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林央央 > 閨房里的秘密 > 第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閨房里的秘密 第十五章

作者︰林央央

    【第十章】

    ……

    「討厭、討厭。」稍稍從高chao中平復,梅若曦張開濕潤的大眼,委屈地捶打靳承軒結實的胸肌,太過分了,明明在醫院,還要她做出這麼多羞死人的事情。

    靳承軒滿意的低笑,伸手將她發絲散亂的小腦袋摟進懷里,她帶給他的滿足感是驚人的,害得他無時無刻不想撩撥她、佔有她。

    「不喜歡嗎?」他的聲音慵懶低啞,性感得讓她發抖。

    「才不喜歡。」她口是心非的否定,白嫩的手指被他捉去含在口中輕吮,「不要……別鬧了啦。」她用力抽回手。

    身體還在高chao的余韻中發抖,她可不想再被他挑逗了,這男人的體力精力都充沛得嚇人,折騰得她好辛苦。

    看到她的耳朵都羞得通紅,心中不由得大樂,他這可愛的小妻子啊,她不知道嗎?她越是這副怕羞可愛的樣子,他就越會想欺負她啊。

    「你胡說。」她氣呼呼地瞪他,只是聲音又嬌又媚,一點氣魄都沒有,比起責難更像是撒嬌,听在尚未饜足的靳承軒耳中卻是下一輪的邀請。

    「要不要我再證明一次?」

    梅若曦皺眉輕叫,身子受不住又是一抖。

    他喜歡享受她絲綢般順滑的皮膚,可是這樣做卻苦了她,都被他輕而易舉地又撩撥起脆弱的欲望,拒絕到最後也只能順了他的意,由得他肆意寵愛,可是今天真的不行。

    理智慢慢回到頭腦中,她捉住他的大掌,「不行,下次、下次你再……嗯,反正今天不行啦。」那種類似邀請的話她實在說不出口,含含糊糊地帶過去,反正這個壞透了的男人也明白她的意思。

    「傻瓜。」他低笑,知曉她的羞澀和擔心,安分地收回手,在她額上輕輕一吻,一點點小傷能換得她這般用心,多麼劃算,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眼中閃過一抹陰沉,為了她可愛的小妻子,有些事情他是要作個了斷了。

    靳承軒的計劃,梅若曦一無所知,她只知道車禍之後,靳承軒一改從前準時回家的習慣,幾乎每天都在她入睡後才回來。

    電視報紙上隔三差五的新聞告訴她,冉子雯說的不假,梅家已經對靳承軒下手了,用打架的方式來形容的話,那就是頭破血流、激烈非常。

    「嗯,他最近總是來去匆匆的,我都沒有辦法好好跟他說話。」午後,一邊走在公寓附近的小路上,梅若曦一邊打著電話向冉子雯抱怨,「而且也不讓我去公司上課,說是現在的情況我還是不要過去的好。」

    「他這樣說是沒錯啦,不過听說他已經扭轉局勢了,你就不要太擔心了……」冉子雯還沒說完,听筒那邊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尖叫︰「冉醫生,出血啦。」

    「哇……你快去吧,我不跟你說了。」梅若曦嚇得吐吐舌頭,這就是跟醫生通電話的風險啊,好可怕。

    「哎,晚點打給你,掰。」

    收好手機,梅若曦沒走幾步就被一個戴著鴨舌帽的男人攔住,「梅小姐,能請你講講關于梅家和靳氏商貿之爭的感想嗎?」

    毫無新意的問話讓梅若曦皺緊眉頭,盡管有靳承軒的保護,偶爾還是會有記者成為漏網之魚,他們都想知道這名嫁入靳家的梅家小姐目前的處境究竟如何,只是這個小區一向守衛良好,他們居然能鑽進來,也算是厲害了。

    「抱歉,我沒什麼想法。」她繞開那個男記者,不打算理他。

    可是這人顯然和以前遇到的那些記者不同,他窮追不舍地跟著梅若曦,「身為梅家的女兒,你現在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嗎?還是已經背棄梅家,成為靳承軒的賢內助?」

    「我不想說話,你走開。」梅若曦按捺著怒火,她什麼都不知道,為什麼要跑來煩她?

