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夜情 > 第十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夜情 第十四章

作者︰金晶

    【第八章】

    徐逸品看了王子瑜一會,確定她沒有很不開心,就將果汁放在她手里,又叉了一塊盤子里的羊排到她的嘴里,「好吃嗎?」

    「嗯嗯。」

    她伸手要自己吃,可他不為所動,一口一口地將盤子里的食物送到她的嘴邊,她的臉一時紅了,想要自己吃,他卻不許,堅定地開始了喂食行動。

    起初沒有人注意到他們這邊的情形,她才心安理得地吃著,不知什麼時候,她身上總閃過幾道打量的目光,她一抬頭,發現不少人偷覷他們,她低聲道︰「我飽了,不要吃了。」

    盤子里的食物差不多吃完了,徐逸品直接將剩下的食物自己吃掉,王子瑜第一次發現這個男人有時候不僅心眼小,而且完全不顧別人的眼光,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他沒有注意到他的行為引來了不少人的注目嘛嗎,他沒什麼,她的臉倒是被看得紅彤彤了。

    「阿逸,這是你女朋友?」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走了過來。

    男人根本沒看王子瑜,卻盯著徐逸品看,徐逸品就著王子瑜喝過的果汁喝了一口,慢條斯理,「嗯。」

    「看起來不怎麼樣。」男人輕哼一聲。

    王子瑜默默地看著男人,心想這個男人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不然干嘛當面說人家女朋友不好之類的話,情商是負數哦。

    徐逸品冷了臉,「關你屁事。」

    「呵呵。」男人爽快一笑,「沒想到你這麼回護她。」突然又看向王子瑜,「喂,你確定要跟這樣的男人?看起來一點意思也沒有。」

    「哦,那你覺得我應該跟誰?」王子瑜輕聲反問,右側手臂立刻感覺到某人僵硬的手。

    「跟我怎麼樣?」男人笑得一臉招蜂引蝶。

    王子瑜努力將要作嘔的感覺壓下,身邊某人的氣壓比北極還要低了,「你覺得哪個眼瞎的不挑一個一本正經的男人,要挑你這個小肚雞腸的花花公子?」

    男人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忍不住地朝她挑了一下蘭花指,這個習慣他已經改了很多年,此刻突然又冒了出來,這是他生氣的前兆,「你……」

    「嗯,他確實比不上我。」徐逸品插話道︰「你眼光很好。」

    王子瑜偷偷白了他一眼,自戀是一種病,徐逸品明顯病得不輕。看王子瑜說不出話來,徐逸品照舊笑著,望向男人,「阿順,你挑我未來老婆的不好,不怕我告訴你老婆?」

    王子瑜一臉驚地說︰「天吶,哪一個眼瞎的喜歡他。」不是故意,完全是真心話,她的情商也不夠高,心直口快地直接說了出來。

    徐逸品詫異地看了她一眼,見她尷尬地捂了捂嘴,他眼里也都是笑意,正要說話,一道沙啞的聲音插進來。

    「是我這個沒眼光的看上了。」一個打扮中性的女生走了過來,臉上帶著笑,「我當初要是有你這個眼光,就不會嫁給這個玻璃心的他了。」

    王子瑜聞言一愣,咦,說壞話被人家老婆听到了,可見她一點也不生氣的樣子,王子瑜心里覺得很奇怪。

    「哈,你叫我阿梅吧。」阿梅大方地朝她打招呼。

    「我叫王子瑜。」王子瑜笑了笑。

    阿梅坐在王子瑜的另一邊,低低地說︰「我老公以前喜歡徐逸品,後來被我扳直了,現在喜歡我,不過他知道你是徐逸品的女朋友,故意找你麻煩,你不用理他。」

    阿順生氣地說︰「阿梅,你說什麼,我什麼時候喜歡徐逸品了。」

    徐逸品一臉黑線,看得王子瑜捂著嘴偷偷笑,還不忘取笑徐逸品,「原來我的情敵是一個男人。」

    阿順臉都發白了,忽然喊了起來︰「我……徐逸品是我的偶像,我看不慣、看不慣他找了一個像你這樣的,太一般了。」

    王子瑜無語地瞅著阿順,「我太一般?」這是鄙視她。

    「當然,你看看你的身材,雖然不是太平公主,可也沒有S曲線,還有你的臉,大眾臉。徐逸品不僅長得帥、身材好,讀書也是一級棒的,你知不知道他讀書的時候從來都是第一名,還是籃球隊隊長……」」

