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七季 > 火爆小青梅 > 第十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火爆小青梅 第十九章

作者︰七季

    【第九章】

    藍杉是真的賭上自己的工作,誰也沒通知就跑來這里了,不是平常戴個恐怖面具幫她開門的那種把戲,他是認真地選擇來到這個他們曾經共同生活過的地方,找尋他們之間的記憶痕跡。

    他真的很失落、很沮喪,所以那天他所說的都是真的,他跟她再也回不到從前那樣的相處模式,因為他們的關系已經變得不再那樣單純。

    他真的打算跟她從此形同陌路了?

    不行不行不行,他每次都耍她,這次怎麼可以被他給騙了!

    「你等一下!」白語安意識到一些非常嚴重的事,身體比腦子還要快,沖過去一舉撲向了他。

    藍杉沒有心理準備,被她這使盡力氣的攻擊撲得向後倒去,又因為腿抵在床邊退無可退,被絆得仰倒在床上,幸虧後面是床,不然他現在怕是已經腦震蕩了,藍杉這麼想著,無奈地看著趴坐在自己身上的白語安。

    「你把話說清楚,你真打算離開我、避著我,這輩子不再見我,不再跟我一起吃飯?」白語安厲聲問他。

    「不是你說的嗎?我們兩人不合適,不可能在一起。」怎麼現在才意識到?

    「那是身為戀人嘛,再說戀人分手了也可以做好朋友啊。」

    藍杉無言地看著她,倒像是他在欺負她了,也不想想這都是誰造成的,這個時候還能粗神經地坐在他身上,質問他為什麼以後不打算跟她聯系……

    「那可能是因為愛得不夠深。」反正他已經說得夠多了,不在乎再多說幾句,「也有人只想把對方當成戀人,當朋友本來就是個借口,失敗了就是失敗了,不能做到退而求其次,更不能做到假裝沒發生。」

    「你……」

    「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這麼想的,明白的話就快讓開,你快壓死我了。」

    白語安從震驚中緩過神來,深吸一口氣,大聲吼他,「你怎麼可以這麼武斷地決定,都不考慮一下我的心情,我就是想跟你永遠在一起啊,怎麼可能跟你分開,我也是努力地想著要怎樣才能永遠跟你平靜地交往下去啊。」

    所以她才會跟他分手,她有什麼好的,她怕他有一天會後悔,會發現對她只是責任而不是愛,那時她該怎麼辦?

    他以為讓她認清他們之間的差距是件容易的事嗎?她也經歷了很痛苦的掙扎啊,不想活在一時的美夢里,他不是她的王子,而是她生命中的支柱……

    「怎麼是我武斷?不是你堅持說我又帥又聰明,你又丑又笨,所以我絕對是在利用你、在騙你嗎?」她顛倒是非的能力真強,「我被你以那種理由甩了,我都不知找誰哭,你還敢不講理。」

    「閉嘴,我才沒說過自己丑。」白語安覺得自己好像看清了什麼,一些她總是因為膽法和自卑而可疑忽略的事。

    很早以前好像就有人問過她,要不要試著跟他交往看看?好像有人一開始就告訴過她,如果她反悔的話,他會很傷心,非常非常傷心。

    「好吧,你不丑,現在可以走了嗎?」藍杉試圖從床上爬起來,他可不想在這布滿灰塵的床上躺太久。

    「不可以,等一下,我叫你等一下啦!」白語安一心急,全憑本能用整個身體將他壓回床上,雙手抓著他的衣領,有一肚子話卻說不出來的嘴朝著他的唇吻了上去,與其說是吻不如說是撕咬,是讓他停止掙扎的一種手段。

    她像只發狂的小獸,胡亂地咬著他的唇,大力地吸吮,本來抓著他衣領的手更往下貼上他的胸膛,隔著他的襯衫大膽地撫摸,還去解他的扣子。

    薄唇被白語安弄得剌痛,這次藍杉成功地被她嚇到了,他被動地承受著她的狂吻,腦袋里全是問號,而身體卻不受控制地燥熱起來,其實早在她坐在他身上時,他的身體就已經不太對勁,他才會一直想走。

