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眉彎彎 > 騙了初夜 > 番外篇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騙了初夜 番外篇

作者︰眉彎彎

    關于外遇這個問題,好像是幾乎所有已婚女性都會反復思考的事情。

    自己的丈夫最近對自己的態度比起以前有了些什麼變化,是好了還是差了,是殷勤了還是冷漠了……

    听說男人在出軌以後,為了減輕一下自己心里的愧疚感,都會加倍地補償妻子、對妻子好。具體行為大致是,無緣無故買給妻子她平日心心念念的奢侈品,對妻子越來越寬容,吵架基本上不會還口……

    羅木怡瀏覽完了以後,把網頁數據關掉,開始陷入沉思。

    怎麼感覺這些舉動,端木暖基本上都符合了,難道他真的有外遇了!

    可是,他們才剛結婚不久……現在還算新婚吧,一結婚就馬上出軌?這個假設有些太大膽……

    羅木怡抬頭,偷偷看了看坐她對面,被她正懷疑著有外遇的新婚丈夫,看見他正幫她剝著蝦殼,動作快速卻一點都不顯狼狽,一下子就剝好了幾只。

    可是也不對……他現在幾乎都沒有飯局,有飯局都帶上她,不然就全部推給趙緒風。

    她之前也問過他,這樣對趙緒風會不會不太好,這麼多應酬壓在身上,哪有時間交女朋友,可是他說,趙緒風就是喜歡這些場合,然後她也不說話了。

    他現在要不就在家里工作,要不就去公司,但是每天準時回家,工作做不完也拿回來家里繼續,哪里來的時間搞外遇?

    羅木怡又偷偷地瞄他一眼,他低眉,神情認真,即便是剝蝦殼也是動作優雅的,剝好一只就放在盤子里,然後又剝一只……另一側的盤子里面蝦殼已經堆了一大堆了。

    他又把剝好的一只蝦子放到盤子里,手伸到面前的盆子里洗了洗手,在餐巾上擦干手上的水珠,然後直接抬頭捉住她的視線。

    羅木怡被嚇一跳,正準備說些什麼解釋一下,卻見他似乎沒有詢問她的意思,一下子撤走了視線,然後骨節分明的手指握著裝著溫水的玻璃杯遞給她。

    她乖乖地接過來,然後低頭,想用最快的速度清除瀏覽記錄,結果卻被他一下子抽走了。

    羅木怡石化了。能不能再讓我多按一個鍵,你再拿走?

    羅木怡一直盯著他手上的手機,視線一瞬也不肯挪。

    對座的人直接無視她的視線,把她的手機放在他左手邊,右手把放滿了蝦子的盤子擺在她面前,「先喝一口再吃。」

    羅木怡一邊想著,怎麼把手機要回來,一邊听話地喝了口水,然後就听到他說︰「吃飽再玩手機。」

    于是,就出現了一幕,女孩子坐在那里一直吃,吃著吃著就抬頭偷看對座的人,似乎是看他在做什麼,然後又低頭繼續吃。而對座的男人嘴角微微上翹,笑容里都是縱容和寵溺,一直注視著女孩子,只有當女孩子快要抬頭偷看他的時候,趕在那之前悠閑地收回視線,假裝不知道他知道女孩子在偷看他,如此反復循環。

    他們周邊的幾張桌子坐的都是情侶,然後那幾桌幾乎無一例外地陷入一種微妙的僵局,做男朋友的都不由得時不時地看向他們那桌,就是希望能遞給端木暖一個「兄弟,拜托別再秀恩愛了,我女朋友臉色都黑下來,快要翻臉跟我分手了,給條活路走走」的眼神。

    有一桌的女生比較直接,直接低聲抱怨她男朋友,「你看人家那個才叫愛情,話沒說幾句,可是人家的表情動作里滿滿的都是愛意……你愛個什麼鬼啊,只會結帳買單!」然後抓起包包起身離開,走出了餐廳。

    那男朋友在等服務生買單的時候,幽幽哀怨地看著濃情蜜意的那一桌,心里默默吐槽自己女朋友,說得好像別人不會結帳買單一樣。

    當然,羅木怡是沒有留意到這些事,她全副精力都放在了吃跟預防端木暖看她手機這兩件事情上,心里只想著要趕緊吃完拿回手機,然後清除瀏覽記錄。而端木暖對于別人的目光一向是沒有什麼心理壓力的,除了他家小妻子的目光,于是他們這桌繼續毫不在意秀恩愛。

    就在羅木怡快要消滅完面前的食物時,放在端木暖左手邊的她的手機收到了一條簡訊,屏幕自動亮了,端木暖自然而然地看了過去,掃了一眼,看完了自動彈出來的訊息內容。

    Christine傳來,笨!現在出軌不一定要見面才能出的,都可以在線視訊出軌啊,luo聊有沒有听過?

