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元媛 > 偷賊太放肆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偷賊太放肆 第八章

作者︰元媛

    「放開我!」

    沒想到被大軍包圍之下,他還敢猖狂的擄走她,二哥竟然也不阻止,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她被帶走。

    可惡!蒼月緋紫氣得發抖,偏又敵不過他的力氣,只能被他鎖在懷里不停的尖吼,「鳳天痕!你到底想做什麼?!」

    直到進了深處的桃花林,鳳天痕才停了下來,將她困在樹干和他之間,不讓她離開。

    「把剛剛的話再說一次!」他沉聲命令,鳳眸一瞬也不瞬的看著她。「我不信你不愛我,看著我的眼楮,再說一次!」

    緊捏著手心,蒼月緋紫高傲的抬起小臉,不逃避的看著他。「我說了,我不愛你!不愛不愛不……唔……」

    再也听不下去,鳳天痕低頭用力攫住那張可惡的小嘴。

    「不……」蒼月緋紫不想再讓他得逞,掄拳用力的捶著他,甚至用牙齒咬破他的嘴。

    血腥味,在兩人的唇間泛開。

    可他仍然不放開她,舌頭粗魯的在小嘴里翻攪,糾纏著那倔強的小舌,不讓她反抗,硬是要逼她投降。

    「唔……」苦澀的血腥味終于讓她停止掙扎,他不疼,她都替他疼了。

    「你抗拒不了我的。」舔著她的唇,他的聲音低啞。

    「那又如何?我就是不要你!」她也有她的尊嚴,不可能一直輸給他,這次,他不會再是贏家。

    「你!」這女人就是有逼瘋他的本事!「那就試試看吧!」他邪氣一笑,大手用力扯開她的衣襟。

    「住手!」明白他想做什麼,蒼月緋紫氣得拚命掙扎。

    「我會讓你『要』我的。」

    ……

    蒼月緋紫強撐著身子,舔了舔唇,勉強從腦子里找回一絲理智。

    「你不要以為……每次都能用身體讓我屈服。」她推開他,再深吸一口氣,嬌喘吁吁的聲明,「我不會留下來,絕對不會!」

    「即使我求你?」抿了抿唇,鳳天痕瞪著她。

    「對!」揚起頭,撐著虛軟的身子,她不退縮。

    鳳天痕瞪著送她,頭一次這麼討厭她的倔強。

    「我不會求你。」他有他的尊嚴,愛說多了,他也是會累的,得不到任何回應,他的心也會寒。

    蒼月緋紫沒有回話,僅是低下頭。

    他不懂,她不要他求,只是要他證明他的愛而不是光用嘴巴說說;愛不是只用說的就可以。

    見她不回話。鳳天痕抿了抿唇,俊龐陰沉。

    「隨你,要走就走吧!」他放手、他輸了。

    轉身,他頭也不回的離去,卻听到身後的她小小聲傳來一句

    「你知道嗎?你總是口口聲聲說愛我,可是我卻看不到你的真心……」

    那朵高傲的魏紫離開了。

    走得徹底,也走得讓鳳天痕心口抽疼。

    他再也笑不出來,俊美的臉龐鎮日陰沉,不再有散漫的笑容。

    襲依依被他趕出山谷,谷外的陣式也全數改過,除了谷里的人外,沒有人可以進來。

    他像一縷幽魂,每天在谷里晃蕩,走著走著,卻總是在谷里的每一處看到那朵魏紫的身影。

    他忘了,她在谷里生活了一個多月,四周都有她走過的痕跡、兩人的對話、她生氣的模樣,以及她害羞的模樣。

    鳳天痕!你這無賴!

    她最常對他說的,就是這一句。

    美眸總是瞪著他,大發嬌嗔,一副恨不得打死他的模樣。

    想著想著,鳳天痕忍不住笑了,可是在笑的同時,心也疼了。

    她……不愛他呀!

