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林央央 > 澀澀女的初夜 > 第十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澀澀女的初夜 第十七章

作者︰林央央

    【第八章】

    第二日清晨,惴惴不安等待了整整一夜的江瑩瑩終于看到唐樂出現在了自己面前,她眼楮猛然一亮,接著露出了一絲委屈又難過的表情。

    昨天,唐樂說程思恆會來這里接她回去,她又是害怕又是期待,結果她等了整整一晚也沒見到程思恆的影子。她禁不住在想,程思恆是不是因為在唐樂那里知道了什麼,所以生她的氣,不打算接她回去了?

    想到這里,江瑩瑩的心底涌現出了前所未有的慌亂,也發現失去程思恆的痛苦,遠比她鑽牛角尖時的遐想要傷心。

    見程思恆遲遲不來接她,她都快放棄希望了,這個時候,唐樂終于又出現了。

    江瑩瑩有些期待地望向唐樂身後,卻並沒有看到她期待的那個身影。唐樂勾著嘴角詭異的一笑,將一份文件遞給江瑩瑩道︰「思恆沒有來,我來是為了處理一下你離開程家的契約書問題的。」

    「契約書?」江瑩瑩不解地望著唐樂。

    唐樂回答道︰「之前,你和思恆簽訂了為期半年的生活助理服務契約書,現在才過了三個多月,你就放棄這份工作離開,我身為思恆的代理人,將解約書帶來給你簽字,正式解除這份約定。」

    江瑩瑩臉色一變,震驚地瞪著唐樂手里的解約書,心底傳來一聲破碎的回響。他要解除契約書,他要終止和自己的關系?程思恆真的生氣了,真的不要自己了嗎?江瑩瑩的心髒揪成了一團,難過得像是下一刻就要碎掉一樣。

    「簽了吧,簽下解約書後你就自由了。你不是不願意再留在思恆的身邊,為以後那些不確定的因素惶恐嗎?那就干脆利落地解除你們現在的關系,讓自己徹底自由。」唐樂將解約書放在江瑩瑩的面前,將簽字筆遞到她的手中,催促道︰「瑩瑩,簽字吧。」

    淚水在眼眶里打轉,江瑩瑩看著要簽字的地方,瞪著面前的解約書,心底頓時明白,她的糾結和擔憂都是多余的,她和程思恆已經沒有未來了,他們的現在已經結束了,又哪里有機會去擔心未來呢?真是愚蠢啊……

    江瑩瑩第一次發現自己這些日子以來的傷心難過是多麼的可笑,她經常告訴自己,一定要認真做好生活助理的工作,為她服務的家庭帶來溫暖,可溫暖不就是由每一天的開心累積的嗎?珍惜現在,憧憬未來,她連現在都忘記了,哪有資格去憧憬明天呢?是她錯了,難怪他生她的氣,不要她了……

    淚眼蒙中,江瑩瑩握著那支重逾千斤的簽字筆,顫抖著用右手在解約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當最後一筆寫完,江瑩瑩立刻扔掉了那支簽字筆,抱著自己難過地嗚咽起來。

    她永遠失去他了……

    唐樂看著傷心哭泣的江瑩瑩,將解約書放到她的面前道︰「解約書是一式兩份,你的這份就留作紀念吧。」這丫頭真是傻得沒邊了,也不看看文件內容就亂簽,哪天被人賣了都不知道,活該被程思恆吃得死死的。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唐樂推開門離開了江瑩瑩的屋子。

    腳步聲逐漸遠去,江瑩瑩沒有抬頭,只是抱著自己不停地哭泣。

    片刻之後,她突然听到一聲低低的嘆息,那嘆息是如此地熟悉,如此地讓她懷念,她猛然抬起頭,愕然地發現,程思恆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

    「傻丫頭,也不看清楚就隨便簽字,把自己賣了怎麼辦?」程思恆心疼地擦拭著她的眼淚,嘴角卻帶著一絲清淺的微笑。

    江瑩瑩睜大了眼楮叫道︰「思、思恆!」他不是不要自己了嗎,怎麼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程思恆敲了敲她的腦袋,將桌子上的文件遞到她的面前,「看清楚你剛才簽的是什麼。」

    江瑩瑩詫異地望向他手里的契約,就見潔白的封皮上清楚的印著幾個字,生活助理契約書。

    契約書?唐樂剛剛不是說她簽的是解約書嗎?

