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千尋 > 在懷睡不暖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在懷睡不暖 尾聲

作者︰千尋

    望著鏡子里的自己,淽瀟身上穿的夢幻婚紗,出自于她的想象力,在那個保有超能力的夜晚,她為自己勾畫出來。

    她沒想過瑀希會將它做出來,更沒想過,他用它來求婚。

    這個「賄賂」太重,重得她不得不點頭同意出嫁,于是在兩個月後的今天,她和瑀希步入禮堂。

    她的公公很好,不是護士口中說的那樣,婆婆更好,她是真正的女強人標竿,淽瀟拿她當偶像,小姑佩佩、外甥論論、妹婿吳衛都很好,幾次相處,他們成為家人。

    瑀希說︰「明白了吧,成為家人的首要條件不是血緣,而是接納。」

    她在鄭家被所有的人接納,呃、不是,有一個人陰陽怪氣的,也不知道算不算接納自己——他是鄭瑀華。

    淽瀟不知道自己哪里開罪他,一有機會,他的兩顆眼珠子就在自己身上晃,好像多晃幾次,她就能從戴芷瀟晃成張鈺湘,她猜想,他真的很喜歡張鈺湘當他的大嫂。

    第二次見面時,公公便語重心長的告訴她,「當妻子最重要的事是什麼?知道嗎?」

    她想半天,回答,「要尊重丈夫,要學會溝通、協調、寬容、體貼,鄭伯父,你放心,我明白瑀希的工作忙,不會無理取鬧。」

    她以為自己回答得超好,沒想到公公卻是滿臉的「媳婦欠教育」,然後開始認真給予「職前訓練」。

    他說︰「錯,無理取鬧是女人的權利,你一定要好好掌握自己的權利,千萬不能放棄。」

    這是身為公公該講的話嗎?他不是給自家的兒子找難堪嗎?

    但身為未來公公的鄭院長,完全沒有這個自覺,反而自顧自往下說︰「每個月末,我會將瑀希的班表寄給你,你要時刻掌握璃希的工作行程,沒班的時候,就分分秒秒跟在他身邊,一分鐘都別讓他離開你的視線。」

    「那同事聚會呢?」

    「別懷疑,全程參與就對了!」

    「為什麼?這樣會不會太限制瑀希的自由?」淽瀟猶豫。

    「結婚的人還有什麼自由可言?」話出口,鄭鴻霆才驚覺自己說得太過,連忙緩下口氣解釋,「我的意思是,醫生的工作太累,聚會時、放縱起來常常不知道節制,別人怎樣我不管,但瑀希的身體重要,不能和他們混在一起……」

    淽瀟聆听未來公公的教誨,老半天才回過神。

    他的意思是要她嚴密監控瑀希的一舉一動?這就連娘家媽媽也不敢跟即將出嫁的女兒說這種事吧,一個弄不好、夫妻很容易翻臉的,難不成公公希望他們夫妻反目?

    但她不敢反駁鄭伯父的話,只能乖乖一路听下去,並在重要時候點頭說︰「是,知道了,我會的。」

    「結婚之後,你先別工作,安安心心生兩個孩子再說,你別擔心和社會脫節、找不到工作,如果你有興趣,醫院里多的是你可以做的事……」

    這一場「與未來公公的對談」,淽瀟如實向瑀希交代了,她提出自己的疑問,她是憂心忡忡的,卻沒想到瑀希的反應竟是仰頭大笑。

    他摸摸她的頭,像安撫笨小孩似地說︰「乖,你就照我爸說的那樣做。我爸是真心希望我們……呃、‘親密無間’的,你千萬不要懷疑他的用心良苦。」

    第一次,她心里升起大問號,鄭家人……沒問題吧?

