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元媛 > 霸主的女奴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霸主的女奴 第八章

作者︰元媛

    「選親宴」後,夏以芙被擒回夏家莊,她和皇甫絕的婚約仍然存在,沒有取消。

    可是夏以芙仍然不怎麼甘心,甚至暗罵自己怎麼這麼不爭氣,還羞得和他在湖畔做了那件事……

    想到那晚的激情,她忍不住該惱呻吟。怎麼會抗拒不了他,又再次被吃干抹盡呢?

    總之,她就是不要那麼輕易地嫁給他!

    因為……她還不知道他對她是什麼心情,若是只有她單方面喜歡他,那不是很可憐嗎?

    所以她還是要逃!

    趁著深夜,夏以芙偷偷摸摸地來到後院,抬頭看著自家的牆,決定爬牆再次離家。

    距離婚期只剩三天了,從回來後她就被防守得很嚴密,好不容易逮著機會,不逃怎行?

    揚起唇瓣,拉好裙襬,正當要爬牆時……

    「芙兒,妳要去哪?」

    「阿、阿爹?!」轉頭看到阿爹,夏以芙尷尬了。「沒、沒有呀!我只是出來賞月。」

    她呵呵笑著,隨便找個借口。

    「是嗎?」夏老爺看了女兒一眼,養了她十七年,她在想啥,身為親爹的他會不知道嗎?

    「妳呀!真的這麼不想嫁給絕兒嗎?」

    阿爹的話讓夏以芙一愣,吶吶地咬著唇,說不出話。

    她也不是真的不想嫁給皇甫絕,她只是鬧別扭,單純地想反抗,不想讓皇甫絕輕易如願。

    而且,在不懂他的心時嫁給他,她才不要!

    「妳要真的那麼不想嫁給絕兒的話,阿爹可以把婚事取消,沒關系的。」看著女兒,夏老爺滿是疼寵。

    「阿爹……」沒想到阿爹會說這種話,夏以芙又愣住了。「可是阿爹你不是一直想要我嫁給皇甫絕嗎?」

    「傻孩子!」夏老爺笑了。「那是因為絕兒是好孩子,阿爹相信妳嫁給他一定會幸福。」

    「才怪!他一點也不好!」嘟著嘴,夏以芙嘀咕。

    「哦?哪里不好?」夏老爺有趣地看著女兒。

    「他對芙兒很壞,常惹芙兒生氣,一點也不像表面那麼溫柔,那都是假的,他只會欺負我而已。」

    女兒的抱怨讓夏老爺呵呵笑了。

    「阿爹,你笑什麼呀?」討厭,她說實話阿爹又不相信了,總是這樣!

    「妳呀!真的是被絕兒寵壞了,才會看不清一切。」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皇甫絕一顆心全系在她身上,只有他這個傻女兒遲遲看不清。

    「他哪有寵我?」夏以芙不服。「他明明都在欺負我,只有在你們面前,他才會對我好。」做作!

    「芙兒,從小到大只要妳向絕兒開口要的東西,他曾拒絕過嗎?」夏老爺笑著輕問。

    夏以芙愣了一下。沒有,只要她向他開口要東西,他都會拿給她。

    「還有,當妳生病時,最緊張的是誰?一直在妳身邊看顧的是誰?」夏老爺又問。

    是皇甫絕!

    每當她生病時,總是他陪在她身邊,說話哄她,要她乖乖喝藥,那時的他好溫柔好溫柔,總讓她抗拒不了……

    「還有呀!小時候妳被外面的小孩欺負時,總是誰幫妳出氣的?」

    一樣是皇甫絕!

