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于靡 > 秘書馴總裁 > 第十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秘書馴總裁 第十九章

作者︰于靡

    「我說他們會很喜歡你吧。」趙程昱在廚房里洗著盤子,這是趙媽媽臨走時再三叮囑他的事。

    「嗯。」許曉墨吃著他削給她的隻果。

    趙程昱的爸媽不僅親切而且性格也很好,之前的種種顧慮真的是沒有必要。想到趙媽媽偷偷把她帶到一個沒人的地方和她說的一些話,許曉墨不自覺地就想笑。

    「老婆,還有三個盤子你幫我洗好不好?」趙程昱對她突然撒嬌了起來,論慘誰都比不上他,今天一天被親生爸媽冷落和無視,現在他只想在自己老婆這里尋求安慰。

    「媽和我說不能老慣著你。」許曉墨咬了一口隻果喃喃道。

    趙程昱心里一驚,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洗碗的動作也跟著停了下來,「她還和你說了什麼?」男人膽顫心驚地問道。

    「她還說……」呵呵,許曉墨有點不好意思地撥了撥自己的頭發,「她說如果你再不听話,就把祖傳的洗衣板送給我。」

    趙程昱暗叫不好,再這樣下去老媽一定會把她給教壞,「老婆,你站在旁邊看著我洗就行,三個盤子很快就能洗完。」

    「嗯。」許曉墨臉上揚起燦爛的笑容,她把最後一口隻果吃完後,跑到趙程昱身後一把抱住他。這一刻,她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在許曉墨和趙程昱他們的婚禮結束後,趙爸爸和趙媽媽繼續踏上環游世界的旅途了。

    許曉墨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來,然而孕後的生活就是被趙程昱囚禁在家中,哪里都不許去。

    懷孕的女人都會心情暴躁甚至是多疑,許曉墨不免也有了這些孕期反應,整天關在屋子里,即使是正常人也會關出病。

    許曉墨一個人坐在餐桌前喝著趙程昱上班前為她熬制的營養粥,這個時候家里的門鈴突然響起,許曉墨看了眼時間,現在他應該在公司里上班了,那門外的人到底是誰呢?從貓眼里看到門外站的是一位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女人,許曉墨正猶豫是否要給這位自己不認識的人開門時,似乎對方等得太久有點不耐煩,又按了一下門鈴。

    反正對方也是一個女人,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這麼想許曉墨最終還是把門打了開來。

    「你好,曉墨。我叫趙歆。」趙歆看到她馬上開始自我介紹,「是程昱讓我來照顧你的。」

    「程昱?」許曉墨不知道他還有這個朋友。

    「嗯嗯,他覺得你一個人在家會悶,所以讓我來陪陪你。」

    許曉墨笑了笑然後把趙歆請了進來,她還真需要一個人陪她說說話、解解悶呢。

    「你還在吃早餐啊。」趙歆走進屋里看到桌子上那吃了沒幾口的粥。

    「嗯,要不要來一碗?」許曉墨坐下後繼續喝起了粥。

    趙歆搖了搖頭,「我已經吃過了。」不過許曉墨的好意讓她很開心,趙程昱形容的一點都沒有錯,她的嫂子是一個溫柔體貼的人。

    「曉墨,中午我們去外面吃吧。」

    「可以嗎?」許曉墨抬起頭,她好久沒有放風了。

    「當然可以啊,程昱是擔心你一個人出去不放心,但是現在有我在,我可以保護你。」

    「呵呵,謝謝。」

    許曉墨的一舉一動都被趙歆盡收在眼底,她越來越喜歡這個靦腆的嫂子了,她的老哥能娶到這麼一個老婆回家是他的福氣,她這做妹妹的應該幫他一下忙,讓嫂子知道她的哥哥也是一個很棒的男人,這樣他們夫妻之間的關系應該會更加的恩愛吧。趙歆眼珠子轉了一圈,在看到碗里的粥時她瞬間笑了,「曉墨,這粥是程昱做的嗎?」

    許曉墨雖然不知道趙歆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但是還是點了點頭當回答,她的同時心里也是暖暖的。

    「程昱真是一個好男人,記得有一次我在生病的時候他也為我煮過粥。」

    「你們的關系很好吧?」許曉墨這才留意到趙歆一直都在稱呼他為程昱而不是全名。

    「嗯,很好。」趙歆完全沒有留意到許曉墨已經曲解了她的意思,還在自作聰明地以為自己的計劃很成功。

    許曉墨告訴自己,他們只是關系很好的朋友,並沒有其它什麼事,只是一個上午趙歆都在她面前夸贊趙程昱如何如何的優秀,這點她不否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里隱隱有點不安。