    寧願離開,也不願待在谷里,永遠跟他在一起。

    心里的自信早已潰散,對她,他從來沒有把握。

    就算再怎麼不想放手,他還是得放,畢竟強留著她也只是讓她不開心,他不想看到她痛苦的模樣。

    可是……她一走,他卻好痛好痛。

    心頭空蕩蕩的,完全不像過往自信又灑脫的鳳天痕。

    真沒用,只不過是個女人而已,竟然就讓他這麼失魂落魄。鳳天痕不禁苦笑。

    「師兄。」水娃兒慢慢的走到他面前,面帶猶豫,不知該不該開口。

    「什麼事?」回頭,鳳天痕徑自看著眼前的畫,鳳眸緊緊盯著畫中的人兒。想著她的一顰一笑。

    在她走時,他氣得想毀掉這畫,可是一將畫拿在手里,他卻停住了所有動作,怎麼也毀不了它。

    舍不得啊……

    看著師兄失落的模樣冰娃兒搔搔腦袋。

    「那個……我從外面听到消息.蒼月國的大公土……好像要嫁人了。」

    「你說什麼?!」迅速回頭.鳳天痕不敢置信的瞪著她,低沉的聲音變得粗啞。「你再說一次!」

    水娃兒縮了縮肩膀,硬著頭皮又說了一次。「就是……緋紫姐姐好像要嫁人了。」

    「嫁人?」鳳天痕不停的重復這句話,每念一次.心頭就痛一次,一股怒氣也隨之而起。

    她才離開半個月就要嫁人了!那他鳳天痕算什麼?!該死的女人!

    想到她會依偎在別的男人懷里,對著那個男人笑,任那男人親吻她,撫遍她身體的每一寸……

    還有她誘人的嬌吟聲,當激情纏綿時,她會熱情的勾住那人的腰,她的熱情總讓人無法抗拒……

    愈想,額際青筋也跟著浮起。

    他無法忍受,更無法接受她屬于別的男人!

    「她要嫁誰?」聲音,從齒縫中迸出。

    見他的表情好難看,水娃兒嚇得後退幾步。「我、我也不知道,反正一定是皇親國戚……」

    「她就那麼迫不及待嫁人?那我鳳天痕算什麼?我對她的愛算什麼?」轉頭瞪著畫中人兒,他氣得想用力撕毀它。

    可才一扯下畫,卻又停止了動作一一該死!

    鳳天痕氣得捶桌,砰的一聲,堅硬的紫竹桌成了碎片。

    水娃兒嚇得退到門外,吞了吞口水,小聲的說著,「可是……師兄,你給的愛很讓人不安耶!」

    「什麼意思?」他倏地轉過頭,惡狠狠的瞪著水娃兒。

    瑟縮了下,水娃兒趕緊解釋,「你向來風流又花心,總是游戲人間,隨手拈來的風流債一堆,就算你口口聲聲說喜歡緋紫姊姊,也很難讓人相信吧?」

    水娃兒的話讓鳳天痕擰眉,薄唇緊抿。

    見師兄沒動靜,水娃兒放大膽子繼續說︰「而且,你對緋紫姊姊說喜歡,總是用那麼不正經的口氣,誰會相信呀!你覺得像緋紫姊姊那麼正經的人,會相信你用那種口氣說的話嗎?」

    不會。

    這兩個字從鳳天痕心底響起。

    那個固執的女人,不管做什麼事都一板一眼,而他的輕佻無賴正是她最討厭的。

    「你的意思是她會走都是我的錯羅?」鳳天痕陰森森的反問。

    「沒、沒呀!」水娃兒膽小的縮回頭顱,好想拔腿就跑。「我只是覺得師兄你口口聲聲說愛緋紫姊姊,可是你的愛在哪里,沒人看得到呀!沒有一個保證,誰敢相信你的愛,搞不好哪天你喜新厭舊……」呃,被瞪了,說不下去。

