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侯爺今宵多貞重 > 第二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侯爺今宵多貞重 第二十二章

作者︰蔡小雀

    成日醉醺醺的完顏猛幾乎把自己灌死在酒甕里,直到有一天午後,清俊映麗、高佻瘦削的鎮遠侯默青衣走進了那酒味足以燻死人的堂室中,遞給他一只撒金大紅花帖。

    「干啥?」完顏猛打了個大大的酒嗝,俊美臉龐酒意通紅,瘠啞地笑了起來。

    「阿默你、你要成親啦?好!大大的好!兄弟這杯喜酒……嗝!我是一定要喝的……來來來,我先干一杯!」

    「這是邵興收到的喜帖。」默青衣緩緩坐了下來,優雅地取過酒甕繞鼻輕輕一聞,而後淺淺一笑,把酒甕放了回去。「我飲不得酒,就不陪你了。若你真的很想喝喜酒,半個月後瞿家玉郎君入贅風家,那親事料想應當辦得極盛大,絕對少不了好酒。」

    他腦子昏昏沉沉,幾乎都被酒泡傻了。「瞿……瞿家干老子什麼事?誰愛娶就娶,哪個要入贅便入贅,爺才不管……嗝,那沒心肝的小兒都不要爺了,爺什麼也不管了……沒良心,沒心肝……爺真真瞎了狗眼……」

    「阿猛,你的眼力確實不大好。」默青衣默默起身,彈了彈雪袍上的一絲灰塵,垂眸看著他,溫言道「為了一筐杏,扔了一件寶,還是你的心頭至寶,這筆帳也確實只有你會算得這般一塌胡涂。」

    完顏猛眨了眨眼,極力搖晃發木發沉的腦袋,強睜開醉眼呆呆地望著他。「你胡說,我明明心中只有小兒……自從見了她,爺就再沒往後院去過,我……嗝!都守身如玉了,她還不知足……沒心肝的……」

    看著一貫霸氣凜凜的完顏猛此刻卻委屈得像個孩子,明明紅了眼眶,還強撐著一副傲嬌樣,默青衣忽然有撫額失笑的沖動。

    傻阿猛……

    「隨你吧,喜帖我已經送到。」默青衣低嘆,輕聲道「反正左不過是一女子罷了,日後她既有夫婿,你也可以死心了,還是昔日那個流連花叢、游戲人間的阿猛看起來順眼些,你就繼續保持吧。」

    ……夫婿?誰有夫婿?誰?

    完顏猛腦子忽然嗡地一聲,像是被隆隆撞醒了,唬地跳了起來,瞪著碧眼惡狠狠地道「阿默,你說誰?」

    「風珠衣半個月後以良辰吉日「迎娶」翟家玉郎為贅婿。」默青衣好脾氣地一字一字說仔細。

    若說方才撞在腦門上的是一只重槌,默青衣接著的這句話就不啻是一記青天霹靂,轟然地劈中了完顏猛——

    「小兒……我的小兒……」他瞬間驚得魂飛魄散,俊臉慘白,哪里還有一絲酒意?

    「她不是你的,她是她自己的。」默青衣還是笑得很溫和,卻是火上澆油地道,「不對,半月之後,玉小郎君也是她的,就你不是。」

    ——有這樣捅兄弟刀的嗎?

    可是完顏猛哪里還有精神找默青衣打架出氣,高大身軀搖搖欲墜,面色慘然如土,「她、她竟寧可招贅婿也不肯嫁我為妻,她好狠的心……」

    「你既接受不了她,又何須心痛她花落誰家?」

    「我不是——我不是不能——」他大吼出聲,聲音嘶啞如受傷困獸。「我只是、我——」

    「你只是想著你是高高在上的侯爺,你心底始終沒有把她放在和你平起平坐的位置上。」默青衣又嘆了一口氣。「阿猛,你心悅她,既許她以妻,就該同心同命,喜她所喜,痛她所痛,你不想她做的,又何須自做來傷她的心?」

    「阿默你……」完顏猛怔怔地看著好友,終于發現這好友竟然比昔日更加憔悴清瘦,心頭一緊。「你是不是也……」

    默青衣不語,片刻後低聲道「別一時意氣,做出讓自己後悔莫及的決定。」

    完顏猛想著自己這些天來灌得再爛醉,腦中心底都是那個令他又愛又恨,又氣得牙癢癢卻又怎麼也割舍不下的小兒,就知道自己真的栽得徹徹底底了,而且再痛再怒,還是愛得要死……

    「我就要小兒,」他終于無可自拔地承認了,「這世上也就只有一個小兒,能氣得我七竅生煙,讓老子心尖子屢屢像是在熱鼎里熬煎,可心里卻又說不出的歡喜,只要有她在,讓我干什麼都行。」

