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夜煒 > 冷戰好幾夜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冷戰好幾夜 第十七章

作者︰夜煒

    【第十章】

    綠水莊園的二號別墅內,李秘書敲了敲書房的門道︰「總裁。」

    「請進。」洛君耀低沉的嗓音傳了出來。

    李秘書推門進去,「總裁,你吩咐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是嗎。」洛君耀放下手中的文件,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嗯,施工隊剛剛打來的電話,說一切都已經布置妥當,看你什麼時候有空去驗收一下成果。」

    「讓他們都撤走吧,我稍後就過去。」洛君耀起身整了整自己的西裝便向外走去。

    「總裁,你這個時候要出門?」李秘書的臉色微微一變,「今日氣象預報說會有台風,你還是等天氣比較好再去吧。」

    「台風?」洛君耀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氣,皺了皺眉說︰「沒關系,這個地方離月牙灣不遠,台風到來之前可以趕到。」

    李秘書听到洛君耀說要去月牙灣,心下滑過一絲了然。之前他一直跟著總裁在這里,自然明白他跟月牙灣的季小姐發生了特殊的關系,如今看來,總裁再度回來,還交代他找施工隊布置了一樣驚喜,想必都是為了那個季小姐吧。這里離月牙灣的確不遠,而台風也不會那麼早就來,所以李秘書稍微安心地低頭說︰「那總裁你一路小心。」

    「嗯。」洛君耀不再多言,接過李秘書遞來的車鑰匙,然後便大步地向外走去。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洛君耀禁不住想,當季心蘭看到自己準備給她的驚喜的時候,會露出什麼樣激動意外的表情?

    月牙灣咖啡館內,季心蘭花了好幾天的時間將村子里的事情安排妥當,然後就收拾行李開車北上,說是要去找洛君耀。她走後不久,幾個出海歸來的漁民就來到了咖啡館,卻看到艾小覆此刻正坐在吧台上。

    「咦,小覆,心蘭呢?」過來的兩人感到疑惑地左右張望,對艾小覆問道。

    「心蘭?心蘭出去啦。伯伯、叔叔你們找她有事嗎,跟我說也一樣的哦。」艾小覆既是季心蘭最好的朋友,也是她最得力的助手,當季心蘭不在的時候,月牙灣的大小事情一向都是她和方思遠一起幫季心蘭處理的。

    「她怎麼這個時候跑出去了?」誰料,那兩人聞言後表情立刻一變,「快點打電話通知她回來,怎麼每次跑出去的時間都不對呢。我們剛出海回來,今天的天氣看來又是要變啊,今日台風要來了。」

    「啊?」艾小覆的表情立刻也變了。

    月牙灣和外界的消息閉塞,村民們有自己判斷天氣的方法,所以並不十分依賴電視等東西,相對于廣播、電視的報導,他們更相信自己的經驗,所以艾小覆也沒想到季心蘭兩度出門都會倒霉地遇到壞天氣。

