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唐梨 > 放養妒夫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放養妒夫 第十八章

作者︰唐梨

    暗自咬牙忍耐,龍昭選擇轉移視線,看向仍躺在床上,除了平穩的呼吸就毫無動靜的人,有怒意與不甘混雜其中的目光,因觸及那張平靜嬌美的臉而稍稍柔和起來。

    也唯有她能使他靜下快要被許多負面感情侵蝕的心,唯有她願意不管對錯都始終站在他這一邊,唯有她……如此美好的她,他竟然能讓她受傷。

    「當初我阻止你們是對的,就你這種混帳東西,連學做人都做不好,還妄想要給別人幸福。」

    雖說之前姚雨筠當不成他的孫媳婦,讓他捶胸頓足悔恨了許久,但當龍昭宣布跟她的婚事時,他是第一個跳出來阻止的,也是唯一一個。

    龍昭這小子是什麼心性,他再也清楚不過。龍昭心機太重,喜愛將心事……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一律藏得比海底隧道還深,姚雨筠若嫁給他肯定是要吃苦的。只是他萬萬沒想到,龍昭這小子害完自己表兄躺醫院,這次竟然害自己老婆躺醫院。

    面對龍項禹一句句毫不留情的責罵,龍昭選擇回以沉默。他不是無話可說,而是不想說。他知道跟龍項禹爭吵,姚雨箱不會好過一些,事情更不能重頭來過,這次的意外不能當作從來都沒有發生過,所以他干脆什麼都不說。他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姚雨筠能趕快醒來,除此之外別無所求。

    「龍昭,這件事我能懇求你姚叔不要追究,但是如果你還存有什麼利用雨筠來達成目的混帳念頭,我勸你趕緊打消它。你跟雨筠根本不適合,如果你還算是個人,就放過雨筠,找律師來好好談談,跟她簽離婚協議書吧。」

    「我不……」

    「爺爺,我不要離婚。」這句,蘊含些氣弱與虛軟,出自已悠悠轉醒的床上人的口中,同時成功阻止了龍昭在朝龍項禹惱怒瞪眼之後,想卷起衣袖不顧對方是個老人,大逆不道對他大打出手。

    「雨筠。」

    「雨筠……」

    兩個男人同時喚著她的名。

    雖然龍項禹對她的安危感到憂心忡忡,但姚雨筠更能看出,龍昭眼里那抹激動與感動,早就如海水翻騰一樣狂亂而且不平靜。他一定很想立刻沖過來抱住她,確認她還有沒有事,想跟她說,抱歉,那時我大聲吼你,還想跟她說他所能想到的很多很多。

    但是他始終沒有那麼做,只是站在那里靜靜地看著她,然後揚起一個笑容,充滿感激,感激她願意醒來,感激……他沒有失去她。

    「雨筠,你感覺怎麼樣了,有沒有那里不舒服?」龍項禹先一步走過來,焦急地問。

    「謝謝爺爺,我沒事的,只是頭還有點疼。呃……竟然勞煩你跑來,真是不好意思。」

    「傻孩子,你從樓梯滾下去撞到頭,都流血了,能不疼嗎?」

    「哎,嚴重嗎,有沒有縫針?會不會留疤?我怕以後留疤太丑,阿昭會嫌棄我。」

    「什麼話。」本來是跟爺孫倆一樣和樂融融的畫面,听見她提及龍昭,龍項禹布滿皺

    紋的臉上立刻浮現幾分怒色,「你肯要他就已經是他幾生修來的福分了,哪里輪得到他挑三揀四。」

    抓起那雙有些無力的蒼白小手輕輕拍著,龍項禹用在場三人都能听到的聲量說道︰「雨筠你不要怕,如果一直都是那混小子在強迫你,你只管跟爺爺說,爺爺幫你作主,一定要他跟你離婚,還你自由。」

    「爺爺,跟阿昭結婚我是心甘情願的。」姚雨琦有些好笑。這樣的情景是不是在明里見過。」

    迎上龍項禹依然有狐疑之色未曾散去的眼瞳,嗯……好啦,起初她確實是有那麼一點點不情願,可現在她喜歡他呀。

    「阿昭,你過來啦。」站那麼遠,當門神哦,還是他還想挨罵啊。

    其實剛才龍項禹來了沒多久她就醒了,只是身體仍是有點不適應,就多躺了一會,順便听到他被爺爺罵成一只汪汪,找個角落趴下嗚嗚聲叫,根本無法還口。

    「爺爺,這次這件事跟阿昭沒有關系,是栽自己迷糊,才會從樓梯上摔下來,你不要再責怪他了。」先幫龍昭澄清,免得他一直被冤枉。

    完了,她轉向那個明顯還在跟自己內心和自尊心爭斗,為了她卻已經一臉豁出去表情的男人,說道︰「阿昭,關于三表哥的事,你快跟爺爺道歉。」

    她喊三表哥,而是不是喊孟大哥了。這樣的轉變,使龍項禹更明白到她跟龍昭之間絕非是被強迫的。接下來龍昭的反應更是超乎他的想象之外。

    「老……爺爺,對于三表哥的事,我很抱歉。我不會逃避責任,那件事是我做的我承認,不管有心無意,它已經發生了,您要罰便罰,要趕便趕,我不會有異議。」

    這……龍項禹幾乎瞪大了雙眼。龍昭不只喊他爺爺,甚至對他稱您。別人花了二十多年都沒能讓龍昭辦到的事,姚雨筠竟然辦到了。他不知該是驚嘆太陽要從西邊升起好,還是該感嘆姚雨筠的馴夫有術好。

