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凌宓 > 捕獲小逃妻 > 第二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捕獲小逃妻 第二十二章

作者︰凌宓

    央家這房子已經一年多沒人住了,院子里和房子沒有一絲燈光,一片黑漆漆。

    不過憑著記憶,巫綺歡還是能熟門熟路找到方位。

    她摸黑迅速來到門口,打開大門的內鎖將門扇拉開,她走出來打算把豆漿和背包拎進屋內。

    未料,門口只剩下背包,沒看見豆漿的貓影。

    「豆、豆漿,你別亂跑啊!」巫綺歡白著臉沖出央家大門,驚慌失措的四處找豆漿。「豆漿,快出來,豆漿,別嚇我啊,嗚,我心髒不夠強——」

    一個高大的身影驀地從轉角竄出,站在微弱路燈下,擋住她的去路。

    她煞車不及硬生生撞上,俏鼻撞上男人堅實的胸膛,痛得鼻頭一麻,眼角都擠出眼淚來。

    巫綺歡忍著痛,倏地听見貓叫聲響起,一個念頭驀地閃過,她胡亂伸出手抓住男人的手臂。「是你偷抱走豆漿對不對,快把豆漿還給我,否則——」

    那起不了作用的威嚇聲驀地中斷。

    當她抬頭睜大眼楮打算看清「偷貓賊」的長相時,竟然看見一張就算化成灰她也忘不了的熟悉臉龐。

    「央、央東承?你怎麼會在這里?豆、豆漿怎麼會在你手里?」

    她堪堪退後兩步,白著臉抖著手的指著他和安穩躺在他懷中的肥貓豆漿。

    央東承再往前一步,整個人站在路燈下,讓她看得更清楚。

    英悛的臉龐掛著一抹笑,那笑不及眼底,給人頭皮發麻的感覺,眼神極為陰沉,眼底情緒挾帶著不容錯辨的怒火。

    「你說呢?」他反問。

    早在她逃家的第三天,他已經掌握了她的行蹤,原本打算立刻將她逮回身邊,但許多情勢讓他不得不緩下追捕逃妻的計畫,他派人跟著,除了掌握情資外,也暗中保護著她的安全。

    「我不知道。」她裝傻。

    他眼里燃燒著兩團怒火……噢,她得把皮繃緊一點!

    「我會在這里還需要理由嗎?我正巧回老家走動走動,至于豆漿——豆漿很有禮貌,一看到我馬上主動跑來跟我打招呼,你看,它渾身髒兮兮,活像一只沒人養的浪浪貓,跟你在一起應該吃足了苦頭。」

    他溫柔的摸著毛發半濕的豆漿,動作呵護小心翼翼。

    相較于他看著巫綺歡的陰沉目光,一陣寒意從她的腳底往上竄,讓她不由得瑟瑟顫抖起來。「承,我帶豆漿離開是有苦衷的——」

    央東承不想听她解釋半句,像風一樣卷過她的身邊,昂首闊步走入央家宅子。自從央東燁和妻子也移民加拿大之後,這間房子每個月固定會有專人來打掃兩次,房子依舊維持著窗明幾淨,院子沒有太多雜草,草木扶疏,整理得相當漂亮。

    他進入屋子,將院子和屋內的燈光打亮,把豆漿安置在沙發上,進浴室拿來吹風機把豆漿半濕的毛發吹干淨,免得豆漿感冒。

    站在屋外的巫綺歡,猶豫半晌遲疑的抓著背包和圍巾跟著進屋,她隨手將院子的門關上落鎖,把大門輕輕闔上。

    她比豆漿好不到哪兒去,外套濕透,發梢滴著水,看起來很狼狽。

    她像做錯事的小孩,呆呆站在玄關不敢踏入屋內,她好羨慕又嫉妒豆漿,明明一起離家出走,豆漿卻可以得到公主般的待遇,被央東承溫柔的伺候著,她卻被冷眼對待。

    央東承收起吹風機,扭頭看著還呆呆站在玄關的巫綺歡。她那可憐兮兮的委屈模樣是要做給誰看?

    哼,裝可憐想博取他的同情?

    做錯事就得付出代價,他等著秋後算帳!

    「我、我——好像不方便進去,那我先回趙叔家。」被他盯得頭皮發麻,她怯怯的轉身就要走。

    「又想逃跑?」央東承飆至她身邊,一手扣住她,她轉身抬頭,正巧接到他落下的警告眼神。「巫綺歡,你最好別考驗我的耐心,你要是敢再從我眼前逃走第三次,我央東承的頭就扭下來讓你當球踢。」

    「啊!」她頓時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

    火大的央東承將她攔腰扛起,像扛沙包一樣直接朝樓上走去。

    她被扛進一間臥房,被略嫌粗魯的丟入一張單人床上。

    巫綺歡從床上爬起來後,一眼便認出這是央東承的房間,擺設全部都沒有改變。「你、你要干什麼?」

    咦,他突然脫衣服干麼?還全身脫光光?