    「大家都很好奇這一點,你可不可以透露一點消息給我們?」見她不肯說話,男記者變本加厲,「根據我們收到的消息,你應該是替梅家做內應吧?幫助梅家拿下靳氏商貿後,你有什麼打算?」

    哪來的狗屁不通的消息?梅若曦忍了又忍,還是沒忍住,怒吼出聲︰「你們沒事做就喜歡造謠生事嗎?」

    「沒有啊,你沒看今天的報紙?」對記者來說,只要她說話就好辦,至于是怒罵還是笑呵呵,他們才不在乎呢,看到梅若曦懷疑的目光,男記者忙從包里抽出一份皺巴巴的報紙遞過去,「喏,是梅家旗下公司發布的感謝聲明,感謝梅若曦小姐一直以來的努力。」

    什麼?她不敢置信,一把搶過報紙,上面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她只覺得眼前一陣發黑,那是她有血緣關系的親人啊,為什麼要這樣對她?就因為她是個私生女?

    「我什麼也沒做,他知道的。」梅若曦喃喃自語,推開男記者,轉身攔下一輛出租車,她要去找靳承軒,她不要他誤會。

    站在辦公室俯視著窗外,靳承軒的臉上帶著疲憊且滿意的微笑,靳氏商貿和梅家最近的境遇,在媒體的筆下簡直可以說一波三折、山重水復。

    先是傳言靳氏將被惡意收購、企業內人心惶惶,然後梅家老三、老四義正辭嚴的出來主持大局,要企業的員工相信梅家不會拋棄姻親,一定會來幫肋大家走出難關,接著義被爆收購靳氏商貿的公司,背後的老板其實就是梅家老四,他們只不過是在貓哭耗子假慈悲。

    就在大家都以為靳氏商貿這次要遭遇滅頂之災的時候,靳承軒先下台南、後去香港,帶回了香港某財團的巨額投資,不但瞬間穩定了局面,反而在不知名的助力下趁勢追擊,將梅家相關的子公司逐一吞並,給這場沸沸揚揚的商戰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

    到今天為止,他終于可以宣布他勝了,大獲全勝,現在他要做的就是趕緊回家,好好和他的小妻子溫存一下,為了這場商戰,他太忙、太累,已經很久沒有享受她溫暖的體溫了。

    他知道她在擔心他,今晚回家他要告訴她,不再有梅家的干擾,她永遠擁有自由,當然,是在他的身邊。

    辦公室的門砰的一聲打在牆上,靳承軒先是皺眉隨後驚喜,敢這樣打開他辦公室的只有一個人。

    他轉頭淡笑,「你怎麼來了?」掛在嘴角的笑容在看到她之後立刻隱去,門口的女人滿臉是淚、小臉慘白,眼楮比兔子還紅。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靳承軒幾步走到她身邊,確認她全身上下沒有什麼傷口後才略略放下心來,「為什麼哭成這樣?」

    「我沒有,你不要相信,他們都亂說。」梅若曦哽咽地解釋,「報紙上說的不是真的,我不是梅家的臥底。」她該怎麼辦?往她身上潑髒水的是她的娘家,她百口莫辯啊。

    「我知道,你先別哭,冷靜一下。」靳承軒立刻了解她在說什麼,那份報導他早上就看到了,不過是敗軍之將最後的哀號罷了,梅若曦的脾氣、秉性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他全然地相信她。

    「我、我是私生女,什麼都沒有,可是我不會做對你不利的事情。」她還有好多話要跟他解釋,她不想離開他,哪怕他的公司已經安全了。

    昨天她終于打開奶奶留給她的木盒子,里面除了一些簡單的小首飾,還有奶奶留給她的一封信,除去其它的關懷叮囑,只有一句話讓她牢牢記住。

    在你愛的人身邊,妹才有真正的自由。

    她已經找到了她愛的人,她找到了她的自由。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他摟住她,放柔了聲音安慰。

    「可不可以不要趕我走?」她捉住他的手臂,不安和惶恐在她的胸口蔓延,他為什麼不說話?他不再相信她了嗎?

    「別動。」靳承軒心里有種不太好的感覺,剛開始他以為梅若曦的臉色不好是因為哭泣,可是他把她抱在懷里後才發現,她全身發冷,皮膚又冰又濕,「你先別說話,我叫醫生來。」

    「我沒事,你听我說。」梅若曦覺得頭暈暈的,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可是她要把話說完,「我、我愛你,我好愛你。」終于說完這句最重要的話,梅若曦眼前一黑,整個人直接倒在靳承軒的懷中,什麼都不知道了。

    靳承軒一把抱起她,沖著外面吼︰「徐浩呢?開車,去醫院!」

    望著她沉睡的小臉,靳承軒愛憐地替梅若曦拉好被單,還好有驚無險,她只是心中郁結過度,所以暈倒而已,不是什麼大病。

    剛才听到她告白的喜悅被她這一暈給沖得煙消雲散,直到此時他才能放下心來,回味她說過的話。

    按照她往常的作息時間,她應該是在家里吧,大概是從什麼地方看到報紙上的消息,所以哭著跑來找他解釋。

    這個傻乎乎的小女人,他在她的心里這麼重要嗎,重要到她一刻也無法等待?

