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元媛 > 相思與君絕 > 第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相思與君絕 第十五章

作者︰元媛

    「你的話是什麼意思?」南魏紫白著臉,神情雖然仍鎮定,可心緒卻已慌亂。

    她想到前往明奚國途中的馬賊,那群馬賊來得可疑,而且行動迅速,不留下任何把柄,定是經過訓練。

    若那群馬賊是假的,若明奚王的話是真的,那……「攻擊我的馬賊是你的人!」

    「沒錯。」明奚王笑得陰狠,他得意地說著︰「可惜有人打亂朕的計謀,不然你早成了朕的禁臠,不過沒關系,現在也不遲,你帶來的人朕全處理了,到時朕會派人裝成金陵兵隊,回國途中金陵聖女再遇馬賊,護衛全數身亡,聖女生死不明,沒人會懷疑到明奚國。」

    南魏紫極力壓下凌亂的心,她冷著聲,開口問︰「你說金陵皇帝將我送給你……」

    「呵,金陵聖女,你恐怕不知金陵皇帝早容不下你了。」明奚王哈哈笑著,看著南魏紫蒼白的臉色,他虛偽地露出同情的表情。

    「在金陵,你這個聖女地位遠比皇帝崇高,有你在,金陵皇帝就不能安心坐穩皇位,早在之前,金陵皇帝就答應朕,要將你送給朕,只要聖女消失,金陵皇帝的地位才能不受影響。」

    「是嗎……」她沒想到瑀兒竟要除掉她,她一手帶大的弟弟,她將他推上皇位,為他除去所有阻礙,最後,他竟要除去她。

    因為,她是他的阻礙……

    南魏紫笑了。

    明奚王當她死心了,「聖女,就算是親姐弟,為了皇權,金陵皇帝是容不下你的,你還是乖乖地臣服于朕吧!」

    「不。」南魏紫止住笑,傲然地抬起小臉。「我不會臣服你。」

    她這輩子不會再臣服于任何人!

    明奚王冷下臉。「你以為你有選擇的余地嗎?」他伸手抓住她,誰知一抹銀光閃過,他發出哀吼。

    鮮血噴出,明奚王的手掌斷掉,他抱著斷裂的手,慘痛地哀號。

    南魏紫手握匕首,鮮血從銳利的刀身滴落,她噙著冷笑,睥睨地看著他。「你沒這資格。」

    「你、你……」明奚王惱恨地瞪她,羞惱大吼︰「你們還站著干嘛?還不把她給朕抓住!」

    「是!」守衛立即攻向南魏紫。

    「你們敢!」南魏紫挺傲站立,氣勢凜然地低喝,紫眸冷厲,尊貴無比的模樣讓守衛嚇得駐足。

    他們面面相覷,不禁遲疑。

    南魏紫趁此閃過守衛,快步逃出別院。

    見人跑了,守衛竟還蠢得站在原地,明奚王怒吼︰「你們在做什麼?還不給朕抓住人!」

    知道自己逃不出皇宮,南魏紫想也不想,朝冉鳳琛住的院逃跑。

    听到身後守衛追逐的聲音,她跑得更急,誰知守衛卻從前方包抄,她停住腳步,握緊匕首。

    戒慎地看著漸漸圍住她的守衛,南魏紫環顧四周,卻找不到能逃的漏洞,她不禁咬唇。

    「冉鳳琛。」她低低開口。

    挺拔的身影立即落在她身後,有力的手臂摟住她的腰,手掌握住她手里的匕首。

    「魏紫。」他在她耳畔溫柔低語,「沒事的。」

    她松開手,讓他接過匕首,輕顫的身體放軟,偎進他懷里,熟悉的氣息包圍住她,直到此刻,她緊繃的心才放下。

    「乖,閉上眼。」他伸手摀住她的眼楮,將小臉埋進胸膛,手臂穩穩地護住她。

    毋需開口,一群影衛立即從空中落下,擊殺包圍的侍衛。

    不理會戰況,冉鳳琛恭起南魏紫,飛身離開明奚皇宮。

    「那時裝作不記得你,我只是想試探你,我想知道你會有何反應,想知道我死了,你是否在意?」

    遠離明奚皇城,冉鳳琛帶著南魏紫來到一處樹林,這才將她放下,手臂卻仍抱著她,薄唇在她耳畔訴說。

    南魏紫閉眸不語,發絲在飛揚的風里飄揚。

    冉鳳琛握住一縷白發,在發上輕輕一吻。「其實,何必試探呢?這頭白發不就告知我一切了。」

    他低語,俊龐覆著柔情,「魏紫,就算你仍恨我,我也不會放手。」他曾放手過一次,最後卻是兩敗俱傷。

    她仍逃離他,即使他用盡心機,卻仍抓不住她。

    既然如此,他何必放手?既然她一樣不想屬于他,那他何必詢問?他不該給她選擇的機會。

    「就算你不愛我也無所謂,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開你。」他的聲音輕柔,卻有如宣誓。

    眼睫輕顫,南魏紫睜開眼,眼里有著疑惑。

    「為什麼?」對她這麼執著?「就為這張臉嗎?」

    如果她沒這張臉,是不是就能得到平靜?