    端木暖微不可見地皺了皺眉,看了眼還在埋頭努力吃的小妻子。

    羅木怡吃完最後一口,抬頭,剛好接上了他有些復雜的眼神,嗯?然後余光注意到亮了屏幕的手機,視線挪過去了一下,心里覺得不妙,再把視線挪回來,見他的神情似乎有棹無奈……他知道了她懷疑他有外遇!

    羅木怡心里一陣緊張,雙手在桌底下絞著手指,低垂下雙眸,有些心虛地解釋道︰「嗯……我不是故意的。」

    又抬眸悄悄地看了看他,見他在等著她解釋,她囁囁嚅嚅地繼續說︰「你最近買原文版的專業用書給我,買了一批又一批,我看書累了才看看你,你就放下工作,陪我聊天半小時,又幫我剝蝦殼之類的……以前都不是這樣的,我就以為你怎麼了……」

    端木暖一言不發,只是靜靜地看著她,在思考什麼,但就羅木怡看來,像是她傷害到他了,她態度誠懇地跟他認錯,「對不起,我以後都不會再懷疑你的,你原諒我吧?」

    端木暖也沒多說什麼,「嗯。」轉移話題,「吃飽了嗎?」

    羅木怡以為他還在生氣,不敢跟他多說什麼,就嗯嗯嗯地點頭。

    端木暖看了看她面前,剛剛裝著蝦子的盤子空了,裝著一碗白飯的碗也空了,他一點一點地回憶著,她好像還喝了幾碗湯,吃了半盤菜心,半條槽辣脆皮魚,半盤芹菜炒肉片,是該飽了。

    「走吧。」

    羅木怡乖乖地點頭起身,下一秒,手就被他握住了,剛剛一臉做錯事表情的小臉一瞬間放晴,笑靨如花地跟著他走向櫃台。

    女服務生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按好了收款機,聲音甜美地提醒他們要付帳的金額。

    端木暖掏出錢包,左手翻開來,握著羅木怡的右手拇指揉了揉她的手背,「照片上邊的那張卡。」錢包往羅木怡的方向移了過去。

    「哦。」羅木怡伸出右手,把他說的那張卡抽出來,遞給女服務生。

    男的英俊,女的嬌美,兩人站在一起這麼登對,感情又那麼好,怎麼不羨煞旁人。

    女服務生接過卡,邊為他們結帳邊羨慕地說︰「你們感情真好,」連結帳這麼短時間都不願意放開手,應該還是小情侶,「計劃什麼時候結婚?」

    「我們已經結婚了。」

    羅木怡高興地點頭附和,「嗯嗯!」

    女服務生有些吃驚,沒見過結了婚還這麼黏黏糊糊的,不由贊嘆道︰「那你們感情很深。」

    羅木怡繼續高興地點頭,「嗯嗯!」

    端木暖沒說什麼,直到女服務生已經幫他們結好帳,把卡還給羅木怡,羅木怡又把卡放回原來的位置後,他才補充,「喜歡她好幾年才娶到手的。」

    女服務生听了都有些不好意思,而羅木怡則是不敢置信地睜大雙眼。

    端木暖若無其事地跟女服務生禮貌地點點頭致謝,回頭看到呆呆的羅木怡。松開手,摟上她的腰,帶著已經不知道怎麼走路的人走出餐廳。

    羅木怡坐在了車上,思緒都還在神游還沒回來。

    她反反復覆地在想他剛剛說的話,一字一句,每個字詞之間的停頓,她發現,無論她怎麼看、怎麼理解,這句話也只有一個意思……可是,明明就是她暗戀加喜歡他好多年才對啊,他怎麼會這麼說呢,難道,剛剛她是在作夢?