    從小到大,都是他保護她,不讓她受一絲傷害。

    咬著唇,夏以芙說不出話來,可又不甘心。「可是,他去青樓耶!他女人好多好多,就算和我訂了親事,還是和別的女人親嘴。」

    這事她記得很清楚,永遠不會忘。

    「傻孩子,絕兒只是去那談生意,而且這事他也跟我解釋過了。」夏老爺一一說出始末。

    听了阿爹的話,夏以芙瞠大眼。原來是她誤會他了,他也是被設計的,可她卻不听他解釋,不分青紅皂白地定他罪……

    忍不住的,夏以芙愧疚了。

    「懂了吧?」見女兒恍然大悟,夏老爺搖頭笑了。「芙兒,妳是阿爹最疼的女兒,阿爹從不覺得妳比不上任何男人,甚至因為有妳,讓阿爹感到很驕傲。」

    「阿爹……」爹親的話讓她瞪大眼,有點失措了。

    「我听絕兒說了,妳一直認為我很遺憾妳不是男孩子,沒錯,阿爹是有過遺憾,可是阿爹也覺得妳一點也不輸給男人,若能再次選擇,阿爹一樣要妳這個女兒,而不要兒子!」

    「阿爹……」夏以芙的眼眶紅了,受到阿爹的肯定,一直是她長久以來所希望的。

    「傻孩子!」夏老爺伸手輕揉她的頭,「妳呀!就是愛胡思亂想,要不是絕兒跟我說,我都還不知道妳竟這麼想。」

    「皇甫絕他……」咬著唇,她沒想到他會跟阿爹說這個。

    「妳不知道,他來找我談時,對妳可心疼了!」想到那時的對話,夏老爺又笑了。

    把女兒托付給皇甫絕,他很放心。

    「心疼?」夏以芙眨眨眼,訝異又不信。

    「是呀!絕兒喜歡妳好久了,早在妳還是嬰孩時,妳就是他心頭的寶了!」夏老爺柔聲說著。

    「騙人!」怎麼可能?

    「不信,就去問絕兒吧!」夏老爺呵呵輕笑。「而且,妳也很喜歡絕兒不是嗎?」他早把女兒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

    「阿爹!」夏以芙紅了臉,用力跺腳。「我才沒有喜歡他呢!」

    「是是是。」夏老爺搖頭失笑。「有疑問就去問,阿爹教出來的女兒可不是縮頭烏龜,只會逃避。」

    說完,拍拍女兒的頭,他便離開了。

    看著阿爹離去,夏以芙獨自一人站在後院。

    阿爹說皇甫絕喜歡她?

    是真的嗎?

    ************

    今天是皇甫家和夏家辦喜事的日子,兩家都是一片熱鬧,渲染著濃濃喜氣。

    夏以芙乖乖上了花轎,穿著嫁衣,戴著鳳冠,乖巧地拜了天地,最後被送進新房。

    可才一進新房,她的乖巧就全消失了,一伸手,就自己掀了紅色喜帕。

    「啊!姑娘!妳怎麼自己掀喜帕?這于禮不合呀!」一旁的喜娘緊張地喳呼著。

    「沒關系,這鳳冠好重,戴得我好難受!」夏以芙用手搧風,不顧喜娘的緊張,仍然一臉無謂。

    「可是……」喜娘仍想叨念。

    「沒關系,反正我也不以為新娘子會乖乖等我掀頭蓋。」皇甫絕踏進新房,神采俊逸,帶著優雅的俊朗風采。

    揮退了房里的僕人,皇甫絕有趣地打量著夏以芙。

    「看什麼看!」夏以芙白他一眼,心里莫名地有點羞,她還真的和他成親了,成了他的妻子。

    感覺……有點奇怪。

    「我還以為妳又會逃婚,沒想到卻出乎我意料之外,今天妳好乖,就這樣嫁給了我。」

    能娶到她,皇甫絕當然高興,可又覺得有點不對勁,依他對她的了解,反抗他是她的興趣,可今天卻這麼乖,有點詭異。

    「因為我知道了一件事。」揚起笑容,夏以芙笑得有點賊、有點得意,像是掌握住什麼。

    「什麼事?」皇甫絕挑眉,不掩好奇。

    夏以芙賊賊地看著他。「听說你喜歡我很久啦?」

    她的話讓他一愣,一時接不了話。

    「而且,還是從我嬰孩時期就喜歡上我了。」她勾著唇,見他呆愣著,笑得更開心。

    第一次見他像個傻子似地呆愣,感覺好有趣,也更讓她肯定了阿爹的話,原來阿爹沒有騙她,皇甫絕好像真的喜歡她很久了耶!

