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元媛 > 姑娘不要急 > 終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姑娘不要急 終章

作者︰元媛

    他不會死!不會死……

    「青兒,你別這樣……」雲大飛心疼地看著女兒,從藺墨玉昏迷後,一直抱著他,怎麼也不放手,也不準別人踫。

    雲青瓏不說話,神情恍惚,怔怔地看著懷里的男人。

    他頸上的晶玉護住他最後一口氣,勉強維持他的性命。

    多諷刺啊!

    因為晶玉,讓他命在旦夕,可現在護住他最後一口氣的,是晶玉。

    這都是她的錯!若不是她盜出晶玉,將晶玉給他,他也不會遭受攻擊,更不會因她而受傷。

    原以為晶玉可以讓他長命百歲,可最後卻變成危害他性命的東西,她好氣,好恨……

    她好想扯下晶玉,將它摔成碎片,可她不敢,若沒了晶玉,他的最後一口氣也會沒了。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就算那一擊打在她身上,她頂多受點傷而已,根本不會怎樣的,他為什麼傻到替她擋?他的身子根本承受不住呀!她好氣他的傻那一瞬間,她才明了,為何當初她替他擋劍時,他會那麼生氣了,她明白他的心情了。

    見他受傷,她的心好痛好痛,也好氣好氣……她寧願受傷的是自己,也不願他受傷呀!而他,是不是也是這種心情呢?

    「傻瓜!你這傻瓜……」他總說她傻,可他跟她一樣傻呀!

    雲青瓏痛苦地閉上眼,淚水滑落,小臉緊貼著俊龐,滴落的淚水淌濕兩人臉頰。

    「不要丟下我……求求你……不要丟下我……」她輕喃,小手緊抱著他,耳畔感覺到他的呼吸,可卻好微弱,就連他的身體也漸漸冰涼,心跳弱得幾乎不像在跳動。

    她心驚地將他抱得更緊,小手抵著他的心脈,豁出全身內力想溫暖他。「我不放手……我絕不放手……我絕不會讓你死……」她喃喃自語,不顧這樣做會讓自己氣盡,只想溫暖他,為他續命,留住他一口氣。

    「青兒,你做什麼!」一旁的雲大飛驚吼,急得想阻止她。

    「走開!」雲青瓏低吼,惡狠狠地瞪著爹親。「不要踫我!」

    她嘔出一口血,卻堅持不放棄,也不收住內力。「青兒!」見女兒嘔血,雲大飛更急了。

    「大姊,你這樣救不了他的。」雲朱雀走進房里,看到大姊不顧性命只為護住藺墨玉最後一口氣,柳眉不禁皺起。

    「走開!」雲青瓏恨恨地瞪著她,「都是你!要不是你泄漏出去,藺墨玉也不會變成這樣,是你!都是你的錯!」雲青瓏大吼,因為激動,更多血絲從嘴里逸出,可她不在乎,她只要他活著。

    「走開!你們全給我走開!」她將臉埋進他頸項,汲取著他的氣息。

    「大姊,你這樣只是讓姊夫更痛苦,勉強護住他一口氣,只是讓他嘗到更多苦痛而已。」雲朱雀輕聲說道。

    雲青瓏不說話,也不想看他們。

    見她不理人,旁人也無奈。知道阻止不了她,只好離開房間。

    听到房門關上的聲音,雲青瓏低聲哭了。

    她豈不明白,讓他多存一口氣,只是讓他再受苦,可是難道要她眼睜睜地看他死去嗎?她辦不到呀!

    她是自私,寧可讓他多受苦,也不願讓他離開。沒有他,她怎麼活下去?

