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元媛 > 大俠真沒用 > 終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大俠真沒用 終章

作者︰元媛

    「哇!」清晨,一聲驚叫響起。

    一名僕人站在門口,驚駭地張大嘴。

    申屠飛靖緊皺眉頭,突然被吵醒,他微惱地睜開眼,瞪著門口的僕人,「阿福,你在叫什麼?」一大清早的,叫那麼大聲做啥?

    「少、少爺……」阿福張嘴,驚恐地看著床上,說不出話來。

    「怎麼了?瞧你嚇成這樣?」申屠飛靖皺眉,正要起身時,卻感到懷里有著重量。

    他一怔,低頭一看。

    「唔……」柳芸兒睜開眼,困倦地揉著眼,看到申屠飛靖立即羞怯地笑了。「申屠大哥,你醒啦?」

    「你!」申屠飛靖飛快地離開床鋪,卻見自己赤luo著身子,而柳芸兒也沒穿衣眼……

    這……這怎麼會……

    「少爺!」阿福趕緊把衣服遞給申屠飛靖。

    申屠飛靖胡亂地穿好衣服,黑眸仍錯愕地瞪著柳芸兒,他記得他昨天在庭院和她聊天,然後……他就不省人事了。

    他握緊拳頭,瞪著那張美麗的臉怒吼︰「你設計我?!」該死的!他太大意了,沒想到柳芸兒竟會使這種手段。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听到阿福的叫聲,申屠剛疑惑地走進來,一看到這場面也愣住了。

    「這……靖兒……你們……」他瞠大眼看著衣衫不整的兒子,又看向躺在床上的柳芸兒。「靖兒!你該死地做了什麼?」

    「爹,我沒有……」申屠飛靖張口要解釋,可他根本沒有機會。

    「怎麼啦?老大哥,發生啥事?」雲大飛閑閑地走來,一看到房里的場面,他立即變了臉色。

    「哇!抓奸在床呀!」雲青瓏偕同丈夫跟在雲大飛身後,陰冷地挑起一眉。「申屠飛靖,你偷吃難道不知道要擦嘴嗎?」

    「青兒!」藺墨玉制止雲青瓏。

    「怎樣?難道我有說錯嗎?」雲青瓏冷哼。

    「你這臭小子,老子打死你!」雲大飛氣得撲向申屠飛靖。

    「伯父,誤會啊!我沒有對不起白琥啊!」申屠飛靖趕緊閃躲,著急地解釋。

    「沒有對不起白琥?我呸!」雲大飛怒吼,「人都在你床上了,你還給老子睜眼說瞎話!」

    「伯父,你听我說!」申屠飛靖狼狽地閃躲,目光著急地看著門外,就怕雲白琥也來了。

    她要看到這場面,他就真的完了!

    「爹,住手!」雲朱雀連忙出聲制止爹親。

    「住手個屁啦!這小子敢對不起白琥,老子要殺了他!」雲大飛抓狂地吼著。

    「兄弟,你先停下來,听靖兒怎麼說。」申屠剛趕緊擋住雲大飛,利眸瞪向兒子。「飛靖。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爹,是這女人陷害我!」申屠飛靖氣急敗壞地指句柳芸兒。

    「我沒有。」柳芸兒噙著淚眼,柔弱地咬著唇瓣,「昨晚……申屠大哥喝醉了,突然抱住我,我、我有反抗,可他的力氣太大,我……我根本無法……」

    她委屈地垂下臉,垂落的發絲半掩著臉,那模樣可憐極了。

    「你胡說!明明就是你設計陷害我!」申屠飛靖怒吼,這該死的女人竟敢扯這種謊?

    「人家一個柔弱的姑娘怎麼陷害你?難道她能打得贏你,再把你拖到床上陷害你嗎?」雲青瓏嗤哼。

    「該死的!我根本就沒有踫她!」申屠飛靖又氣又惱,他看著眾人,可根本沒人相信他。

    「靖兒,你……唉!」申屠剛搖頭,「你這樣我要怎麼對雲家交代?」

    「爹,我沒有!根本是她陷害我,你這該死的女人!」申屠飛靖怒吼,氣得抓住柳芸兒的手,幾乎想殺了她。

    「啊!」柳芸兒驚呼,抬起淚濕的小臉,驚慌地咬著唇。

    「靖兒!住手!」申屠剛低喝。

    申屠飛靖咬了咬牙,只能恨恨地放手,該死的,這個虧他就得這麼吃下嗎?

    「青兒,去把老子的刀拿來。」雲大飛吼著,他今天就要把這臭小子給砍了喂狗!

