有一種像是在作夢的錯覺。

    「我改變心意了。」

    「那現在呢?」她問完,官京逸又吻了她。

    「等結婚後我再跟你說。」

    沈小曼哽咽得說不出話來,「真的嗎?」

    「你不是說沒人對你好嗎,那從現在開始,我來對你好,你只要記得我會對你好一輩子,懂嗎。」

    官京逸對感情一向挑剔,他看不上眼的不要,他不喜歡的嫌麻煩,可是沈小曼這女人他看了合眼,也不覺得她麻煩,他不介意花一點時間讓自己愛上她。

    畢竟這輩子要再找一個像她這麼傻的女人不多了,既然都要結婚,那不如就跟她結婚,起碼他結婚就是一輩子,而且只對她一個女人好。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