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伊方 > 前夫愛撐牆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前夫愛撐牆 第十八章

作者︰伊方

    周末,顧謙邀請洛安安去他家幫忙整理房間,洛安安十分警覺,「不行,那是你的地盤,我去了不是羊入虎口嗎?」

    顧謙從善如流,「那你周一來好了,我那時候在上班,來,我的鑰匙給你。」

    洛安安還在猶豫。

    「我那房間真的亂到連下腳的地方都沒了,這幾天我都窩在辦公室也不願回去了,本來也可以請清潔人員,但我不希望別人入侵我的生活,以前都是媽來幫我整理的,最近媽去旅游了,可憐我睡在豬窩里也沒人管了……」顧謙唱作俱佳,把自己說得極為可憐。

    洛安安听了十分不忍心,「好好好,我幫你整理,既然你最近都不回家,那我今天晚上就去,鑰匙給我。」

    「我就知道安安對我很好。」顧謙笑容滿面地交出了鑰匙,「吃完晚飯,我送你去我家,我保證只送到門口。」

    洛安安怎麼看都覺得顧謙的笑容不懷好意,「你只有一把鑰匙吧?」

    「兩把。」顧謙回答得很快,「一把在我這,一把在媽那,我總不會跑到她那里把鑰匙拿回來吧。」

    也是,洛安安放心了,放心地跟著大野狼走,相信大野狼沒有任何壞心眼。

    「這就是我家了。」顧謙一打開門,洛安安就被里面的混亂程度給震驚了,他還真是一點都不夸張,一眼望去,滿地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沒有任何下腳的地方。

    「那就拜托你了,我先回公司,你收拾好了再打給我。」顧謙看洛安安臉色發白,怕她反悔,連忙將她推進門,自己下樓去了。

    洛安安望著這一室的混亂,有種上當的感覺,可整理了沒一會,洛安安就可以斷定顧謙絕對是故意弄亂的,雖然地上有很多亂扔的衣服,但這些衣服干淨整潔,仿佛剛從洗衣店拿出來似的,還有那些散亂的雜志,工工整整地放在地上,沒有任何折角。

    他為什麼要故意把自己的房間弄亂騙她來收拾?洛安安皺起了兩條縴細的眉毛,手下動作卻不停,把那些刻意弄亂的東西重新歸位弄整齊,一個小時後整個房間就恢復了井然有序的模樣。

    「咚咚咚……」

    听見聲音,洛安安直起身子回頭,突然發現顧謙像只大壁虎一樣貼在窗口,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她一瞬間腦子里什麼都來不及思考,像火箭炮一樣沖過去將渾身濕透的顧謙放了進來。

