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井上青 > 小妾上位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小妾上位 尾聲

作者︰井上青

    一年後。

    「左齊,你這胖小子什麼時候才願意開口叫我爺爺呢!」

    在左府大宅的大廳中,左陸生抱著才出生剛滿三個月的小男娃,一臉滿足的呵笑著。

    「老爺,這少爺才剛滿三個月,還不會叫人呢。」奶娘笑道。

    「誰說的,我看我孫子左齊比尋常人還聰明,他一定很快就會叫我爺爺!」

    正要進大廳的左世平和馮玉瓖夫婦,見狀,相視一笑,有默契的不打擾左陸生含飴弄孫的快樂時光。夫婦倆相偕朝後花園走去,坐在涼亭中,共享寧靜。

    「爹他真的很疼愛左齊,我真擔心以後他會過度溺愛他。」嘴里雖這麼說,馮玉瓖還是笑得很開心。自己的兒子多個人疼愛,當娘的自然開心。

    「你放心,爹會替我們好好管教左齊的。」左世平凝視著她,一臉感謝。「玉瓖,這個家因為有你,才能有現在的幸福圓滿。」

    一年前他滿腦子只想著要報仇,還有報仇後,實現對義父的承諾,全然沒想過,他的人生還有其他的可能,多虧她這個聰慧的妻子,不但讓他「退了一步」,既能不違背承諾,保全性命,還幫他爹平反。

    蔣德瑟被抓後,不堪逼供,招認當年的確是他要吳寬把官銀放在林章的書房,栽贓林章,而真正和盜匪勾結搶奪那批賑災官銀的,就是蔣炳全。

    至于林家那場大火,是蔣炳全派人去放的,一來他得知林章已暗中搜集他和盜匪勾結的證據,會向上級舉報,擔心證據就藏在林家,便想毀掉;二來,吳寬幫運官銀,他也想殺吳寬滅口;三來,蔣德瑟一直不甘心左世平和馮玉環婚配一事,于是這對父子便干了喪盡天良之事,讓林家上下死絕。

    如今,這對父子已伏法受誅,算是告慰了林家當年冤死的亡靈。

    而馮玉瓖堅持報仇一事是陳大人明察秋毫,不是他親手去做,所以不算有報仇,自然也不需遵守承諾自我了結,加上他受的刀傷太深,一度昏迷不醒,那就勉強算死過一回。

    意外的,左陸生竟默不作聲,她還趁機要他拜左陸生為義父,夫妻倆跪地齊發誓,會將左陸生視為親爹般侍奉。

    原本左陸生還拒他們于千里之外,可她老愛拿自己的身孕做文章,一會裝痛,一會裝餓,老想吃麻油蛋包,還說別人煮的都不好吃,只有他煮的最好吃。

    她就用這招,將左陸生從小房子拐進了左家大宅,就近照顧她,一直到左齊出生,左陸生才真正敞開心房,和他們成為一家人,每天樂呵呵的抱著左齊,將左齊當成自己親孫疼愛。

    她不但聰慧,還是左家的福星。

    「這個家因為有你,我們一家人才能衣食無憂。」馮玉瓖也幸福的笑著回應,說了個最具體的。

    日昌票號在他掌舵下,蒸蒸日上,現今全國分號近百間,生意好得嚇死人。

    不過馬力也因此必須到外地坐鎮,小秋自是同去,雖然她們姊妹倆暫分兩地,但她還是為小秋找到好歸宿感到高興。

    至于她另一個妹妹馮玉環……一年前大家的目光都鎖定在蔣德瑟身上,沒人發現馮玉環依舊不停的捶打自己的肚子,失神的喃喃自語,最後還拿刀刺向自己的肚子,雖經搶救,仍是回天乏術。

    至于馮金城,痛失嫡女,又知遭世平設局奪了米店,他一度喪志想輕生,被救回後,她親手將米店契書交還給他。雖然他勢利得令人厭惡,但馮家一家老小得靠米店生活,她和世平商量後,決定歸還米店,也將賭坊關了,但他們一毛錢都不給他,倘若他再將米店拿去其他賭坊抵押,賠上馮家一家老小的命,她也愛莫能助。

    還好馮金城似乎有悔意,且商人就是商人,把一家岌岌可危的米店振興起來,雖未能恢復到以前的風光,但讓一家老小溫飽,不成問題。

    「我就只有這優點?」他微蹙眉,斜瞪她。

    「當然不只。」她睞他。

    她後來才知道,他願意讓她把米店還給馮金城,並非是要以此當「沒報仇」借口,而是要讓馮金城知道,即便她只是庶女,她能幫娘家的,絕不比嫡出的女兒少。他的用心,讓她感動不已。