    吃了午飯後,趙歆提議兩人去商店逛逛,許曉墨欣然地接受了,她也正想為趙程昱買一件西裝。

    「曉墨,你覺得這件怎麼樣?」

    許曉墨接過趙款遞來的西裝打量了起來,不得不說作工和款式她都很滿意,「就這件吧。」當她翻看了這件西裝的後領發現大小正好是趙程昱的尺寸,不禁讓許曉墨懷疑這個是不是也是巧合,「你知道程昱穿衣的尺寸?」她隨口這麼一問。

    「對啊。」

    趙歆不在意的回答不代表听的人不在意,趙歆對于自己老公的了解已經不輸于她這位老婆,自從這個女人的到來她就一直有個問題想要問,許曉墨吸了口氣,「你和程昱是什麼關系?」她不想再繼續猜疑下去,她的心里很不好受。

    趙歆先是愣了下,隨即又想到自己似乎是忘了交代這件事,「程昱是我哥,不過我從小就不想當他的妹妹。」她對許曉墨笑了笑。

    「所以你才不願叫他哥,而是直呼他的名字?」許曉墨垂眼盯著手中的西裝。

    趙歆沒有注意到許曉墨臉上的表情變化,還以為對方很懂她,她開心地嗯了一下。

    趙歆不就是當初的她嗎,許曉墨揚起一抹苦笑。她告誡自己不能多疑,因為懷孕後的她確實感覺自己比以前缺少安全感,但是現在對方都親口承認了,她還能不往其它地方想嗎。趙程昱還真是一個到處留情的男人,她心底燃起一股無名火。

    許曉墨回到家後就一直把自己關在了房間里,直到趙程昱下班回來她也沒有出門。

    「老婆。」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趙程昱看見一天沒見的許曉墨,一回來就是想把她擁入自己的懷里,告訴她自己有多麼的想她。只是今天她的脾氣比以往大了很多,甚至連抱一下都不願意,「老婆,你到底是怎麼了?」

    許曉墨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負心漢!」她在嘴里咒罵。

    負心漢!趙程昱大呼冤枉,看到她的眼神讓他又想起那晚她在飯店里時的模樣,她不會又打算離開他了吧,「我這輩子除了你就沒有任何人,哪來的負心。」

    「大騙子。」他的話引來許曉墨一記冷哼,「趙歆是不是你的妹妹?」

    「對啊。」趙程昱不明所以地點了點頭。是他打電話給趙歆讓她到他家幫忙照看許曉墨,畢竟他白天在公司留著她一個人在家里他很不放心,萬一出了什麼事他會後悔一輩子。

    而且兩個女人年齡都差不多,應該很聊得來才對。莫非,「她不會闖了什麼禍吧?」他這個妹妹性格粗線條而且說話又口無遮攔,不會哪里惹到了她吧。

    趙歆從頭到尾都在許曉墨的面前夸獎趙程昱雖然讓她感覺不舒服,但是他這麼說的話許曉墨不禁為趙歆打抱不平了,「你外面到底有幾個妹妹?」許曉墨終于說出了導火線,「我可不想在今後的生活里又從哪里跑出來一個好妹妹。」

    「我就她這麼一個妹妹。」

    「你們是從什麼時候認識的?」

    「在我三歲的時候,我爸爸的弟弟把她生下來開始。」趙程昱睜著一雙無辜的眼楮,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老婆突然和妹妹杠上了。

    「她是你真的妹妹?」他的回答讓她一時啞然。

    「嗯,要不然呢。」趙程昱對她挑了挑眉。

    「結婚的時候我怎麼沒有見過她?」她心虛地問道。

    「那時候她正好在美國,一時趕不回來。」

    「那為什麼她不願意喊你哥哥?」現在她覺得她好像誤會了他們。

    「老婆,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他一臉狐疑地看她。

    「沒有啊。」許曉墨眼楮往旁邊瞥去。

    「是嗎?」機靈的趙程昱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

    「我好餓,我們下樓吃飯吧。」

    趙程昱伸手拉回突然預備逃走的許曉墨,然後一把把她抱起,往床邊走去。

    「老公,我錯了。」許曉墨知道自己不應該懷疑他,現在自己只有裝得可憐一點,試圖讓他放過她。

    趙程昱讓她平躺在床上,而自己的身體支撐在她的上方。醫生說以現在許曉墨的月數,適當的行房還是可以的,這一天讓他苦等了很久。

    趙程昱俯下身在一臉驚慌失措的許曉墨的額前親了一下, 「看來我們有必要在這里繼續討論一下有關于妹妹的事。」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