    「你、你……」

    「外面下雨了。」顧謙抬起一張濕漉漉的無辜俊臉。

    「我不是問這個,你為什麼要爬窗?」知不知道他快嚇死她了。

    顧謙顧左右而言他,「喔,這才二樓。」

    洛安安很生氣,「這不是二樓的問題!」

    見她氣得都要飆淚了,顧謙不敢再逗她,像變魔術一樣從背後拿出了一束手工塑膠玫瑰,「我想給你一個驚喜嘛,送你。」

    洛安安別開腦袋,「我不要!」

    這是原則問題,她雖然很感動顧謙為她制造的驚喜,可她如果妥協了,不就是認同了他這種威脅的行為嗎。

    「這樣喔,可惜我花了好幾天學的……」顧謙似乎十分傷心,隨意地將花扔到了一邊,還要說些什麼,突然用力地打了個噴嚏。

    洛安安連忙把他拉起來,「快,快去洗個熱水澡,小心別感冒了。」

    顧謙走進浴室前卻又回過頭,「要不要一起?」

    洛安安給他的回答是一個黑壓壓的後腦杓。

    但說洛安安她不感動是騙人的,顧謙工作那麼忙,卻還抽出時間做了這麼精致的禮物,她小心翼翼地把扔在地上的玫瑰撿了起來,找了個花瓶插了進去。

    她盯著美麗的玫瑰喃喃自語,「可是你太不乖了,怎麼能爬窗戶呢?我的心髒現在還在撲撲地跳著呢……」

    「心髒當然要撲撲地跳,不跳不就出事了?」

    背後傳來熟悉的嗓音,洛安安回頭,竟然發現顧謙換了身浴袍就出來了,雪白的寬大的浴袍松松地披在身上,只在腰間隨意地系了一條腰帶,渾身散發出一種極致的魅惑。

    「你、你怎麼洗這麼快?」洛安安發現自己的聲音突然多了好幾個顫音,一雙眸子不敢往顧謙身上看,可余光卻又止不住地往他身上飄。

    顧謙摸了摸鼻子,「熱水器壞了,我就換了身衣服,看來得燒水洗了。」

    「喔,那我去燒水。」洛安安慌慌張張地跑進了廚房,顧謙望著她驚慌失措的背影笑得像極了一只大狐狸,沒有色膽的小狐狸怎麼玩得過老謀深算的大狐狸,看來這個晚上洛安安真的要羊入虎口了。

    他默默地跟上去,「水煮好了嗎?」

    洛安安背過身,不肯轉頭,「哪有這麼快,你先去被窩里躺著,別著涼了。」

    她現在三管齊下,用電水壺、電鍋、鍋子都一起煮水了,可這個添亂的家伙卻一直跟在她身後,不遺余力地煩她。

    顧謙適時地又打了個噴嚏,洛安安連忙回過身,可一轉身發現兩人竟然離得這樣近,前後不過十公分,她的目光恰好落在他**的胸前,慌張之下要後退,腰上卻多了一只手,「別亂動,你背後可是瓦斯爐。」

    洛安安便不敢再動了,可這會兒兩人的姿勢實在曖昧,她一抬頭,嘴巴就親上了顧謙的下巴,有點胡渣,充滿了男性的誘惑。

    顧謙笑了,一雙漂亮的黑眸里流光點點,「別害羞,我知道你是不小心的,好了,不鬧你了,我出去了。」他嘴上說得好听,可那副仿佛偷吃了糖果一樣的滿足表情是怎麼回事啊!

    洛安安故意偷偷地拉住了顧謙的腰帶,等顧謙一放開她,那聊勝于無的腰帶就告別了自己的任務,直接滑到了地上,于是顧謙衣襟大開,漂亮緊實的腹肌,優美的人魚線,以及往下……該看的、不該看的一股腦兒進入了洛安安的視線,她怔了整整三秒鐘才後知後覺地捂住了眼楮,「你、你快把衣服穿好……」

    顧謙覺得好笑,「安安,你手指的縫隙好大。」

    洛安安的小臉著火了,色厲內荏地抗議道「我、我才沒……偷……」

    可是顧謙的身材真的好好喔,身上每一塊肌肉都像好吃的糖果一樣,誘惑著她去摸一摸、添一藤、嘗一嘗……天,她怎麼這麼色!可是、可是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視線,控制不住那想入非非的思維……

    三年了,可她從來沒有忘記顧謙曾經帶給她多大的愉悅,仿佛坐雲霄飛車,忽上忽下,快樂得仿若死去。

    顧謙拿起洛安安的手往自己的身上放,「別壓抑自己,雖然你對我很嚴格,不讓摸、不讓親,但我一點不介意被你摸、被你踫。」

    他的肌膚如同絲綢般柔滑,卻又比絲綢具有更多的力量,洛安安的手一放上去就放不開了,沿著漂亮的肌肉線條東摸摸,西摸摸,然後她踫到了某一點凸起。

    「呃……」顧謙突然揚起漂亮的脖子發出難忍的低吟,一張俊臉上是難以自抑的歡樂。

    洛安安分明听到了蹦的一聲,那是理智的弦斷了,「我不管了,不摸白不摸!」

    ……

    屋內春光無限,屋外星光漫天,明天一定是個好天氣。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