    靳承軒忍不住在她額頭輕吻,大概是沒控制好力道,梅若曦不舒服地動了動,醒了過來,怯怯地張開眼楮。

    「感覺怎麼樣?會不會難受?醫生說了你沒事,睡一覺就好了。」他摸著她的臉頰,雖然在打點滴,可是她的小臉還是偏白,不像平時那麼健康有活力。

    「不難受,稍微有一點頭暈。」她乖乖地蹭著他的指尖,眼淚忍不住又掉下來,他還是對她這麼溫柔,他真的沒有相信那些報紙上的瞎編亂造嗎?

    「傻瓜。」他替她拭去眼淚,寵溺的淺笑,「你只看了早上的新聞,還沒有看晚上的呢。」

    「呃?」她張大美目,一臉疑惑地看著他。

    「我贏了,所以他們要散布點謠言,讓一些傻乎乎的小丫頭自亂陣腳。」他點點她的鼻尖,猜到這個新聞八成是梅若玲散布出來的,能讓梅若曦不高興的事情,梅若玲一定會興高采烈的去做。

    「我哪里傻了。」來不及消化他說話的內容,梅若曦反射性地抗議。

    被他笑話太多次,現在的她只要一听到誰說傻這個字,就會忍不住反駁,于是她的注意力又一次被靳承軒成功地引開。

    「嗯,不傻,你最乖了。」靳承軒低笑著吻上他日思夜想的唇,將她抗議的話堵在嘴里,他實在是好想念她的味道。

    梅若曦的腦海中有個角落覺得不太對勁,不傻的反義難道是乖嗎?可是他的吻對她來說一向是迷藥,沒幾秒鐘,梅若曦就暈乎乎地搞不清楚今天是星期幾了。

    「咳咳,你們兩位最近還是克制點吧。」煞風景的聲音在門邊響起,冉少源搖著頭走過來,「喏,懷孕剛一個月,胎兒需要穩定一下。」

    「你說什麼?」兩人同時愣住。

    「你們都不知道?」冉少源無語,「靳太太懷孕啦,已經懷孕一個月了,為了胎兒的安全,最近不要親熱……我說的話你們听到沒有?」

    看著那兩個一臉痴呆模樣的傻瓜,冉少源決定等過一會再來叮囑他們。

    「你……你有孩子了?」靳承軒維持不了臉上冷靜的表情。

    他們最近只有一次,剛好是在她非安全期的時候,那時他沒有采取措施,居然就中獎了,不過這個獎中得好,他非常滿意。

    「我不知道啊。」梅若曦更是呆住了,孩子?天啊,她的肚子里有個小功寶,她要當媽媽了,可是他還沒有回答她,他是不是還要她?

    「我、我們以前說好的,等公司安全了,我們就離婚……」她咬住下唇,淚意涌上來,讓她幾乎無法說下去。

    「離個屁!」靳承軒凶巴巴地在她的小骨子上一咬,「你把我當什麼?又把肚子里的孩子放在哪里?你說離婚就離婚?我告訴你,把你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都給我丟一邊去,給我記住了,你是我靳承軒的妻子,沒有人會更改這一點!」

    梅若曦被他凶了一頓,心里卻暖得好幸福,只不過幸福的一角還有一點點不滿足,他說了這麼多話,卻獨獨沒有說出她最想听的那一句。

    小手揪住他的衣角,她眼巴巴地看著他小聲地說︰「那、那為什麼啊?」

    「嗯,什麼為什麼?」靳承軒看到她期待的眼神,故意不如她所願。

    「你……你真討厭,我不理你了!」

    梅若曦氣鼓鼓地背過身去,靳承軒的眼中浮起笑意,她是他的寶,他將一生鐘愛。

    抱起她嬌小的身子,在她的驚呼中烙下一吻,還有他一生的承諾。

    「寶貝,我愛你。」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