    她連忙撥通了季心蘭的手機,卻听到吧台里傳來了一陣熟悉的音樂。

    「糟了,心蘭的手機忘記帶了。」艾小覆這下再也坐不住了。

    叔叔、伯伯們都看出要台風過境,那就證明其實離變天不遠了,季心蘭在這個時候出門要北上,萬一不小心再撞上土石流封路……艾小覆已經不敢想了。

    「伯伯、叔叔,心蘭的手機忘在這里了,麻煩你們在這里看一下,我去找思遠哥哥,這就開車去找心蘭。」希望他們可以在季心蘭經過那段危險的公路前追上她。

    「蘭兒怎麼了?」就在艾小覆要跑出去的時候,一道低沉的聲音傳來。

    艾小覆抬頭,在看到洛君耀的時間瞬間一呆,「洛總裁?你怎麼會在這?」

    「我來找蘭兒。」洛君耀的眉頭擰在了一起,「蘭兒去哪了?」

    艾小覆頓時跳了起來,「心蘭到台北去找你了,可是這天氣……」

    「該死的。」洛君耀的表情也變了,「我去追她。」他二話不說就轉身奔了出去。

    看到洛君耀急切的背影,艾小覆眨了眨眼楮,心道看來洛大總裁的確是很在意季心蘭的嘛,而且也從台北趕來要與季心蘭和好了。

    哎,季心蘭的運氣實在是太差了,為什麼早不選、晚不選就偏偏地選擇了今天呢?看樣子他們兩個是剛好在路上錯開了。

    艾小覆看了看外面漸漸變得陰沉的天空,暗暗祈禱,老天保佑,一定要讓洛大總裁追上季心蘭啊。

    七月的天,後母的臉,這話說得一點都沒錯。

    看著突然之間變得烏壓壓的天空,季心蘭恨恨地在心底詛咒,難道她的人品真的有如此之差,這段日子以來一共就出門兩次,還都讓她撞到了糟糕的天氣。

    季心蘭欲哭無淚,卻也知道這種天氣根本無法讓她通過這段山路,于是她便放慢了車速,準備拐回月牙灣去。

    刺耳的喇叭聲突然從季心蘭的身後傳來,季心蘭抬頭一看,就見自己的身後一輛拉風的銀色跑車正在緩緩逼近,她微微一愣,跟著猛然一個剎車停在了路上。

    「君耀……」她愣怔地從後視鏡中看著跟著她一起停車,然後走出來的男子,一時間竟然忘記了從車里走出去。

    洛君耀,他是來找她的嗎?他不跟自己生氣、不跟自己鬧別扭,所以從台北回來了嗎?季心蘭的心一下子雀躍了起來,嘴角也揚起了歡欣的弧度。

    「下車。」洛君耀臉色不善地站在她的車前,敲了敲她的車門。

    季心蘭笑彎了眼楮,連忙從車上下來。洛君耀一把將她抱在懷中,感受著她熟悉的馨香與體溫,接著就劈頭蓋臉地罵道︰「這種天氣你也出門,你不要命了!」

    這該死的女人,就不能讓他有一刻的安心,天知道他听到艾小覆說她竟然要去台北的時候,他急得連心髒都差點從胸膛里跳出來。

    他還記得上次他們兩個遇到暴雨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情景,若是她自己被困在這邊,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哎喲,人家那里有那麼笨啊,這不是已經發現天氣不對要回去了嗎,我是不會拿自己的生命安全開玩笑的。」季心蘭拽著他的手臂搖了搖,「我可是月牙灣的村長呢,這點辨別天氣的能力還是有的。」

    季心蘭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飛揚起來,為他對自己的關心和在意,更為了他在這種天氣里能夠奮不顧身地追上來。

    「君耀,我們回去吧。」季心蘭看著他的眼楮道︰「你來得正好,我有很多話要跟你說。」上次她還沒來得及表明自己的心情,洛君耀就生氣離開了月牙灣;這次她一定要對他坦誠相待,告訴他自己到底有多麼的在乎他。

    洛君耀四下看了片刻,突然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不,我們不回去。」

    「啊?可是天氣馬上就變了啊,會有暴雨的。」季心蘭搖了搖頭,「這個時候趕回月牙灣還來得及。」

    「還記得上次我們遇到暴雨的時候去了哪里嗎?」洛君耀指著不遠處的山坡道。

    「啊……」季心蘭順著他指的方向一看,這才發現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正是他們第一次遇到大雨時,她帶他到窯坑里躲雨的那個地方。

    「跟我來。」洛君耀牽著季心蘭的手,朝上次他們一起待過的那個窯坑走去。

    「虧你竟然還記得那個地方啊。」季心蘭驚訝地望著他,有些猶豫,「你若是懷念那個地方,我們可以等天氣好一點的時候再來啊,為什麼非要現在過去?君耀,那邊晚上會很冷的啊。」

    洛君耀神秘地一笑,卻執意帶著季心蘭往前走。季心蘭拗不過他,也知道以洛大總裁那霸道的性格,他下的決定一般鮮少能改變,所以只得嘆了口氣跟著他向前走。天氣此刻只是有些微的變化,他們只看一眼的話,應該還來得及趕回去的吧?

    片刻間,洛君耀已經帶著季心蘭到了窯坑口,他轉身對季心蘭道︰「進去吧。」

    「哦……」季心蘭率先往窯坑里走去,但當她看到窯坑里的一切後,頓時愣在了當場。

    只見她記憶中的窯坑里,原本髒兮兮、破敗的一切早已不見,眼前的一切都煥然一新。窯坑里擺放著清新的森林風格的家俱,收拾得別具一格又貼近自然,季心蘭一瞬間還以為自己走進了原始世界,卻又從這純天然的裝修風格里感受到了一絲家的溫馨。

    「這是……」季心蘭呆呆地打量著四周。

    洛君耀從她的身後抱住她,「送你的禮物,就當是我上次誤會你賠罪的歉意如何?」

    「你這禮物也送得太奇怪了吧。」季心蘭心底有些感動,卻又有些哭笑不得,她圈住他的脖子,「我還是第一次听說有人送窯坑作禮物的,大總裁,你的價值觀果然別具一格。」

    但事實上,季心蘭非常喜歡洛君耀準備的這份禮物,這里布置得異常的溫馨,既貼近自然又非常有家的感覺,就像是專屬于他們兩個人的秘密空間一樣。

    季心蘭喜歡這種獨樹一幟又有特殊意義的禮物,畢竟這里是他們兩個人感情轉變的起點,若不是因為在這里共處了一夜,她也不會對洛君耀改觀,進而慢慢地喜歡上這個霸道又有些暴躁的男人。

