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嫵女最花心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嫵女最花心 第十章

作者︰倪淨

    到英國幾個月,任雲菲第一頭收到媧媧寄來的包裹,興奮的她開心的拆著,「大哥,媧媧說她有寄我最愛吃的芒果干還有乖乖。」

    喜歡吃零食的任雲菲最想念的就是台灣的食物。

    「你就是貪吃,可惜,長肉不長胸。」

    今天大哥難得不加班,本來打算纏大哥陪自己玩在線游戲,誰知,還多了個討厭鬼。

    「哼,我這叫自然就是美。」不服氣的任雲菲丟了一記白眼給上官宇陽。

    任浩揚正在倒酒,被妹妹這麼一說,表情有些尷尬,顯些將酒給溢出杯子,「雲菲!」

    「本來就是了,你上次看的時候,就是這樣說的。」

    不知害羞為何物的任雲菲繼續發表高見,而上官宇陽則是早笑得倒在沙發上,一身無力。

    「浩揚,我從不知道你改變口味了。」那話帶著揶揄,而且還有些捉弄。

    任浩揚只是丟個眼神給好友,要他閉嘴,別跟著瞎鬧。

    「什麼改變口味,我大哥一直都喜歡我……」

    「雲菲,拆禮物!」任浩揚打斷妹妹的話,不想讓她把所有秘密全供給另一個男人知道,也不想要上官宇陽知道她的身材如何,畢竟那是屬于他的私密。

    「好啦,那麼凶干嘛?」邊抱怨邊拆,果然,「哇,好多零食。」開心的拿著零食,又是尖叫又是大笑,「這些都是我的,不分你們吃。」

    兩個男人對那種小朋友的東西也沒興趣,聳聳肩對她的小氣宣言一點都不在意。

    「這是什麼?」零食的下面有個信封,里頭好像裝了東西。「該不會是媧媧寫給我的信吧?」

    興奮的將信封拿出來,當著兩個男人面前拆開,「鑰匙?媧媧干嘛寄她家鑰匙給我?」

    里頭沒有信,也沒有紙條,只附了鑰匙,教任雲菲捉不著邊際地偏頭,拿著鑰匙百思不解。

    「給我!」

    正當她打算打電話回去台灣給媧媧時,就聞上官宇陽急切的叫著︰「干嘛?你那麼急?」

    「把那鑰匙給我。」

    「為什麼?這是媧媧給我的。」任雲菲不肯給,誰知上官宇陽竟然直接搶,趁任雲菲一個不注意,將鑰匙拿到手。

    「宇陽,你怎麼了?」

    盯著那串鑰匙直瞧,上官宇陽不發一語,原本輕松的表情變得陰沉難看。

    「該死!」

    「宇陽?」看到那串鑰匙,任浩揚表情也變了。

    「臭上官宇陽,鑰匙還我?」任雲菲氣不過的想搶回來,卻被大哥制止。

    「浩揚,我明天先回台灣一趟。」手里握著鑰匙,上官宇陽緊繃的臉龐寫著沉重。

    那鑰匙,是他住處的,相信任浩揚也發現了,而除了他身上有一把外,另一把鑰匙就在武媧身上……

    她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寄鑰匙給他?

    該死!上官宇陽恨不得馬上飛回台灣當面跟她問個清楚,想問她為什麼都不接電話,為什麼不撥電話給他?

    她好嗎?還是真如傳聞一樣,成了名符其實的花花公主

    鈴!

    星期假日,難得休息,武媧將家里電話線拔了,打算睡到自然醒。

    可惜她忘了家里還有門鈐,而外頭的人,一點都不死心猛按她家門鈴,氣得她火大地披頭散發,很粗魯地將門打開。

    門外的那雙結實的長腿很眼熟、那寬厚的胸膛也很眼熟,眼楮再往上飄,那稜角分明的下巴也很眼熟,不置信的武媧覺得自己心跳加快,用力撥開頭發,目光往上再看去,那薄唇、直挺鼻梁、深邃眼眸,除了發型變了,眼前高大身軀全是她熟悉的!

    因為太突然,武媧一時忘了出聲,只能瞪大眼楮看著來人。

    「為什麼回家住?」是她熟悉的低沉嗓音。

    沒用的她,那天後,雖然告訴自己不可以多想,但還是將錄音機抱回公寓,每天一遍又一遍地听著,然後甜甜的睡去。

    就算是哄她也好,就算是騙她也好,她都不在意,她只想要那份暖暖的思念就好……

    所以她將鑰匙寄了出去,她知道這麼一來一切都結束了,雖然舍不得,但她答應過她爸,要結束所有的感情糾纏。

    可是,他怎麼回來了?而且、而且還跑來她的住處?為什麼?

    還是……「你沒有收到鑰匙嗎?」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問題,而且是他唯一會來找她的理由。

    可是她明明寄給雲菲了,他們不是住隔壁嗎?還是雲菲忘了給他了?