    死死的瞪著水娃兒,鳳天痕不吭一聲,心里卻受到了極大的震撼。

    他想到蒼月緋紫離去前說的那一句話——

    你知道嗎?你總是口口聲聲說愛我,可是我卻看不到你的真心……

    可是憤怒的他卻沒有听進去,現在仔細一想,不安的並非只有他,她也跟他一樣。

    玩世不恭的他,無法讓她安心。

    他向來浪蕩慣了,總是隨性的過日子,想怎樣就怎樣,從不管任何人的想法,就連對她,也只是想著要把她鎖在身邊,從不曾想過要付出什麼。

    反而是她,付出的比他多。是他傷了她的心,她才會離開。

    他真是個傻瓜!他怎會以為紫兒不愛他呢?她對他的愛,早在言行之間就表現出來了呀!那朵高傲的魏紫只會對他生氣,只會對他笑,只會對他大吼,只會對他哭……

    最真實的她,完完全全展現在他眼前,只有他看得到,可是他卻盲目得視而不見,固執的要親口听她說愛。

    愛,不見得要用說的,她已經用行動表現了呀!

    只有他,開口閉口說愛,卻從來不曾行動過。「娃兒,謝了。」鳳天痕揚起笑,之前的頹靡消失,再度流露出自信。拿起地上的畫,鳳眸深深的看著畫中人兒,他的心悸動著,蠢蠢欲動,就像他第一次看到這幅畫時,那激蕩的心情一樣。

    要她、要她……

    她是屬于他的,除了他之外,不許任何人擁有她。

    我卻看不到你的真心……她的哭泣,言猶在耳。

    「紫兒,這次我會讓你看到的。」勾起薄唇,他深深的笑了。

    足尖輕點,迅速離開山谷——

    她是他的,他絕不許她嫁給別人!

    *****

    深夜,蒼月緋紫慢慢走出寢宮。

    月光下,小臉蒼白憔悴,本來縴細的身形更是瘦弱,像是風一吹就會倒了似的。

    離開鳳天痕已經半個月了。

    每天,無時無刻,她都在想他。

    很不爭氣,她知道,可就是控制不住。

    想他、想他,好想他……想得心都會疼了。

    「寶寶,怎麼辦?娘好想你爹爹……」摸著平坦的肚子,蒼月緋紫輕聲說著。是的,她懷孕了。

    回到宮里,她才發現自己有了他的孩子。

    這消息被壓了下來,可是蒼月皇族絕不允許這種丑聞發生,迫于無奈,只得找人娶她。

    她一點也不想嫁,可是迫于兄長的壓力,她無法反抗。

    緋雲宮四周皆有守衛看顧,她根本無法逃出,虛弱的身子更讓她心有余而力不足。

    明明有了身孕,可是她的身子卻一天比一天縴細,一點也不像懷孕的人,就連御醫也一直要她多吃點。

    她也想呀!可是怎麼吃怎麼吐,整個人更是虛弱不堪。

    御醫說,這樣下去,孩子會保不住。

    御醫的話讓她害怕,這是他的孩子,她要這個孩子!

    最可惡的是大皇兄,竟然說孩子沒了也好,省得麻煩。

    大皇兄的話氣得她好想哭,賭著一口氣,她更要生下小孩,所以這幾天她更拚命吃,再怎麼吐也要強迫自己吃。

    可是……再過幾天,她就要嫁人了。

    她該怎麼辦?她一點也不想嫁呀……

    「寶寶,你說娘該怎麼辦?」看著肚子,她輕聲問著。

    「寶寶?!你有我的孩子?!」突然間,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前方響起。蒼月緋紫一愣,迅速抬頭,看到那個不該出現的身影。

    「你、你怎麼會……」她不敢相信,怕是自己在作夢可是眼眶卻不由自主的盈著淚。

    「該死!你有了我的孩子,竟還敢嫁給別人?我告訴你,你休想!」鳳天痕氣得跳腳,什麼玩世不恭,什麼瀟灑不羈,全沒了。

    這該死的女人,真真會氣死他!

