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夜煒 > 逃婚欠一夜 > 第十三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逃婚欠一夜 第十三章

作者︰夜煒

    「晚晴、晚晴……你別嚇我,你說話呀。」秦露露站在一旁,等了許久,都不見喬晚晴有所動作,甚至連話都沒說一句。巨大的音樂震耳欲聾,整個樂部的人都嗨翻了天,只有她們這里的小小角落靜得讓人心冷。

    「晚晴,你先別生氣,要不你去問問他?我、我只是不想你從別人口中得知這種事情,更不想直到上了八卦周刊你才知道他做過這些……」秦露露內疚地看著好友的側臉,覺得這件事情她恐怕做錯了。

    「不,不是你的錯,我要謝謝你。」喬晚晴轉過頭,因為背光,秦露露看不太清楚她臉上的表情,「好了,我準備走了,你繼續玩吧。」

    「我送你回去。」秦露露急忙追上她,可是人潮擠來擠去,沒走多遠,她就失了喬晚晴的身影,偏偏還有個不長眼的男人湊過來,擋著她的去路問東問西。

    「走開啦!」秦露露好不容易擺脫那個人,再看過去,早已不見喬晚晴的影子。

    糟糕了,這可怎麼辦?她打電話過去,卻發現喬晚晴已經關了手機。百般無奈下,秦露露一咬牙,索性沖過去站在章之皓面前。

    「秦小姐?」章之皓有些驚訝,他愣了一下才認出她來,「好巧,你也在這里啊。」

    看著他若無其事的表情,再看看坐在他腿上的性感女孩,秦露露恨不得一巴掌搨在他那張帥氣的俊臉上,替好友出氣。

    「喬晚晴剛才在這里,你自己看著辦吧。」冷冷地丟下一句,她不屑于再看到這對狗男女,高跟鞋一轉,自顧自離開。

    晚晴?章之皓俊眉緊鎖,她為什麼會在這里?但是他很清楚秦露露應該不會說謊。他拿出手機,撥打過去的電話都被轉入語音信箱,家里的電話也沒有人接。

    章之皓看著懷里面露擔心的女孩,安撫地摸摸她的頭發,「沒事,我會處理。等下讓人送你回家,以後不許再惹事了,知道了嗎?」

    「嗯,我知道錯了。」女孩乖巧地點點頭,「你的女朋友……她生氣了嗎?」

    「是未婚妻。」他更正,無奈地嘆口氣,「何止是生氣了,恐怕氣炸了吧。」臉上雖是無奈,唇角卻掛著一絲笑容。

    「皓哥,你又在打什麼壞主意了?」女孩毫不留情地戳穿他,她就知道他會同意幫忙一定有什麼特殊的想法。

    「有嗎?」章之皓一臉無辜,邁開長腿,還不忘回頭叮囑一句,「回家,不許再來這種地方。」

    「知道了啦!」女孩郁悶地低叫,看著他快步走進人潮。

    這已經不是章之皓第一次來喬家,卻是第一次被拒之門外。喬家二老有心偷偷開門放他進去,又擔心會不會自作主張讓兩人的關系變得更僵,只好無奈地小聲叮囑他,讓他明天早上再來看看。

    對于這個未來女婿,喬父早就看準了,難得他對喬晚晴一片真心,他還以為兩人會很快牽手進教堂,誰知今天晚上,女兒忽然失魂落魄地跑回家來,一言不發地回去房間,不管他們怎麼問都問不到原因,直到秦露露好不容易打電話過來詢問喬晚晴的情況,二老才知道了前因後果。

    不同于喬母的生氣,喬父立刻明了章之皓絕對沒有背叛女兒。面對喬母的埋怨,他只是嘆口氣,說︰「以章之皓的驕傲自負,若是想找女人出軌,何必特意跑去那種地方給狗仔隊拍照?」

    這件事另有蹊蹺,只是女兒連門都不肯開,他們又有什麼辦法?只能干著急罷了。

    兩個老人在屋里著急,章之皓則繞到別墅外部,仔細探查地形。這是個典型的西班牙式別墅,設計上重視各種裝飾帶來的視覺效果,連屋檐的設計都很有藝術感。層疊的屋檐給了章之皓啟發,他伸手試試底層欄桿的堅固度,一個翻身便輕松地爬上廊頂,沿著屋檐向喬晚晴的房間爬去。

    當他敲響喬晚晴的窗戶時,喬晚晴差點以為自己在作夢,這里可是二樓,他到底怎麼爬上來的!

    顧不上還在和他生氣,喬晚晴手忙腳亂地打開窗戶,拉他進來。

    「這麼恨我,不如讓我掉下去不是更好嗎?」

    「你、你趕緊走,我不想理你。」確定他安全,壓著的火氣和委屈再也忍耐不住,她轉過身不去看他,淚水卻像斷了線的珠子,撲簌簌地掉下來。

    「小箍蛋,我走了,你怎麼辦?」他柔情蜜意地將她擁入懷里,輕聲說︰「那個女孩是我媽媽同父異母妹妹的女兒,和我有血緣關系,是我的表妹。」

    「咦!」她替他想過一百種解釋,獨獨沒有想到這種。一時算不清楚繞了幾道的親緣關系,她的注意力只集中在他最後的一句話上,「她和你有血緣關系,是你表妹?」

    「嗯,是啊。」他坐在床邊,拉她坐在他的腿上,吻掉她臉上的淚水,好咸。

    「那……那你干嘛那樣做?」這個坐姿再次勾起她糟糕的記憶,喬晚晴又難受又不解。

    「她惹到了一個男人,拜托我幫她解決。」雖然在他看來,更像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喜歡上了個外表像座冰山,內在卻是火山的男人,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他現在要做的是安撫他的寶貝,「她覺得,讓那個男人以為我是他男朋友的話,她就掌握住先機了。」

    喬晚晴半信半疑,他的故事听起來好奇怪,可是又有點像真的。她眼淚汪汪地看著他,「你為什麼……為什麼什麼都沒有告訴我?」如果真的如他所說,他何必要讓她產生誤會?直接告訴她不是更好嗎?