    「呵!」他輕笑,手指撫過柔嫩的臉頰。「我的魏紫,你這麼小看自己嗎?你覺得除了這張臉外,你沒有任何價值嗎?你的傲氣,你的聰穎,你這雙彈得一手好琴的手,都比不上你這張臉嗎?」

    他的話撩撥她的心緒,紫眸怔然,看著他泛著笑意的眼眸,她不禁微慌地別開眼。

    她以為自己除了這張臉外就沒有任何價值,卻從沒想過就算沒有這張臉,她仍是南魏紫。

    而他,即使她貌似無鹽,他仍會糾纏她。

    她永遠逃不開他,或者,她也不想逃。

    她知道他一直看著她,她喊出他的名字,知道他一定會出現,在被他抱住的那一刻,她恍然明白。

    不管她怎麼掙扎,最後,她仍會被這雙手臂禁錮。

    而她,早已習慣。

    就如同她左踝上的玉環,在那十年里,他鎖著她,抱著她,讓她習慣他的存在。

    這樣的習慣,她已成癮。

    「我的魏紫,想什麼呢?」灼熱的唇瓣抵著微顫的唇,他的氣息拂上她,南魏紫閉上眼。

    「我不屬于你。」她的低語被他覆進唇中。

    「嗯!」他輕應,舌尖滑過貝齒,挑起粉舌,手臂緊緊環住縴腰,緊得像要將她融入身體。

    她的氣息因他的吻而不穩,輕喘著氣,她繼續道︰「我不愛你。」唇瓣隨即被啃咬,她疼得蹙眉。

    紫瞳睜開,與他相視,眸里的傲氣讓黑眸掠過笑意,他的魏紫就是這樣,才讓他深深著迷。

    「也不恨你。」她吐出最後一句,清冷的姿態如落下的初雪,美麗卻又飄渺。

    可他仍緊抱著她,絕不讓她從他手里溜走。

    「那又如何?」他挑眉,神態狂妄,唇畔噙著自信又狷肆的笑。「我永遠不會放開你。」

    她,是屬于他的。

    那放肆的笑讓南魏紫想起初見他時腦里閃過的畫面,他摧折尊傲的花瓣,而花瓣里的毒液也侵蝕了他……

    他們之間,早已糾纏不清。

    唇瓣輕揚,她偎進他懷里。

    「我想見瑀兒。」閉上眼,她輕輕開口。

    她知道,他會為她辦到。

    只要她要的,他就不會拒絕。

    ******

    寂靜的夜里,金陵皇宮守衛森嚴,御書房里,夜明珠照亮四周,南飛瑀穿著皇袍,專注地批改奏折。

    「瑀兒。」輕柔的聲音從一旁傳出。

    手上的狼毫筆微停,南飛瑀放下筆,轉頭看向從暗處走出的身影,俊秀的臉龐十分沉靜,沒有一絲慌亂。

    兩人定定相視,許久,南魏紫才開口。

    「為什麼?」

    南飛瑀輕笑。「你不該存在。」

    他淡淡回答,神情不再稚嫩天真,而是君王的殘酷。

    「南王府會破滅是因為你。」

    南魏紫一怔。

    「就算冉盛德忌憚父王威勢,可是,真正壓倒最後一根稻草的是你……南魏紫。」

    南飛瑀眼神冰冷,雖然幼小,他仍記得南王妃死時說的話。「如此傾城之色,是禍非福。」

    熟悉的話讓南魏紫輕顫。

    「這句話你還記得吧?」南飛瑀微笑,眼神銳利無情。「只要你在金陵,就是個禍害,只要你在,朕的帝位就難穩,你能讓朕坐上皇位,就能摘下朕身上的龍袍,南魏紫,對朕而言,你是個阻礙。」