    她的嘴太笨了,突然間她決定要做一件瘋狂的事。

    白語安說做就做,連個像樣的解釋都沒有,一把扯開他的扣子,干脆直接覆上他迅速升溫的胸膛,那涼而柔的小手直接觸踫他熾熱的皮膚,快慰讓他深深地吸了口氣。

    「你瘋了嗎?」藍杉虛弱地問她,「要是有人進來怎麼辦?」

    「就說是在探險啊。」白語安將手按在他胸前,用豁出一切般凌厲的目光瞪著他。

    在月光下,白語安那張嚴肅的小臉甚至有幾分蒼白,她意識到如果再繼續怯懦下去,她會被自己害死,她會永遠失去他。

    「藍杉,我告訴你,我愛你!」白語安大叫,聲音在房間內回蕩。

    藍杉愣了一下,苦笑出來,「真不懂你在搞什麼……」

    「我現在就要跟你做!」白語安發出驚人的宣言,她知道反正現在跟他說什麼,他都不會信的,他已經被她傷得很深了……

    「什麼?」

    「我說我現在就要跟你做,在這里,我要你。」白語安像吵架一樣質問他,「我只問你,你敢不敢?」

    「要是我說不敢或者不想呢?」他問她,眼底已然變得熾熱。

    「我就強jian你!」白語安宣布。

    只要是男人,被這樣刺激都不會坐以待斃,更何況是他,搞得好像很怕被她強jian一樣,藍杉沒心思想她又在打什麼主意,他的手已經變得不老實起來,大手試探地從她的衣擺鑽入,揉著她的背脊,像撫慰一只小貓那樣,輕輕地在她光滑的背上來回摩挲,悄悄解開她內衣的後扣。

    「唔……」白語安怯懦地紅了臉,卻固執地沒有回避,她輕顫著,雙手仍貼在他敞開的胸前。

    藍杉大吸了口氣,似乎是在跟自己的理智道別,隨之順勢,個翻身,反將她壓在身下。他趴在她身上,與她微微相貼,一面吻著她的粉頸,一面也禮尚往來地扯開她上衣所有扣子,拉掉了她那欲褪未褪的內衣,她的美好立即盡數展現在他眼前。

    「唔……」白語安雙眼迷離,帶著一些水氣,讓人好生憐惜。

    ……

    「啊浮浮浮……」

    兩人的身體同時躐過電流,白語安激動地顫抖著,哭叫得嗓子都啞了。

    藍杉帶領著她,兩人同時攀上了欲望的最高峰,接著她癱軟在他懷里,他及時抱住了她,心中充溢著難以言語的滿足,比肉體上的滿足更加讓他心安的幸福感。

    事後,藍杉和白語安兩人像做錯事的孩子,全身黏膩膩地逃離了作案現場。

    坐在藍杉的車里,白語安睡了一覺,她醒來時發現自己並不是在哪間飯店的房間里,車子停在一處寬闊處,她往車外看去,藍杉站在離車不遠的地方,抬頭看著天上的星星。白語安也跟著下車,發現她的到來,藍杉稍微有點吃驚,「你下車干什麼?外面很冷。」

    「那你又在這干什麼,一個人站在這里,怪可怕的。」她沒什麼好臉色。

    「是在冷靜。」藍杉說︰「冷靜下來,才好分析自己剛剛是不是作了個夢。」

    白語安怒道︰「藍杉,你可別得寸進尺,我都、我都那麼說了……」他卻只當個夢,是要她怎樣啦。

    她通紅的小臉讓他覺得心里暖暖的,「我只是一時無法接受,你是那種偷偷看*片學習的女人。」

    「還敢說,還不是因為你!」白語安大聲反駁,突然驚覺自己又說錯話了。

    「我,跟我有什麼關系?」

    「因為……那次之後你都再也沒有踫過我啊,我當然會想是不是那次你勉強自己,是不是我表現太笨,讓你失望了。」白語安扭扭捏捏,「口口聲聲說什麼愛呀愛呀,卻連踫都不想再踫我,要人怎麼相信你的話嘛!」

