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處女很難追 > 終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處女很難追 終章

作者︰倪淨

    這下子事情一發不可收拾了,于恩跟天借膽一路護送段母回北部,而故意與段父反調的她,還選在宴會這日晚宴出席。

    可以想知,段母的出現,卻多少驚訝,特別是段父。

    當三人一走進宴會大廳,在場滾客全都被段夫人的美麗雍容給折服,隨後的于恩則是一襲火紅低胸的禮服,緊身剪裁將她完美身段展露無疑。

    相對與于恩的大膽,羅湘湘一身純白如精靈般甜美裝扮,更教人看得目不轉楮,只是這位美麗的精靈,雖遮了前面,卻大方的展露美背,那柔美的曲線,幾乎教人無法轉移目光。

    身後跟了兩位美女,一進場即引來騷動,自然也驚動了段父以及今完的總招待伍天行。

    三個女人不顧他人的目光,跟服務生要了香擯後,既走向美食區,畢竟打扮一整天,肚子確實是餓了。

    「你怎麼來了?」那話,是出自段父口中,而跟在段父身後的是一臉氣煞的伍天行。

    兩個男人目睹這三個女人**的穿著,春光無限地教人白吃冰淇淋,首先發難的是段父,「誰讓你穿成這樣的?」一直知道妻子的美,貪心的他一再地將她獨藏,偏偏今晚的妻子卻故意跟她唱反調,教他怎麼能不氣!

    「今天不是兒子的訂婚宴嗎?我當然是來給兒子祝福的。」

    「那也不給穿成這樣。」二話不說,段父馬上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為妻子披上,那有力的臂膀定在老婆細腰,不讓她掙脫。

    「你快放開我。」羞于丈夫的大膽,段母有些害臊地推他。「夜呢?怎麼沒看到人?」

    「他正在休息室陪嚴小姐。」

    听到嚴小姐,段母沒好氣地瞪著丈夫,「你還是執意要夜跟那位嚴小姐訂婚?」

    「這事已經成定局了。」段父不肯妥協。

    白了段父一眼,段母努了努下巴,「那這女孩怎麼辦?我喜歡她,」

    「她是誰?」

    一邊的于恩先行退了一步,怕自己被掃進家族風暴,今晚陪段夫人出席,已經讓她少了十年壽命,她怕段父一旦怪罪下來,下一個被押進禮堂的人就是她!

    誰知,她才剛要退開,身後既被人給擋住,那熟悉的氣息飄來,不用回頭都知道那人是誰。

    「你是故意要看我生氣的是嗎?」這是一句低喃,帶著威脅語氣,直入于恩心底,害她心跳不覺加快,直想掙開困在她腰上的大掌。

    「你干什麼?」眾目睽睽之下,他竟然如此妄為?

    「跟我走!」不給于恩開口的機會,伍天行一臉鐵青,拉著她往大廳一旁的休息室走去。

    「她有夜的骨肉了。」

    「你說什麼?」段母的聲音不大,卻足夠讓在場的賓客听到,眾人全是一陣抽氣,難以置信的打量著羅湘湘。

    「怎麼?你不相信?」

    忽然,段父似乎猜到眼前年輕女孩是誰,才轉頭想要罵人,誰知于恩及伍天行已經跑得不知去向。一時氣結的他,氣得直瞪著妻子,「你為什麼帶她來這里?」

    「為什麼不行,她都不愛夜了,而且她連肚子里的孩子也要拿掉,人家女孩心腸好,為了夜著想,他今天只是想來送祝福的,希望他跟嚴小姐訂婚愉快順利。」

    當了三十年的夫妻,段父若真相信自己妻子的話,那才有鬼,只是一向安靜少言的妻子,竟會為了眼前的女孩變得如此不同,著實教段父有些吃驚,他從不知道自己妻子的口才這麼好。

    「我馬上要人送她走。」

    「不行!」段母揮開段父的手,拉著羅湘湘,怎麼看怎麼愛。

    「人家湘湘連孩子都要拿掉了,你還計較什麼?」

    段母的話才說完,身後既傳來一道氣吼︰「誰說她要拿掉孩子了?」剛才伍天行打了電話給他,告知他宴會的騷動後,不顧嚴夢佳的阻止,他快跑過來,只見自己擔心了一晚的人,此時正在眼前。

    她哭過嗎?怎麼雙眼紅腫?是誰欺負她了?

