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今夜不眠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今夜不眠 第十七章

作者︰倪淨

    終于到了相親的日子,林琴琴听了喬母的話化了淡妝又買了一件看來端莊典雅的連身圓裙,裙長過膝,她在腰身系了皮帶,不知道是不是皮帶的關系,她一直都覺得悶悶地想吐。

    相親的地點是在飯店的餐廳,相親的男生跟喬母形容得很貼切,不過性格更安靜,他話不多,兩人除了偶爾聊幾句話,就是安靜地吃東西。飯店的美食很引人入口,林琴琴難得有胃口,就多吃了幾口。

    她卻不知當她與相親的男生走進飯店的餐廳時,本就在餐廳里用餐的紀一吃了一驚,雖然只見過一次面,但紀一記性好,對人尤其過目不忘,他認得林琴琴。而見她身邊那位長相普通的男人,再見兩人的互動,身為過來人的紀一忍不住要為林琴琴嘆氣,丟下喬震剛那麼好的男人,跟一個條件差他不止十倍的男人相親,真虧她想得出來。

    紀一這人夠朋友,跟客戶說了抱歉就到餐廳外打電話,他這人一向不廢話,電話接通就告訴喬震剛林琴琴人在哪里,想見她就趕快出現,說完就直接掛電話。當他再回到餐廳時,默默地看著手表,心想應該會有好戲可以看了。

    紀一不知道喬震剛本來人在哪里,不過他來的速度算快,十二分鐘就趕到,算是火速了。喬震剛是飯店的常客,餐廳經理一見是他,馬上就出來迎接,喬震剛沒理會經理的熱情,他站在餐廳門口朝里頭掃了一眼,很快地看到了坐在角落因為他的出現而臉帶驚慌的林琴琴。該死的她,果然在這里!

    喬震剛朝她走過來,站在她與相親男生的桌前,「跟我走。」喬震剛霸道地拉著林琴琴的手打算帶她走。

    林琴琴掙扎了一下,「你放開我,我不要跟你走。」

    「你不跟我走,你還想去哪里。」他都說了,不要讓他找到,一旦讓他找到了,他肯定把她帶回家收拾。

    「我現在在相親。」林琴琴說出了她為什麼在這里。

    而她說完,喬震剛只差沒將桌子給掀了,他動手將那個跟林琴琴相親的男生的衣領扯住,二話不說,直接賞了人家一拳。那相親的男生莫名其妙被揍了一拳,還搞不清楚狀況,喬震剛又補了一拳,疼得他臉色一白。

    林琴琴知道喬震剛一向蠻橫,但沒想過他會橫成這樣,捉起來就打,他不知道這樣是犯法的嗎,「喬震剛,你快住手!」林琴琴怕他把人打傷,急著想要阻止。

    喬震剛的手被她拉住,因為不想傷了她,他冷聲道︰「放開。」

    「我不放,你這樣會打死人。」喬震剛的拳頭又硬又重,相親的男生看來斯文,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只有挨打的分。

    「我就是要打死他!」喬震剛因心里那翻騰的醋意跟怒火而沒了理智,見林琴琴不放手,他用力一甩將她給甩開,轉身又給了對方一拳,末了還加上一腳。

    林琴琴被他這麼一甩,整個人重心不穩往旁邊倒去,還好紀一過來把她扶住,不過林琴琴還是受了不小的驚嚇。因為這驚嚇,她覺得這陣子一直困擾她的暈眩跟惡心感又涌上來了,拚命要自己忍著,想要再去阻止喬震剛打人,奈何她連一步都還沒跨出去就往紀一懷里昏了過去。

    她這一昏不但嚇壞了在場的人,連同失控的喬震剛都回過神將她攔腰抱起,由紀一開車直奔醫院。

    「醫生,你說她怎麼了?」

    好端端的一個人就在自己面前這麼昏過去,喬震剛被那一幕嚇壞了,但在急診室里听著醫生的診療結果,喬震剛懵了。

    「這位小姐是懷孕了,因為營養不良加上害喜才會昏過去。」醫生又耐著性子重復了一次。

    「她懷孕了!」喬震剛下一句還想問是誰的孩子。

    紀一連忙阻止他,「那句話你千萬別問,如果你不想失去她。」

    喬震剛這時才發現林琴琴已經醒來,她也听到了醫生的話,一臉難以置信地搖頭,「怎麼會懷孕了……」林琴琴抖著聲說,最怕的結果發生了,有小生命後她怕喬震剛會要她拿掉,他跟她是床伴,床伴怎麼可能容許懷孕這種事。

    「已經兩個多月了,要多小心,不然有流產的可能。」說完,醫生還忙著急診就離開,而紀一也跟著醫生走出去,留下兩人自己去面對。

    林琴琴見醫生走了,她也急著想下床,喬震剛見狀,上前阻止她,「你要去哪里。」

    「我……」

    喬震剛把她按回床上躺著,大掌將她的雙手握在手心,「等這個點滴打完再走。」

    林琴琴這才意識到自己在打點滴,頭還昏著的她選擇听話,閉上眼等點滴打完。

    只是她這一閉,再睜開眼楮時她看到的不是醫院的天花板,鼻間也沒有聞到刺鼻的藥水味。

    「醒了。」

    她轉頭看到了坐在床沿的喬震剛,這里是他的公寓房間,她怎麼會在這里?