    「痕……」顫抖著紅唇,她喊出了他的名字。

    「蒼月緋紫,我警告你,除了我之外,你休想嫁給別——」話聲,在她撲進懷里時止住。

    「嗚……真的是你……我好想你……好想好想……」顧不得一切,在看到他時,她什麼都不管了。

    懷孕的緊張,被迫嫁人的害怕,連續半個多月的折磨,在看到他後,全部崩潰,只想緊緊的抱著他。

    「哭什麼!是你自己要離開的,現在有什麼好哭的!」鳳天痕硬著聲音,明明心都軟了,可是男人的自尊讓他不想低頭。

    「嗚……你好凶……」她都懷孕了,還對她凶。

    「誰敦你要嫁給別人!我對你而言算什麼?!」想到她要嫁人,鳳天痕就生氣,口氣更差了。哽咽了下,蒼月緋紫的口氣好不委屈。「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是皇兄一定要我嫁,不然我也不想呀……」

    「是嗎?」冷哼,他不信。

    「你……」听見他的語氣,蒼月緋紫抬起頭,忍不住也生氣了。「不信就算了,走開啦!你來干嘛?」她推開他,紅著眼眶,沒好氣的瞪有他。

    哼!懷孕的人脾氣可是很大的!見她變了臉色,鳳天痕就慌了,什麼男性自尊全沒了,尤其看到她瘦成這樣,他好心疼。

    「你不是懷孕嗎?怎麼瘦成這樣?」一點也不像懷孕的人,就連臉色也很難看。

    「要你管!你到底來干嘛啦!」吸吸鼻子,蒼月緋紫這才找回理智,想到自己方才竟然在他懷里哭,還對他說了那些話……

    厚!丟臉!

    「我來找你。」鳳天痕溫柔的看著她。

    「找我干嘛?」鼓著臉頰,蒼月緋紫像個鬧別扭的小姑娘,沒好氣的看著他。

    「來對你說,我好愛你……」大手一攬,不顧她的反抗將她摟進懷里。「紫兒,我好想你。」他的話讓她鼻頭一酸,又想哭了。

    「走開!我才不信!你只會說愛,可是你的愛在哪里?」她看不到,看不到的愛,讓她不安。

    「我剛剛去見過蒼月女皇了。」那個像狐狸般的女娃兒抓住他的弱點,讓他節節敗退。

    「你去見凰兒干嘛?」蒼月緋紫一愣,疑惑的看著他。

    「我跟她說,我要娶你為妻,當然,要娶你就必須付出代價。」寬額與她相抵,鳳天痕愛戀的看著她。

    「什麼代價?」芳心悸動著,她趕緊詢問。

    「我成為蒼月國的密探,只要女皇一下命令,我就得去調查所有的事。」當然,女皇想要的東西,他也得負責偷到。自由的生活。全沒了。

    可是為了她,他甘之如飴,因為失去她,再多自由也沒用。

    蒼月緋紫瞪大眼,簡直不敢相信念。「不……」

    「真的,這是信物。」他從懷里拿出一塊金色令牌。

    看到令牌,蒼月緋紫不得不信了。

    「你真的願意……」她知道他有多愛自由的生活,現在卻為了她受到束縛。

    「願意。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薄唇覆上她的小嘴,將她蒼白的唇瓣吮吻出一絲血色。「我的紫兒,我愛你,沒了你,我沒有自由;有了你,到哪兒都很自由,只要有你陪伴……」

    心、早巳為她淪陷,她是他的束縛。而他心甘情願。

    他的話讓心中的不安徹底融解,蒼月緋紫忍不住哭了起來。「傻瓜,你這個傻瓜……」

    「是呀,我是個愛你的大傻瓜。」他淡淡的笑了。

    「嗚……」緊緊環往他的頸項,蒼月緋紫放開一切,坦白真心,「我也是,我也是愛你的大傻瓜。」

    「紫兒,你說什麼?再說。一次!」鳳天痕瞪大眼,又驚又喜的看著她,生怕是自己听錯了。

    他的模樣讓她笑了。

    「傻瓜,我愛你,好愛好愛你……」這次,她主動吻上他的唇。

    早在他偷走她的那一夜,她的心就被他一並偷走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