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倪淨 > 醋女十八 > 後記三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醋女十八 後記三

作者︰倪淨

    這算是無言的抗議嗎?

    慕再處加班到半夜回家,倦累的他走進房間打算洗澡上床睡覺時,打開電燈時,驚得連忙跑出房間,連門都沒敲地打開女兒房間。

    女兒習慣睡前留盞小燈,也讓他一顆幾乎要因為驚嚇過度而停止的心髒再次跳動,他的老婆正在女兒床上睡得香甜。

    慕再處走進房間,女兒的單人床擠下兩人著實小了些,不忍心的他傾身彎腰才要抱老婆時,睡在內側的女兒這時睜開眼。

    睡眼惺忪的問著︰「爸,你剛回來嗎?」

    「嗯。」小聲地回著,深怕吵醒老婆,「妳媽怎麼跑來這里睡了?」

    「你們房間這麼亂,怎麼睡人?」她媽下午那場無匣頭的翻箱倒櫃,除了她房間是完好的外,客廳也全是一團亂。

    慕再處拉過椅子,輕聲問女兒︰「發生什麼事了?」

    「媽說要離家出走。」可是行李太多,打包來不及,今晚就先暫時在她房間睡,等明天收拾完了再走,害得她都要哭笑不得。

    慕再處眉頭皺起,「為什麼?」

    「爸,你該不會真的有外遇?媽說有個女的去你公司跟你表白。」

    慕再處彈了女兒額頭一記,疼愛的輕罵︰「妳說有可能嗎?」林心星這時動了動,似乎是感覺到老公就在身邊,她的手探了探,在無意識下握住了老公放在床上的手心,帶著微笑再次進入夢鄉。

    這小動作天天在他們的床上發生,可今晚最令他心動,他一直都愛老婆對她的依賴,低頭在老婆臉頰印個吻,里頭寫滿了對老婆的愛意。

    「媽說的啊。」

    「爸對那女人沒興趣。」

    「可是媽擔心。」

    「我再跟她說。」

    也好,慕小妮覺得這種事還是父母自己要解決,她唯一能提供的只是一張小床,「爸,我去客廳睡。」

    「不用了,我抱妳媽回房間。」

    「你們房問根本不能睡。」那像被炸彈炸過的房間,她都懷疑她媽明天要怎麼整理。

    慕再處苦笑,他剛才看了,都不覺瞪大眼,難以置信他老婆有如此能耐將房間弄成如此嚇人。

    「沒關系,明天學校放假,我在沙發上睡也一樣。」再轉頭看看她媽,「如果把媽吵醒了,那我們都別睡了。」幾個鐘頭前,還有個人信誓旦旦地說要等老公回來問清楚,最後卻陣亡在她的小床上。

    也真難為她媽了,今天下午那麼折磨,她不累才怪。

    女兒貼心地將床位讓給父母,自己則是拿著枕頭到外頭,「爸,晚安。」

    「晚安。」

    ※※※※※※

    她明明是跟女兒擠一張床,怎麼半夜睜開眼楮,入目的是老公的俊臉,而且還枕在他溫暖的臂彎里,臉貼在他厚實的胸前,眼珠子再轉了轉,這里確實是女兒的房間,那老公為什麼會在這里?