    「所以,你要除掉我?」南魏紫輕喃,她深深地看著弟弟,此刻的他哪還有以往在她身邊撒嬌的模樣?俊稚的臉龐是無情,是冷厲,現在站在她面前的不是南飛瑀,而是金陵皇帝。

    「沒錯。」南飛瑀冷著眼。「金陵不需要聖女這種污穢的東西,百姓的尊崇只能對帝王,不需要聖女在旁。」

    「是嗎……」南魏紫垂下眸。「那麼,你要殺我嗎?瑀兒。」

    「金陵聖女已亡。」死在明奚國里!南飛瑀背過身,雙手負于身後。「你走吧!只要你別再妄想聖女一位,朕可以饒你一命。」

    南魏紫抬眸看著弟弟的身影,她靜靜地看著,許久許久。「瑀兒,你長大了。」嘆息的聲音是欣慰。

    南飛瑀閉上眼,听著腳步離去,他的身影仍然直挺,沒有回頭看一眼。

    「你會好好照顧她嗎?」對著潛入他寢宮里的男人,南飛瑀嚴肅地問。

    「我會。」來人在黑暗中,低語如鬼魅,「她,是屬于我的。」

    「那麼,我將她交給你。」

    燭光下,少年修長的背影孤寂而冷傲。

    他已不再需要人守護,他的君王之路,以後,他一人獨行。

    南魏紫走入暗道,月色下,男人站在前方,黑眸注視著她。

    她與男人相視。

    「魏紫。」男人朝她伸出手。

    她看著他,許久之後才走向他,偎進他懷里。

    愛與恨,已不足以說盡她和他之間,可她知道,她和他會一世糾纏,誰也不放開誰。

    「冉鳳琛。」她輕喃,輕柔的聲音藏著深深的依戀,她不愛他,也不恨他,可是,她放不開他。

    「我的魏紫。」有力的手臂抱住她。

    他們注定要糾纏,誰也不放手。

    南熙十三年,金陵聖女出使明奚國,卻離奇失蹤,金陵百姓驚慌不已,之後守護聖女的禁衛統領受傷回國,說出明奚國君覬覦聖女,殺害金陵護衛,使聖女生死不明。

    武凜帝大怒,派兵攻打明奚國,金陵士兵痛失聖女,士氣勃然,短短三個月,明奚國滅,可聖女卻音訊杳然。

    半年後,武凜帝對天下宣布,金陵聖女唯有紫瞳聖女,並封紫瞳聖女為護國聖女,此後,金陵皇朝再無聖女繼任。

    ******

    重逄

    一輛華麗的馬車停在酒樓前,駕車的車夫讓馬停下,然後站到一旁,垂首等候。

    許久,車簾才被掀開,一名身著滾金黑袍的男子踏出,懷里則抱著一名女子。

    女子被寬大的男性披風緊緊包住,窺不得一絲肌膚,頭戴紗帽,柔弱無力地偎在男子懷里。

    「主子。」冉五恭敬道。「已讓人在酒樓里備好房間和茶膳。」

    「嗯!」冉鳳琛點頭,俊美的臉龐和尊貴的氣勢引來旁人注目,他卻不在意,大步走進酒樓。

    進了上等的廂房,將懷里的女子放到床榻,伸手將她臉上的紗帽拿開。

    一張絕色的臉龐露出,頰泛紅暈,唇瓣艷紅,睜開的紫瞳泛著水光,身上的披風滑落,露出雪頸上的點點咬痕,妖嬈的模樣美得不可方物。

    冉鳳琛深了黑眸,低頭輕咬唇瓣。

    「別……」南魏紫推開他,眼里閃著薄怒。這男人竟然在馬車里……明知外面都是人,他還……

    她又羞又惱又怒,「你……」她氣得想罵人,可又羞得不知該罵什麼,只好怒瞪著他。

    卻不知她瞪人的模樣極誘人,惹來男人暴雨般的啃吻。

    「唔嗯……」她被吻得幾乎喘不過氣,小手抵著他的胸口,最後只能軟綿綿地倒在他懷里。

    他放開紅腫的唇瓣,啞聲低語。「別再用眼楮誘惑我,不然你別想用膳了。」他邪惡地警告。

    「你……」南魏紫喘著氣,想瞪他,可又怕他的警告成真,最後只能懊惱地別開臉。

    對她生氣的模樣低低一笑,最近的她性情不再沉靜冰冷,偶爾還會對他發小脾氣。

    冉鳳琛輕撫她的臉,門外卻在此時傳來輕響。

    他放下床幔。「進來。」

    「客官,您的膳食來了。」小二利落地將菜盤放好,再恭敬地彎身。「有任何事再吩咐小的。」隨即退下。

    冉鳳琛掀開床幔,抱起她,將她放到椅上。