    拿掉孩子?段夜再將眸光盯向她的肚子,似乎有些領悟地鎖了眉頭,「過來!」

    「你這孩子,這麼凶會嚇壞湘湘的,她還有孕在身。」段母罵著兒子,卻還故意將羅湘湘推向兒子。

    「好了,既然你都說孩子不能拿,那你就跟湘湘好好談一談,該怎麼處理?可是你要是敢嚇壞我未出世的孫子,我可不會放過你。」段母給了羅湘湘力量,隨後要他們馬上離開。

    「不準走!」段父喊人。

    「清威,由他去吧。」段母牽過丈夫的大掌,這是她第一次主動牽手。

    「你……!」

    「孫子都有了,你真想要她把孩子拿掉?」帶著風情,段母微笑地望向丈夫剛毅的臉。

    「你是故意的?」

    「我只是希望兒子快樂,不要像我……」

    沒讓段母把話說完,段父的手心握緊,「別說了。」

    「為什麼不讓我說完?難道你不想听我說心里愛的人……」

    「我叫你別說了。」承擔不起妻子的內心話,段父低吼,惹來賓客的竊竊私語。

    可他不關,顧不了兒子,也顧不了賓客,段父直接摟著妻子往人少的地方走去。

    「連我想說我愛你都不行嗎?」被摟在他懷中,段母故意在他耳畔挑情的說。

    那話,引得段父瞪大眼,激動的幾乎無法言語,「你說什麼?」

    「我說我愛你,一直都愛你,從第一次見到你,就愛上了你。」那時年輕,因為他的霸道而不肯開口說愛,後來太多的誤會,教她沉默。

    「你不是真心的。」

    「不是嗎?」不顧大廳廣眾,段母給了丈夫一個熱吻,而看著丈夫眼中的激動及欲火,段母明白,自己成功的勾去丈夫的注意力了。

    被強迫離開宴會大廳,羅湘湘此時坐在段夜的車里,只見他沉默的瞪人,表情好不難看。

    「我不是故意來這里的。」有些委屈,教她先開口。

    「為什麼讓我找不到你?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因為著急,段夜重重的捶了下方向盤,那過響的喇叭聲教羅湘湘嚇地縮了身子。

    「我……。」

    「以後不準再一聲不響失蹤,懂嗎?」

    還有以後嗎?他不是要訂婚了?「那是我的事,你不能干涉我的自由。」

    「你說我不能?」那陰沉的嗓音很是嚇人,目光如火如冰。

    「對,以後我不會再回段家,也不會陪你睡,我……」她負氣嚷著。

    「不準!我不準!」

    「你都要跟別人訂婚了,你憑什麼不準!」生氣又委屈,羅湘湘紅著眼眶,淚水垂下,哭著指控著。

    「沒有訂婚,我沒有要跟嚴夢佳訂婚!」

    「你騙人……。」

    「我愛的是你,我只想娶你,你還看不出來嗎?」

    被這話給驚住,羅湘湘只是無助地搖頭,淚水撥了又流,怎麼也擦不完,「我剛才已經跟嚴夢佳說清楚了,我不會娶她。」

    羅湘湘嗚咽地哭著搖頭,不敢相信。

    「如果你不失蹤,你就會發現,我請管家送了禮服給你,打算要你陪我參加今晚的宴會,而我也會將你介紹給所有賓客。」

    「你騙人……。」

    「傻瓜。」輕罵了幾,心疼地將她摟進懷里,段夜捧住她的臉細細的吻著,「我愛你。」這句話,教羅湘湘哭得更傷心,忍不住恭住段夜,「我以為你不要我了。」一直都被人遺棄的她,以為這一次又要再嘗一次孤單的滋味了。

    「我才舍不得。」安慰著她,直到她哭聲稍止,段夜才想到,「你真打算哪掉我們的孩子?」想到剛才母親的話,他的表情變得嚴肅認真。

    羅湘湘咬了咬唇,安靜地搖頭。

    「告訴我,有沒有!」

    「沒有。」其實她根本沒懷孕,那不過是段母的謊言,可她承諾段母,不可以說出事實,「只要你還愛我,我才舍不得拿掉我們的孩子。」

    帶著深情,她吻住他的唇,雖然騙人不好,可是,段母說了,這個謊言,不可以被發現,所以她必須要努力讓自己懷孕。

    小手帶著挑逗,解開他的襯衫扣子,「湘湘!」訝異與她的大膽,段夜卻沒阻止她。

    「你不要嗎?」她輕語著,嬌媚地看他,「那我要停了哦。」

    「你敢!」低吼著聲,段夜急切的將她抱坐在腿上,打算在這小小的空間里,好好的疼愛她一番。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