    轉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凌晨四點多了,她記得自己睡著時已經十二點。

    再將目光轉回老公臉上,看他睡的沉,單手撐在額前,還有輕微的打呼聲,不自主地,她伸出手指捏上他高挺的鼻子。

    幾秒後,老公輕掙動了下,她先是松開手,然後在他睡著時,悄悄地爬上他身上跨坐,接著再傾身將他的鼻子捏緊,這次連同他的嘴巴都(並捂住。

    如她所料,才幾秒的功夫,她老公轉醒,而她的手也松開了。

    沒有開口、沒有掙動,慕再處的手只是輕輕地幫她將落下肩膀的睡衣給拉好,順便將她的頭發給勾至耳後。

    「怎麼醒了?」床太小,慕再處是側睡,而老婆一起身,他隨即躺正由得她坐在自己腰上。

    「女兒呢?」

    「在客廳。」

    「那我也要去客廳睡。」

    她才要下床,腰上一道使力教她動都動不了,「在這里陪我。」不容她離開,慕再處定住她的身子。

    「哼,你不是有人陪了嗎?」

    「妳說今天電話里的那女的嗎?」

    她哼了哼,不答聲。

    「我已經明白告訴她,我結婚了。」

    「那又怎麼樣?」人家是有錢有才能的美女,那是她這種黃臉婆可以相比的,想到這里,她就生氣。

    「不怎麼樣,只是覺得還是我老婆可愛多了。」

    他霸道也專制,婚後的他更常左右老婆的生活,他的強悍需要的是個溫柔又單純的女人,而考天爺已經將他要的人給他了。

    「家花哪有野花香。」

    「沒有嗎?」慕再處將老婆嬌小身子拉下,在她頸間聞了聞,是她獨有的馨香,「我覺得很香啊。」而且他還百聞不膩。

    這時,林心星才發現老公似乎還穿著白天的襯衫,「你好髒,為什麼沒有洗澡?」

    這還敢怪他,慕再處吻了她的唇,「妳把房間翻成那樣子,妳以為我能找到睡衣嗎?」況且他是真的累了,見她甜美的睡臉,不由得也跟著上床,就這麼摟著她進入夢鄉。

    想起昨天下午,林心星語窮,「我本來要離家出走的。」

    還好她沒走,否則被他找到,肯定是要一頓**痛,為此他還是在她小**上打了一下。

    「你為什麼打我?」她嘟嘴不依。

    「妳竟然不相信我。」

    「我哪有!」

    「還沒有?」

    「人家就是不相信才沒走的,不然我早就走了。」

    見她委屈的臉上都要哭了,慕再處連忙哄著,「那是我錯怪妳了。」

    「你知道我在房問里找到什麼嗎?」

    「嗯?」他的手在她光滑的大腿上游移。

    「我們結婚前的情書,還有新婚時的便條紙。」那些貼心的東西雖是泛黃了,卻是陪著他們一同走過這段感情的證明,「然後我還看了女兒小時候的相薄。」那是初為人母的喜悅,她天天幫女兒拍照。「你還記得嗎?」

    「嗯。」

    「我本來想,在你外遇前我要先拋棄你,這樣人家才不會笑我是沒人要的黃臉婆。」

    「那為什麼又沒走?」以她沖動的個性,說走就走,怎麼這回這麼乖還在家里等他。

    「我看到你以前寫給我的情書,覺得你追我追得那麼辛苦,而且我還幫你生個這麼可愛聰明的女兒,所以就先原諒你這一次。」

    本是因為倦累而閉上眼楮的慕再處這時睜開眼楮,眼里寫著笑意看著老婆,「心星?」

    「干嘛?」

    「我記得好象是妳倒追我的。」

    「我哪有!」

    「好象是妳天天到我大學站崗,而且又非要我吃妳做的便當,然後還自願到我住的地方幫我打掃洗衣,最後還把所有倒追我的女生全趕跑了,妳自稱是我女朋友。」

    這是慕再處的回憶,他不相信自己會記錯。

    「才不是這樣。」林心星抗議,再次挺起腰坐正身瞪著老公,雙手插腰,「明明是你天天接送我去學校,要我做便當給你吃,還把我騙去你的住處幫你做家事,最後還拿我當箭靶把外頭的女生全都趕跑了。」這是林心星的版本。

    「妳記錯了,是妳主動到我的住處,而且還讓我把持不住的一次又一次地愛妳。」生澀的兩人在初時的雲雨時,總是不小心將她弄疼了。

    「才不是,是你把我撲倒在床上,還連保險套都沒戴,女兒就是這麼來的。」一次就中鏢了,害她未高中畢業就挺個肚子。

    見老公記憶力如此驚人,林心星索性扁嘴別過臉,那代表她生氣了。

    他沒事過去的事記那麼清楚干什麼?

    虧她還每次都跟女兒炫耀老公當初追她的辛苦及如何霸道地愛她,現在全被他翻供了。

    「不過我似乎是霸道了點。」

    「本來就是。」

    「還不準妳男生出去。」

    「對啊。」

    「在知道妳懷孕後,馬上就開口跟妳求婚。」

    「哼。」

    見老婆還氣呼呼地,慕再處一個翻身,將老婆壓在身下,「要不要陪我洗澡?」還好,他懂得老婆的脾氣,知道要見風轉舵的先行認錯。

    「你自己去。」

    「真的不要?」故意趁老婆不注意,嘴唇沿著她的頸間順勢而下,直探入她胸前柔軟的**,將她的睡衣給解開。

    「你干嘛?」

    「既然不去,那就先做再說。」

    慕再處才說完,不等老婆回話,他的唇已經將她的話封住,並且吞進喉間,打算在這麼一個下半夜開始他與老婆的親密時刻。

    霸道的他,用吻一次又一次地消弭了老婆的抗議,同時也化解了兩人之間的冷戰。

    《處女日記系到》

    ◎喜歡倪淨〈醋女十八〉的俏皮高中愛情嗎?那麼請大家不要錯過另一愛情佳作,〈澀女十八〉,一同走進作者的強烈情愛故事中。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