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元媛 > 小姐的男寵 > 終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小姐的男寵 終章

作者︰元媛

    「啊──」

    一聲尖叫劃破了寧靜,在凌府響起。

    沒一會兒,順著叫聲,一群人跟著跑進滿月閣,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叫得這麼大聲?

    透過隱約的床幔,他們皆看到床鋪上有兩個人影纏綿地交纏在一起。

    「天呀!」嚴夫人受不了地踉蹌了下,跌進丈夫懷里。

    嚴老爺的臉色也難看至極,至于嚴家少夫人蘇小七則是驚愕地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還有鼻間聞到的甜甜腥味。

    天啊!好羞人!

    最鎮靜的莫過于嚴家少爺嚴君棠了,這時,床幔里的人也因為嚴夫人的叫聲而醒了過來。

    「唔……」杜小月睜開酸澀的眼楮,倦累地呻吟一聲,一入眼卻是床幔外的眾人。

    怎麼大家全聚集在她房里?

    疑惑還沒得到答案,嚴君棠先說話了。

    「睡得可好呀?凌少爺。」想也知道會出現在表妹房里的,除了姓凌的,沒有第二人選。

    「還不錯。」凌微風的聲音懶懶的,黑眸慵懶地欣賞著懷里人兒困倦的表情,對床幔外的人一點也不在意。

    凌微風?!

    杜小月瞪大眼,這下全醒了。

    昨晚的記憶全回來了,他對她下了春藥,讓她一整夜在他身下又哭又喊的,全身被他折磨得不成人樣,酸疼得完全動不了。

    她張口想要說話,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

    該死!昨晚哭喊得太用力了,她的喉嚨好干、好渴。

    「看來我家表妹的床,您很滿意。」嚴君棠揚起笑容,聲音仍然輕柔,不含一絲怒意。

    「非常滿意。」看著懷里人兒驚愕地瞪大眼,可愛的模樣讓凌微風微微笑了。

    「那表妹的滋味想必凌少爺定也嘗得很滿意?」嚴君棠仍然笑著。

    「滿意極了。」手指輕撫著微紅嫩頰,凌微風並不否認。

    滿意你個頭啦!

    杜小月氣得想咬人,想開口澄清一切,可是被抓奸在床,她要怎麼澄清呀?

    杜小月又氣又懊惱,第一次踫到這種事,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尤其她現在還無法說話,只能在心里懊惱呻吟。

    「很好!不知凌少爺打算怎麼辦?想這麼吃干抹淨不認賬,那可不行!」賠錢生意,嚴家可是不做的。

    「明天我會派人來嚴府提親,聘金隨你提。」凌微風淡淡說道。「所以麻煩把比武招親的台子給拆了,杜小月只能是我的,別的男人永遠別想沾惹!」

    他的女人只有他能踫,別的男人想都別想!

    听到凌微風的話,杜小詌uo蹲×恕


    她有沒有听錯?他說她是他的女人?!還說要娶她?!為什麼?

    「很好。」嚴君棠滿意地笑了。「那麼請繼續享受,不再打擾了。」

    眼角示意一下,眾人立刻全部退出房內。

    一瞬間,房里又剩下杜小月和凌微風兩人。

    見閑雜人等全退下了,凌微風才撥開床幔,赤身走下床,為自己倒了杯茶,一口喝盡。

    「唔……」杜小月也想跟著起身,可是……好痛呀!

