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臊女十八 > 結尾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臊女十八 結尾

作者︰倪淨

    冷在雨的人生總在暑假展開轉折,每一次都教她踏入人生不同的過程。

    十八歲的這一年,她的第一次被聞甚得給奪走了。

    膽小的她怎麼也不敢說出這天大的秘密,所以她天天安份地待在家里,除了聞甚得的隨傳她隨到外,她真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地窩在家里。

    而可惡的聞甚得食髓知味地在有了第一次的xing事後,三天兩頭來電要她去他每次只要她拒絕,那頭馬上傳來他的恐嚇,要挾將那些她不人告人的秘密全跟她家人吐露。

    為了守住秘密,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在床上好好滿足聞甚得那頭野獸,滿足他總是貪求不停的欲望,滿足他永遠要不夠的體力,而她以為,在這麼過度使用體力的運動後,她該變得憔悴的。

    相反的,她不但沒有變丑,臉頰更是容光煥發地更有女人味,那股小女人的風情,不自覺地在她的舉手投足間展露。

    而這樣的她,更美了,那美,更吸引聞甚得,所以他的索求多多,自然地,常是累得她天天只想窩在家里補眠,哪里都不想去。

    她突然的轉型雖叫家人有些訝然,不過見她多少有些女人樣,盡管覺得不對勁,但大家還是為她感到開心。

    只是,二個月的暑假,未能平靜過完,所有和樂的氣氛都因為大學入學通知單而爆發了。

    「小雨,妳真決定陪聞甚得一起去台北念書了嗎?」冷在菲從未擔心妹妹的成績,反正再差都還有自家經營的私立大學等著她。

    卻怎麼都沒有想到,小雨在聞甚得的督促下,竟也考上了第一志願,而聞甚得更是坐落榜首之名。

    「沒有,我才不要去台北,我要留在這里念大學。」

    要她一個人孤苦無依地北上念書,那干脆現在就拿一把刀給她更快,送她上西天比要她在台北獨自承擔寂寞來得好多了。

    「妳不去?」那上榜通知單是怎麼回事?

    「那是聞甚得填的,教他自己去念。」冷在雨窩在客廳的沙發一角,听說她考上大學,二姐夫打算送她一只小狗當禮物,她正引頸等著呢。

    「聞甚得是今年的大學榜首。」原本就知道是個很聰明有天份的男孩,沒想到實力這麼堅強,打敗台上眾多名牌高中的學生,獨傲榜首之姿。

    「他這麼厲害?」連冷在雨都有些吃驚地倒抽口氣。

    「嗯。」

    「那他去台北念大學,我留在這里陪妳跟二姐夫。」

    想到未來美好的大學生活,冷在雨不覺地露出微笑,沒有二姐夫上課的監視,也沒有聞甚得的追蹤,就算訂婚了又怎麼樣?她還不是可以自由自在地享受大學生活,想到這里,她樂得跟只小小鳥一般,幾乎都要唱歌跳舞了。

    「可是妳的入學通知及成績單我已經交給聞甚得了。」

    「他要就給他啊。」

    反正她就是要死賴在這里,高中悲慘的三年都過去了,向往的大學生活,她肯定會好好用力地玩個夠本。

    冷在菲聞言,坐在沙發上,大肚子的她即將臨盆。

    「所以妳已經注冊了。」

    「什麼注冊了?」笑話,她都還沒去學校報到,怎麼注冊?

    「聞甚得幫妳跟他一起在網上注冊同一所大學。」她以為這件事小雨早就知情了。

    「什麼?」該是打擊過大,將冷在雨本是輕盈舞動的身子給楞住了,呆坐在沙發久久不動。

    「小雨?」

    「二姐,妳說聞甚得幫我注冊大學了?」

    「嗯,學費也是他幫妳支付的。」

    聞甚得當時找上門時表明,既然已經訂婚,小雨就是他的人,未來四年大學生活費,他會全權負責。

    「為什麼?」

    「他說妳已經是他的責任了。」聞甚得十八歲的年紀,卻是內斂又成熟,相較于他,小雨的天真單純剛好互補。

    「我不要!」像是回過神,冷在雨生氣地搖頭。

    「過幾天,你們一起去台北,住的地方都打點好了。」

    「我不要去。」怎麼會這樣?事情怎麼跟她想的不同?不只不同,還差了十萬八千里之遠。

    「小雨,別任性了,一起生活對你們以後結婚當夫妻的感情會更好。」

    「誰說的,我跟他才不是夫妻!」這話才一開口,又想起兩人這兩個月來幾乎天天膩在一起的事實,還有他對自己做過的害羞事她的臉不覺地泛起緋紅。

    可是只要還沒有結婚,就算已經有了性事,他都不可以干涉她的生活。

    「那就先結婚好了。」冷在菲開口,反正家人都認可了,結婚不過是遲早的事。

    「二姐,我今年才十八歲耶。」冷在雨以為自己听到外星話,她才不想當個十八歲新娘,想到結婚後,聞甚得就可以利用各種名目將她困在床上逞欲,她就覺得自己未來的人生已經黑了一半。