    「罰,當然要罰!」狠狠瞪著龍昭,但馬上就感覺到那道希望他能原諒龍昭的柔和目光,他忍不住一聲輕咳,「咳,混小子,我暫時罰你閉門思過,不,是蹲醫院思過,給我好好照顧雨筠,直到她出院為止,知道了嗎?」

    最終,為了掩飾驚喜和害羞,龍項禹沒有等龍昭回應就急急趕著去找護士報告姚雨筠醒來的消息。

    「笨老頭,他以為床頭的呼叫鈴是干什麼用的。」電燈泡一走,龍昭立刻露出滿臉不屑。

    「爺爺已經原諒你了,你就不能別再一臉凶神惡煞的嗎。」姚雨筠忍不住提醒他,要他收回仍緊盯著房門的凶狠視線。

    于是如她所願,龍昭將目光轉移,停佇在她瞼上,一只手輕輕撫上,覆住鴿邊虛弱和微涼,「要你躺在這種地方給我的原諒,我寧願不要。」

    「又來了。」真是的,姚雨筠覺得他這個人真的好拗。別說是牛,只怕是叫大象來拉,他怕也是依舊不動如山。

    「還疼嗎?」龍昭知道她的意有所指想說的是什麼,但是就是不順著她的意去接話。

    的確,只要她平安無事,要他做什麼都無所謂。只是要他在老頭面前裝乖,一次就像要了他的命。何況這會老頭都走了,他還裝什麼。

    「好疼,疼死了。」為了營造效果,姚雨筠還不忘濟出眉心的痛苦皺痕。

    「哪里疼?」換來的自然是龍昭緊張的關懷詢問。

    「如果你願意跟我說一兩句好听的,或許就不疼了呢。」趁火打劫……不,是打鐵趁熱。好不容易逮住機會,今天她一定要逼他說她一直想要听的那些。

    「姚雨筠。」知道她故意耍他,換龍昭眉心堆疊出皺紋,喚她的名字喚得好嚴肅。但隨即又覺得不該,便放軟了語調,「我不是經常在床上跟你說嗎。」

    「那哪里算!」那只能算yin聲浪語好嗎,就像公貓咬住母貓的脖子交配,不能逃走的母貓只能發出叫春的喵喵喵。再說,這個壞蛋,既然覺得愧疚、覺得心疼,就該是時候說些情話哄哄她呀。

    「我不想失去你,真的。我很抱歉,我真的不該……」

    「都說了不要再計較了。」臉頰氣得脹鼓鼓的小人立刻打斷他。她才不要醒來就听一堆他很抱歉、他很後悔的混帳話,仰高的小臉清楚地寫滿,真要覺得抱歉,趕快用甜言蜜語來哄我。

    好像她的怨念造成了一定效果,龍昭輕輕嘆息,抓起一只微涼的小手,按上自己的臉頰,「我承諾你,以後有事不會再一個人悶在心里,全部都會對你坦承。」這並且敷衍,是對于上回她所要求的給予真正的應允。代表他是真的願意對她敞開心扉,不再有任何隱瞞。

    「還有呢?」姚雨筠完全就是在借病發揮欺負他。

    而他記得那雙眼楮充滿期待與希冀,只懇求他真正的接納與信任,「我、我愛你。」所以他給了她,她一直想要听的那句話。

    「我能不能再討一個吻?」平時都是他下命令她去做,雖然以前他也有過主動,但那是用強的,一點都不甜蜜好嗎。

    「你就不怕醫生、護士馬上就進來?」

    在醫院強迫過她的人有資格說這種話嗎,「我不管。」受傷的人最大,姚雨筠決定任性到底。

    「好吧。」而龍昭不再堅持,俯身用手撐在床上,唇貼上正在等待他,微微噘起的粉唇。

    剛才才承諾過不會再對她有所隱瞞,他愛她,也想讓她知道他對她的感情有多深。既然是她要求的,難得她沒有半點害羞,那麼他就不客氣地來索取了。

    病房的門踫巧被打開,因為窗外涼風猛灌進來,稍稍掩蓋了一些聲響,隨後又吹得簾子唰啦唰啦,完全遮住里面吻得難分難舍,除了對方眼里就再也填不進任何人的年輕男女。嗯,還是讓他們再這樣一會吧。門外的三人來了,卻選擇悄悄退了回去。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1、謀婚之一《初夜告白》;

    2、謀婚之二《秘書的條件》;

    3、謀婚之三《情場冷面男》;

    4、謀婚之四《馴夫在床》;

    5、謀婚之五《放養妒夫》。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