    她想到他之前的要求,他要她好好活下去,不要她放棄,要她堅強地活下去,可是,這好難好難……

    「墨玉,我沒辦法……」沒有他,她活不下去呀!她沒辦法答應他,她沒辦法做到呀!他若知道她沒做到,一定會生氣的,可是…

    「對不起……」她抬頭輕吻他的唇,唇瓣上的血染紅他的唇,這一吻,她嘗到咸澀的味道。

    而他的唇,好冷好冷……

    「墨玉,不要生我的氣……」她想求他原諒她不是不听他的話,她只是辦不到。

    她沒辦法放手,沒辦法讓他離去,要走,她也要跟他一起走!他會生氣的,一定會的,可是,她沒辦法……

    「對不起……」滿心的痛,化為一句句歉語,隨著淚水墜落。

    ***

    「怎麼辦?這該怎麼辦呀?」

    雲大飛著急地在房門外走來走去,他和藺揚文互看一眼,兩人急昏了頭,卻全然束手無策。

    「怎麼辦呀?青兒已經耗了一天一夜了,再這樣下去,她遲早會氣盡而亡,到時死的是兩個人呀!」

    雲大飛急得大吼,他好想沖進房打昏女兒,可他不敢呀!就怕他還沒動作,女兒就先死給他看了!「你們兩個快想辦法呀!」他氣急敗壞地瞪著一旁的兩個女兒。

    「要想什麼辦法?」雲朱雀喝了口茶,淡淡挑眉。

    「你還有興致喝茶!」見老二一點也不緊張,雲大飛更氣了。「該死的!你沒辦法也得給老子想出辦法來!」

    「阿爹,這種時候你急也沒用,冷靜下來。」雲朱雀開口安撫爹爹。

    「冷靜?」雲大飛急得跳腳。「他奶奶的!你大姊就快死在里頭了,你還要老子冷靜?」他都快急得吐血了。

    「阿爹,你別氣,頂多到時收兩具尸而已。」雲白琥懶懶開口,語氣淡涼地安慰爹親。「到時合葬在一起也不錯,不過陪葬物要拿大姊盜的那些東西嗎?那很多耶!嗯……墓穴可得建大一點才行。」雲白琥皺眉沉吟,已經在思考要建什麼墓了。

    「雲白琥,你給老子閉嘴!」雲大飛快被這兩個女兒氣死了。

    「阿爹,你的吼聲好大,都傳到門口了。」雲玄舞慢慢走向他們,看著一臉怒火的爹親,疑惑側首。「阿爹,你在生啥氣?」瞧他的頭發都快氣得豎起來了!

    看到失蹤很久的老四,雲大飛怒吼︰「雲玄舞,這陣子你是跑到哪去死了?你知不知道你大姊快死啦!?」

    「我去辦二姊交代我的事呀!」無緣無故被阿爹吼,雲玄舞一臉無辜地眨著眼。

    「什麼事?」雲大飛皺眉,這才看到右兩名小姑娘跟在女兒身後。

    一名小姑娘是一身黑,頭上的黑色紗帽讓人看不清她的臉,可身上卻散發著冰冷氣質,而另一個小姑娘則一身紅白的苗族打扮,短至大腿的裙子露出滑膩的雪白肌膚,足蹬小蠻靴,而一張小臉則用薄紗遮住,露出罕見的一黑一綠異色雙瞳。

