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龜毛總裁娶妻記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龜毛總裁娶妻記 尾聲

作者︰七季

    嚴致的「身體力行」算是有了點成效,羅寄凡終于答應勉強跟他交往看看,都說女人難追,但這麼難追的女人,嚴致不想再追第二次,幸好他也不用再追第二次,除非她又因為什麼出乎意料的理由甩了他。

    以防那種情況發生,嚴致約了她出來約會,而約會的地點是墓園。

    「喂,嚴致,你走慢一點啦。」羅寄凡一手拿著花東,另一只手被嚴致牽在手里,走得踉踉蹌蹌。

    其他人周末都在家睡懶覺,只有他一大早就去敲她家的門,一個讓人興奮得不得了,說要帶她出來約會。還以為他有什麼絕妙的安排,結果他先去花店拿了提前預定好的花東,直接把她帶來了墓園。

    嚴致把她帶到一座墓碑前,說︰「到了。」

    其實羅寄凡對他這詭異的墓園約會倒沿有什麼意見,她已經猜到他為什麼會帶她來這,不過當她看到他妹妹的墓碑時,她還是愣了一下。

    嚴致把花放到墓碑前,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制作精美的木頭房子,也放了上去。

    看他那麼慎重地打掃墓碑,羅寄凡也不敢大聲打擾,直到他差不多整理完了,她才細聲問︰「今天是什麼特殊的日子嗎?你應該告訴我的,我也好準備點什麼啊。」

    「什麼特殊的日子?」嚴致不解地看她,「沒什麼特殊的,我只是帶你來見見我妹妹。」

    「這樣啊……」羅寄凡知道自己說話一向沒什麼分寸,所以這種時候格外扭捏,想了半天才問他,「那我現在要做什麼?」

    「你什麼都不用做,你看我妹妹是不是很可愛?」嚴致問她。

    「是啊。」她說的是真心話,照片里的女孩雖然只有十幾歲,而且不知是不是生病的原因,顯得有些消瘦,但一雙靈動的眼那麼有神又溫柔,看起來就是個很懂事、很听話的孩子,如果她還活著,一定有無數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吧,真想跟她聊聊呢,羅寄凡不覺有些感傷。

    就在這時,嚴致加重了語調,顯得有些語重心長,問她,「你覺得你有哪里像她嗎?」

    「什麼?」羅寄凡有點不懂他的意思。

    嚴致正色看她,又重復說︰「從樣貌到感覺,你覺得你們有哪里相像嗎?我那時說你像我妹妹,只是因為你們年紀一樣,一時感慨而已,我沒有別的意思,更沒有把你當成她。我怎麼可能把你當成她呢。」

    羅寄凡想了半天,感覺腦袋暈暈的,才大驚小怪地問他,「你帶我來這,不會就是為了說這個吧?」

    「不然呢,如果不讓你親眼看看的話,難保你不會再胡思亂想。」嚴致承認自己有點小題大作,但他真的是被她嚇怕了,「你那麼斤斤計較又不說出來,我只能盡量讓你安心。」

    「我斤斤計較?是你做的事容易讓人誤會好不好,你以為我願意當個斤斤計較的人嗎?還不是因為在意你……」羅寄凡捂住嘴。

    嚴致白了她一眼,隨後笑了笑,厚顏無恥地說︰「我知道。」

    「知道才怪。」羅寄凡也白了一眼回去。支吾了一會,「所以說你當時不是因為我像你妹妹,才收留我、照顧我的?」

    「起初看不過你做的事,確實是想到小雪了,但這世上跟小雪年紀一樣的人那麼多,我又不可能每個都帶回家。」這種事想了兩年還不明白,他才覺得冤呢,他正視她,「寄凡,小貓小狗都不能隨便撿,何況一個女人,當時我都覺得自己瘋了。不過現在想來,那大概是本性使然,潛意識里我希望能和你在一起,跟你在一起時,我感到很快樂,只是那時自己並不明白這種快樂的意義,我沒有把你當成任何人,雖然那晚的事我不記得了,但你身上那讓人安心的味道,我卻始終沒有忘記,所以……」

    「好了,別說了,我相信你就是了。」羅寄凡左右看看,漲紅了臉,「也不看看這是哪里,你妹妹還在看著呢。」

    「那又怎樣,她是家人啊,我對她未來的嫂子說些肉麻的話又怎樣。」

    他不懂了,怕她自己胡思亂想,他可是逮到機會就竭盡全力表白,這樣也不行?

    「什麼未來的嫂子?」羅寄凡差點叫出來,他的節奏也為免太快了吧,「我跟你才剛剛開始交往而已,誰說要跟你……那個了?」

    嚴致就更不明白了,「交往不就是為了結婚嗎,我們該說的、該做的都完成了,下一步不就是訂婚?對了,在那之前應該先出去玩玩,寄凡,你想去哪?」

    「我覺得墓園就挺好的……誰要跟你訂婚啊,作夢去吧。」羅寄凡羞得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但你那麼愛我,我也愛你,拖下去還有什麼意義?」認定的就要先佔為己有,這是他最近總結出來的真理,尤其對于像她這樣的的人。

    「誰愛你啊,是你一直對我死纏爛打,我才說先跟你交往看看的。」

    「可是是你追我的。」

    「我沒有。」羅寄凡真的吼出來了。

    「你把我推倒,又對我表白……」

    「我沒有、我沒有!」可惡,她要走了。

    「好啦好啦,你沒有。」嚴致笑著拉她回來,擁她入懷,「討論這種事情本來就沒有意義,只要你能在我身邊,這就足夠了。」

    羅寄凡在他懷里憋紅了臉,過了好久才擠出一句,「是你追我的,是你主動勾引我的,誰教你開車撞了我,現在我腿上還有傷,你要養我一輩子。」

    「傷在哪里?」

    「骨頭里,就算表面上看不出來,但是傷到了骨頭,是內傷,很嚴重。」

    嚴致一想,「有道理,這麼嚴重,是該養你一輩子,好不好?」

    這次羅寄凡倒是沒有還嘴,只是羞澀地把頭埋進他的懷里。

    嚴致在心中呼了口氣,看來做男人臉皮還是要厚一點,無恥一點才行啊。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