    藍杉愣了足足有十秒,隨之狂笑了起來,笑得連星星都為之震動,「那真是對不起,我只是怕你沒辦法立刻接受我們之間關系的轉變,原來我的珍惜會被你當成嫌棄,還讓你偷偷去作了功課,真是不好意思。」

    「藍杉,我真的殺了你哦。」白語安說著飛起一腳,被他笑著躲開了。

    半小時後,兩人肩並著肩坐在寬闊的草地上數星星。

    「你看,回憶不是一直在心里嗎?」白語安指著天空說︰「我還記得你教我這些星星的名字,就算育幼院被拆了,記億是誰也拿不走的。」

    「現在已經不需要了。」藍杉說︰「我是因為以為自己失去了你,才試圖去找一些記憶的碎片,如今你就在我身邊,對于真實的你,我想的永遠都只有以後。」

    「你……別突然說這些肉麻的話啦。」

    「肉麻嗎?只是不符合你心里的那個我而已吧,語安,我想告訴你,我並沒有你認為的那麼優秀,我有一個秘密,我想應該是把它告訴你的時候……」

    「啊!」白語安突然驚恐地看著他,「對了對了,現在可不是悠閑的時候,還是快點回去跟雜志社的人解釋清楚吧,那可是大事。」

    「不是說了嗎,那件事我已經想好了,隨他們去告好了。」

    「如果是于茉莉的事,我已經不在意了啦……」雖然心里還是有點小桂扭,但也不用為了避開于茉莉,毀掉他的信譽啊。

    「違約金我還付得起,而且我也已經不想再寫小說了,這樣正好,留下這一個結局,以後也不會有人來向我約稿,過得倒清靜。」藍杉說得輕松。

    「你不寫小說了,那你準備做什麼?」而且不是主業也可以當副業啊,有必要這麼干脆嗎?她可是他的頭號粉絲耶,白語安心里打著小算盤。

    「反正我也已經存了一些錢,最近我想去做些行銷策劃之類的事。」

    「你……行銷、策劃?」白語安有點傻眼,「你行嗎?我是說你能適應嗎?」

    他白了她一眼,他又不是自閉癥患者……

    「我想好了,積累了經驗,再過個兩三年,用存款開一間會場設計工作室,你去接生意,我幫你搞策劃,女主外、男主內,不是挺不錯的嗎?」

    這個方案似乎經過了非常認真的思考,這讓白語安一時有些迷惑,她真的有點不認得眼前的人了,「這些事你是什麼時候考慮的?」

    「就是那天,我去了你公司布置會場舉辦的相親。」藍杉說︰「我看你做那份工作時好像十分開心的樣子,那時我就在想了,你覺得呢?」

    「我覺得、我覺得……八字還沒一撇,你這麼宅,脾氣又壞,讓你去公司上班,搞不好三天就被辭退了,我現在可是公司的大紅人,到時候能不能把我挖走,還要看你的本事呢?」

    白語安站起來,向著他的車跑去,偷偷擦掉眼角的淚水,真是個大笨蛋!

    怎麼說一半就跑了?藍杉向她的背影追問︰「那我的秘密你還要不要听啊?」

    「誰稀罕你的秘密啊,你以為就你有秘密啊?」她轉身朝他大笑,「反正日久見人心,以後日子久了,還怕我發現不了嗎?」

    「以你的智慧,恐怕……」

    「藍杉,閉嘴!」

    誰沒有小秘密?比如她是他的書迷,比如她已經在心里默默地接受了,他們以後會一直一直在一起的事情……

    他們會合開一間工作室,她主外、他主內,不再有令人不安的隔閡,她會慢慢走進他的內心深處,了解真正的他,那個有點浪漫色彩的他,探究他的小秘密,撫慰他的小秘密。

    她已經不怕了,所以他要是敢說退縮的話……

    「殺了你喔!」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