    「玄舞,你動作太慢了。」雲朱雀起身,不悅地看向四妹。

    「是嗎?人都死光了嗎?」雲玄舞皺眉。

    「你再慢一步就真的快了。」雲朱雀搖頭,不理四妹,看向兩名小姑娘,「小神醫,有人想請你救治。」

    「在哪?」黑衣小姑娘開口,聲音冷淡卻悅耳。

    「請跟我來。」雲朱雀打開房門,一走進去就听到雲青瓏虛弱的聲音。

    「出去!」雲青瓏慘白著臉,雙眼無神,唇瓣龜裂,下顎全是干掉的血漬,而血絲仍不斷從嘴角逸出。

    她的手仍緊抱著藺墨玉,一手抵著他的心脈,豁盡全力,就為護住他最後一口氣。

    「大姊……」

    「出去!」雲青瓏不想听雲朱雀的聲音,也不想看到她,她閉上眼,聲音虛弱而冰冷。

    雲朱雀輕挑柳眉,涼涼開口。「大姊,你確定要我出去嗎?這樣藺墨玉可就真的沒救了哦!」雲青瓏睜開眼看向二妹。「什麼意思?」

    「咯!我幫你找神醫來了。」她指著身後的黑衣小姑娘。

    「神醫?」雲青瓏眼神一亮,看著二妹說的神醫,聲音輕顫。「你……真的可以救他?」

    黑衣小姑娘走到床榻前,看了藺墨玉一眼,「藥石罔效。」然後揚眸看向雲青瓏。「倒是你,我救的了。」

    「是嗎……」沒了希望,雲青瓏眼神黯然垂落。「那不用了……」她不用人救。

    雲朱雀皺眉。「小神醫,連你也救不了嗎?」

    小神醫搖頭。「我救不了死人。」說完,她看向一旁的苗服姑娘。「除非,對方變活人。」

    雲朱雀也跟著看向穿著奇特的小姑娘。「小神醫的意思是……你朋友救得了?」

    苗服女孩不理會他們的對話,她徑自走到床榻前,詭譎的異瞳看著雲青瓏。「你再耗力,就要死了。」

    雲青瓏不語,僅是閉上眼,小臉輕蹭著藺墨玉的冰涼俊顏。

    「我可以救他。」苗服女孩開口。

    雲青瓏立即睜開眼,眼眸緊緊盯著她。「真的?」

    「以你命,續他命,你願意?」苗服女孩輕聲開口。

    「好!」雲青瓏毫不遲疑地點頭答應。

    苗服女孩笑了,有趣地看著她。「若你只有十年命,分他五年,那你只能活五年,這樣你也願意?」

    「願意。」看著藺墨玉,雲青瓏痴痴地笑了。

    「至少,五年後我可以跟他一起死,永遠都在一起。」

    苗服女孩挑眉,看向朋友。「哇,你們中原人都這麼傻嗎?」

    「你只是剛好遇上而已。」小神醫淡淡回話。

    「是嗎?」苗服女孩看向雲青瓏,隱藏在薄紗後的唇瓣輕揚。「我喜歡你的傻,我可以救他,至于治病,那就是潼的事了。」

    「真的?」听到藺墨玉真的有救,雲青瓏又驚又喜,「你真的可以救他,真的嗎?」

    被懷疑,苗服女孩不高興地皺眉,「夏姬從不說謊。」然後,她伸手以食指點住雲青瓏的額頭。

    「以汝之壽,續藺墨玉之命。」她輕喃,異色眼瞳詭異發亮。

    雲青瓏感覺眼前一陣黑,她緊抱著藺墨玉,眼眸卻離不開苗服女孩的眼楮,神智開始昏沉。

    「墨玉……」昏厥前,雲青瓏輕喃著蘭墨玉的名,而手,仍不放開……

    ***

    輕柔的低映讓雲青瓏錚開眼,朦朦朧朧的,好一會兒,眼眸才映入一張好看的俊龐。

    她一驚,立即起身抓住他。「藺墨玉!」

    「我在這。」藺墨玉握住雲青瓏的手,溫柔地看著她。

    「你……」雲青瓏傻了,說不出話來了。

    「我沒死,我還活著。」藺墨玉笑了,見她痴傻的模樣,不禁感到心疼,他真的嚇壞她了。

    「真的……」她顫著手,輕撫他的臉.感覺到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真的還活著,而且,他眉宇之間的死氣也不見了。

    「怎麼會……」她不懂,突然想到那個穿苗服的女孩。「是她!是她救了你!」

    她開心地笑了,卻也哭了,她用力抱住他,又哭又笑的。「太好了,你活著!你沒有死!沒有丟下我一個人,太好了!」

    「傻青兒。」藺墨玉抱住她,本來準備要罵她的話,全因她驚喜的模樣而罵不出口。

    他醒來時,她卻因力竭而虛弱昏睡,從眾人耳里,他知道她做了什麼傻事,這笨蛋!竟然不听他的話,竟想跟他一起死,甚至還拿自己的命來續他的命。

    她的傻,讓他又氣又心疼。

    「青兒,我很生氣很生氣。」他抱著她,在她耳畔低喃。「你不听話,我好生氣。」

    「對不起……可是我辦不到呀!」她哭著,怯怯地瞅著他。「沒有你,我不知該怎麼辦……」

    「傻瓜!你這樣教我怎麼放得下心呢?」這麼傻氣的她,教他怎能不愛?怎能不心疼?

    「我不要你放心!」她抱著他,霸道地說︰「我只要你永遠待在我身邊,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藺墨玉憐惜輕嘆,將她緊緊摟在懷里。「以後,我再也不會丟下你,讓你孤獨一人了。」

    「真的?」雲青瓏抬起頭,驚喜地看著他。

    「當然是真的。」他低頭輕吻她的眼,心疼她蒼白的臉色,他不愛見她虛弱的模樣。

    她該是耀眼的,卻為了他變得這麼憔悴。

    「你忘了嗎?」他輕吻她的唇,「你以你的命,續我的命,我們倆,生一起,死也不分離。」

    「好!」她笑了,眼中晶瑩的淚因笑容而滾落,她吻上他的唇,與他立誓。「我們生一起,死也不分離。」

    「欽,怎麼又哭了?」藺墨玉溫柔地拭去她臉上的淚,「你呀,變得愛哭了。」而她的淚水,全是因他而落。

    「誰教你總是要惹我哭!」她皺皺俏鼻,淚眸瞪著他,神情嬌嗔,抱著他的手卻不放。

    他吻去她的淚,在她耳畔輕語。「青兒,你知道嗎?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我的心就系在你身上了。」想不愛她,好難好難……

    听到他的話,雲青瓏笑了,抬頭主動吻住他的唇。「以前不知,不過現在我知道了。」

    而且,她跟他一樣,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把心遺失在他身上……

    「姊夫,打擾一下。」輕敲房門,雲朱雀噙著淺笑站在房門口。

    看到她,藺墨玉眉一揚。

    他知道是雲朱雀讓雲玄舞去找人來救他的,而且一開始就準備這麼做,可也是她泄漏晶玉的消息,想害他的命。

    這女人,讓人搞不清楚她的想法!