    嘰哩呱啦、嘰哩呱啦,王子瑜這時真的相信了這個叫阿順的男人對徐逸品崇拜到天上去了,她默默地看著徐逸品,裝出一副低聲下氣的模樣,「徐逸品啊,真的是委屈你了。」

    徐逸品輕咳一聲,「我們天生一對。」

    阿順嘴一撇,坐在了自己老婆身邊,也不說話了。王子瑜不理徐逸品,轉身跟阿梅說話,兩個女生一拍即合,聊天聊得熱火朝天,看得徐逸品心中一肚子火,王子瑜從來沒跟他說過這麼多話。

    徐逸品正郁悶著,王子瑜開始脫衣服,他順勢接過衣服,「熱?」室內的溫度調得比較高,他進來的時候就把外套給脫了。

    王子瑜朝他嬌媚一笑,順便將背轉過去,徐逸品瞬間看呆了,露在他前面的是一片雪白的背部,彷佛是沒有任何瑕庇的玉佩,他無聲地吞了吞口水,突然發現這個女人在報復他。

    剛脫下的外套一下子又蓋在了她的背上,她扭頭一看,只見他陰沉著俊臉,眼里閃爍著一簇小火,她心情頓時舒暢,讓他管她,讓他管這麼多,氣死他。

    王子瑜動了動肩膀,想將衣服再脫掉,耳邊傅來徐逸品咬牙切齒的聲音,「你試試看。」

    她輕哼一聲,她偏就……

    他直接一把抱住她,親昵地將頭靠在她的肩頭上,黑眸一閃一閃,薄唇貼著她潔白的耳郭,似乎在說什麼甜言蜜語。

    看得阿順眼楮都直了,連阿梅都笑呵呵,轉過頭看著阿順,不再跟王子瑜說話了,破壞人家甜甜蜜蜜是要遭雷劈的喲。

    王子瑜這下不僅臉熱,連身體都發熱了,低聲警告道︰「徐逸品!」

    「穿,還是不穿?」徐逸品冷冷地說。

    听著倒像是將選擇權交到了她的手上,實際上根本就是在威脅她,要是不听話,她就一直被他抱著好了,她面紅耳赤,不想認輸,卻不得不屈服,「穿。」

    她好不容易扳回一城,卻一下子又被他攻克了,誰讓她的臉皮沒有他厚呢,真的是活該,她忍氣吞聲地穿回衣服,他還嫌她的臉不夠紅,「真的熱的話,可以回去脫光光。」

    回哪里脫光光,王子瑜幾乎馬上想到的是徐逸品的公寓,這個變態,她咬著唇,「徐逸品,你現在可以放開了。」

    「不收取點利息,似乎對不起自己。」他低聲感嘆。

    言外之意就是他要繼續吃她豆腐了,她輕咳了幾聲,「我要去洗手間。」聲音不大不小,身邊的阿順和阿梅都听得到,紛紛轉頭看他們。

    「嗯,我也要去,一起。」徐逸品摟著她的腰起來,不顧她的抗拒往洗手間走,這一路倒是很規矩,沒有對她怎麼樣,等上好洗手間,他又跟八爪章魚一樣纏上來了。

    「徐逸品,你再這樣,我生氣了。」王子瑜面無表情地說。

    「到了位置再放開你。」徐逸品這麼說。

    她低著頭,跟著他貼身地走了回來,她剛坐下,忽然覺得阿梅的眼神怪怪的,她看過去,阿梅笑著問︰「這麼快啊。」

    上個洗手間要多久呢,王子瑜呆呆地點點頭,「嗯,洗手間不是很遠。」

    「靠,什麼都沒做?」那頭阿順的聲音高調地響起。

    王子瑜一愣,好一會,才在他們曖昧的目光中領悟了他們的意思,他們該不會以為她和徐逸品去洗手間尋找刺激了吧,她臉莫名地黑了,她看向徐逸品,他好整以暇地對著她笑。

    她的胃抽得痛了,該死,她以後再也不要跟他一起出席什麼同學會,就是他撓她癢,她也不來。