    「你說呢。」他如惡虎般撲上床,將她壓制在身下。

    「不,不可以!我們私下見面已經破壞約定了,葉慕芸不會放過我們兩個,央東承,你快起來啦!」

    三個月的協議尚未到期,她破壞約定會感到良心不安,萬一被葉慕芸知曉,不知對方會做出什麼事來。

    「你倒是很听話,葉慕芸那女人說什麼你全都听進去,我的承諾你卻一點也沒當真,還吃了熊心豹子膽搞失蹤?你慘了!我這個人絕對有仇必報!」

    這女人害他一個半月來沒一天睡好,日夜煎熬不說,更為了早日擺脫葉慕芸的糾纏,讓他不得不忍著厭惡跟葉慕芸周旋到底。

    「這、這是沒辦法的事嘛!我怕葉慕芸暗中扯你後腿,讓你錯失跟其他集團合作的機會——」

    「怕那女人扯我後腿就把我推給她?!巫綺歡,你是日子過得太無聊是吧,想試探我對你的真心?」

    「才不是!我是——好吧,我承認當時我真的是腦子糊涂了才會答應葉慕芸這愚蠹的三個月協議。」早在離家第二天,她就後悔了啦。

    「哼,的確是愚蠢至極。」

    她吐吐粉舌,一臉尷尬。「承,對不起,你可不可以原諒我?」

    央東承但笑不語,沒給她正面回應。

    她苦著小臉,睜著一雙寫滿無辜和委屈懊悔的大眼楮博取他的心軟。

    他陰沉緊繃的俊容慢慢變得柔軟,眼神從惱火轉為無奈。「葉慕芸不會再來糾纏你,更不敢找我麻煩,以後你可以安心了。」

    對付葉慕芸對他來說不是難事,那女人厚著臉皮三番兩次制造巧遇,被他冷言冷語對待也不退縮,後來他索性改變計畫,不再阻止她的接近,偶爾還會主動釋出善意約她吃飯,這一招果然讓自我感覺良好的葉慕芸產生了誤解,刻意讓記者捕風捉影拍到約會證據,八卦雜志一出刊,內容報導得煞有其事,不過就是被拍到一次約會,便言之鑿鑿葉慕芸跟他熱烈交往中。

    關于緋聞,葉慕芸面對記者采不否認也不承認的態度,故作曖昧,他則不讓記者有接近的機會,打太極拳大玩沉默花招。

    對付葉慕芸他一點也不費力,比較棘手的是和新合作對象X集團的細節談判。

    花了一番心力,透過梁海寧奔走,異奇集團終于和X集團達成合作協議。為了慶祝雙方合作,他辦了一場晚會廣邀媒體到場,至于晚會內容則保持神秘不公開。

    晚會在相當保密的狀態下進行,同時間他主動聯系葉慕芸,邀請她以女伴身分參加晚會。

    葉慕芸以為自己趕走巫綺歡的計謀得逞,終于得以乘虛而入,獲得他的青睞。

    晚會當晚,他特地親自接葉慕芸到場,盛裝打扮的葉慕芸視自己為宴會女主人,一踏進會場廣接受來自各方欣羨的目光,當好事媒體記者再度窮追猛打追問兩人戀情時,她果真肆無忌憚的大膽承認兩人好事近了。

    他看在眼底沒點破,面對媒體記者的糾纏追問也只是微笑帶過,留下無限想象空間。

    不過,葉慕芸的得意揚揚只維持不到十分鐘。

    當晚會主持人點名他和X集團總裁雙雙上台接受合作拍照時,他向所有貴賓和媒體宣布,異奇集團已和國內最大電信集團X集團簽署合作契約,未來將長期合作,帶動國內通訊市場的改革,搶佔國內電信龍頭位置。

    此獨家消息一宣布,全場嘩然,台下的葉慕芸一如預期的臉色尷尬,緋聞男友擺明跟自家集團為敵,這傳出去豈不是天大笑話。

    好戲還在後頭,他當著眾賓客的面接著否認自己和葉慕芸的緋聞,只承認兩人是吃過幾次飯的普通朋友,今晚的邀約是基于禮貌,請大家別做任何聯想,緊接著又順勢宣布自己和巫綺歡的婚事,婚禮將會在近期之內舉行,至于今晚新娘為何沒到場,他則幽默的以新娘子害羞為由帶過。

    可想而知,葉慕芸有多難堪。

    等不及他從台上下來,她已經倉促走人。

    每每想起那晚葉慕芸精采的表情變化,他就感到大快人心!

