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寄秋 > 書蟲鎮豪門 > 第三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書蟲鎮豪門 第三十六章

作者︰寄秋

    「我不信你。」

    這一句將粘虹玉打入谷底,她臉色一變。

    「姑母……」她為什麼變得有主見了,不再耳根子軟。

    「不要再說了,我心意已決,看在我們姑佷一場,往年給你的首飾、衣服你可以帶走,但屬于聞人府的一針一線不準踫,我已經對不起璟哥兒了……」不能再讓他為難。

    因為她的縱容才養大虹玉的心,也是她沒本事才任人牽著鼻子走,既然她無能又沒管家的本領,那就不管了,看了虹玉的所有作為,她還有什麼想不開的。

    「我不走,你別想趕我走,憑什麼你一句話就要決定我的去留,你不是說把我當女兒看待,還會給我一筆豐厚的嫁妝?如今呢?!你說話不算話,我不過做了幾件不合你意的小錯事而已,你就不顧我在你膝下盡孝多年的舊情要把我趕走……」她倏地站起身,揮著手朝粘氏大吼。

    「而已……」害了人命她還只覺得是小事一件?粘氏無喜無悲的眼流下兩行淚水。「我已經給你表舅寫了信,過幾天他們便會到京城接你,你畢竟姓粘,該歸本宗。」粘家才是她的歸處。

    「不,我不回荒蕪又偏僻的嶺南,你不能這樣對我,我沒做錯事,你幫不了我難道我不能為自己的將來做點什麼嗎?要不是你當不了家、無法做主,我何必為自己找出路!」她只是吃不了苦,想過富貴日子,這是人之常情。粘氏一一臉疲憊的捏捏眉心。「你走吧,我們緣盡于此,以後你也不要再來找我,我不會見你。」

    「姑母,姑母,你不可以這樣對我,我不能離開,我一個人活不下去的,你會逼死我的,不可以、不可以……」見粘氏真要轉身走人,粘虹玉心慌了,她腦子一空的抱住粘氏的大腿,不讓她走。

    「別人可以死,你為什麼不行,放手。」

    冷不防的,一道冰冷至極的男聲出現,帶著憎惡。

    「不放,不放,我不放,啊——」好痛,她的胸……她要死了嗎?她听見骨頭斷裂的碎裂聲。

    一記窩心腳讓死性不改的粘虹玉飛了出去,她像只死魚一般癱軟在地,久久也沒見她爬起來。

    「你害死了我的元配,還差一點讓我兒子無法出世,罪大惡極,不可饒恕,你亨該死了。」要不是不想母親太過傷心,他早捆了她送官府,治她個謀害人命大罪。

    「不是我,不只是我,還有二嬸!鬼哥,你信我,就算我不下手,二嬸也不會放過柳氏,她注定要死的,與我無關。」為求自保,粘虹玉頭得快斷了,極力撇清。

    「那你為什麼不死,你才是最該死的人,活著跟死了也沒兩樣。」聞人璟眼神極冷的看著狼狽不堪的女人,像在看一名死人。

    覺得渾身生寒,粘虹玉從地上緩緩地爬起,蜷縮著身子。「姑……姑母救我,我不想死,我只、只有你了,你不能……不要我……不能不要……」

    「你只有我?但我有丈夫、兒子、媳婦、孫子,我不能只顧你一人而不顧他們,我有一家子人呀!虹玉,你……好自為之吧!」說完,粘氏嘆息著走進屋子,沒有回頭。

    「姑母——」粘虹玉哭著大喊,驚恐的淚水紛落,她是真的感到絕望了,發現自己無人可靠,窮途末路。

    聞人璟鄙夷的瞪著她,怒聲吩咐,「來人,把她拖下去,關在她的屋子不準進出,直到嶺南那邊來人接她。」她也該為自己做過的事付出代價。

    「表哥……不,聞人璟,你不能這樣待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我只是想當你的妻子,為什麼不成全我,你才是最心狠的人……」她好恨,好恨他,恨他的無情。「你只想要我的身分與錢財,不要為自己的無恥找冠冕堂皇的借口。拖下去,一天只給她清水和兩顆饅頭,餓不死就好。」還想過錦衣玉食的生活嗎?她大可作夢去。