    等她想了一大堆以後,回過神來才發現,車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下來了,到家了。

    羅木怡認出來,這是西樓的停車處,旁邊還立著根燈柱,暈黃色的溫暖燈光靜靜鋪灑下來。

    剛剛結帳的時候,羅木怡就有留意過餐廳里的鐘,那時候是九點,現在估計差不多十點了吧,也不知道她發了多久的呆。

    她側頭看向端木暖,正想問他什麼時,發現他正盯著她看,也不知道他盯著她看了多久了,她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原本想說的話也在接上他的視線的一瞬間忘光了,只知道呆呆地看著他。

    端木暖早就知道她的情商不太好,不過還好還有智商補救一下。他摸摸她的頭頂,又輕輕壓了壓,然後他解開了自己的安全帶,又把椅背調下去了一點。

    「過來。」

    羅木怡像是一瞬間回魂了,她咬了咬下唇,猶豫沒幾秒,解開了自己座位上的安全帶,手腳並用地爬過去他那邊,爬到他身上,分開腿跨坐。

    她不好意思看他,害羞地緊緊抱著他,腦袋都埋進了他的懷里,壓了壓跳得飛快的心跳,聲音悶在他的懷里,問他,「你是不是要跟我表白?」

    端木暖關掉車頭燈,車子的前頭一下子暗下來,只剩淡淡的暈黃色光線,「嗯……想听?」

    羅木怡高興又期待,又有點羞澀地點頭,點個不停。

    端木暖笑,「這麼想听?」

    羅木怡害羞地小小聲解釋道︰「你都沒告訴過我,我還以為……」又小小地抬頭看看他,「我都不知道……」

    黑暗中,連眼前距離這麼近的人面容都是模糊不清的,可他看得清楚,即便是在這樣的黑暗里,她的眼楮還是亮得發光。

    端木暖似是坐得不舒服,動了動,調整了下坐姿,然後一手按在她的**上,一手按上她的肩背,把她整個人按在懷里,讓她听自己的心跳,感受他脈搏的跳動。

    他的心跳脈搏告訴她,他並沒有像他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麼淡定從容,他也像她一樣,心髒為對方加快跳動,她不需要胡思亂想,他一定也是愛她的。

    羅木怡听著他同樣飛快的心跳聲,她的心髒似是受到了呼應,又跳得更快了一些。明明要表白的人不是她,可她卻比自己要表白的時候更加緊張。

    「木怡,愛情並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在你愛上我以後,我就會立刻很愛很愛你。它不像是在比賽跑步,你跑了兩步,我就要馬上跟上。我們之間,可能連你還沒意識到你喜歡我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而我當時只處在剛知道你的階段……」

    羅木怡現在都還能記得當時自己有多難熬,抱著他的雙臂也更緊了些。

    「後來,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我注意你的時間變得越來越多,然後我就知道,我是喜歡上你了。」端木暖嘆了口氣,「你不要想那麼多,我會一直對你好的,因為我也很愛你,不是出軌有外遇要補償你……」

    羅木怡用力地點點頭,頭埋在他懷里,在上面光明正大地抹掉自己的眼淚。

    「是我向你求婚的呀,小傻瓜。」

    羅木怡繼續點頭,除了點頭,她已經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話了,驚喜一瞬間在心里頭炸開。原本已經有心理準備,他跟她在一起,可能一直都不會喜歡上她,但是只要跟他在一起,然後他對她好,即使他一直不喜歡她,她也是願意的,她以為,這已經是最好最好的結局了。

    可他對她真的很好很好,比以前好多了,讓她不得不懷疑他是不是哪里不對了,根本就沒往這個方向想,他對她這麼好是因為他也愛著她。

    心里頭滿滿的都是喜悅、滿足、甜蜜、如願以償……

    端木暖知道懷里的人又哭了,真是沒見過比她更愛哭的人了。不高興了,哭;委屈了,哭;連高興都是哭……他無奈,跟她在一起後,原本沒有多少哄人經驗的他,哄人的技巧日漸見長。

    他親親她的頭頂,用被她訓練調教出來的技能輕輕地哄著她,「好了,不哭了,乖,以後每天都跟你表白好不好,別哭了好不好?」

    羅木恰連忙用力地點點頭,生怕他把話收回了反悔。看到他調笑的眼神,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但還是小聲地提醒他,「你要記住,每天都表白哦。」

    「好。」他捏過自己的衣袖,一點都不嫌棄地幫她擦眼淚。

    羅木怡笑得更加高興燦爛。

    最美好的就是,在她看著他的時候,他正好也看向她,當她喜歡了他好久好久,而他也告訴她,他也喜歡了她好久好久……

    歷經七年,她的愛戀終于修成正果。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