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夜遇(上) > 終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夜遇(上) 終章

作者︰倪淨

    商文森見她神情猶豫,隨即擺出了一副隨意不在乎的表情,直接挑明,「如果你覺得不適合,就當我沒提這個提議……」這意思也就是說他打算讓兩人的誤會繼續,這麼簡單的明示,蘇小昭哪會听不懂。

    盡管心里恨得牙癢癢的,認定這一定是他故意設下的陷阱,恨不得啃下他一塊肉,但為了早日擺脫眼前的困境,只能陪笑。

    「誰說我不同意你的條件,不過你要答應我,等三個月過後你就去跟我爸媽說清楚我跟你之間的事是誤會,根本沒有交往。」蘇小昭雖然心有不甘,但為了日後美好的未來,她願意忍了。

    商文森雙手抱胸,見她如自己所想的乖乖上鉤後,很滿意地露出了微笑,「我答應你。」

    「不行,口說無憑,你拿紙把剛才的協議寫下來。」蘇小昭一點都不信任他的話。

    商文森無所謂地聳肩,起身去書房拿出白紙,接著又坐回沙發,只花了幾分鐘就將方才說的內容寫得一清二楚,「你看看吧。」

    蘇小昭拿過他遞過來的白紙,上頭是他龍飛鳳舞的漂亮字跡,她小心翼翼地一個字一個字細讀,確認無誤才滿意地點頭。

    商文森已經先在上頭簽名了,她也很爽快地拿過他的筆在白紙下方簽下自己的名字。

    「這份協議給你,我不需要。」

    蘇小昭剛將那張協議書小心折好放進包包,耳邊就傳來商文森的話,「簽完名字後順便去泡咖啡。」商文森整個人靠向椅背,閉上眼楮說。

    呃?蘇小昭一臉茫然,沒搞懂他的意思,她都要走人了還泡什麼咖啡,「我不喝咖啡,我要走了。」

    「沒關系,你不喝,我喝。」這話說得有點霸道,蘇小昭細細的眉狠狠很地跳了下。

    「你是要我去幫你泡咖啡?」她以為自己听錯了,不確定地又問一次。

    「這里除了你跟我還有別人嗎?」

    「商文森,你要喝咖啡自己去泡,我又不是你請來的佣人,憑什麼要我泡咖啡給你喝。」

    商文森揶揄,「你剛才答應要當我的女朋友,我希望我的女朋友幫我泡咖啡應該不過分。」

    「你……」蘇小昭心里咯 了一下,怎麼覺得自己好像一個坑還沒爬出來就又掉進另一個坑去了。

    「我怎麼樣?」

    你很小人!蘇小昭本來是想這麼罵的,但到嘴的話很沒骨氣地吞回去,反正只有三個月,她暫時忍了。

    為了之後的日子著想,蘇小昭雖然不情願,但還是起身彎腰拿走商文森喝過的水杯,轉身往開放式廚房走去。

    見到她听話起身,商文森坐在沙發上看著蘇小昭的背影,牛仔短裙下勻稱白淨的雙腿勾住他的視線,想到剛才她彎腰面向自己時亞麻衫領口底下的春光教他一覽無遺,不算豐滿,卻輕易勾起了他的欲望。

    三個月的女朋友,他等這天等很久了,哪有可能這麼簡單就放她走?只能說蘇小昭太過天真了,竟然敢跟他作交易……

    在邊幽蘭回台灣之前,商文森家里來了客人,紀一找了楊克哉跟沈約到他家喝酒。

    紀一早就知情他跟蘇小昭的事,另外兩人乍听之後表情詫異地變了幾變,沈約納悶地問︰「文森,你跟蘇小昭是哪時候好上的?我記得在英國時少起曾經提過你跟蘇小昭一直很不對盤。」難不成真如別人說的,打是情、罵是愛,這兩個人吵出感情了?

    商文森沒多作解釋,他這人對感情的事一向不多說。

    「那幽蘭怎麼辦?我記得她不是要你跟她結婚?」沈約說完這話時,有意瞥了一眼坐在一旁一直沒出聲的楊克哉。

    他們這票人誰不知道邊幽蘭跟楊克哉的事,從以前讀書,一個班長,一個副班長;一個會長,一個副會長,誰不知道邊幽蘭在倒追楊克哉。

    沒想到高中畢業那年,一直在楊克哉身邊打轉的邊幽蘭竟然不再追著楊克哉了,接著就听說她申請出國讀書,幾年後再听到她的事情時竟說她在倒追商文森。

    憑良心說,邊幽蘭長得聰明漂亮,放哪里都是個不可多得的大美人,愛慕她的男人不少,而商文森性格雖然冷酷了些,講話又愛放冷箭,讓人有時招架不住,可怎麼說也是女人眼中的俊男,外觀出色、高大挺拔,兩個人站一塊就是外人口中的俊男美女,完全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可是外傳是一回事,了解內幕的朋友自然知情,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人絕對不可能交往,會有這樣的傳聞出現不過是為了挑釁某個情商不高的木頭人,可惜挑釁了這麼多年,木頭人一點反應都沒有。

    沈約當然清楚商文森對邊幽蘭沒有愛情,但是傳聞邊幽蘭對商文森是百分之一百的真心絕對,甚至到了非他不嫁的地步,怎麼這下子竟蹦出了蘇小昭這一號人物,這也難怪去國外出差的邊幽蘭急著趕回台灣了。

    蘇小昭這人,沈約多少也有耳聞,畢竟蘇家在台灣算得上有頭有臉,蘇小昭是蘇家的掌上明珠,在幾次的上流人士的聚會中見過幾次,雖然外表比不上邊幽蘭的美艷,不過卻有一股屬于自己的甜美獨特氣質。