    江瑩瑩不解地將契約書翻開,仔細地看了兩眼,然後便震驚地抬頭,傻傻地望著面前的程思恆,「這是……」

    「笨蛋,你已經徹底把自己賣給我了,從此以後,你永遠都是我一個人的生活助理,契約書的有效期,一百年。」

    「思恆。」江瑩瑩的淚水再一次留下,她飛快地撲進了程思恆的懷中。

    程思恆抱緊她在她耳邊道︰「瑩瑩,對不起,是我讓你受委屈了。」他抬起江瑩瑩被淚水清洗過的小臉,認真地望著她道︰「我跟鄭芯璦沒有任何關系,由始至終,我喜歡的人都只有你。瑩瑩,我愛你。」

    听到他溫柔的告白,江瑩瑩只覺得這些日子以來受的所有委屈全都消散,也明白只有他的懷抱才是她渴望的歸宿,失去了他,她的生命將再也不會圓滿,再也不可能得到幸福。

    「思恆、思恆……」江瑩瑩痛哭失聲,緊緊地抱住程思恆,將自己所有的傷心和難過都傾訴了出來。

    看著江瑩瑩那張秀美清麗的小臉,以及她眼底讓他心疼的淚光,程思恆隱忍多日的思念瞬間決堤,他一把將江瑩瑩攬入懷中,急切地扯著江瑩瑩的衣服道︰「瑩瑩,我要你。」

    江瑩瑩的心底本來充滿了委屈,在此刻正準備向程思恆宣泄,沒想到卻听到程思恆簡單直白的索求,而她的衣服也被他用一種她萬分熟悉的方式快速地脫去。

    江瑩瑩所有的眼淚都縮回了眼底,臉上布滿了黑線,她不滿地推著他的手道︰「思恆,我們才剛見面,你、你不能這樣!」

    她還有很多話沒有告訴他,她還沒有對他傾訴在離開他的這些日子里,自己有多麼想念他,自己是多麼愛他……江瑩瑩窘迫地瞪著程思恆,只覺得滿心的柔情蜜意都被程思恆猴急的行動破壞了。

    「思恆,你住手啦!」衣服一件又一件地飛了出去,江瑩瑩氣急敗壞地推拒著程思恆,卻完全無法阻止他的行動。

    從以前開始,他就是這樣的霸道又可惡,在自己面前表現出絕對的強勢,她怎麼會愛上這樣一個男人啊!

    「程思恆!你……唔……」

    薄唇將她所有的抗議都吞入了口中,程思恆吸吮著她花瓣一樣的柔唇,靈活的舌在她口中攪動,將她所有的聲音統統阻斷。這個時候他才不要听她煞風景的哩嗦,他要感受她的存在,要用實際行動來確定他真的已經把她找回來了,而她也依舊完完整整地屬于自己。

    「瑩瑩。」程思恆看著她已然半luo的雪白肌膚,一臉認真地對她道︰「我已經等不及了。」

    看到程思恆的表情,江瑩瑩突然心底一軟,接著也涌現出了對程思恆的渴望。

    在他的眼中,她清楚地透過那深邃的眸光看到了他對自己的疼惜、思念,以及毫不掩飾的渴望,這個男人其實是在用最簡單直白的方式對自己來宣泄他的感情。想及此,江瑩瑩的心底頓時軟成了一團,也不再抗拒程思恆的所作所為。其實在離開他的這些日子里,她也無比渴望他的擁抱,渴望著他炙熱的體溫。

    溫軟的雙唇再次糾纏在一起,程思恆用力地吸吮著她的唇瓣,像是要將她吞吃入腹,雙手間強焊的力量像是要將她整個揉進自己的身體一般。

    江瑩瑩從未被程思恆以這種方式對待過,即便是第一次他喝醉酒,他對自己的動作中也充滿了疼惜,但此刻他就像是要懲罰自己的逃離一樣,舉止行為中盡是霸道。江瑩瑩只覺得全身的骨頭都要被他拆散一樣,但她卻默默地承受著他帶來的狂風暴雨。

