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元媛 > 獵鷹懷里的水芙蓉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獵鷹懷里的水芙蓉 尾聲

作者︰元媛

    季行博拿著拐杖,慢慢地走出酒樓,一抬頭,就看到離家許久的兒子站在門外。

    「夏……夏兒!」他驚訝地瞠大眼。

    司空夏別扭地看著他,不說話。

    季行博輕嘆口氣,老臉滿是後悔。「我知道你一直不肯原諒我,是我對不起你娘,你恨我是應該的……」

    「你愛過娘嗎?」司空夏突然開口。

    季行博一愣,像是沒想到司空夏肯跟他說話,睜大眼,激動地看著他。「當然愛過,你娘是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

    「那為什麼要這麼對她?既然是最愛,為何要讓她孤寂而終?」司空夏追問。

    「為什麼呀……」看著他,季行博笑了。「因為就算是最愛,我還是沒辦法只愛她一人。」

    司空夏看著季行博,不懂他的話。

    「孩子,你不懂是吧?」季行博明了地點頭。「不懂也好,你就像你娘,多情且專情,能讓你愛上的姑娘一定是個幸福的好姑娘。」

    他意有所指地看著站在一旁的蘇夜潼,笑著對她點頭。

    蘇夜潼也跟著輕輕點頭,回給他一抹笑。

    司空夏看向蘇夜潼,眸光放柔。「她是很好,在我心里面,沒人比得上她。」說完,他又看向季行博,黑眸復雜且別扭,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

    「我……我有空會回去看你的。」

    听到他的話,季行博驚訝地睜大眼,眼眶一熱,不敢相信地問道︰「你說什麼?」

    司空夏輕咳幾聲,俊龐有點不自在。「你……年紀大了,自己要好好照顧自己,好好調養身體,不要又病了。」

    「好、好,我知道……」听到兒子關心的話,季行博老淚縱橫,不停點頭。

    「那……那就這樣了,你快上車吧!」見老父哭了,司空夏更不自在了,可是心卻不像以前那麼恨了。

    他似乎有點明白,爹不是不愛他娘,他只是太多情,沒辦法只專注地愛一個人。

    「好、好。」季行博上了馬車,欲言又止地看著司空夏,好一會兒才開口。「那……你什麼時候回來看我?」

    看見爹爹那又喜又擔心的臉龐,司空夏放柔了表情。「下個月你壽辰那天,我會回去。」

    「好、好,那我等你。」季行博高興地點頭。「對了,關于芸兒的事……她神智不清了,秋兒已經和她解除婚約了,我們把她送回李家,以後不會再往來了。」

    「嗯,我知道了。」司空夏點頭,听到李芳芸瘋了,他沒有任何感覺,對于傷害過蘇夜潼的女人,他沒親手對付她就很仁慈了。

    「那下個月咱們再見。」季行博叮嚀。

    「嗯。」司空夏點點頭,看著馬車漸漸遠離,心里的恨也跟著慢慢消失。

    「這下妳滿意了吧?」他轉頭沒好氣地看向身旁的人兒。

    「嗯!」蘇夜潼牽住他的手,對他微微一笑。「你的心,也不再沉重了吧?」

    她知道,他雖然恨著他爹爹,可是看到年老的爹爹時,還是心軟了,只是拉不下臉而已。

    「是呀!」司空夏笑了,開心地抱起她,在原地轉圈。

    「啊!你做什麼?」蘇夜潼尖喊,看到眾人好奇地看著他們,小臉忍不住發燙。「你快放我下來啦!」

    「不要!」他繼續抱著她轉圈,大聲問道︰「潼兒,我有沒有說過,我很愛妳?」

    這家伙!

    蘇夜潼忍不住紅了臉,看到眾人圍觀著、竊笑著,覺得好窘。「夠了,你別鬧了!」

    她羞窘地吼著,可是唇瓣卻忍不住揚起,因為他的話。

    他說……愛她呀!

    發現她唇畔的笑花,司空夏也跟著大笑,抱起她,用力吻住那張偷笑的小嘴。

    「唔……」蘇夜潼完全來不及反應,小嘴就被他堵住。「司……嗯……」

    而圍觀的眾人,再次欣賞到火辣辣的表演。

    司空夏才不在乎,他的心里只有懷里的人兒。

    他的潼兒──面冷心熱,心腸軟到不行的女人。

    他愛慘她了!他的芙蓉花。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