    「餓了吧?」他夾起一塊肉喂她。

    南魏紫張口吃下,她是真的餓了。

    冉鳳琛笑著看她,在他的調養下,她已不像當初那樣清瘦,臉頰也有了肉,臉色不再蒼白。

    「你先用膳,我出去一下。」

    「你要去哪?」南魏紫抬頭,他從不放她一個人用膳的。

    「辦一些事,待會就回來。」他在她唇上輕輕一吻,「記住,別亂跑,就待在房里。」

    她這張臉到哪里都很危險,除非他陪伴,不然是不許她獨自外出的。

    「嗯!」南魏紫點頭,也知道自己出去不安全,單一頭白發就夠引人注目了。

    親親她的臉,冉鳳琛這才離開。

    南魏紫低頭繼續用膳,才吃幾口,卻听見門被推開的聲音。

    「這麼快……」她抬頭,卻見一個小小的身影,歪著腳步走進來。

    「娘……」進來的小娃兒張開口,愣愣看著她,「娘……」

    南魏紫看著闖進來的小男娃,不禁微笑,她走向他,「小娃娃,你跟娘走失了嗎?」

    小男娃約三歲,頭發綁成一束沖天炮,有一張漂亮的小臉蛋,看著小男孩的眼楮,她不禁微微失神。

    這一雙眼,讓她覺得熟悉。

    「姨……」小男娃攤開手心,好奇地摸她,「珠珠……」他想摸她的眼楮。

    見小男娃不怕生,南魏紫低笑,伸手抱起他。

    「吃……」看到桌上的菜,小男娃將手指伸進嘴里,口水狂流。

    「餓了嗎?」南魏紫抱著他坐到椅上,拿起筷子,喂他吃東西。

    小男娃用力咬著食物。「要……」他指著菜。

    「好。」再夾一小塊豆腐,她放進他嘴里,小男娃砸著嘴,吃得開心。

    冉鳳琛進來時,就看到這一幕。

    「這孩子誰的?」他挑眉,目光落到小男孩的手,他的手竟放在南魏紫的胸前……

    他瞇起黑眸。

    「不知道。」南魏紫搖頭。「他好像跟娘親走失了,你讓人問問,有沒有人在找小孩?」

    「嗯……」看到小男娃的手掌收緊,不安分地在南魏紫胸部亂摸,他決定──

    「哇!」突然被抓住衣領,小男娃四肢亂動。

    「你做什麼?」南魏紫也愣住,急忙想抱回小娃娃。「小心,這樣很危險。」

    「嗚……」小娃娃眼眶立即冒淚。「姨……哇哇……」崩潰大哭。

    「喂!你想對我兒子做什麼?」

    一聲厲喝傳來,強勁的掌風襲向冉鳳琛身後。

    冉鳳琛冷哼,避開掌勁,「接住。」將小男娃丟向站在門外的男人。

    「咦?皇……」看到男人,攻擊的女子驚愕地停下手。

    「樂兒!」南魏紫驚訝地看著妹妹。

    「姐……」南昕樂也睜圓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你……」

    「許久不見了。」南魏紫對妹妹笑,自從南昕樂離開後,她們有多年沒見面了。

    「姐!」南昕樂紅了眼,她走到南魏紫身前,伸手撫她的發,「你的頭發怎麼白了……」

    她低語,最後激動地抱住南魏紫。「你還活著,太好了!我听到你死的消息,我不相信……我就知道是假的,你沒事……太好了,太好了……」

    南魏紫抱著妹妹,看著抱著小男娃的曲瑯淨,她對他微微一笑。看到妹妹,她知道他有遵守對她的承諾,讓妹妹過得幸福。

    然後,她看向冉鳳琛,紫瞳泛著溫柔。

    會遇到他們,定是他安排的吧?他知道她極掛念樂兒,才會帶她到這,讓她和樂兒重逢。

    「姐,你和皇叔……」南昕樂看著他們,烏瞳有著驚疑。

    南魏紫握住冉鳳琛的手,抬頭對他揚起淺笑,然後看向妹妹。

    她不說什麼,絕色的臉龐因笑容而溫柔動人,美得讓人震撼。

    頭一次看到姐姐這樣的笑容,南昕樂怔愣了會,也笑了。

    只要姐姐幸福就好了。

    她轉頭看向曲瑯淨,與他相視一笑。

    只要幸福就好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