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晶 > 與惡男的房事交易 > 第十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與惡男的房事交易 第十九章

作者︰金晶

    盡管範奕釋懷了,但要他馬上跟媽媽熱絡起來,真的很閑難,反倒是洪妍起了潤滑劑的作用,她炖了藥膳,時常拉著範奕一起去看望範母。

    範奕的嘴不甜、話不多,只會像個大爺坐在一邊,可範母已經心滿意足了,起碼小兒子不像以前那樣拒絕她了。

    他們去的時候,範倪有時也會在,知情的洪妍打趣道︰「果然是雙胞胎,連傷勢都一樣哦。」

    她是在出氣,誰讓範倪裝作無辜小缸羊,騙她上車,差點在她和範奕之間釀成了感情災難。

    範倪沒有說話,只是朝範奕豎了一根大拇指,他的女朋友果然不是吃素的,範奕則是笑著摟住洪妍,在沒人看見的時候偷偷地輕掐了一下洪妍。

    今天看望完了範母,範奕沒有立刻帶洪妍回家,反而開著車往另一個方向開。

    「我們要去哪里?」洪妍看著街景,疑惑地問︰「是哪里開了好吃的餐廳嗎?」

    範奕朝她神秘地一笑,「等等你就知道了。」

    他的話讓洪妍充滿了期待,她看著外面的風景,忽然發現這片風景是這麼的熟悉,她閉上眼,鼻尖嗅到的氣息都溫暖得令人心安,她睜開眼看著街景,嘴角帶著笑。

    「真巧,我以前就住在這附近,上課下課都是走這條路哦,對了,那家街尾的魚丸超級贊,很好吃的,我都會買上四五顆吃,不過不能吃太多,不然會吃不下飯,還有那家奶茶店,他們家的紫米奶茶……」

    車子緩緩地開著,洪妍看見熟悉的店就跟範奕分享她的美食日記,這里的每一條街、每一個小巷子,她熟得可以閉著眼楮走一圈,說著說著車停了,她的聲音也停了。

    「我們到了。」範奕出聲道。

    「這是……我的家……」洪妍看著房子,眼里浮現懷念。

    舊式的兩層樓小房子外帶一個小庭院,不大不小,剛好夠一家人住。

    「以後是我們的家了。」範奕揉了揉她的頭發,一臉的愜意。

    「你……怎麼可能?」洪妍不敢置信地看著他,「已經賣了呀。」

    「瓜,再買回來不就得了。」

    「花了很多錢?」洪妍心疼地問。

    範奕受不了地敲了她的腦袋一記,「你不知道你男朋友很有錢嗎?」再說看她剛才懷念感動的模樣,這錢花得很值得。

    洪妍揉著被他敲了的地方,推開了車門,看著熟悉的房屋,她指著房屋前的小院子,「以前這里種了各種花。」

    「以後你想種什麼就種吧,如果種死了就找人來救。」範奕一如既往的毒辣。

    洪妍悶笑了一聲,「我好像真的不擅長種花,媽媽也這麼說我。」

    範奕笑了,「反正以後我們住在這里,你想養狗也可以。」

    「你怎麼知道的?」洪妍好奇地看著他。

    「伯父告訴我的。」那次她逃了之後,他可是跟洪父聊天聊了好一會,大多數話題都是圍繞著她的。

    「什麼時候?」她爸什麼時候把她賣了,她都不知道呢。

    範奕湊在她的耳邊低語,「那一次某人臨陣脫逃了。」

    洪妍紅了耳根,「那個……過去的事情就不要說了。」她立刻轉移話題,「那養一只狗吧,什麼狗好呢?」

    「什麼狗都好,聰明一點,別打擾我們兩人世界就好。」範奕親昵地點了一下她的鼻尖。

    洪妍為他的不要臉而嘆息了,這個男人真的是……口是心非地說了一句︰「不如別養了。」

    「這樣最好。」他笑得一臉得意。

    洪妍嘆了一口氣,這個男人沒事裝什麼體貼大方嘛,給了她希望又給她失望。

    「餓不餓?吃飯去吧。」範奕拉著她的手,「這個房子現在還是空的,以後裝修好了再來。」

    「你想好怎麼裝修了?」洪妍跟著他走。

    「嗯,找了一個朋友設計,不過會保持原來的模樣,局部地裝修一下。」

    「其實不用保持原樣的,有些東西已經存在這里了。」她指了指腦袋,「原來很多地方都已經跟不上年代了,你想怎麼裝修就怎麼弄吧。」

    範奕瞥了她一眼,「好。」但他會盡力維護她記憶中的家。

    「對了,來這里不如吃烤肉飯吧,很好吃的。」洪妍做出一副流口水的模樣。

    「饞鬼。」

    田甜結婚之後,洪妍覺得家里的氣氛好了很多,大約是田姨態度的轉變,不再總是田甜好、田甜棒了。

    也難怪田姨的變化,女兒嫁出去以後就是別人家的,以前所能依靠的已經不能太依賴了,現在唯一能靠著的是與她共度余生的洪父,也因為如此,洪妍回家吃飯的次數也多了,範母也常常約洪妍出去逛街吃飯,兩個人就像母女般親密。