    「已經是合法的結婚年齡了。」

    「可是我還要念書。」

    「結婚後妳還是可以念書。」

    「可是我都還沒好好享受大學生活。」冷在雨都要哭了。

    「叫聞甚得陪妳一起享受,不是更好?」

    「他只會管我!」

    「他不管妳,難道要妳繼續這麼胡鬧下去嗎?」冷在菲笑著摸了摸小雨的頭發。

    這時,大門被人給開啟,她們一起轉頭往那方向看去。

    「聞甚得,我說了我不要去北部念書。」聞甚得與二姐夫一同起了進來,一見到他,冷在雨馬上說出自己的想法。

    「資料我已經全交上去了。」

    「我不管,我不要去,我打死都不要離開這里。」

    「小雨,是不是舍不得二姐夫?」沙爾嘯文走過來,看著她喪氣地縮在沙發上,整個人看來沒有一絲生氣,不舍得的問。

    想起這個天天惹事的小姨子要離開身邊了,沙爾嘯文心里多少不舍得。

    「二姐夫,我不要去台北念大學,你幫我。」

    「不行,這件事都已經決定了,妳別再要性子了。」沙爾嘯文拍了拍她已有些蓄長踫肩的頭發。

    「我不管。」她氣急敗壞地瞪著聞甚得大聲說︰「我說不去就是不去。」

    「為什麼不去?」听到大叫聲,沙爾嘯文坐在老婆身邊問。

    「就是不要去。」

    「怕聞甚得欺負妳?」沙爾嘯文寵溺地笑了,「他疼妳都來不及了,哪還會欺負妳。」

    「他會!」

    而且是常常,只要她一個不順他意,不是押她坐在他腿上狂吻就是將她壓在床上做著令她害羞的事。

    「什麼時候?」

    客廳里,另外兩個人看向聞甚得,想要他給個解釋。

    聞甚得則是忙著警告地暗示著在雨,深怕她一個不小心將不該告人的情事給抖出,那麼一切就不是北上念書這麼簡單了。

    「那就好。」

    「才不是開玩笑?」

    「小雨!」這次,聞甚得快步走向冷在雨,打算要她閉嘴,可他還是慢了一步。

    「他都會在床上欺負我!」

    冷在雨見他走上前,一字一字清楚地跟二姐夫告狀。

    然後還揚高下巴,看聞甚得以後還敢不敢要挾她,還敢不敢動不動就將她丟到他的床上放肆。

    雖然除了第一次的不愉快外,接下來的經驗中,她其實是很享受跟聞甚得分享那些甜蜜的親膩,他是個好老師,也是個好學生,看著片現學現賣,而她則是在看著那些令人臉紅的畫面及心跳加速的呻吟時,害臊地躲進棉被里,不敢見人。

    「冷、在、雨!」

    聞甚得拍頭地嘆了口長氣,為那即將要倒霉的人同情的一瞥,自己則是走到客廳一角的邊邊,既然事實都被公開,修理完了冷在雨,接著肯定找他算賬。

    完了,她怎麼會說出口?

    冷在雨緊張地看著聞甚得,想要他救命,可惜,聞甚得只能給了她一聳肩,因為這一回,他也無能為力,誰叫她要大嘴巴地把兩人的床上私事公告出來。

    「二姐夫,人家不是故意的……。」一見苗頭不對,冷在雨又故計重施地使了哀兵計。

    「妳還敢說?」只是這回什麼計謀都沒效,二姐夫的火氣已是失控。

    「都是他啦!」

    「小雨,是不是聞甚得勉強妳?」沙爾肅文的拳頭握緊,只怕一會兒管不住會落在某人身上。

    冷在雨求救地看向二姐,她則是無奈地搖頭,心想這趟北上之行是必要的,而且還會外帶一場婚禮。

    「呃?」強迫?好象有,又好象沒有。

    「有沒有?」

    冷在雨嚇得閉嘴,連忙逃到聞甚得懷里,對她而言,那里早已是唯一的避風港。

    「你都不救我!」

    「誰叫妳要招供,傻瓜。」他的無奈又有誰知,只能搖頭等著被審判了。

    「聞甚得,你真跟小雨上床了?」

    他點頭,小罪人都窩在他懷里抵死不肯響應,他只有無承認的份,反正該來的還是要面對。

    「是的。」

    「我該一掌劈了你!」

    聞甚得見老師氣得臉紅脖子粗,他平靜地迎向那殺人的目光,冷靜地說︰「既然我們都上床了,結婚的事我想也不用再拖了。」

    什麼?結婚?

    冷在雨吞了下口水,窩在聞甚得懷里,想要轉身抗議,卻被他給定住身子,動彈不得。

    深怕自己的人生大事就這麼被談定,不顧聞甚得施加在腰上的壓力,她氣呼呼地叫道︰「我不要!」

    「妳閉嘴!」兩個男人瞪她,那目光是不容置疑地強勢,教冷在雨馬上推開聞甚得這只披著狼皮的狐狸,投奔二姐懷里。

    「二姐,我不要結婚啦!」

    「傻瓜,那妳還大方地說那些只屬于妳跟聞甚得的情事?」她抵在妹妹耳邊,淡笑地看著小雨緋紅的臉蛋,「這時才知羞是不是有些遲了?」

    看著那邊二姐夫與聞甚得認真的討論著,冷在雨明白,這一次她又是大劫難逃了。

    「人家不小心說的。」她嘟嘴自知理虧地辯解。

    「真的決定跟聞甚得了嗎?」十八歲的年齡,還有更多的選擇,二姐覺得小雨可以拒絕。

    冷在雨還來不及回答,只見二姐夫的拳頭已經落在聞甚得的肚子,腳也踹了過去,她不舍地馬上飛至他身邊。

    「二姐夫,不準你打他!」

    「小雨,妳先閃開。」

    「不要!」

    「小雨,听話,去一旁。」聞甚得怕她傷了自己,畢竟拳頭無眼。

    「我明天就跟聞甚得去公證結婚,二姐夫你不準再打他了。」瞧小丫頭護夫心切,教沙爾嘯文差點失笑。

    「妳確定?」

    「對,我這輩子非聞甚得不嫁。」他都拿走了她的初吻、初夜,這種人她不賴上他,那她要賴誰?

    為此,冷家小千金,芳齡十八歲,大學入學前三天,在自家兄長的不舍心情下,轟轟動動的出嫁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