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林央央 > 急嫁面癱男 > 第十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急嫁面癱男 第十四章

作者︰林央央

    楚雲衣呆呆地走出咖啡館,心里十分茫然。

    她沒有認真想過兩個人的未來,現在已經那麼幸福了,她以為這種幸福會一直持續下去,可是Joyce告訴她,她自以為是的幸福是文燁然犧牲自己的事業換來的,她是他事業發展的絆腳石,不,更嚴重,她是他事業的毀滅者。

    為什麼他沒有說過台灣和美國情況的不同呢?她只是不太容易適應新的環境,不是真的無法離開台灣呀,如果有必要的話,她很願意和他一起離開台灣去美國生活,有他在身邊,其實她去哪里都可以。

    除非……除非他從來沒有想過要一直和她在一起,可是Joyce又說他甘願為了她放棄事業……思緒糾結成一團亂麻,她必須親口問問文燁然才能厘清一切。

    楚雲衣渾渾噩噩地回到楚家,她還沒忘要拿東西的事情,Joyce說她沒有獨自生活的能力,這句話深深地傷到了她,她要通過努力證明自己可以做到,她不會是文燁然的包袱。

    女佣替她開了門,她沒有驚動別人,靜悄悄地繞到自己從前的房間,就算文燁然說他們不會為難她,她還是害怕面對他們挑剔的眼神,她剛剛被Joyce教訓了一頓,不想再听到另一套指責。

    可是老天爺恐怕覺得她今天遭受的磨難還不夠,還要讓她禁受更多似的,在她拿完東西往外走時,在客廳門外听到了里面的對話。

    那是三哥楚鈞鵬和養母的聲音。

    養母說︰「你一直跟我說很順利、很順利,這都多長時間了,怎麼連點動靜都沒有?文燁然就這麼白佔便宜啊?」

    「媽,您老人家就別操心了,文家不是約好了下個月去茶圜看看?」三哥楚鈞鵬語氣淡淡的,「既然他們已經對我們的茶園感興趣了,還擔心什麼呢?我相信我們的條件得天獨厚,他們拒絕不了利益的誘惑的。」

    「你懂什麼,兩個公司的合作沒有婚姻作為保險,就沒有一個牢固的基礎,這還是你爺爺說的。」養母斥責道︰「我不管你到底有什麼計劃,反正你得趕緊讓文家娶雲衣進門,不然等他玩膩了吃干抹淨,你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再往後的話,楚雲衣就听不到了,進楚家門時,她還能撐得住,等離開的時候,她只覺得心空蕩蕩的,整個人像是死了一樣。

    怪不得啊,怪不得那麼專制的養母一直沒有過問她的情況,她還傻乎乎的以為是三哥的功勞,已經牽扯到公司的合作,那文燁然肯定也早就知道楚家的目的了吧?所有的事情只是瞞著她。

    在她不知道的地方,他放棄了自己的事業,還被未來的丈母娘利用,他還為她做了多少牲?

    Joyce說得一點錯都沒有,她完全是文燁然的拖累,她是個沒有絲毫能力的廢物,根本沒資格和他在一起。

    眼淚拭也拭不干,她哭得幾乎停不下來,如果她還能再為文燁然做一件事的話,那就是離開他,讓他恢復以前正常的生活,所以她按照約定準時來到和文燁然約好的地方,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我們分手吧。」

    「你怎麼了?」文燁然沒有露出太驚訝的表情,她的小臉上還有著哭泣過的痕跡,整個人失魂落魄的,完全不是平時羞怯可愛的摸樣,在心里計算了一下時間,如果有什麼事的話就發生在剛才的幾個小時。

    「什麼也沒有,我覺得我們性格不合適,還是不要在一起了。」說出這些話,楚雲衣心如刀絞。

    「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有人說了什麼?」文燁然皺緊眉頭,腦海里飛快地過濾掉一連串的可能性,是在楚家听到什麼不好的話了?