    「爹,別鬧了,你想鬧到白琥也過來嗎?」雲朱雀開口,要是雲白琥來了,事情就真的不可收拾了。

    「這……」雲大飛猶豫了下,恨恨地瞪了申屠飛靖一眼。「那你說該怎麼辦?就這麼放過這死小子嗎?」

    雲朱雀沒說話,美眸瞄了哀泣的柳芸兒一眼,又看向鐵青著臉的申屠飛靖,不禁搖頭。

    她不是傻瓜,見柳芸兒雖然哭得哀切,可那眼里的得意躲不過她的眼楮,看來這申屠飛靖真是著了人家的道了。

    「這種蠢計你也能上當,你的腦子是裝屎嗎?」她朝申屠飛靖冷哼。

    「你……」申屠飛靖一怔,繼而狂喜地問︰「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也沒用,重點是白琥那一關。」雲朱雀看向雲小妹。「小妹,你去擋著你三姊,先別讓她過來。」

    「哦!好。」雲小妹點頭,才一轉身,臉色立即一變,驚愕地瞪著站在門口的人。「三姊?!」

    ***

    雲白琥冷著臉,將所有混亂全看在眼里。

    她走進房里,一臉的冷肅讓人不敢吭聲,冰冷的鳳眸直視著申屠飛靖,唇瓣緊抿。

    「白、白琥,我……」申屠飛靖臉色發白。

    「你怎樣?」雲白琥開口,聲音冷如冰珠子。

    「我……」申屠飛靖想開口,卻不知該說什麼,她的冷漠讓他心慌,「你相信我,我沒有對不起你。」

    「是嗎?你當我眼瞎了嗎?」雲白琥瞇眸,瞄了柳芸兒一眼。都人贓俱獲了,他還有臉說這種話?

    枉她昨晚還信誓旦旦地說,她相信他絕不會背叛她,絕不會踫別的女人,沒想到隔天就自打嘴巴。

    相信他,是她蠢!

    「白琥,我是被柳芸兒設計的,我根本沒踫她!」申屠飛靖著急地解釋,「你一定要相信我!」

    「听你在狗屁!」雲大飛一臉不屑。「這種鬼話,你當我家白琥是三歲小孩是不是?」

    「我沒有,白琥,你相信我。」申屠飛靖急得上前解釋,想拉雲白琥的手。

    「別用你的髒手踫我!」她瞪著他的手,眼神泛著冷芒,又看了床上的柳芸兒一眼,冰冷地吐出兩個字。「惡心!」

    「你!」申屠飛靖被她的話惹惱了,「該死的!我說的是實話,你為啥不信我?不然你問雲朱雀,她就相信我是被陷害的!」

    雲白琥沒說話,冷眸瞄向二姊。

    「我可沒說我相信他。」被三妹的冷眸一瞪,雲朱雀很識相地置身事外,省得被風暴掃到。

    「雲朱雀你……」申屠飛靖瞪向雲朱雀,咬了咬牙,又見眾人同情嘲諷的目光,就連自己的親爹也以責怪的眼神看著他。

    該死的,根本沒人信他!

    「你還想說什麼嗎?」雲白琥冷冷地看著申屠飛靖。

    「我……」申屠飛靖根本百口莫辯。

    「嗯?」雲白琥挑眉。

    申屠飛靖氣得想吐血,現在他是罪人就是了?錯的都是他,他明明就是被陷害的,卻沒人信他。

    好,不信他就算了,他認了行了吧?

    申屠飛靖心中的怒火也跟著揚起,他有那麼不被信任嗎?在她心里,他是那種有了她,還會去踫別的女人的男人嗎?

    就算他真踫了柳芸兒那又怎樣?男人三妻四妾有錯嗎?她憑什麼這樣對他?

    他為什麼要這麼被責怪?他有做錯什麼嗎?根本沒有好嗎?他……

    他跪了!

    「白琥,你要相信我呀!我真的沒有對不起你!」他不顧男人尊嚴地跪在她身前。

    一旁的人皆傻眼了,老天!那麼心高氣傲的申屠飛靖竟然下跪?

    雲白琥冷淡地看著他,她才不會因為他下跪就心軟。「人都在你床上了,你以為這種鬼話我會信?」

    「我是被陷害的呀!」申屠飛靖氣急敗壞地吼︰「你就不能相信我的話嗎?」

    他都不顧男人自尊跟她跪了,她還不相信他?