    「沒有鑰匙你進不去家里嗎?」

    「那要不要我幫你問雲菲看看?你等一等。」

    她一個人自問自答,完全沒理會上官宇陽難看的臉色都罾了,直到她轉身要進屋里打電話,身後一道重力將她摟住.纏上寬厚胸膛,嗅著她熟悉的氣息。

    「為什麼搬回來?」還是這句話,上官宇陽用力抱她,緊得教她發疼。

    「宇陽……」

    「你真該死,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

    呃?被突然轉身面對他,眼睜睜看著他粗魯的踢上大門,接著將她抱起,走進客廳坐上沙發,她就這麼坐上他的大腿。

    「我……」被吻給封住,說不出話來。

    「為什麼不回我電話?」再問。

    「我……」又被吻住,還是不能出聲。

    「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急喘的鼻息噴上她,而後吼著。

    「我……」這回他改咬上她耳垂,疼得她一時無法開口。

    「說!」

    當他吻夠了,頭重重的埋進她頸間,武媧被他突來的舉動給嚇住了,「我以為……」

    「以為什麼?」

    咬了咬唇,不敢看他蝕人的眼神,她偷瞥了一眼後隨即低下眼眸,「以為什麼?」吮咬了她的頸間,烙上一個紅印,教她又疼了。

    這人是動物嗎?有必要見人就咬嗎?

    「以為你只是在開玩笑。」她笑著說,只是這回的笑里不再有之前的甜味,換之的是一抹澀澀的苦味,教上官宇陽看得心疼,重重的嘆了口氣。

    「我從不跟女人開這種玩笑。」

    「我以為……」

    這回,重重的力道拍在她小**上,「沒有你以為!」

    這丫頭竟然敢這麼漠視他的告白,該死!

    「你干嘛那麼凶?」被打得**痛,武媧嘟嘴槌了他胸膛一記。

    「誰叫你不想我?」

    他以為去英國後,很多東西都會改變,後來是真的變了,但改變的是他對她的思念,一天比一天還多。

    所以他開始給她留書,但她竟連一通電話都沒有!

    「我……誰說我不想你,我只是……」

    「只是什麼?」因為她的話,上官宇陽本是強硬的口氣轉柔,「嗯?」

    「只是我怕你不過是無聊尋我開心,我不想被看笑話……」那話帶著哽咽,像是要哭了。

    「傻瓜!」

    「對,我不只傻,而且我還跟很多男的」又被他的強吻中斷。

    這吻,既霸道又粗魯,一點都不溫柔,吻得武媧細喘不已,全身癱軟的倒進他懷里。

    「你敢?」他又瞪她。

    「我……」

    「媧媧,男歡女愛的游戲,你還太嫩。」

    「你又知道了?」她不服氣的說。

    「哼,算你還聰明,沒有單獨跟男人在一起,不然我就把你提起來打得你小**開玩。」男人霸道的說。

    「我、我」

    「所有的事我都知道了。」

    「呃?」武媧一臉驚愕,「你知道了?」

    「你該死的竟然為了那個可笑理由跟我同居?你真欠我打!」大掌又拍了一下。「是你父親打電話跟我說的。」

    她爸?「很震驚嗎?」

    武媧點頭,她真的不太相信。

    「他跟我說你把所有的錢都給他了,還問我如果不想上官家顏面掃地,最好趕快回台灣接你去英國。」

    武媧愣了好久,一時反應不過來,「我爸真的這麼說?」

    「他說他女兒雖然花心了點,人家都叫她花花公主,不過其實她還是個沒談過戀愛,天真單純的小女孩。」講到這里.上官宇陽笑了,因為她的天真全教自己給專屬了,而她的嫵媚也是他盡收了。

    「你不用為了我爸的話來找我,我不會公開我們曾經同居的事。」

    「你還听不懂嗚?我在電話里不是說了,我很想你、很想你!你這笨蛋,還听不出來我的意思嗎?那表示我想要跟你在一起,懂嗎?」又挨了一下。

    跟她在一起?是真的嗎?

    「你騙人。」眼眶不爭氣的又紅了,熱淚又在眼眶打轉。她才不相信上官宇陽真心要跟她在一起。

    又吻了她一下,「相信嗎?」

    還是搖頭,「相信嗎?」

    又搖頭,"相信嗎?——

    武媧死命搖頭,「該死!我喜歡你為你著迷,你竟然不相信!好,那我就用另一種方式讓你明白,我有多想你!」說罷,這回沒有吻,上官宇陽直接將她抱起,直往房間走去。

    「你要帶我去哪里?」

    「一個可以好好愛你的地方,我會吻逼你全身,狂烈的跟你一整天。讓你明白,我有多愛你。」

    那笑,好邪魅,讓武媧怕得直掙扎,只可惜,房間的門被踢上,而她已經被拋上床,還來不及逃之前,那高大的身軀已經壓上來。

    而與他粗暴的動作相反的是,他抵在她耳邊,輕柔細語的吐著愛語,一點一點地溫暖她的心窩……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