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元媛 > 小姐的狂徒 > 第十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小姐的狂徒 第十八章

作者︰元媛

    三人走近寧默,一擠進圍住寧默的人群,吳勇和立即親熱地開口。「小默呀!好久不見!你還記不記得姑父呀?」

    「是呀!小默!」寧美芳也熱情地看著寧默。

    「我是姑媽,你小時候姑媽可是最疼你的,還記得嗎?」

    寧默冷淡地看著他們,他當然記得,更記得當年這個最疼他的姑媽在父母過世後是怎麼變臉的。

    見寧默不說話,寧美芳急忙將女兒拉到面前。

    「來!這是芬芬,你還記得嗎?你們當年感情可好了。」

    「表哥。」吳秀芬露出嬌媚的笑容,凹凸有致的身材在貼身禮服的包里下更是性感,胸前的豪乳呼之欲出,她不著痕跡地用胸部貼著寧默。「表哥,你還記得我嗎?」

    寧默往後退一步,避開吳秀芬的踫觸,對吳秀芬誘惑的眼神視若無睹,而看著吳勇和與寧美芳討好的眼神……他冷冷微笑。

    一直站在寧默旁邊的保羅立即笑著將圍繞的客人帶開,而茱蒂也不客氣地擋住吳秀芬,鄙視道︰「喂!這位小姐,請別用你的胸部一直頂著我們寧先生,想賣的話請去街上站,別在這里丟人現眼!」

    拋什麼媚眼挺什麼胸部!沒有用啦!他們寧先生的心只在大小姐身上啦!

    吳秀芬沒想到眼前這擋住她的女人竟敢羞辱她,立即憤怒道︰「你這女人說什麼……」然後一臉委屈地看著寧默,「表哥!你的下屬實在太沒禮貌了!」

    寧默不理會吳秀芬的賣騷,只是冷冷地看著吳勇和和寧美芳兩人。

    「親愛的姑父姑媽,你們不會以為我會忘記當年的事吧?」

    吳勇和和寧美芳臉色一變,寧美芳立即道︰「小默呀!這是誤會,其實當年……」

    「我不想听無聊的廢話。」寧默打斷她的話。「你們也不用白費什麼心思,等著寧氏倒吧。」

    「你、你別忘了你也姓寧!」吳勇和怒道︰「寧氏可也有你爸的心血!你就忍心看它倒下嗎?」

    「無所謂。」寧默冷笑。「反正等你們全倒了,我不介意到時再用便宜的價格收下寧氏。」而這些人沒了錢沒了可揮霍的生活,一定比什麼都痛苦。

    「你、你這個不孝的小子!」寧美芳故意放大音量,讓本就在注意這邊的人都能听到她的聲音,然後她哭喊著︰「你竟然想看寧氏倒,也不想想你自己也姓寧,難道當上孫氏集團的總經埋你就不顧寧氏了嗎?要是你爸還活著也一定會被你活活氣死……」

    「老太婆你信不信你再說下去我直接讓你死。」火爆的聲音自後方傳來。

    孫樂樂冷著精致的眉眼,黑色露肩禮服露出漂亮的鎖骨線條,折迭的裙擺下是雙修長勻稱的美腿,耳垂和頸項戴著同款的鑽石,除此外再也沒有任何佩戴裝飾物,可卻比在場所有精心打扮的女人都耀眼,屬于女人的柔媚和一股說不出的帥勁融合成特殊的氣質,而當她踩著高跟鞋走到寧默身邊時,就像女王踩著紅色地毯,高傲地站到自己的臣子面前,睥睨地看著那些欺負她重要臣子的人。

    而寧默看著站在他面前一副保護姿態的孫樂樂不禁彎起嘴角,冷峻的眉目轉為溫柔。

    面對孫樂樂的迫人氣勢,寧美芳整個弱了,她強撐著質問,「你、你這丫頭是誰?這是我們寧家的事!」

    「不好意思,寧子辛可是嫁給我爸,所以寧默可是我孫家的人。」寧子辛可是住她家,在孫樂樂心里自然是入贅,「至于你們,霸佔人家家產還把寧默丟到孤兒院的人,還有臉在這里大放厥詞攀關系,我這輩子還沒看過這麼厚臉皮的人。」