    「唔,禮物不夠誠意的話,那我再加幾樣如何?」洛君耀愛死了季心蘭柔順地依偎在他懷中的樣子。

    「你還要送我什麼?」季心蘭眨了眨眼楮,沒想到他竟然還準備了其他要給她的驚喜。

    「月牙灣的開發案我已經撤銷了。」洛君耀抱著季心蘭說︰「但我打算將這邊山坡上的窯坑全都翻新一遍,然後投資將這邊的山路修一修,打造一個別致的度假休息區,可以給到月牙灣游玩的客人提供住宿服務,讓他們體會到貼近自然的感覺。」

    「洛大總裁,你還真是個無孔不入的奸商啊。」季心蘭忍不住感嘆。听到他要撤回對月牙灣的開發案她非常的高興,但听到他又要拿這邊的山區作開發案,她又不得不感嘆,這人果然是商界的天才啊。

    「我已經把這個開發特色度假區專案的權力歸到你和月牙灣的名下了。」洛君耀勾著嘴角笑道︰「這樣以後再有誰想逼迫你們交出月牙灣的土地,你就更有資本和他們死扛到底,堅決不妥協,然後貫徹你們月牙灣土地永續、自然至上的精神了。」

    「君耀……」

    「當然,如果你願意嫁給我的話,我相信,整個房地產界將再也沒有人敢打月牙灣的主意。」他親昵地蹭著她的小骨子問︰「怎麼樣,這個買賣是不是很劃算?」

    「君耀……」季心蘭的眼眶微微發紅,拼命克制著自己的眼淚不要掉出來。她突然一把攬住洛君耀的脖子,開心地叫道︰「君耀,我喜歡你,我好喜歡你!」

    洛君耀的心一瞬間也飛揚了起來,他抱緊了季心蘭,低聲說︰「怎麼辦,可是我不喜歡你呢。」

    「啊?」季心蘭驚愕地看著他。

    卻見他壞壞地一笑,輕輕地說︰「因為我愛你。」說罷,再無遲疑地吻上了季心蘭的唇。原本冷颼颼的窯坑里經過特殊處理,在底下裝上了供暖的設備,所以雖然外面的天氣已經開始變化,但季心蘭卻再也沒有了上次那種陰冷的感覺,而是全身上下都被熨貼得暖洋洋的。

    兩人的唇舌糾纏,瘋狂而饑渴地奪取著對方的氣息,這麼長時間沒有見面,他們彼此對對方的思念簡直要將他們淹沒。

    「蘭兒,我要你。」洛君耀一把將季心蘭打橫抱起,放到了已經煥然一新的木床上。

    季心蘭俏臉一紅,突然發現,似乎洛君耀每次見到她的時候,說得最多的就是這三個字,我要你。

    季心蘭眨了眨眼楮,躺在他的懷中擁著他的脖子也道︰「君耀,我也要你。」

    天知道,在他渴望著她的時候,她的身體、她的心也在深深地渴望著洛君耀。

    她邀請的話頓時解放了他的欲望,洛君耀一聲低吼,翻身壓在了季心蘭的身上。

    窯坑外遠遠地傳來了一聲雷鳴,卻絲毫擋不住木床上兩個人火熱的心。

    季心蘭急切地拽著洛君耀的衣服,洛君耀莞爾一笑,「乖,蘭兒不要急,我們的時間很長很長。」

    他一邊親吻著她一邊在她耳邊說道︰「我知道你舍不得月牙灣,所以我已經將台北的事務全都丟給了我的經理了。」

    「嗯……」季心蘭一邊喘息一邊問︰「嗯啊……那、那你呢?」

    「恆陽地產是時候在南部設立分公司了,嗯,我看公司的地點就設立在這里如何?」洛君耀咬著她的耳朵道。

    「君耀。」季心蘭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滑落,沒想到他竟然會為自己作出這種決定。原來她還想跟他商量,能不能讓他分出一半的時間待在月牙灣,可他卻是一勞永逸地解決了她所有的憂郁。

    「君耀……愛我……」她在他的耳邊呢喃,敞開身體熱情地回應著洛君耀,此時此刻她只想把自己完完整整地交付給洛君耀,讓他擁有她。

    「感動了?」洛君耀扔掉身上礙事的衣服,霸道地說︰「那就用你一輩子的時間陪在我身邊,來償還我對你的寵愛吧。」

    ……

    外面電閃雷鳴,窯坑里一片春色。

    當身體被推向高峰的那一剎那,季心蘭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她想,她從此以後再也不是孤身一人,而是有了一個家,還有專屬于她,也能帶給她幸福的洛君耀。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