    同學會之後,徐逸品送一臉鐵青的王子瑜回家,徐逸品為討她歡心,帶著她去買臭臭的榴蓮吃,王子瑜最喜歡吃這個了,只是徐逸品非常討厭,那股味道真的是會殺死他。

    不過今天他惹她生氣了,只好自殘來取悅她了,「新鮮的榴蓮有可能沒有,太晚了,不如吃榴蓮甜點?」

    雖然榴蓮做成了甜點,但對討厭榴蓮的人來說,那味道也沒有比新鮮的好多少,王子瑜轉頭,看到徐逸品苦澀的笑容,心中一笑。

    哼,惹毛了她又來求和,她才不會心軟,「好啊,那就去吃榴蓮甜點。」未了加上一句,「如果我吃不完的話,你幫我吃干淨,不準浪費食物。」

    徐逸品點點頭,「好。」他已經作好準備,她絕對不會吃完的。

    王子瑜家附近有一家二十四小時營業的甜點店,這家甜點店的甜點超級正宗,還沒到,她就忍不住地舔了舔嘴唇。

    等到了店里,她先要了一個榴蓮小蛋糕,看著坐在一旁的男人面色如常,可她總覺得他正在屏住呼吸,她故意捅了他肚子一下,他倒抽一口氣,臉色也沒有剛才那般正常了。

    「哈哈,很臭哦?」她欣喜地問。

    被看穿了小心思的徐逸品忍著反胃的沖動,隨便地點點頭,一邊漫不經心地喝著奶茶,等他快要喝完奶茶,一轉頭,那個小榴蓮蛋糕被她吃完了。

    看他驚喜的樣子,王子瑜賊賊一笑,「哦,太好吃了,不小心就吃完了。」

    徐逸品舒了一口氣,「沒關系,都給你吃。」

    「不要啦,那我多不好意思啊,再買一個給你帶回去。」讓他的房間和車子里全部都是榴蓮味。

    他在劫難逃,徐逸品無奈地看著她,「小瑜,會死人的。」

    王子瑜才不理他,轉頭就對老板甜甜一笑,「老板,再來一個榴蓮蛋糕,帶走。」

    徐逸品揉了揉額頭,他有可能會因為榴蓮而被送到醫院去。王子瑜推了他一下,「快點付錢吧。」

    他還要自己花錢買罪給他自己受,真的是慘到人神共憤了,可惜王子瑜完全不理會他的慘兮兮,很愉快地拿著蛋糕跟他一起離開甜點店,一**坐在了副駕駛座上,將蛋糕放在後座上。

    車子沒開多遠就到了王子瑜的家里,她一直偷偷地笑,徐逸品臉臭臭的,跟榴蓮差不多了,「我到了,謝謝你請我吃榴蓮蛋糕。」徐逸品安靜地瞅她,她朝他眨眨眼,「我下車。」

    他有氣無力地點點頭,她又笑了,嘟起小嘴,「不來一個吻別嗎。」

    徐逸品的臉更臭了,她嘴里都是榴蓮的味道,還要他去吻,真的是要弄死他啊,但她光澤嬌嫩的小嘴看得讓人怦然心動,他確實很想湊上去吻她一口。

    「不親一下嗎。」她挑逗地舔了舔嘴角,若是往日,她絕對不會這麼逗弄他,現在她是知道他絕對、絕對不會親她,她才敢這麼放肆。

    徐逸品的眼倏地一熱,喉結那一塊微微地滾動,粉嫩的小舌、甜美的味道,他最喜歡的就是她這種小嘴,可她現在小嘴里都是……

    「真的不親哦。」王子瑜不介意地笑了笑,「那我下車了,掰掰。」

    她轉過身,正要推門下車,一股力量將她拽了過去,一抹焦急狂野的薄唇印在了她的唇上,她瞬間瞪大了眼楮。真的吻了,他居然真的敢吻她,不是她說,她嘴里榴蓮的味道真的很重耶,他不是討厭榴蓮嗎,這樣還親得下去,真的太佩服他了。