    她柔順的承受頓時點燃了程思恆內心更深的欲火,程思恆嘴角突然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弧度,他一把將江瑩瑩抱起,來到了房間里的浴室。

    「思恆,你、你要做什麼?」江瑩瑩心中升起了一抹不祥的預感,聲音有些顫抖地問道。

    「寶貝,你不乖,我要懲罰你……」程思恆將她放下,然後將浴室的門反鎖,接著轉身拿起蓮蓬頭,調試好水溫後將她抱到浴缸里命令,「不準反抗我的懲罰,你只要乖乖享受就好。」

    這個丫頭,讓自己為她傷心難過了這麼多天,若是不好好地懲治一番,怎麼能平復自己心中的傷痛。但他又舍不得重罰她,所以就用這種能讓兩人都身心快樂的事情讓她「深刻」地記住他的懲罰吧。

    ……

    激情過後,程思恆緊緊地抱著江瑩瑩,在她耳邊低吼︰「以後再也不許離開我,再也不許不相信我了!」

    江瑩瑩靜靜地看著他,嘴角帶著溫柔的微笑。程思恆見她不回答,下身使勁往上一頂,道︰「听到沒有?」

    江瑩瑩紅著臉瞪了他一眼,仍是乖巧地回答道︰「我答應你,我以後都不會離開你。」

    「乖,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再來一次……」

    他的嘆息聲吹拂到她的臉頰上,帶來一陣酥癢,她不自覺地抬眸望著他,兩眼相對視。

    看他慢慢地低下頭,她知道他要吻她,她的眼神變得迷離,呆呆地看著他的唇越來越近……

    「啊!」江瑩瑩突然想起了什麼,發出了一聲驚叫,她一把將程思恆從身上推開,並輕撫著自己的小腹,吞吞吐吐道︰「思恆,我、我忘了告訴你一件事了……」

    「什麼事?」

    「我……」江瑩瑩害羞地低下頭,似乎是有些難以啟齒。她輕咬著下唇,拉著他的手覆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小聲道︰「我、我懷孕了……」

    重逢之後太過激動,她竟然忘記了自己已經懷有身孕這件事,還好他們的寶寶比較乖巧,並沒有在他們瘋狂的時候搗亂,也幸好他們忘情的放縱沒有傷害到寶寶,不然她一定會難過死的。不行,以後她一定要離程思恆遠遠的,以免他獸性大發,傷害到寶寶。

    「你……」程思恆一愣之下,突然震驚地吼道︰「什麼,你懷孕了?」他緊張地一把抱住她,臉色刷白地上下檢查著她的身體。

    這個該死的小女人,懷著身孕卻不告訴他,還要鑽牛角尖地到處亂跑,讓他找了她這麼長時間,而讓他們還那樣激烈地放縱了幾回……天,他都想狠狠地揍她的小屁|股!

    「天,你小聲點,被別人听到了多難為情啊。我、我還沒有嫁給你呢……」

    江父、江母的性格都淳樸又傳統,江瑩瑩雖然逃了回來,但完全不敢告訴他們自己為什麼傷心地回來,若是讓他們知道自己未婚有孕,一定會比自己更加傷心。

    還好程思恆回來接她了,也幸好她父母白天要到農田里去干農活,不然她也不敢在家中和程思恆如此瘋狂。

    「听到又怎麼樣,我就是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江瑩瑩是我程思恆的女人,回到台北之後我們馬上結婚。」程思恆不由分說地抱起江瑩瑩,快速地為她整理好衣物,然後對著外面吼道︰「唐樂,出來開車,載我們回台北!」

    唐樂無奈的抱怨聲立刻從外面傳來。

    看著程思恆緊張又有些氣急敗壞的神情,听著他慌亂的咆哮,看著他手忙腳亂地護著自己的動作,江瑩瑩的心底一片沉靜,嘴角突然露出了一絲甜蜜的笑容。

    她溫柔地撫摸著自己尚未出世的孩子,在這一刻確定,她以後將再也不會傷心,因為程思恆會將她永遠護在手心,一輩子視她如珍寶。

    她的夢境可以繼續勾勒,她的未來依然充滿了憧憬,從此以後,她的生活中將只有幸福和快樂,和他一起,攜手走向幸福。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