    時間匆匆,兩個月過去,安排一個婚宴確實會忙死人,瑀希工作忙,公公忙、婆婆更忙,因此他們將婚禮的安排全數交給淽瀟處理。

    淽瀟是個企劃好手,雖然沒策劃過婚禮,但她不上班,有的是時間多問、多听、多看,資料湊得夠多,自然能籌劃出來。

    婆婆接過她的企劃書,很滿意的說︰「瀟瀟以後可以接我的衣缽。」

    這句夸獎,讓她樂上好幾天。

    哥哥也很忙,新專輯的宣傳讓他到處跑、馬不停蹄,不過新專輯開出亮眼成績,公司那邊已經開始在籌辦他的演唱會。

    專輯里面除了原定的第一波主打歌、第二波主打歌之外,爸爸寫的「搖籃曲」意外爆紅,由哥哥溫柔的嗓音唱出來,無數人為之動容,于是兩兄妹的新聞再被炒紅一次。

    現在不只羅姐,公司里有不少人鼓吹她走演藝圈,淽瀟只能苦笑道歉,「我是扶不起的阿斗,你們就別考慮我了。」

    忙碌中,時間過得飛快,今天她終于要嫁做人婦。

    門打開,戴浞萱和戴淽艾進來,戴證萱拉起她的手轉一圈,笑說︰「真漂亮,這件婚紗很適合你。」

    「謝謝大姐。」

    戴淽埃拉過淽瀟,在她耳邊說︰「二姐,告訴你一個秘密,老爸減肥失敗,他今天穿的燕尾服是新做的。」

    淽瀟听著,放聲大笑。叔叔還真的記得自己的承諾,穿白色燕尾服來牽她走紅毯。

    戴證萱指著戴淽艾恐嚇。「哦哦,你出賣老爸,我要跟爸爸告狀!」

    「不要、不要,大姐饒了我吧,我還欠老爸一頓**,他說等我生完寶寶,要補揍。」戴淽艾噘嘴埋怨,「哪有當媽媽還挨打的,沒意思!」

    淽瀟望向戴淽艾,她抬高下巴,別開臉,說︰「哼,誰叫你要搶我男朋友。」

    「哼!我沒有搶走易安,你哪有二姐夫可以嫁?二姐夫比易安帥多了。」戴淽艾學她。

    「你最好有膽跑到你老公面前說這句話啦。」

    「說就說、誰怕誰!」

    「喂,你們兩個家伙,吵二十幾年還不夠?要吵到什麼時候?」戴證萱一手捏一個,捏得戴淽艾、澀瀟哀哀叫。

    「不敢了啦。」戴淽艾、淽瀟異口同聲。

    「真的不敢了?」戴證萱擺出大姐的派頭。

    「真的不敢了。」兩個妹妹舉右手發誓。

    戴證萱滿足地坐在兩人中間,一手勾住一個,三個姐妹花坐在長椅子上,靠著彼此。

    「唉,兩個妹妹都嫁了,剩下我這個老姑婆還銷不出去,我被騙了,誰說學音樂的有氣質、好嫁?根本是謊話。」戴證萱半真半假的話,逗樂兩個妹妹。「光是今年一年兩次婚禮,我賺的錢都拿來付機票了。」

    「大姐,在美國的工作還好嗎?」

    「你說呢?要不是在台灣學音樂的會餓死,我也不想留在美國和那一堆白人傻混。」說著,她垂眉,美國再好終究不是自己的故鄉。

    戴淽艾見狀,趕緊拉開話題。「二姐,嘿嘿,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上次賀肇出現在我的婚禮上,把我的風頭都搶走,現在外面一大堆記者也準備圍著他報導,明天的新聞上面,你的照片肯定只是小配角,賀肇會佔據大部分的版面。氣了吧!」

    戴淽艾抬高下巴,一臉的——嘿嘿,你也有今天。邪惡的表情讓淽瀟無可奈何,這丫頭真的要一路和她比到底?

    「我干麼為這種事生氣,我又不是為了上電視才結婚的。」

    淽瀟的話讓戴淽艾想到什麼似地,連忙問︰「報紙上說,有許多經紀人想捧你進演藝圈,可你不想,是真的嗎?」

    「對啊。」

    「為什麼不?易安想的要命卻得不到的機會送到你手中,還不珍惜?」

    「我又不是這塊料,做明星除了歌藝才華與努力之外,還要有許多條件。你應該好好勸勸你老公,別再作那個遙不可及的夢,還是先去當兵,退伍後趕快找個工作,總不能讓孫爸孫媽養你們夫妻、又養你們的小孩吧!」

    戴淽艾噘嘴。「我勸過了啊,他又不听我的,我上次只講一句,他就氣得甩門出去。」

    「你肚子都這麼大了,他還對你發脾氣?!」戴證萱一听,不滿了。

    淽瀟問︰「怎麼會鬧成這樣?」

    「他要我找二姐幫他通門路,我就說‘你唱歌又不好听,進什麼演藝圈,要是我,我也不會浪費錢買你的專輯’。」

    噗哧一聲,戴澀萱和淽瀟忍俊不住,大笑。

    「笨艾艾,你缺心眼啊,他一直認為自己的歌聲舉世無雙,就算你要說,也婉轉一點啊。」淽瀟戳她的頭。

    「二姐,你不覺得他的歌聲很普通嗎?」

    「是很普通。」淽瀟中肯地點了點頭。

    「所以嘍,他看見報紙上說許多人鼓勵你進這行,你還不肯,他氣壞了,還說要是給他這個機會,他一定會紅的。」

    「哪有這麼容易。」戴證萱搖頭,真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完蛋了,接下來會有讓他更生氣的事。」淽瀟笑道。

    「什麼事?」戴淽艾趕緊問。

    淽瀟對戴澀萱說︰「大姐,公司替我哥哥安排二十幾場演唱會,有幾首歌曲他想找一個人幫他伴奏,我向他推薦你,如果你不急著回美國,先去見見他吧,能夠的話,就別回美國,媽媽和叔叔年紀都大了,總要有個女兒留在身邊。」