    皺起眉,她忍不住呻吟出聲,低頭看到自己身上的慘狀,她忍不住瞪大眼。

    雪白的肌膚又青又紫,完全看不到一處完好的地方,腿才一抬,酸疼感立即傳來。

    老天!昨天是什麼情形?她只記得自己又哭又喊,一直求他要她,他也真的要得很用力,要了一次又一次……

    「來,喝水吧!」凌微風端著水杯,遞到杜小月面前。

    「唔。」就著他的手,她大口大口地喝著水,沒一下子杯子就空了。

    「還要嗎?」

    杜小月用力點頭,等他又端來水時,再次一口喝完。

    總算不那麼渴了,也能說話了。

    「你真的要娶我?」聲音仍帶著哭泣過的微啞,就連眼楮也紅腫著,可見她昨晚哭得有多用力。

    「妳不想嫁給我嗎?」坐到床邊,他瞬也不瞬地看著她。

    「我……」當然想,可是……

    瞧她猶豫的表情,凌微風忍不住嘆息了。「我把方寄雨趕回去了。」

    「啊?」杜小詌uo蹲×耍 改闥凳裁矗俊


    「那天,我沒有不信任妳,我知道妳的個性,妳不會把人推到湖里的,就算再怎麼氣,妳還是不會欺負女人。」

    杜小月深深怔住了,他的話傳進耳里,傳進她的心里,讓她有種想哭的感覺。

    「可那天的妳完全不听我說話,徑自下了結論,自以為是地這麼認為,還摔斷我送妳的玉簪,我很生氣。」

    「我……」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好難過好難過,又好氣好氣,才會控制不住自己。

    「而且,妳還說妳不要我,不希罕我。」深吸口氣,他無奈地看著她。「對妳而言,我是那麼容易就可以舍棄的嗎?」

    「不!不是的!」杜小月用力搖頭,怕凌微風誤會,不由得急了,眼眶兒也紅了。

    「我只是好不安,而且不安好久好久了,好怕你不愛我,因為你從未對我說過一句喜歡,一切都是我單方面的追求,我並不是真的那麼自信,我也有害怕的時候。」

    「妳呀!真是傻瓜!」她的話讓他放柔了表情,伸手將她摟進懷里。「有不安為什麼不對我說?只會一人胡思亂想,還輕易被人挑撥成功。」

    他逼問過方寄雨後,知道了所有過程,但早在一開始他就相信她是無辜的,所以他才氣呀!

    氣她說的那些話,男人的尊嚴讓他放不下身段,也悶著氣不找她,沒想到她更狠,來個比武招親,真是……

    唉!他真不知該拿她怎麼辦……

    「誰教你都不說喜歡我,人家問那麼多遍了,你就是不說……」說到底還不是他的錯,千錯萬錯都是他的錯啦!

    「沒辦法,誰教妳追問的模樣太可愛了,讓我想一看再看,百看不厭!」凌微風低聲笑了,俊眸閃過一絲戲謔。

    「你……」杜小月不敢相信地瞪著凌微風。敢情他是以捉弄她為樂?

    「那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呀!」忍不住的,她又問了,她真的好想知道他喜不喜歡她!

    「傻瓜!不喜歡妳干嘛娶妳?不喜歡妳怎會因為妳那些話而生氣?不喜歡妳怎會生這麼大的氣?妳呀!平常聰明得緊,怎麼這時候卻笨了?」

    忍不住的,指尖輕彈她的額。

    「哦!」摀住額頭,杜小月嘟起嘴,不滿地說︰「沒辦法,只要面對你,我就笨了、傻了。」誰教她那麼愛他!

    知道他喜歡她,她還是忍不住漾開笑顏,可不一會兒又不滿了。

    「你喜歡我還這樣對待我,還對我下*藥,把我弄得好疼,現在全身都不能動了,不知何時才能下床,你簡直壞死了!」

    嘟著小嘴,她軟聲嬌嗔,柔柔的媚態沒有男人能抗拒。

    「誰教妳惹我生氣。」凌微風輕哼。

    「我不管啦!你要賠我!不然我會記恨,不嫁給你!」她嚷著,使著性子。

    「妳敢!」听到她不嫁他,凌微風沉下臉。

    「你可以試試我敢不敢?」抬起頭,她不服輸地看著他。

    兩人對視許久,凌微風敗下陣了。

    「好吧!妳想怎樣?」算了!這輩子就是栽在她手里,他認了。

    「嗯……」杜小月想了一下,「把春藥給我,然後等我身體好了,找一天換我對你下*藥,把你昨天怎麼對待我的,加倍還給你!」

    「什麼?!」凌微風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瞪著杜小月。

    「別忘了,我們的第一次是我先把你綁起來的耶!那時候你可是我的男寵耶!可接下來卻變了,這可不行,你要乖乖扮演男寵的角色啦!」

    「杜、小、月!」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啦!你不照我的話做,我就不嫁你,我說到做到!」

    「妳……」

    「來賭呀!你看我敢不敢呀!」

    「杜、小、月!」

    爭執的聲音不斷從滿月閣傳出,至于最後杜小月有沒有成功呢?

    嘻嘻……你猜!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