    沈約話說完後,商文森感受到楊克哉投來的眼神,不過他沒對上楊克哉的目光,也沒多理會,畢竟邊幽蘭不是他的問題,而是楊克哉的心頭刺,別人怎麼做都沒用,只有楊克哉自己才能處理。

    「我不會跟幽蘭結婚,再說她要結婚的對象也不會是我,只是她想要的人不想要她罷了。」這麼一句耐人尋味的話讓楊克哉的表情僵了一下。

    「幽蘭過幾天要回台灣了,我看你可能需要好好跟她解釋清楚,否則我怕會直接沖去找蘇小昭,幽蘭那女王氣勢,平常人心髒不夠大會招架不住,我怕蘇小昭到時應該會雙手將你還給幽蘭。」說到這里,沈約忍不住要調侃一下好友,「文森,你這是只聞新人笑,不聞舊人哭,幽蘭這次一定會很傷心。」

    「傷心也好,不管有沒有蘇小昭,我跟她都是不可能,她能早點清醒也是好事,順便跟那個不想娶她的人把話說開,不要總拿人當替死鬼。」

    商文森這人一向不愛被掌控,更不愛被人約束,可邊幽蘭習慣發號命令,他配合她演了這麼多年的戲也累了。

    「你真狠,枉費幽蘭之前還嚷著要跟你同居,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沈約邊說邊玩味地將目光瞄向沉默不語的楊克哉,見他默不作聲,又說︰「我看這樣好了,不如我來幫幽蘭介紹,剛好我在台灣有幾個生意上的朋友,家世又好,雖然是花心了點,不過都還未婚,改天約出來吃個飯見個面,像幽蘭這種大美女,我那些專挑美女的朋友肯定會喜歡,說不定在幽蘭芳心寂寞時可以陪她解解悶。」

    沈約的話很故意,讓本是安靜喝酒的楊克哉竟好端端的被酒嗆到了,狠狠地咳了幾聲,末了還丟了一記冷眼給沈約。

    沈約被瞪後聳肩不再多話,倒是紀一關心地出聲了,「文森,有水嗎?倒一杯給克哉,等幽蘭回來,記得告訴幽蘭你做的好事,她說不定會高興得請你吃飯。」商文森笑了笑,去廚房倒了杯水後遞給楊克哉。

    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明白紀一話里的意思,楊克哉不痛快,邊幽蘭可是很痛快,誰讓楊克哉不痛快,那就是她邊幽蘭的朋友,她絕對當自己人。

    「喂,一,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你千萬別去跟幽蘭提,如果她一時興起纏上我,那我下半輩子不是要活受罪了。」邊大小姐美則美矣,但那女王氣勢他可是惹不起的,再說他身邊已經有心上人了。

    好一會,楊克哉喝水後終于止住了咳,「文森,你是認真跟人家交往嗎?」楊克哉曾經喜歡過人,他很清楚一個男人愛上一個女人時那種充滿情意的眼神騙不了人,可他在商文森身上沒看到。

    「應該不算認真吧,我只想跟她玩玩,等拐她上床後就把人給甩了。」在好友面前,商文森話說得直白,一點都不隱藏。

    沈約听完哈哈大笑,「既然不是認真的那就好辦了,等幾個月新鮮感一過就爽快地把人甩了。」這世上的女人到處都是,商文森想要,倒貼送上門的女人還真是隨便一抓都一把。

    沈約那玩世不恭的語氣讓紀一賞了他一記白眼。

    「你是怎麼拐到蘇小昭的?說來听听。」沈約沒理會那白眼,好奇地問著。

    「我跟她說幽蘭愛我愛得死去活來,對我死纏爛打,為了讓幽蘭死心,讓她跟我假裝男女朋友,等三個月後我跟她就井水不犯河水。」商文森仰頭將啤酒飲盡,在眾人沉默之際他開了另一罐後又灌了一大口。

    「好家伙,真有你的,連這種話都敢說。」沈約傾身伸手朝他胸口擊了一拳,然後也拿過啤酒大大地灌了一口,「不過你拿幽蘭當話題,不怕有人跟你翻臉?」

    楊克哉嗤了一聲,很無所謂地說︰「我跟邊幽蘭早就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人,少拿我跟她的事八卦。」

    紀一見楊克哉話雖說得好听,可連著被沈喬納邊幽蘭嘲諷了兩次,臉色已經鐵青了一半,只得用眼神示意沈約別再刺激他了。

    「既然只是玩玩的,那等三個月後我幫你開個美女派對,里頭的女人隨你挑。」

    「文森,你不怕被蘇小昭的爸爸宰了?」蘇奇臨寵女兒那可是上流社會眾所皆知,他怎麼舍得寶貝女兒被人欺負,「一旦蘇家人發現你玩弄了蘇小昭的感情,有心跑去你爸媽面前討公道,我看你到時要吃不完兜著走了,說不定還要你娶她進門當老婆,這不是太虧了嗎?」楊克哉提醒好友。

    沈約不以為然地嗤笑,「這年頭男歡女愛不就這麼一回事嗎?難不成蘇總裁還想拉下老臉逼文森娶蘇小昭不可?文森,我看你戲千萬別演得太認真,不然真被纏上了,那可是像牛皮糖,甩都甩不掉。」

    紀一听著他們的話,沉默地在一旁不出聲,他的家族跟蘇家一直有生意往來,自然見試過蘇奇臨寵妻女的模樣,那可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若是商文森真敢玩弄蘇小昭,蘇奇臨肯定不輕易放過他。

    「要不這樣,我送你幾打保險套,要什麼樣式都有,保證讓你玩到翻,不怕搞出人命。」

    沈約語帶曖昧地說著,同時舉起啤酒罐要大家干了。

    【上部完,請看下部】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