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如夏 > 如果說再見 > 第二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如果說再見 第二十三章

作者︰如夏

    隔天是周六,不用早起趕上班,兩人睡到過中午都還沒醒,因為他們根本就是天亮之後才倦極睡去的。

    先醒來的是張守琛。懷里摟著個軟綿綿的小東西,他睜開眼楮的那一刻,忍不住湊過去又親了兩口。

    「欸,怎麼會怎麼看都看不膩呢?」

    其實戀人不太擅長打扮自己,通常都是素著一張白白淨淨的臉,可是那片遮住額頭、眉毛的厚劉海很有戲,教他總想撩開她防守的機制,看進她脆弱又毫無防備的內心。

    「寶英,你終于是我的了。」張守琛在她唇間印下誓言之吻︰「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開你的。」

    被他這樣騷擾,陳寶英也蘇醒了過來,一睜開眼就看見張守琛那張俊臉,一張小臉隨即赧紅了起來。

    昨夜兩人纏綿不斷的記憶,讓她羞得沒臉見人了。

    張守琛見她臉紅,忍不住開心地一再親著她的臉龐。剛認識她時,不對,應該說是和她重逢時,她肌膚蒼白,一點血色也沒有,整個人看起來陰郁極了的模樣,現在呢,經過他昨夜的一番改造,她甜美欲滴、充滿春情的神色,簡直讓他有種欲罷不能的感覺啊。

    男人都是禽獸來著,張守琛忍不住又撲了過去。

    「不行再做了啦!人家……」

    陳寶英推拒著。初夜過後,從女孩變成了女人,她覺得自己變得羞澀了許多,竟然脫口說出「人家」這個自稱詞了,換作是半年前的她,可能想都想不到吧!

    見她似乎真的很不舒服,張守琛只好忍住,因為她住的是雅房,兩人要去衛浴間清洗時,還得偷偷摸摸張望外頭有沒有人……幸好假日她的室友們都出去逛街了,所以他們大膽地在浴室里洗了鴛鴦浴,張守琛甚至糾纏著她又在浴室里做了一次。

    等到他們整理好儀容後,都已經逼近晚餐時間了。

    「走吧!跟我回家吃飯。」

    張守琛在被戀人趕出衛浴間後,趁機打了通電話給老媽,說晚點要帶女朋友回家,他老媽高興得立刻沖去市場買菜去了。

    「什麼?!」

    陳寶英驚訝得瞪著他,這家伙怎麼老是這麼愛自作主張啊?

    張守琛昨夜沒來得及徹底反省,現在又出包,他訕訕地走過去摟住戀人的腰,使出耍賴的表情道歉著︰「對不起嘛!一時之間改不過來,我保證以後一定會先征詢你的意見,今天你就先順著我好不好?」

    見她板著臉不說話,張守琛急了,連忙好聲好氣地哄著她︰「我是迫不及待想要把心愛的人介紹給家人認識。你別害羞,我媽人很好的,今天只有她在而已,先跟她熟悉一下,嗯?」

    「自作主張這個壞習慣,你真的願意改嗎?」

    「會的會的!你每次板起臉木無表情地瞪著我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一定有哪里做錯了,我會慢慢一點一滴的改進,好不好?」

    兩個人在一起是需要磨合的,他的缺點她願意費心指出來,他也會心甘情願為她而改變,只要她願意給他機會改進,他一定會讓自己變成最適合她的情人。

    陳寶英被他抱著、親著,甜蜜糾纏了一番,慢慢地就消氣了。

    她知道這場桂人眼中麻雀變鳳凰的戀情,不可能總是一帆風順,從他剛剛那番話里就听得出來還是有阻礙存在的,往後他們倆能不能修成正果,還需要兩人一起努力才行。

    最要緊的是兩人真心相愛,那麼所有的問題都能齊心解決的。

    「就這樣去?」陳寶英看了看自己,她好像沒有正式場合能穿的衣服,總不能就這樣去他家拜訪吧?

    「就這樣去啊,怕什麼?」

    張守琛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此刻在他眼中的陳寶英就是天仙般的存在,尤其在她沾染上他的氣息之後,怎麼看怎麼順眼。

    「可是……你媽會不會不喜歡我這樣的?」

    陳寶英不安地打量著自己,她連打扮都不會,真的可以就這樣毫不裝扮地去見他母親嗎?