    「哦?」雲白琥冷冷挑眉。「那要是我跟一個男人在床上,然後告訴你,我是被陷害的,你會信嗎?」

    「你……」申屠飛靖瞪著雲白琥,光是想象他就想殺了那該死的男人,他根本無法忍受那畫面。

    雲白琥冷哼,拿出一把匕首放到桌上。「要我相信你,可以!」她勾起唇瓣。

    申屠飛靖瞪著桌上的匕首,驚疑地看著她。

    雲白琥笑得陰狠,「等你閹了下面那東西,我就相信你!」語畢,她頭也不回地離去。

    ***

    申屠飛靖瞪著手上的匕首,手緊握著刀柄,隱隱顫抖,然後--

    「啊!」手快速一揮,匕首射進牆壁。「該死的女人!她竟然要老子自宮。這樣對她有什麼好處呀?」

    「噗!」封日嵐嗤笑出聲,可感覺到射來的凌厲目光,他很識相地停住笑聲,「欸,嫂子也只是在氣頭上嘛!」

    「該死的,我都說我是無辜的,我是被陷害的,干嘛不信我呀?」申屠飛靖氣得來回踱步。

    封日嵐不回話,任由老虎暴走。

    「你看,現在不就證明我是被陷害的了?一切都是那柳芸兒的計謀,那該死的女人!」申屠飛靖咬牙說道。

    雲白琥走後,他氣到想殺人,管柳芸兒是不是女人,他氣得抓住罪魁禍首,拿起劍就要砍死她,她卻突然大哭,說一切都是她設計的,他根本沒踫她,一切都是她的計謀。

    娘的!死到臨頭才懺侮,他管她去死!

    要不是他爹制止,他早就殺了柳芸兒了!不過,雖然饒了柳芸兒一命,不過他卻火大到把柳家搞垮,他倒要看看,沒有了家世為她撐腰,武林第一美人還能美到哪里去!

    好啦,現在證明他的清白了,他等著雲白琥來跟他道歉,說她不該不相信他,等著要好好酸她一頓。

    結果,他等了一個月,連個人影都沒看到。

    娘的哩!他火大到抓狂,干脆親自來到雲家,沒關系,她不來,他自己上門,他大人有大量,上門來讓她道歉。

    結果呢?他等了一個時辰,那女人還是沒出現,現在是怎樣?

    「該死的雲白琥,你該死的就不要出現,你要敢出現,老子絕對讓你好看!」

    「哦?你要怎麼讓我好看?」

    「白琥!」听到她的聲音,申屠飛靖立即沖上前,然後……

    「你不生我的氣啦?」他討好地堆出笑容.

    雲白琥冷睨他一眼,「哪敢?我正等著你讓我好看呢!」

    「白琥,那只是氣話嘛!我疼你都來不及了,哪敢對你怎樣?」他小心翼翼地伸手。

    見她沒拍開他的手,他眼楮一亮,大膽地伸手抱住他。「白琥,一個月不見,我好想你哦!」

    「是嗎?」雲白琥冷哼,態度冷淡,卻沒拒絕他的擁抱。

    「是呀!」申屠飛靖趕緊說道︰「白琥,那柳芸兒的事你也知道了嘛!我真的是無辜的,你就不要生我的氣了啦!」

    雲白琥不說話,見他一臉討好,鳳眸閃過一抹笑意。

    一開始她就知道他是無辜的,她了解他,知道他根本不會去踫柳芸兒;但知道歸知道,她還是氣。

    他為什麼會中柳芸兒的計?想也知道是柳芸兒柔弱的模樣讓他同情,才會不忍心拒絕。愛同情嘛,就活該被設計!而且,他和柳芸兒赤luo地躺在床上一晚是事實,就算是被設計的,也不能原諒!

    對,她就是吃醋,除了她之外,她不許他踫別的女人,這次只是給他一個教訓,看他以後還敢不敢!

    見雲白琥不說話,申屠飛靖不禁心驚膽戰。「白琥,你還在生我的氣呀?難不成你真要我閹了自己?不好吧,這樣對你沒好處耶!」

    雲白琥瞪他一眼,小臉有著羞惱。「你在胡說什麼?」

    見她肯理他了,申屠飛靖不禁心喜,將她抱得更緊。「我說真的呀,我要閹了,以後怎麼『伺候』你?」他朝她低語,挑逗地咬著她的耳朵。

    「閉嘴!我可還沒原諒你。」雲白琥沒好氣地推開申屠飛靖,這家伙,才理他就得寸進尺了。

    听到她還沒原諒他,申屠飛靖不禁心驚,苦著臉看著她。「白琥,你要怎樣才肯原諒我?」唉,他明明是無辜的,她也知道呀!為什麼還生他的氣呀?

    「這個嘛……」雲白琥想了下,「等我氣消的時候。」

    「那你什麼時候才會氣消?」申屠飛靖追問︰「還有,你什麼時候才要嫁給我?」

    「你說呢?」雲白琥朝他甜甜一笑,那意思很明顯,擺明告訴他--他有得等了!

    申屠飛靖立即苦笑。

    「要覺得不甘願,你可以走呀!」她不勉強。

    申屠飛靖趕緊揚起討好的笑。「不!哪會不甘願,我甘之如飴呀!」他很諂媚地道。

    「是嗎?」雲白琥挑眉。

    「是是是,當然是!」申屠飛靖立即點頭,就算有任何不滿,他也不敢承認,只能委屈地忍下來。

    唉!沒辦法,誰教她是他的孽障,而他該死地愛慘她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