    「林琴琴,你是不是有話該跟我說。」喬震剛忍著心里那股怒氣等她醒來質問。

    林琴琴見他逼近的臉龐,直覺地往後退去,「我也不知道會懷孕,我都有吃藥,我真的不知道……」

    「誰跟你說懷孕,我是問你為什麼要走。」喬震剛不會承認她會懷孕是他有意為之,而且還是紀一提供的建議,「還有,誰說你可以去相親的,你不要命了嗎!」

    林琴琴被他這麼大吼給嚇壞了,眼淚不住地往外流。

    「哭什麼,我有沒有跟你說過不準逃,你當我的話是耳邊風嗎,你到底知不知道你是誰的女人。」

    林琴琴听著他的話,只哭不說話,惱得喬震剛一把火沒地方發泄,直接低頭封住她的唇,將那哭聲給吞進喉間。

    好半晌,在他停止這個吻時,起身想要跟她說清楚時,林琴琴卻反手抱住他,用從未有過的力氣抱他,窩在他懷里細細地哭了起來。她這舉動讓本想發火的喬震剛一時語塞,想罵也不是,想凶也不是,只能由著她抱著自己哭。

    不知哭了多久,當喬震剛覺得自己快被她的淚水給淹沒時,她才抬起頭哭著說︰「我以為我們只是床伴,有一天你會趕我走,所以喬太太說要給我工作時,我就跟她走了。」

    听完,喬震剛罵了一句更粗魯的咒罵︰「你為了一份工作不要我!」他堂堂大企業的總裁竟然廉價到比不上一份工作。

    「工作可以養我,你不會。」

    「誰說我不會的。」他不是把她帶到公寓養著了嗎,不是天天回家當居家好男人陪她吃飯,還天天陪她看著很沒營養又不好笑的電視劇嗎,他做這麼多,為的是什麼。

    「等你不要我了,你就不會養我,可是我有工作我可以賺錢養我自己。」

    喬震剛用手執起她的下巴,要她與自己相視,「林琴琴,你看著我眼楮,我再跟你說一次,我不會不要你。」如果不要,他就不會這麼有心地找上她了,連他自己都不曉得為什麼。

    「那你結婚後,我怎麼辦?」想到自己肚子里有一個活生生的小生命,林琴琴哭得更委屈了。

    「誰說我要結婚了。」

    「你有一天一定會結婚,你結婚後,我就又變成一個人了。」

    「我……」喬震剛壓根沒想過結婚的事,被她這麼一說只能啞口無言。

    林琴琴見他不出聲,只是委屈地哭著,她其實很想告訴他她很想他,想得睡不著、吃不下,她覺得她應該是喜歡上他了,不然怎麼會這樣。但她不敢,她怕自己自作多情,怕他臉上露出的嫌棄表情,所以她什麼都不敢說,只能哭。

    喬震剛被她哭得腦子一片空白,如果是別的女人這麼哭,他肯定甩頭就走人,但床上哭的人是林琴琴,他卻沒走,而且還想著怎麼安慰她,可惜他這人一向不會安慰人,說不出溫柔的話,最後只吐出一句,「別哭了。」

    林琴琴還是哭,根本不理他的話。

    見她那麼委屈,喬震剛頓時心疼了,一股由心底涌上的心疼教他應該腦子被門夾了才會說出一句︰「不然我娶你好了。」

    林琴琴的哭聲乍停,一臉驚嚇的表情看他。

    「怎麼,嫁我很委屈嗎,那是什麼表情。」喬震剛誤以為她那表情是嫌棄,「我告訴你,外頭多的是排隊等著嫁我的女人,你不要不識好歹,等我說不娶了看你要嫁誰。」話雖這麼說,但想到她還懷有他的孩子,他哪里肯讓她帶球嫁別人,「你這輩子就只能嫁我了,你要是敢嫁別人,我肯定讓你當寡婦。」

    「喬震剛,我喜歡你。」林琴琴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眼里有淚,但臉上卻是掛著甜甜的笑。

    那笑快把喬震剛融化了,因為怒氣而繃緊的臉部線條頓時柔軟了不少,「你喜歡我?」

    「嗯。」

    喬震剛就愛听林琴琴撒嬌,而這句話他听得很受用,馬上疼愛地在她唇上啄了一口,「那就要好好喜歡,不要再跑了,懂嗎?」

    「好。」林琴琴听話地點頭。

    她那乖巧的樣子喬震剛怎麼看怎麼喜歡,哪里還記得她逃了一個月的帳,「要不要洗澡,你看你臉上的妝都花了,是我才不嫌棄,換作別的男人早嚇跑了。」喬震剛將她從床上抱起。

    林琴琴伸手摸他的臉龐,「喬震剛,我想你了,很想你。」

    她的撒嬌讓喬震剛醉了,甘心當奴才,只為了哄她開心,哪還有剛才那惡男形象,「那我們趕快洗澡睡覺,明天我帶你去結婚。」

    響應他的是林琴琴的吻,她第一次主動吻他。

    這一晚,喬震剛太得意了,禁欲了一個多月,把林琴琴壓在床上折騰了大半夜還不罷休,讓林琴琴在床上又哭又求的,他看著心疼卻又著想更狠地折騰一番,他以前的女人不少,但沒有哪個女人能讓他這麼放不下,捧著怕摔了,含著怕化了,外人看著他欺負她,明眼人一瞧才發現他只是大男人心態作祟,其實骨子里早對她用了真心卻不自知。

    林琴琴怕配不上他,怕他家人嫌棄她,更別說喬震剛還說要娶她。他卻只是抱著她,將她攬進懷里,有他在,怕什麼,這是他的人生,他要娶哪個女人當老婆誰都阻止不了。

    *相關書籍介紹︰

    想看腹黑紀一用計拐卓媛?請不要錯過臉紅紅系列563《買你一百夜上》。

    想看紀一霸道追回逃妻卓媛?請不要錯過臉紅紅系列567《買你一百夜下》。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