    「放心,我媽是自然派的,用不著刻意裝扮,也不用故意討好她,她真的很好相處,不會像電視劇里演的那些惡婆婆那樣欺負兒媳婦的。」

    陳寶英忍不住輕笑出聲。「什麼惡婆婆啊!我又還沒嫁給你,頂多喊一聲伯母吧。」

    「我們都那樣了,你不嫁我要嫁誰?」

    張守琛一把將人抱起來,大跨步地走回她房間,一副想要跟她再來一次好確認彼此關系的凶猛態勢,嚇得陳寶英連忙求饒。

    「好了啦!不是要帶人家回去?我想念小麻小雀了,快點!」

    張守琛不顧她的抗議,硬是將她壓到床上親來親去,逼她承認彼此的親密關系之後,這才心滿意足地帶著腳軟得快走不動的陳寶英回家。

    緣分真是奇妙的東西,如果當初他沒有爬上樹去掏那兩顆麻雀蛋的話,搞不好就沒有機會跟戀人親近了。

    張守琛握住陳寶英的手,笑咪咪地踏上歸途。

    小麻、小雀,我把你們的媽媽帶回來嘍!

    陳寶英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任張守琛牽著手,想著︰以後,不管他要牽著自己走向何處,她都願意跟隨著他前進。

    這一刻,她終于明白他為什麼會這麼執著于牽手的原因了。

    戀人那雙溫熱的大掌給了她安全的依靠感,那麼,她何妨將自己這一輩子交到他手中?

    丑媳婦見婆婆的劇目,最後平和圓滿地落幕了。

    張守琛的母親果然如同他所說的那樣,非常的好相處;陳寶英那總是過分自卑的心理在爽朗的張母面前完全沒被挑動半根敏感神經,再加上張守琛居中調節氣氛,一頓相見歡的晚餐很快就結束。

    在那之後,陳寶英三不五時就會接到張母的邀約電話,要她過去一起吃晚餐,婆媳倆慢慢培養著感情,有時候甚至會撇下張守琛,偷偷相約外出喝下午茶呢。

    張父出差回國之後,張守琛也安排了一次非常正式的會面,徹底粉碎堂叔張天發先前胡亂散播的傳言。

    本來張守琛想過要找個機會好好懲罰張天發的,沒想到在他打算付諸行動之前,張天發就嘗到了惡果。

    原來這次張天發在廠里性騷擾了一名女員工,對方的先生是剛出獄的小混混,逮著了證據就來向他勒索遮羞費,張天發應付不來小混混的獅子大開口,某天深夜與朋友喝酒狂歡後在某處人煙稀少的路邊被人蓋布袋狠狠修理了一頓。

    因為找不到人證或物證,雖然報警處理了,最後卻抓不到那群毆傷他的人,最後張天發以性騷擾被告上法庭,被簡易法庭裁處了五十天的勞動服務後與對方和解了事。

    在那之後,就算張守琛不去撩撥他,張天發也不敢再在工廠里亂來了;加上他不僅實權被收回,連薪水也被懲罰性調降,雙重打擊之下,他只好乖乖縮起尾巴,再也不敢像以往那樣囂張地滿廠去調戲女員工了。

    而包裝部門的黃芝琪也被張守琛嚴正警告過,要是再讓他發現她借機欺壓底下的臨時員工,她領班的位置就會立即不保。被約談之後,黃芝琪的氣焰當然立刻降了下來。

    張守琛為了替戀人報仇,的確煞費了一番苦心;之後陳寶英在工廠里的待遇就跟總經理夫人差不多,雖然職稱還是總經理助理。

    不過,能夠天天和張守琛黏在一起,就算是當個小助理、小梗母什麼的,也無所謂了。

    她的這個孩子氣戀人啊,就是一天到晚都需要她的陪伴,一時半刻看不見她還不行呢。

    她以前總是不相信童話故事的美好完結,什麼王子與公主就這樣甜甜蜜蜜地幸福一輩子——

    現在她身邊有了王子,還有小麻小雀,雖然她並不是公主,還是會期待往後能夠與他及它們一起甜甜蜜蜜地幸福過一輩子。

    就讓時間來驗證這一段她與他和它們之間的幸福童話吧。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