    「不,不是,你不要問了。」楚雲衣忍著心碎的感受,勉強說︰「我要分手。」

    「可以。」文燁然故意答應她,看到她一臉絕望,完全確定了分手絕對不是她的本意,心底一陣窩火,他的口袋里裝著剛做好的戒指,她卻不知道听了別人的什麼鬼話,跑來鬧著要和他分手,不管那個胡說八道的人是誰,他要查出來,然後讓那個人好看。

    「那、那我走了……」沒想到他絕情至此,連一句挽留的話都沒有,楚雲衣絕望地站起身,也許他對她好、對她溫柔都只是一時的,她期望的是一生一世,他卻只準備短暫停留,頭腦中一陣突來的暈眩,楚雲衣晃了晃,只覺得眼前一黑,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雲衣!」文燁然還在思考各種情況,抬眼卻看到她嬌小的身子軟綿綿地倒下,嚇得不顧一切地沖過去抱住她,飛快地撥通急救電話,文燁然的眼中閃過一絲戾氣,如果楚雲衣有個好歹……

    在醫院中醒來不是什麼很好的體驗,楚雲衣睜開雙眼,映入眼中的是一片雪白,以及一臉狠戾的文燁然。

    「我……我怎麼了?」楚雲衣動了動,注意到手腕上扎著點滴,她還記得失去知覺前是在和文燁然談分手,之後的事情她就一點都不知道了。

    「心情過于激動引發的暈厥,不是什麼大事,但是你現在貧血有點嚴重,醫生要你住院觀察幾天。」看到她安全醒來,文燁然的臉色略有好轉。

    「對不起,又給你添麻煩了。」楚雲衣咬住下唇,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們現在……算是分手了嗎?

    文燁然嘆了口氣,伸手托起她的下巴,「雲衣,你昏睡了大概三四個小時,我已經知道之前發生什麼事了。」

    「你、你知道了?」

    「嗯。」文燁然點點頭,剛才的那三四個小時,他已經弄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在他稍一疏忽的時候,他的雲衣就被別人狠狠傷害,這讓他怎麼能不心疼?于是他教訓了未來丈母娘,揍了未來的小舅子,把惹起事情開端的】Joyce丟去機場,然後現在他才要做最重要的事,「雲衣,你願意嫁給我嗎?」

    「我……你說什麼?」楚雲衣怎麼也沒想到他居然說出這句話,吃驚地瞪了他幾秒,抬手捏住自己的手臂用力一掐,「疼疼……」

    「傻瓜,相信不是作夢了?」就算還在擔心她的身體,文燁然還是忍俊不禁,他的雲衣總是這麼天真可愛。

    「不是作夢……可是、可是為什麼?」楚雲衣茫然不解。

    「為什麼啊……」文燁然輕撫她有些蒼白的小臉,淡淡地微笑,「因為我愛你,想和你一起生活。」手指下移,按住她平坦的小腹,「還因為這里有我們的寶寶,我要給他一個完美的家。」

    「寶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還沒有消化完上一個資訊,他就丟出一個更大的炸彈,轟得她暈頭轉向,她……她懷孕了?

    「嗯,已經一個月了。」他望著她,溫柔中帶著一絲狡黠,「算起來的話,應該就是你哭著求我用力的那一次吧。」

    這、這男人也太邪惡了吧!楚雲衣對他超強的聯想能力完全無語,她的心全放在了體內的小生命上,她有寶寶了,她和文燁然共同的寶寶。

    「所以你的回答呢?」他從□袋里掏出戒指,靜靜地放在她的掌心。

    「我……」楚雲衣看看戒指,再看看他,「我挺沒用的。」

    文燁然想說什麼,楚雲衣輕輕按住他的手,要他繼續听下去,「我從小都被教導成完美的淑女,我可以活得像個上流社會的娃娃,卻不知道正常人的生活,直到你把我帶進這個世界,教給我各種各樣的東西。」

    溫暖的淚水打濕了她長長的睫毛,她哽咽了下,望著他疼寵的目光,繼續說下去,「我什麼都不會,是你發現了我也有長處、也有存在的價值,我的一切都是你給予的,你還給了我這個寶寶……」她掛著淚水微笑,已經開始期待這個小生命的到來。

    「我……我沒有什麼優點,但是我愛你,非常非常的愛。」楚雲衣把手放在他的掌心,「如果這樣的我,你願意接受的話,那我的回答是……我願意。」

    「我的雲衣……」文燁然輕吻她柔軟的唇,替她擦去淚水,以一種嶄新的目光來看她,她真的不再是那個膽怯懦弱的女孩了,她已經成長了許多,比以前更加吸引著他的心。

    托起她的小手,他小心翼翼地幫她戴上戒指,將她緊緊摟在懷里,他笑得滿足,他的寶貝雲衣,無論什麼理由,他也不會再放手。

    她依偎在他懷里,幸福得無以倫比。

    「吶,你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唔……」他想了想,吻住她的小嘴,「大概從撿到你的時候開始吧。」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