    孫樂樂的反擊立即引來周圍人的竊竊私語,看著寧家人的眼神也充滿驚訝奇異,原來當年關于寧家的八卦傳聞是真的。

    所有人看著他們的眼神都帶著鄙夷,寧美芳三人不禁面紅耳赤。

    孫樂樂冷哼。「警衛在干什麼?還不把這三個人趕出晚會。」

    幾名警衛立即上前,將寧美芳一家三口拉出晚會。

    鬧劇結束,孫樂樂轉身看向寧默,小臉仍舊臭著,而對上寧默帶著笑意的眼神,不禁不自在起來,她別扭地暗道︰「干嘛!你想說什麼?!」

    「沒有。」寧默笑著朝她伸手。「可以請你跳支舞嗎?!」

    孫樂樂哼哼,很拽地將手伸放到寧默掌心。

    寧默牽著孫樂樂到舞池中央,看著被寧默牽著的手,孫樂樂不禁想到昨天下雨的時候,寧默也是這樣牽著她的手,干燥溫暖的手有力地握住她的掌心,仿佛也在那一瞬間握住她的心。

    寧默摟住她的腰,腳步輕移,帶著她跳舞。

    「謝謝。」寧默朝她道。「謝謝你剛剛護著我。」

    孫樂樂冷哼,才不承認,「誰護著你呀!可這是我孫氏分公司二十周年的紀念會!哪能容許被那些渣破壞!」

    寧默早習慣她的別扭,從善如流地附和。

    「是我的錯,讓渣混進來。」

    「本來就是你的錯!」孫樂樂瞪他。

    「那幾個寧家人根本用不著你花心思,他們自斗就快敗亡了。」然後輕咳一聲,默默別開視線。

    「我已經叫保羅注意寧氏,已經有股東私下便宜拋售股份,那些股份我都叫保羅買下了,寧氏會回到你手中的。」

    寧默知道,在孫樂樂吩咐保羅時,保羅轉頭就告訴他了。

    孫樂樂完全不知道她這個孫氏集團未來的執行長在下屬心里的地位可沒有寧默高,不過寧默絕對不會把這事告訴孫樂樂,他樂意捧著他的女王。

    「所、所以……別把剛剛那個老太婆的話放進心里。」鋪了這麼多梗,目的就是為了這個。

    寧默愣了下,看著孫樂樂微泛紅的耳根,他不禁輕聲笑了。

    孫樂樂立即紅著瞼羞惱地瞪他。「笑屁呀!」

    寧默突然抱住她,雙手在她身後交迭收攏,微一使力,將孫樂樂摟在懷里,俊臉俯下,黑陣深深礙視,那專注的眼神讓孫樂樂的心跳加快。

    「我喜歡你。」寧默輕聲道。「你呢?」

    她、她、她……可惡!這賤人一定是故意的!她人都出現了,還跟他跳舞了,這還需要問嗎?

    孫樂樂氣得抓住寧默的西裝外套,將他往下拉,小臉抬起,粗魯地親住他的嘴。

    好啦!這是她的回答啦!

    自晚會後的那天,整個報章周刊都在報導寧默的事。

    包括被寧家人丟到孤兒院的悲慘往事,連帶孤兒院院長是變態的事也被挖出來……一時之間,寧默成了所有女人心疼憐惜的對象。

    帥哥總是容易讓人心憐,而偏偏帥哥也都容易死會。

    周刊雜志上的封面全是寧默和孫樂樂在晚會上那受人矚目的親吻,愛慕寧默的女人都心碎了,好不容易有個帥哥可意yin,怎麼就死會了呢?

    飛機上,孫樂樂沉著臉翻著雜志。

    雜志封面上就是她和寧默在晚會上的親吻畫面,而雜志內容就是述說著寧默的光榮史,包含在英國優秀的成績以及坐上孫氏集固總經理的位置後所做的一連串偉大決策,總之,把寧默捧得天上地下絕無權有,是個稀世完美好男人。

    尤其這個完美好男人還有段讓人心疼的過去,更是激起所有女性們的母愛。

    而孫樂樂則成工女人公敵。

    傳聞寧默是迫于孫氏總裁的恩情才不得不接受孫氏千金的感情,這是為了報恩,這世上怎麼有這麼有情有義的好男人呢……

    啪——看不下去了!孫樂樂將雜志丟到一旁。

    「寧先生,這是您要的咖啡,會不會太燙?需要加點糖嗎?」空服員非常貼心又熱情,短短半小時已經來服務很多次了。

    至于孫樂樂,完全被無視。

    這種感覺直不爽,自己的人被覬覦的感覺直旱惡劣。

    孫樂樂二話不說,直接拿過寧默手上的咖啡,自已喝一口,然後抬起寧默的下巴,堵上去,親嘴喂他喝。

    機艙里的人都看得愣了。

    而寧默眼里則閃過一抹笑意,至于宣示完主權的孫樂樂抬頭哂巴了下嘴巴,環視機艙里那些有意無意偷看寧默的女人。

    意思很明白這男人早我的!

    至于寧默,她狠瞪這招蜂引蝶的賤人一眼。

    寧默很是無辜,他靠近孫樂樂,在她耳畔輕聲道︰「親愛的,你知道的,我只喜歡你。」

    孫樂樂冷哼,看向窗戶,才不希罕寧默的告白。

    只是,左手卻和寧默握緊緊的,十指交扣,而嘴角悄悄翹起。

    好吧,其實她也有點喜歡他——

    不過!只有一點點!哼!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