    像是看清他的疑惑,雲朱雀聳肩一笑。「我並不討厭你,我也不是真的要你死。」

    「哦?」藺墨玉挑眉。

    雲朱雀走進房內,麗顏勾起笑意。「只是呀,看大姊為你付出一切,而你卻什麼都不說,我有點看不下去。」

    哼!七年來,大姊不顧危險,為了續他的命,什麼都願意做,而他呢?連句「愛」都吝惜,就這樣把大姊吃得死死的。

    身為雲家人,她看不下去很久了,才想為大姊出口氣。

    藺墨玉一愣,明白了。「所以你設計了一切,而我們全照著你的計劃走?」他搖頭失笑,佩服她的深沉。

    「錯了。」雲朱雀搖搖手指,輕撇唇瓣。

    「至少,你和大姊快把命丟了,這個我可沒算到。」

    她咬了咬唇,覦他一眼,仿佛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藺墨玉看著她,見她別扭的模樣,好像藺紅玉做錯事時,想跟他道歉,卻又說不出口的模樣。

    他挑了挑眉,忍不住笑了。

    他有點明白她找他的原因以及為何跟他說這些話了,呵!這雲朱雀也滿可愛的嘛!

    「朱雀,我不怪你。」

    雲朱雀微窘地瞪他一眼,尷尬地別開小臉。

    「老二,你來做什麼?」雲青瓏端著藥走進房里,一看到雲朱雀,立即走到藺墨玉身旁,一臉警戒。

    雲朱雀沒好氣地看向大姊。「放心,我不會對姊夫怎樣的!」

    「是嗎?」雲青瓏懷疑地看著雲朱雀。

    「嘖!龜準地有了男人就忘了妹妹了。」雲朱雀沒好氣地冷哼,轉身離開。「好,我很識相,不惹人厭了。」

    見二妹離開,雲青瓏不放心地看向藺墨玉。

    「墨玉,朱雀真的沒對你做什麼?」見她擔心的模樣.藺墨玉忍不住笑了。「沒有,她只是來跟我說些話而已,你別誤會她,她只是關心你。」

    雲青瓏抿著唇,伸手把玩著他修長的手指。

    「我知道。」她不笨,想清前因後果,就猜到二妹肯定是想為她出氣,才會搞出這一連串玩意。

    只是,雖然明白,她還是很氣,畢竟,藺墨玉差點真的死掉……

    看清她的心思,藺墨玉溫柔地笑了,「青兒,我現在好好的,以後也會很好,不會再離開你了。」

    雲青瓏揚眸看他,嘟起小嘴,不甘願地哼了哼。「好嘛,我原諒老二,可以了吧?」

    「這才是好青兒。」他將她抱進懷里,讓她坐在腿上。

    「吶,你快喝藥。」雲青瓏將桌上的藥遞給他。「這是神醫為你開的藥,她說調養兩年,雖然不能把你的病整個醫好,不過調養好之後,你就不會動不動就躺在床上,可以出門了。」

    說著說著,她的眼眸開始閃閃發亮。「等你身體調養好,我們就四處游玩,我還可以帶你去盜墓哦!」她興奮地說著。

    前陣子的拍賣會已把晶玉的事解決了,讓兩家大賺一筆,至于誰要搶奪,那就不關他們的事了。

    而藺墨玉的身體也漸漸好轉,見他氣色愈來愈好,不再一直躺在床上,雲青瓏比誰都開心。

    他的身體健康,是她這一生最大的願望。她想帶他去很多很多地方,想跟他分享很多東西。

    「好。」藺墨玉握著雲青瓏的手,對她深情一笑。

    兩人的手交握.手指緊緊交扣。

    「藺墨玉,我永遠不會放手哦!」揚著自信的笑,雲青瓏霸道宣示,「你永遠都別想離開我。」

    「好。」藺墨玉的大手將她的小手握得更緊。

    「因為,我也不想放手。」

    這雙小手,他想緊緊握住,永遠不放……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