    他來不及管她在想什麼,只知道那張嫩嫩的小嘴實在令人可氣,但又忍不住地想親,矛盾的心情一直不斷地起起伏伏,可最終抵不過想親她的欲望,這是她第一次邀請他親她,如何能拒絕得了。

    最後他還是親了,榴蓮的味道……根本沒時間品嘗榴蓮的味道是怎麼樣的,他只知道她的舌好嫩、嘴好軟,嘴里的液體又香甜又可口,他亳不嫌棄地與她交換著。

    啾啾的吸吮聲音,彷佛松鼠抱著堅果,舍不得放開地親呀啃呀,任由她哼哼地扭著頭,小手放在他胸前推著,他就不放,既然要他親,那他就親個夠。

    直到車窗上傳來咚咚的敲響聲,王子瑜睜開眼一看,嚇得咬了徐逸品一口,他吃痛地捂著嘴,轉過頭,只見王父、王母站在車外。

    丟臉到家了,王子瑜氣狠狠地說︰「徐逸品,下次跟你算帳。」立即推開車門,拉著王父、王母往家里去。

    「爸、媽,你們怎麼出來了?」

    「我和你媽剛散步回來,一看是阿逸的車就過來看看。」王父說。

    「你們年輕人也太熱情了,怎麼在自家門口吻得這麼激情。」王母抱怨地說。

    「媽!」王子瑜求饒。

    王家三人越走越遠,而徐逸品沒有馬上離開,他的唇被王子瑜咬傷了,接著他意外地發現原來榴蓮味道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惡心。

    徐逸品輕抹嘴角的血漬,看了一眼後車座上的榴蓮蛋糕,伸手拿了過來,一打開,撲鼻而來的味道令他太陽穴抽跳了幾下,好吧,這股味道仍舊重得讓他想自殺。

    他降下車窗,味道頓時散了不少,低頭看著榴蓮蛋糕好一會,他深吸一口氣,鼓足勇氣,拿起小湯匙挑了一點點放進了嘴里。

    「嘔……」良好的教養讓他沒有吐出來,生生地吞進了肚子。動作神速地將小蛋糕放回袋子,他快速地下車,直接扔掉了。原諒他浪費食物,真的太難吃了。

    他坐回車上,一直皺著的眉忽然松開了,也許榴蓮並不是很難吃,只是需要一個人,起碼在她的嘴里榴蓮味很香甜可口,嗯,下次找機會試試看。

    王子瑜與徐逸品的關系漸漸地穩定了,習慣這個人之後,其實她沒有那麼討厭他了,跟他在一起的時光也不是那麼漫長,偶爾斗斗嘴、吵一吵,時間過得又快又歡樂。

    交往第四個月的時候,王母就提出讓他們先訂婚的想法,王子瑜沒有跟徐逸品商量,直接就說再等八個月或者一年之後再說,王母拗不過女兒,也沒有說什麼了。

    浴室里熱氣氤氳,時不時地傳出幾聲壓抑的聲音,彷佛還有曖昧的響動

    ……

    「睡著了?」徐逸品移到她的耳邊問,饜足地如一只大貓。

    「哼。」王子瑜極輕地哼了一聲,對于他的行徑表示了強烈的不滿,所有的體力都被他耗盡了。

    「我去叫外送,你先休息一下。」他輕手輕腳地起來了。

    王子瑜干脆閉眼不理他,心想今天要回家,不能留在他家,先休息一下,等吃了他叫的外送,她再回家。

    在她淺眠的時候,徐逸品點了披薩,又拿毛巾給她擦洗,她睜開眼看了他一下,又閉上。

    半個小時之後,披薩到了,徐逸品抱著她,喂她吃,整個過程她閉著眼楮吃披薩,吃完,他抱著她去簡單地漱口。

    王子瑜清醒了片刻,「我要回家了。」

    「好,你先休息一下,我等等喊你起來,送你回家。」徐逸品放柔聲音哄著她。

    「嗯。」她應了一聲,一不小心沉沉地睡著了。

    徐逸品的嘴角噙著一抹得意的笑容,總算將她留下過夜了,最好天天留在他這里過夜,最好從今往後就住在他家。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