    瘋子似的粘虹玉又喊又叫,說聞人府無恥,罔顧孤女性命,又罵粘氏是撐不住的軟骨頭,辜負了她一生,再把聞人鳳和林氏罵得狗血淋頭,接著還想詛咒齊可禎。

    但是她還沒能開口咒罵就被聞人璟命人堵上嘴巴,她嘴里塞了塊破布嗚嗚咽咽叫著,眼里布滿血絲。

    她被兩名粗使婆子一左一右拉著手臂拖地而行,不平的青石板路留下一行血跡,很快地被打掃的婆子洗去。「心里很不好受吧!」一只瑩潤柔荑握上長著薄繭的大手,兩手交迭,握緊,一股暖意隔著手心傳過去。

    「我對柳氏的感情不深,只當她是為我持家、傳承香火的女子,她死的時候我是不好過,但也沒惦念太久。」那時他對男女情事並不看重,一心只在建功立業,男人更重要的是家業和前途……但如今不同了。

    「可如今知道她死于非命,你感覺對不起她,要是你再留心點,林氏和粘虹玉便害不了她。」齊可禎讀懂了他的愧疚。

    「的確,我對柳氏感到抱歉,可是她沒有離去,我不會遇到你。」他一生的最愛,心的所在。

    「所以嘍,讓人好不矛盾,不希望柳氏死,又怕她不死,她死了,留下的是懷念,她不死,你可能要怨她了。做人呀,難在不能面面到,你是人,不要老想著當神,這樣的你就很好,很適合我。」她要的是丈夫不是神。

    「執子之手,與子白首。」他低下頭,看著依偎身側的妻子,心頭最後一點烏雲盡數散去。

    抬起頭微笑的齊可禎挽緊丈夫臂彎。「跟了你還能變心嗎?只能一輩子當你的黃臉婆,給你打理家務、帶孩子。」

    「臨哥兒大到不需要你帶……」驀地,他呼吸一室,驚愕不已的看向她小腹。

    「你……有了?」

    她笑著點頭。

    「禎兒、禎兒,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又要做父親了,我……」他激動得有些失態,撫著妻子的肚子,像是撫著易碎的寶貝。

    「等著當爹就好,哪需要你做什麼。」真是個傻的。

    「禎兒,謝謝你,娶了你是我最大的福分……」他眼眶紅了,面上、眼里是濃得化不開的深情。

    「二叔他們一家搬走了吧?」終于還是走上了這條路。

    「嗯。」提到自私的二房,妻子有孕的喜悅沖淡了一些,聞人璟實在不願再提起那一家人。

    休妻或分家——若是聞人鳳能選擇,他肯定是選擇休妻,因為天底下的女人不止一個,休掉一個還能再娶另一名年輕貌美的女子為妻,以他目前在朝中的地位,多得是知書達禮的官家千金可挑選,她們的父兄還能在仕途上助他一臂之力。可是他休不得。

    因為他有太多見不得光的私密事握在林氏手中,而且二房的銀錢也大多掌控在她手上,若是沒有林氏,他不僅銀子拿不回來,還有可能丟了官位甚至被押入大牢,因此他只能分家了。

    不過莊氏並未虧待次子,她讓他帶走聞人府三分之一的財產,還多貼補了她個人的嫁妝,了了母子情分。

    「這下可清淨了,該走的人都走了,我管起來也輕松,還有空間寫太君愛看的戲文。」她沒說還能偷溜出府听說書。

    「是你愛听愛寫吧!」他笑著一點妻子的鼻子。

    齊可禎調皮的追著他修長的食指咬。「咱們娃兒也愛。」

    「你小心點,別累著,要當娘的人了更要謹慎。」一想到未出生的孩子,聞人璟忍不住多嘮叨了幾句。

    「知道了,管家公……」一說到「管家公」,她又想到另一件事。「對了,爹那件事決定了嗎?」

    他點了點頭。「他把族長之位交給了我,二叔的事太傷他的心了,他十分心灰意冷,有意到廟里住一陣子。」修心也修行,不如當個在家居士。

    「那也好,府里鬧成那樣子,太君也郁郁寡歡,出去走走,听听佛經……」換個心境去看大千世界。

    「爹、娘——」

    遠遠跑來一個小身影,歡快的要撲進齊可禎懷中,卻被聞人璟抱住了。

    「暗!臨哥兒又變重了,快變成一頭小豬了。」

    「爹胡說,臨哥兒不是豬,我是大老虎,會吃人,我以後要跟爹一樣當大官,給娘過上好日子……」

    看著兒子發著光的小臉,聞人璟的心中頓時充滿為人父的驕傲,他的兒子不是蠢笨的,瞧他說話多流利,一舉一動多像他,簡直是另一個他,讓他歡喜又滿足,了無遺憾。摟著妻子,手抱稚子,妻子肚里又多塊肉,他心滿意足的看向遠方,那萬里無雲的天空是多麼湛藍。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