    「當然不會告訴你。」他低笑,「如果你不嫉妒、不吃醋,我怎麼能幫你看清楚你的心意?」雖然原計劃是她在八卦周刊上看到,和現在的情況有一點偏差,不過還好,差別不算太大。

    「你……」她愕然瞪大淚眼,傻傻地望著他狡黠的眸子,「你是故意的?」

    「當然。」他點點頭,「晚晴,我愛你,嫁給我好嗎?」

    「你……你壞死了、壞死了!」喬晚晴再也忍不住癸了,害她忍受著一晚上的委屈和難過,粉拳捶打在他胸口,「為什麼要這樣欺負我?我還以為、我還以為……」

    「以為什麼?」

    「以為你對我感到膩煩,不想要我了。」

    小小的下巴被有力的大手抬起,他正視著她的眸子,一字一句,「喬晚晴,我愛你,今生今世也只會愛你一人,所以,嫁給我好嗎?」

    他說了,他說了他愛她呀!

    喬晚晴撲進他的懷中,哭著連連點頭,「我願意、我願意。」

    「還少一句呢。」章之皓略帶不滿地把她從懷中揪出來,「還有三個字沒說。」

    「我愛你、我愛你,我好愛、好愛你。」她不再壓抑自己的情緒,激動地抱著他低叫。

    「寶貝,我的晚晴。」他滿足地將她緊緊摟住,繞了好大一個圈啊,還好他終于讓她成為他的人了。

    還想再溫存一下,可惜門口傳來喬家父母擔心的詢問,大概是他們弄出的動靜稍微有些大,驚動了二老。

    「走吧。」他替她拭去眼淚,「這個好消息,應該讓他們第一個知道。」

    她點點頭,緊緊挽著他的手臂,露出幸福的笑容。

    【第九章】

    重新回到章之皓家中,喬晚晴有一種獲得新生起奇妙感覺,或者說,僅僅是走在屋子里,她就有了完全不同的感觸。離開時,她還以為自己會一無所有,而再次回來時,她覺得自己擁有了整個世界。

    「傻瓜。」章之皓看著她一臉微笑地走來走去,他忍不住寵溺地低笑。

    「阿皓,我好愛你。」她望著他,啄吻著他的臉頰,幸福得像作夢。

    「有多愛?」他捉住她摟緊懷里,固定住她縴細的柳腰。

    「好愛好愛……」她被他吻住,模糊地低語。

    ……

    好不容易平靜下來,想想剛才的狂亂,喬晚晴把腦袋埋在枕頭中,死也不肯出來。

    「小傻瓜,你要憋死自己啊?」從浴室出來的章之皓看到她這副模樣,忍俊不禁地將她拉起來。真是個可愛的寶貝,閨房情趣,夫妻至樂,有什麼好害羞的?

    「不要。」她掙扎著不肯看他。

    「寶貝,你不知道你有多棒。」

    就知道他不會說出什麼正經話來,喬晚晴憤憤不平地瞪著他,憑什麼這個像伙可以若無其事地說出那些羞死人的話來,她卻要替他臉紅?

    「小箍蛋。」他將她摟進懷里,「戴那條項鏈讓我看看,現在可以了吧?」自從他買了回來,她就一直不肯再戴上,她嘴里說的是害怕丟或者弄壞,可是他知道,她只是還沒有確定心意,所以不想輕易地戴上。

    「阿皓……」她訝然,原來、原來他都是知道的,她找的那些借口。他卻默默容忍著她的任性,制造著機會讓她能發現自己真正的想法。

    他拿出那條項鏈,珍而重之地替她戴上。項鏈在她白皙的皮膚上格外奪目。

    「真美。」他看著她,眼中滿是毫不保留的驚艷,「把床單放開。」他要求,他幾乎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她全身上下只有這條項鏈的模樣。

    「不要。」她轉轉靈動的大眼。他剛才那麼欺負她,她一定要報復。

    「寶貝,讓我看看,我保證不動。」他低聲誘哄她。

    「真的?」

    「真的。」

    「那你先答應我幾個條件。」她笑得像只小狐狸,「以後每周要給我做兩次蜜汁雞翅,還有不許超過十二點還不睡覺,不許在外面欺負我,還有……」

    欲火焚身的他哪里顧得上理會條件的具體內容,不知不覺簽下了無數戰敗條約。看著她喋喋不休的小嘴,他終于再也忍耐不住,餓虎撲食一般將她壓倒。

    條件?不管什麼條件,她都是他的人,只要堅守這一點基本原則,其他的都可以忽略不計。

    「呀……你這壞蛋!」她尖叫,再也抓不住埂埂的被單。

    他將她抱在懷里,端詳著那條璀璨奪目的項鏈,「寶貝,我愛你。」

    幸福的微笑在她的唇邊綻放,她也摟住他,低低地回應,「阿皓,我也好愛你。」

    有時候,幸福真的就是這麼簡單……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