    這就是他要葉慕芸付出的代價,敢私下找他女人麻煩,他報起老鼠冤來可是一點也不會留情面。

    至于這只逃跑被他逮住的小老鼠,哼哼,他會慢慢折磨她,直到她求饒為止。

    「真的嗎?真是太好了!嗚,我終于可以結束流浪的日子回台北了。承,我好愛你喔,你是我的偶像,我的英雄。」

    巫綺歡開心得手舞足蹈,抱著他的頭獻吻。

    他被她生澀又調皮的胡亂吻了一番,好氣又好笑。

    接下來整個晚上,巫綺歡真的再也找不到機會說半句話。

    央東承封住了她的小嘴,剝去她身上所有的衣物,用身體偎暖她冰冷發抖的身子。

    房間里,只有她破碎的嬌啼聲和求饒聲。

    單人床上的肉搏戰,直到天際露出魚肚白才休戰。

    巫綺歡累倒在他的懷里,而他則像只吃飽的貓大王,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沉沉跌入夢鄉。

    有她在身邊陪著,他安了心,終于可以無所顧忌的大睡一場。

    央東承終于如願以償,帶著巫綺歡同游東京。

    兩人在東京度過了美好的假期,經歷了浪漫的求婚儀式,一結束假期回到台灣來,巫綺歡以為一切暫時告一段落。

    未料,好戲還在後頭。

    抵達台北的當日,她被帶往婚紗公司,經過造型師的巧手打扮,她穿上特別訂制的優雅新娘禮服,戴著昂貴的珠寶鑽飾,被一身白色燕尾服、帥勁十足的央東承領著回到別墅。

    別墅用繽紛的氣球和花卉打造出婚宴場地,五人交響樂團奏起婚禮音樂。身為婚禮招待的權俊偉指揮全場不準出一絲紕漏。

    伴郎顧亞牧和伴娘梁海寧早已經站在婚禮花門前,等候著新人到來。

    央東燁的一雙兒女穿著可愛的禮服充當小花童,迎接新郎新娘下車。

    巫綺歡一臉驚喜的任由央東承牽起小手,漾著甜蜜幸福的笑容走過親朋好友身邊接受祝福,經過央東燁夫妻身邊,在大哥央東燁的祝福眼神中,她和央東承在牧師的證婚下完成婚禮。

    她甜蜜的接受央東承的熱吻,在婚禮結束之際,她應大家的要求將手上的幸福捧花拋出。

    梁海寧在眾目睽睽下接到捧花,一臉怔楞,顯然完全在狀況外,她似乎很困擾,可站在一旁的顧亞牧卻露出狡詐笑容,兩人表情相當精采。

    「老婆,別老看著別人,今天你眼里只能有我。」

    霸道的新郎把妻子摟入懷里,低頭在妻子耳邊低聲警告,張口輕啃那誘人嫩白的耳垂,挑逗意味濃厚。

    「你能不能忍著點,新婚之夜還沒到。」巫綺歡燙紅著小臉,一臉嬌羞輕輕推開央東承。

    老公太熱情,老婆會吃不消。

    「誰說得等到新婚之夜才能踫。」她今天好美,穿著露肩蕾絲的新娘禮服,性感指數破表,他已經等不及想先行使老公的權利。「趁大伙兒現在把焦點放在梁海寧和顧亞牧身上,快跟我走。」

    就在大家起哄鬧著梁海寧時,他不由分說拉著巫綺歡朝屋子里跑。

    兩人手牽手一路跑回二樓新房,關上房門落了鎖,將厚重的窗簾拉掩上,謝絕讓一絲春光外泄。

    央東承抱著性感的小妻子,雙雙跌落大床。

    外頭庭院婚禮音樂悠揚,賓客們笑鬧聲不斷,在總招待權俊偉的指揮下,許多余輿節目陸續登場,賓主盡歡。

    沒人在意新人跑到哪里去了,就算有人注意到新人失蹤,也只是笑笑不以為意。

    一場溫馨的婚宴,從午後延續到夜晚。

    當別墅前後庭院打亮造景燈和泳池畔的水道燈,又是另一番氣氛。

    消失數個鐘頭的央東承和巫綺歡此時換上另一套禮服,再度加入賓客們,享用著大廚準備的美酒佳肴,接受所有人的祝福。

    好像沒人注意到,伴郎伴娘竟也學著新郎新娘搞失蹤了。

    沒關系,反正他們不是主角!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