    「妳……妳怎麼突然……」皇甫絕尷尬地看著夏以芙,第一次說不出話來,只能傻在當場。

    他一直沒對她說過喜歡等字眼,身為男人,這種話實在不好說出口,反正他會疼她、寵她就是了,以行動證明比較重要。

    可是現在她卻直言說出來,讓他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嘻!你好像臉紅了耶!」夏以芙有趣地看著皇甫絕,輕眨著眼,忍不住放聲大笑。

    「我……呃……」皇甫絕說不出話來,有點惱羞成怒,粗聲低吼︰「好了!桂笑了!」

    見他惱了,夏以芙笑得更開心。「哈!我第一次覺得你這麼可愛耶!真的好新奇哦!」

    可愛?這個形容詞讓皇甫絕皺眉,無法接受,可是又對她沒轍,只能無奈搖頭。算了,隨她笑去,誰教他就是栽在她手里?

    「怎麼?妳就是因為知道我喜歡妳很久了,才不逃婚?」反正都被說出來了,皇甫絕也豁出去,承認了!

    「是呀!」夏以芙輕笑著,點點頭。

    「為什麼?」她的話挑起他的興趣,唇角輕勾。「我的喜歡對妳而言很重要嗎?」

    「當然重要!」她起身慢慢走向他,嬌軀柔柔地偎進他懷里。「因為我也很喜歡你。」

    第一次,她不再對他說討厭,而是喜歡。

    她的話讓他放柔了黑眸,伸手抱住她。

    「好久沒听到妳說喜歡我了。」小時候的她,好愛纏他,總是說喜歡他,直到她討厭他時,他就再也沒听過她這麼說了。

    「其實我一直很喜歡你。」咬著唇,夏以芙輕聲說著︰「只是我不想承認,才會一直說討厭,可是其實我的討厭就是喜歡,不過連我自己也沒發現就是了!」

    她嬌憨地笑著,甜美的笑靨讓人移不開目光。

    「其實我並不是真的不想嫁給你,只是一直摸不懂你的心,不知你對我是否有喜歡,我才會反抗。」

    「是嗎?」皇甫絕輕聲一哼。「我還以為反抗我是妳的興趣呢!」

    夏以芙輕吐粉舌。「誰教你愛惹我生氣,我才會那麼想反抗你呀!」

    總而言之,錯的都是他啦!

    見她把錯全推到他身上,皇甫絕忍不住搖頭。「妳呀!就是愛辯,什麼都有借口。」偏偏他就是愛上這樣的她。

    「可是,你就是愛這樣的我呀!」皺皺俏鼻,夏以芙一臉得意,不以為自己這樣有什麼不好。

    「是是是!」皇甫絕再次搖頭,拿她沒轍,見她可愛的模樣,忍不住低頭想吻她。

    「等等!」發現他的意圖,夏以芙趕緊捂住他的嘴,不讓他親她。

    皇甫絕挑眉,不高興她的拒絕。

    「我們還沒喝交杯酒耶!」咚咚咚地跑到桌前,夏以芙倒了兩杯酒,遞了一杯給他。

    皇甫絕也沒拒絕,順她的意,喝完了交杯酒。「這樣行了吧?」

    「當然!」夏以芙開心地笑了,笑得眼楮都快瞇起來了。

    敏感地察覺她的笑容不對,皇甫絕臉色一變,「妳……」話未說完,他突然覺得頭好暈,而且好熱……

    見藥效發作,夏以芙笑得更開心了。

    「你以為只有你能下藥嗎?」她狡詐地笑了。「告訴你,不是只有你會記恨,我比你更會記恨!」

    哼!她就不信逮不著機會報復他!

    皇甫絕忍不住苦笑,他就知道她不會真的那麼听話,是他太大意了。

    「好吧!妳想干嘛?」甩著頭,他抵抗著昏眩。

    「這個嘛……」夏以芙側頭想了一下,邪氣一閃而過。「這個洞房花燭夜你就獨自一人過吧!至于我,不陪你了!」

    說完,她對他扮個鬼臉,笑著離開。

    「夏以芙!」皇甫絕低吼,覺得一股熱氣從腹下迅速升起,燒得很旺。

    該死!她下的藥更重!

    「夏、以、芙!」

    她以為她能得逞嗎?他用內力逼下藥性,快速往外沖,拼死也要逮住她!

    敢對他下藥?她就得負責滅火!

    他發誓,他絕對會逮住她,和她在床上耗上三天三夜,讓她下不了床!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