    「……」默青衣開始覺得好友這種求虐情深的套路太欠揍了。

    「阿默,謝了。」完顏猛說著說著,碧眼再度精光璀璨閃閃,眉飛色舞了起來。「我得走了,改天請你喝喜酒啊,說不定連滿月酒都能一並請了,哈哈哈哈!」

    默青衣看著傻冒兒似大喊大笑跑出去的好友,徹底無言了。

    ……真不該提醒他的。

    而被好兄弟一語驚醒夢中人的完顏猛連沾滿酒漬臭氣燻天的衣衫都沒顧得換,一跳上烏鉤就瘋狂策馬往東海方向狂馳去……

    安管家被嚇出一身老汗,急忙喚了府中高手暗衛跟上,然後自己一折三轉地繞到後頭的小佛堂上香拜神去了。

    「無量壽佛,求求三清老祖這次讓我家主子遂了心願吧,定國侯府上下人等可再禁不起主子這樣折騰了,心髒受不住浮!」

    東海珠池郡風宅

    風珠衣對著面前寬大的繡屏出神。 她想起玉小郎君漂亮無邪臉上的歡喜之色,心底滋味卻復雜萬千,也不知是感動是感慨還是惆悵。

    繡屏上繡了三分之二的鴛鴦始終未能再下針,她心煩意亂地起身,默默地步出寢房,坐在回廊下,看著外頭大雪紛飛。

    再不久就要過大年了,可在此之前,她會解決掉她的終身大事,徹底把最後一絲念想捻熄如灰。

    有了贅婿之後,她日後繼續和哥哥撐著「綺流年」也無人敢說一個不字,有了贅婿,她就再也不會去貪戀那不該屬于自己的,她會專心扛起「綺流年」的招牌,也能讓哥哥有朝一日可以放心成家立業,過上他始終求而不得的平凡幸福生活。

    「我的選擇是對的。」她喃喃自語,彷佛想說服自己。

    不傷心,不回頭,不後悔……「如果不是選我,你選哪個都是錯的。」

    一個低沉有力卻微微顫抖的溫柔嗓音,忽然在她面前響起,她不敢置信地飛快抬眼,而後整個世界彷佛無聲地凝結在了眼前的這一刻、這一幕——

    風珠衣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狼狽……骯髒……胡須雜亂……疲憊不堪卻又笑得好不燦爛傻氣的完顏猛……

    他、他被打劫了?還是摔過獸坑不成?為什麼頭上還有野草?

    她愕然得說不出話來,卻無法抑制自己漸漸濕潤潮紅了的眼眶,晶瑩的淚珠滾落墜下……

    「小兒,翟家小郎不好,你招我比較好,我有爵位,我高大威猛,還有很多銀子,而且以後你叫我打誰我就打誰,誰都不能再欺負你們一根寒毛。」完顏猛目不轉楮地凝視著她,眼皮連眨也不敢眨一下,像是害怕一眨眼她就不見了,卻渾不知自己緊張到語無倫次。

    「完顏侯爺——」她命令自己不要看他,只要不去看他,她就不會軟弱、不會犯傻,不會失心瘋地誤以為他們之間遙遠如天險的距離……不存在。

    「小兒,我要入贅風家。」他一句話又害她懵了。

    「你……你瘋了!」她一顆心狂跳,也說不出是羞惱還是憤怒,腦子卻是一片空白。

    「我都想明白了,以前都是我不好,一口一個爺的討人厭,」他漸漸記起自己這一路上搜肚竭腸、絞盡腦汁的告白,巴巴兒地道「如你願意嫁我為妻,以後定國侯府除了你之外,保證連只母蚊子都沒有,我會隨時為你守住貞操,除了你以外,誰都不準踫爺……不是,是不準踫我。」

    她怔怔地望著他,覺得自己應該是在做夢,不然就是他發癲了。

    「如果,如果你還是不放心的話,那我今天就入贅,馬上入贅!」他看著小兒沉默不語——其實她是驚呆了——心下越來越驚慌糟亂,急得臉都白了,大喊道「小兒,你信我,再信我一次就好,求你!」

    「你……為什麼?」良久後,她終于開口了,嗓音低微而疑惑、顫抖。

    他痴痴地盯著她,碧眼慢慢濕了。「你拿走了我的心,我既討不回來,自然就一定要留在你身邊了。」

    ——這是她這一生听過最美的情詞,最動人的謳歌。

    風珠衣哭了,而這次,是喜極而泣……

    然後下一刻,被無比小心翼翼、憐惜珍愛地擁入了這個熟悉溫暖強壯卻又帶著一絲青草和馬臭味的懷抱。

    「……完顏猛,你好臭。」嗚嗚嗚嗚。

    「……沒關系,娘子你最香就行了。」

    最後的最後——

    完顏侯爺終于如願抱得美人歸,並且在同一日,贈以重金錦帛,命後院姬妾各自歸家招贅如意良家子……咳!

    總之,從此往後,定國侯爺有美小兒,一生足矣。

    只是自覺一路運籌帷幄,制勝千里的完顏猛,直到在自己盛大熱鬧的喜宴上,听邵興那小子醉酒後不小心說出來,他才知道,默青衣拿來的那封「風瞿合婚」花帖,根本就是邵興他主子叫他自己寫的!

    他家小兒和大舅子雖然放出了招贅的風聲,可明明就沒有答應瞿家小郎入贅的要求,那他干啥還丟臉丟到家的先跑到瞿府去恐嚇威脅放話欺負「八歲小郎」啊浮浮……

    不過這件事,打死都不能給他家小兒知道。

    因為,現在定國侯府已經不由他這個侯爺當家做主了……

    咳,甚好甚好。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1、侯門忠犬傳之一《侯爺今宵多貞重》;

    2、侯門忠犬傳之二《侯爺長命又百睡》;

    3、侯門忠犬傳之三《侯爺吟詩來作對》;

    4、侯門忠犬傳之四《侯爺貌美愛如花 上》;

    5、侯門忠犬傳之四《侯爺貌美愛如花 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