    「比如呢?」放下仇恨之心,現在的他,不再老陰著一張臉,摟著妻子,俊臉上總是掛著幸福笑容。

    「因為太多了,我一時想不出來。」她把頭輕靠在他胸膛,縴細柔荑輕壓額際,佯裝想得頭痛。

    他輕笑,隨即解下系在腰間的闢邪玉,將之舉高。

    看到他拿一個東西在她眼前晃蕩,馮玉瓖定楮一看,發現是闢邪玉,趕緊坐直身,搶過來一看,喜出望外的驚呼,「它背上的紅色血脈又出現了!」

    一年前他背部受了很深的刀傷,昏迷好幾日都不醒,她情急之下想起闢邪玉的功能,雖然月老說過闢邪玉還未經過千百年的淬煉,未必有功效,但心焦的她還是決定一試,說也奇妙,三日後,貔貅玉墜背上那一條紅色血痕消失,他人就醒了。

    當時,她高興不已,直到前一陣子她又夢見月老,她央求月老告訴她,她爸現在情況如何,月老直搖頭,說續命血脈已消失,即便它日後是左家的傳家寶,對她爸的病情也無幫助。

    她問月老該怎麼讓闢邪玉的續命血脈再度浮現,月老只是搖頭說天機不可泄露,之後她就醒了。

    醒來後,她拿出闢邪玉觀看,知道它已不能救她爸,她哭得好傷心。

    他被她哭聲吵醒,問了原因,她借口說作夢夢到他受傷,因這闢邪玉的續命血脈已消失,救不活他,她才哭了。

    左世平知道一年前,她就是用這個他娘留給他的唯一遺物,將昏迷的他救醒,才不得不信這傳媳玉墜,其實是能續命的闢邪玉。

    馬力在他醒後說,當時所有大夫都說他的傷勢太重,再昏迷下去,怕是沒指望,但她將「闢邪玉」放在他身上,三日後他便神奇的醒過來,原本深可見骨的傷口也好了。

    她說,那是續命血脈起了效用,他半信半疑,不過貔貅玉墜背上那一條紅色血脈,的確是莫名消失了。

    「你是用什麼方法,讓它的續命血脈又出現?」她訝問。

    他笑而不答,她陡地想起之前他曾說過,貔貅玉墜背上之所以有那一條紅色血脈,其實是染上他的血。

    她立刻拉他的手來看,果然見他手上多了好幾條傷疤,肯定是他用自己的血來喂這闢邪玉,讓它天天吸他的血,續命血脈才會又再度浮現。

    難怪他老遮著自己的手,不讓她看。

    「世平,對不起。」他定是見她常看著沒有續命血脈的闢邪玉發愁,才會這麼做的。

    「說什麼呢,這闢邪玉有了續命血脈,日後我若受重傷,你就不用擔心。」

    「呸呸呸,說什麼不吉利的話!」

    左世平笑摟著她,見她一臉開心又安心的模樣,他流一些血也值得了。

    「玉瓖,你究竟是如何得知這「闢邪玉」能救人的?」他問。

    「就是那個助我重生的白胡子神仙告訴我的。」她脫口而出,忽地想到一事,「世平,我們快回房睡覺去。」

    她希望睡著後能夢到月老,請月老告訴她,闢邪玉重新有續命血脈,她爸是不是就有救,得以蘇醒過來。

    「睡覺?時候還早,你這麼急著睡?」

    「很急,非常急。」

    他挑眉笑道︰「那好吧,我們,睡覺去。」

    他突地將她打橫抱起,一臉曖昧的笑。

    發現他誤解她的意思,馮玉瓖羞得想解釋,但想想還是算了,誤解就誤解,能早點睡就好。

    左世平一路抱著她走向龍虎樓,她兩頰緋紅的將頭埋在他胸膛,期待著趕緊回房睡覺。沒錯,趕緊,睡覺去。

    「月老、月老,你在哪里,快出來,你看,這闢邪玉又有續命血脈了。」

    夢里,馮玉瓖拿著闢邪玉,四下張望,呼喚著月老。

    「唉呀,好不容易偷閑睡個午覺,你也要吵我!」

    一陣白煙泛起,月老突現眼前。

    「月老,你快看。」馮玉瓖將闢邪玉遞到他眼前。

    「太近、太近了,我有老花看不清楚。」

    「噢,那這樣呢?」她將闢邪玉拿遠一點。

    「真神奇,它真的又有續命血脈了。」

    「那現在有了這個,我爸的病情是不是能好轉了?」她急問。

    「我查看看。」月老拿出平板按了按,「有有有,命運的轉盤已經轉動了,一切都會否極泰來。」

    「真的嗎,不是在安慰我的吧?」她怯怯的問,「那個,月老爺爺,可不可以讓我看一看現代的情形?」

    月老看廣她一眼,輕喟了聲,「好吧,不讓你親眼看,我想你也不會安心的,念在你是頭一個穿越古代配對成功的,我就破例讓你看一下,但僅此一次,而且以後我不會再出現了。」