    「真的嗎?可以的話就太棒了。瀟瀟,謝謝你!」戴征萱握住淽瀟的手。

    戴淽艾不甘寂寞、擠到中間,一手攬住一個姐姐,甜美的笑容在新娘臉龐上展現,成為最美麗的妝顏。

    休息室這一頭是新娘子的姐妹情深,婚宴大廳前面上演的是新郎兄弟的兄弟情仇。

    瑀華憋著一肚子氣,朝正在觀看圖畫的瑀希走去。

    宴客大廳前面擺著兩個畫架,一個上面放著新娘新郎的合照,另一個畫架上擺著淽瀟畫的「窗口邊的新娘」,新郎的五官已經補上。

    原本淽瀟畫的就是自己,從來就不是別人。瑀希暗笑,那麼容易分辨的事,他怎會錯解成孫易安?無端端吃醋、無端端鬧出一場陰錯陽差。

    見大哥對著畫像自我陶醉的神情,瑀華的妒火越燒越旺。

    他家大哥真陰險,利用一場早已經分手的愛情,交換老爸一個月假期,他早就和戴淽瀟勾搭上了還裝不熟,一個同性戀謊言,讓爸爸深信不已,急忙配合大哥的意願,助他娶進想娶的女人。

    太奸詐、太惡毒,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假仙的男人?

    前天,他問爸爸,「爸爸,你覺得哥哥是個怎樣的人?」

    爸爸想也不想、立刻回答,「瑀希是個乖巧、听話,忠厚老實,事事都為家庭著想的負責任兒子。」

    說完這串惡人心的話也就罷了,他還要嘆氣說︰「你和佩佩要是有你大哥一半听話,我就不會這麼辛苦。」

    這、這……這是什麼鬼啊!如果哥哥這樣叫做忠厚老實,天底下就沒有耍賴奸猾之輩。

    偏偏爸爸被大哥耍得團團轉,對他只有一面倒的好話,這叫身為弟弟的他……

    要怎麼活?

    當時他看見爸爸心情好,連忙問一聲,「既然佩佩沒嫁醫生、哥哥沒娶醫生,我的擇偶條件可不可以刪去這一條以示公平?」

    爸爸搖搖頭,語重心長地拍拍他的肩膀。「瑀華,正是因為這樣,現在能替爸爸完成心願的只剩下你了,我覺得張醫生人不錯,雖然比你大一歲,但女人壽命長……」

    之後,他跌跌撞撞、逃出家門。

    再然後,他突然想起之前張鈺湘吞吞吐吐的話——她說大哥要去非洲行醫,將來他必須繼承醫院,璃希不會和他爭奪繼承權,而她自己是很好的賢內一通皆通、恍然大悟,他弄通所有關節,確定大哥黑了自己一把——他用醫院繼承權,將張鈺湘往他這里推!有這種大哥,他的人生還會缺少敵人?

    如果不是他高風亮節、性情磊落,早就把大哥的真面目往爸爸跟前揭露,偏偏他個性善良、手足情但再手足情深,也無法掩蓋他的不甘心、不甘願。

    他嫉妒哥哥、嫉妒得要死要活,為什麼同樣反抗爸爸的決定,他每次都要小心翼翼、怕陽奉陰違的自己被瞧出端倪,大哥卻能三下兩下、輕輕松松就讓爸爸照著他的心意走,並件件都在明面上、不怕被人翻舊帳?

    最狠的是,還得到爸爸的佳評如潮。

    抱著一股火氣,他恨恨對瑀希說︰「大哥,你是我見過最有城府、心機最深的男人,我一定是前輩子殺人放火、欺師滅祖、投敵叛國,這輩子老天爺才懲罰我當你的弟弟。」

    瑀希深刻理解他的委屈,他露出天使般的純淨笑容說︰「別急、別氣,老天派我下來,是拯救你的。」

    「拯救我?夠嘍!桂得了便宜還賣乖,你的存在根本就是用來謀殺我的自尊心……」

    瑀華有滿肚子話想罵,但瑀希沒時間听他發飆,今天是他的大好日子。

    他湊近瑀華耳邊說︰「難道你想繼承爸爸的醫院?」

    「什麼意思?」

    他當然不想,他有自己的公司,但是、等等……話題怎麼會扯到這里?重點是大哥的手段不厚道,把自己不想要的女人往他身上推。

    「我在爸爸面前越乖巧合作,爸爸是不是才越能把醫院放心交代給我?妹婿家里投資的醫院,再過半年就可以開張,爸爸把台灣的醫院交給我,帶著媽媽到大陸闖天下,到時你想不想排門診、想不想到醫院上班,還由不得你嗎?」

    瑀希的話像一道聖光,在瑀華心里投下一片光亮與希望。

    瞬間,他看著哥哥的眼神變了。

    哥哥哪里奸詐?他明明就光明磊落得很,他是拯救世人的天使,他是愛他寵他疼他的好哥哥啊!

    瑀希很滿意弟弟對自己的敬佩,他拍拍他的背,說︰「快幫我招呼客人吧,我去休息室看看瀟瀟。」

    他拍胸脯說︰「去去去,這里有我坐鎮就行,別忘記跟嫂子說,我愛她哦。」瑀希微微一笑,不是打死不肯喊嫂子的嗎?不是怨他坑害嗎?

    哎,人心難測易變啊,奸詐何妨?惡毒何妨?只要外表看起來像天使就行啦.掛起得意笑容,加快腳步,他要去看看他的小新娘。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