    這些看在範奕的眼中,除了吃味就是莫名其妙的不開心,也是,他的女人不在他的身邊,老是被人佔著,他要是心里舒服就見鬼了。

    今晚兩人吃了晚飯,洪妍就去浴室洗澡,範奕坐在書房里工作,過了一會,洪妍從浴室里出來,臉上帶著詭異的神情。

    她慢吞吞地走到他的書房里,看了他一眼,乖巧地坐在單人沙發上,過了一會之後,她挪動了一下臀部,緩緩地站了起來。

    她輕輕地走到範奕的身邊,拉起他一只手臂,身子一縮,嬌小的身子坐在他的腿上。

    「這麼主動?」範奕挑眉看著她,邪氣地說︰「平時洗完澡就早早去睡,非要我一陣天翻地覆的搖晃你才醒。」

    熱氣從胸口一下子蔓延到她的脖頸,她清咳了一聲,雙眼東看西看,就是不看他的眼。

    「怎麼了,舌頭被貓叼走了?」範奕的手環住她的腰部。

    洪妍臉頰泛著淡淡的紅霞,櫻桃小口蠕動了好幾下,最後一抿,「範奕啊……」

    「嗯?」

    「你想什麼時候結婚呀?」洪妍賊溜溜地問。

    「結婚?看你羅。」範奕將話推了回去,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

    看她?結婚這種事情要她決定,請不要把她當做霸氣女皇武則天可以嗎?洪妍在心中欲哭無淚,恨不得掐住他的脖頸,要他說個清楚。

    「怎麼突然說到這件事情?」範奕反問。

    洪妍眼球轉了一圈,深吸一口氣,豁出去地對他說︰「我們結婚吧。」

    範奕驚奇地看著她,「你在跟我求婚?」

    洪妍覺得自己的臉被丟光了,她苦著臉,「不是求婚,是商量結婚。」

    「你以前不是不急嗎?」範奕不以為然地說。

    洪妍被惹毛了,她一個挺身,雙手拎著他的領子,凶狠地說︰「結婚就結婚,不要再說以前了。」

    範奕依然一副淡定的神情,「所以你現在是逼婚了?」

    洪妍不爽地瞪著他,「我哪有逼婚,是你說我、我有可能……懷、懷孕了,所以早結婚好一點嘛。」

    「但你那時說不急的,我看你的態度,好像是準備等孩子上小學的時候再結,我現在想想挺好的,還能當花童呢。」範奕思索了一番之後說。

    洪妍听了之後,臉色更難看了,她咬了咬牙,「那你的意思就是等小孩都落地了再結婚?」

    「這個可行。」範奕無所謂地說,轉而好奇地看著她,「今天怎麼跟我說起這個了?」

    洪妍瞪著他,瞪到她眼楮都痛了,她才一字一句地說︰「我懷孕了。」她的大姨媽早該來了,卻整整兩個月沒有來。

    她以為是體質變了才會這樣,可最近她吃得好、睡得好,根本不可能身體不好,所以她買了幾支驗孕棒回來試試看,剛才一試,結果讓她吃驚。

    因為知道範奕不做避孕措施,她就買了藥吃,沒想到真的應了範奕的話,她中獎了。

    範奕看著她一副羞惱的模樣,暗暗地笑了,她不知道他偷偷地把她的藥給換成了維他命,他自認不是君子,所以卑鄙的事情他還真沒少干,他隱忍著笑。

    「哦,那就生下來吧,等孩子大一點,我們再結婚。」

    「範奕。」她怒吼一聲,氣得離開他的大腿,起身要往外走,一雙大掌即時抓住了她,將她抱回腿上。

    「都要當媽了,還急急躁躁的。」他笑著糗她,「有了就趕緊結婚,免得肚子大起來穿婚紗不好看。」

    「你剛剛都在耍我?」他這麼奸詐的人怎麼會瞧不出她的心思。

    「傻子,說著說著就當真了。」範奕取笑她。

    洪妍不理他,哼了一聲,掙扎著要下去,範奕摟著不放,「去哪里?」

    「睡覺。」

    「我陪你。」

    「那還要睡?」

    「呃?」

    「我懷孕期間你就好好禁欲吧。」洪妍拉開他的手,不理他一臉慘澹,耍她,哼,看未來的十個月誰耍誰!

    「親愛的,我覺得明天去醫院檢查一下,再確認一次比較好。」他急切地說,雖然沒有懷孕的可能性很低,但禁欲十個月,光是一想他的頭就疼了。

    洪妍身心愉悅地去睡覺,留下範奕一人在書房里,說不定以後的日子里,他會常常住在書房里。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