    馮玉瓖也知道常打擾他老人家也不太好,但她真的很想知道她爸的情況,能親眼看上一回,確定她爸康復,她就心滿意足了。

    「準備好了沒,睜大眼仔細看,僅此一次,沒有倒帶回放的。」

    馮玉瓖點個頭,眼前突然出現好大一個投影螢幕,她家情形像縮時攝影一般,快速上演。

    從她爸媽結婚,兩個哥哥誕生,到他們讀書、求學,成為醫生,畫面播放的速度很快,一直來到她爸去醫院當志工的途中,出了車禍,成了植物人……

    她媽哭得很傷心,兩個哥哥和嫂嫂輪流在醫院親自看護爸爸,並為他祈禱,直到一個月後的某一天,她媽在房里整理衣櫃,無意中翻出傳家寶,突想起她的婆婆生前似乎告訴過她這個傳家寶是「闢邪玉」,貔貅玉墜上有一條明顯的紅色血痕是續命血脈,把它放在重病或重傷的人身上,等到續命血脈消失,那人就可以恢復健康。

    她媽趕緊打電話告訴大哥這件事,大哥半信半疑,但孝順的他還是照做,他把闢邪玉放到父親身上,三日後的早晨,續命血脈消失,她爸真的蘇醒過來了。

    看到全家開心相擁,喜極而泣,慶祝她爸重生,她也跟著高興的哭了。

    不過,高興之余,她的內心卻感到空虛失落……

    「奇怪,為什麼畫面中都沒有我?」她納悶的看向月老。

    月老支支吾吾的說︰「有得,必有失。」

    「什麼意思?」

    「你來到古代成為古代人,命運順利翻轉過來後,現代自然就沒有左佳歡這個人。」

    「怎麼可以這樣……」意思就是,她爸媽只生了兩個哥哥,並沒有她這個女兒?

    「你是希望你父親有你這個女兒陪伴,但他會一直躺在病床上永遠醒不過來,還是希望他沒有你這個女兒,卻有闢邪玉能換回他的健康?」

    「我當然希望他健康,可是……」

    「老天爺是公平的,有得必有失,看開點吧,我走了。」月老手一揮,又揚起一陣白煙,人便如煙霧一般消失。

    馮玉瓖不喚他,事已成定局,再說什麼都是枉然,她只是傷心痛哭著,哭著哭著,便醒了過來。

    「玉瓖,你怎麼哭了?」被她哭聲吵醒的左世平,見她似乎是因作夢哭了,馬上聯想到,「是不是闢邪玉的續命血脈又不見了?」

    他想下床去拿闢邪玉查看,她卻突然緊緊抱著他。

    「世平,我不後悔來到你身邊,一點都不後悔。」她哭著,雖然不能當她爸的女兒,讓她覺得心中有憾,但有闢邪玉救她爸,加上她在古代覓得良緣,有深愛她的丈夫和美滿幸福的家,這個小缺憾,很快就補上,而且幸福滿溢呢!

    左世平一臉不明所以,不知她又作了什麼樣的夢,只是緊緊抱著她,讓她感到安心。

    「那是當然,我對你這麼好,你豈會後悔。」他打趣道。

    「那是。」她撒嬌的偎進他懷里,「全天底下,還是我丈夫對我最好!」

    他低頭親吻她的唇,「全天下,我妻子說的話,最真實不過了!」

    「厚,貧嘴!」她笑睞他,兩手一伸,緊緊抱著他。「世平,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不要分開好不好?」她可不想自己或他,從對方的生命中消失。

    「那要一直像現在這樣抱著?」

    她用力點頭。

    「上茅房也要?」他笑問。

    「呃,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

    他突然牽起她的手,深情款款凝睇她,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緩緩道出內心所望,「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她一臉感動的看他,甜蜜的重復著同樣的話,「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他再度低頭吻她,溫柔繾綣,情意相通,只願此情此愛,能持續到天荒地老。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