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陶葦 > 霸拐冰秘書 > 第十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霸拐冰秘書 第十六章

作者︰陶葦

    【第十章】

    為慶祝公司開業五十周年,全公司的同仁幾乎都忙成了一團,連廣居社長也連續好幾天在外頭開會,或是到會場檢視進度。

    亞木湘能見到他的時間少得可憐,在最後的這幾天,她卻未能和他好好的談談,或是話別,唯一下的時間只有在周年慶當天了。

    如果廣居仰澤離開後,她的生活會變得多麼乏味,她又將回復到以前單調無趣的生活方式。但這些在遇到廣居仰澤之前,她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是他教會了她該享受自己的生活,是他教會了她如何去愛,是他填滿了她空虛的心靈。

    而如今他將要離開,她又該如何獨自面對少了他的生活?

    在公司里,充滿了與他相關的回憶,在他回到紐約之後,這些回憶只是徒然增加她的空虛、與她的苦澀,留這個與他息息相關,卻不能再見到他的地方,又有什麼意義呢?公司里的每個角落只是提醒了她,曾經發生過的點點滴滴。

    如果她的生活還要繼續下去,她就得忘了這一切,就得找到重新開始的力量。

    離開這里吧!離開這個充滿回憶的地方,讓她能冷靜的好好思考,未來的路該如何繼續下去時間並沒有因為亞木湘的希望而稍有延長,公司的周年慶終于還是到來了。

    所有的社員一早就到海牙觀光飯店集合,在亞木湘走進會場時,也不禁為它全新的改裝與布置感到驚艷。

    海牙觀光飯店是具有相當年代,但一直維持其古典特質的飯店,在所有的五星級飯店中,它不同于標榜時尚或新設備的連鎖酒店,相反的,它自身莊嚴典雅,對走過大半世紀的成就相當自豪。

    飯店內的服務人員多半已經在此服務了很長的時間,甚至在客人走進餐廳時,經理或資深服務人員總能正確無誤的喊出客人的名字,並親切的閑話家常。

    這也是廣居株式會社這次活動選擇這里的原因,據說是因為老社長的堅持。廣居老社長是這里的常客,他一直認為現在的服務業講求效率,卻失去了珍貴的人情味,而海牙飯店幾乎和廣居株式會社是同時期萌芽成長,一直到現在雙雙交出了亮眼成績單,自然,五十周年的慶祝活動非這里莫屬。

    為了完美搭配國際性的形象,廣居株式會社也自費為海牙飯店做了局部的整修,簇新的招牌與明亮的指示燈,大廳內陳設知名藝術家的作品,牆面的裝飾與全新的地毯也一並做了設計。

    由各個公司致贈的祝賀花籃擺滿了整個場地,形成一片無垠的花海,直延伸到外頭的走廊與飯店大廳外。

    「恭喜,恭喜,真是不容易啊!」

    道賀的賓客絡繹不絕,魚貫的進入會場內,鎂光燈快速的閃爍,企圖捕捉每個不容錯過的畫面,媒體記者、政治人物與影視紅星,將現場交織成熱鬧非凡卻又亂中有序的場面。

    到場的嘉賓與公司同仁,每個人莫不盛裝以赴,更將現場覆上一層鮮艷與繽紛。

    亞木湘穿著上次廣居仰澤送給她的禮服,靜靜的站立在現場的角落。

    他做到了!亞木湘注視著這一幕,心想廣居社長成功的主導了這一切。

    「各位先生女士,非常感謝各位今晚蒞臨敝社開業五十周年的慶祝晚會,首先,我們的大家長要對各位說幾句話,讓我們歡迎廣居社長!」廣居老社長站到了麥克風前,「謝謝各位今晚的賞光,敝社在過去的五十年來,可以說是承蒙各位貴客先進的照顧,才能有今天這樣的小小成就。所以在這里,謹向各位致上謝意,謝謝你們與敝社一同成長。」在現場的,陣掌聲之後,廣居老社長又接下去說。

    「當然,在前些時候本人因為身體稍有不適,所以公司業務部交由我的兒子仰澤來負責,在公司所有同仁的協助下,今天能看到這令人滿意的一切,也著實讓我感到欣慰。各位同仁辛苦了,不只這一陣子,而是為了這些年來你們的努力。在此,我獻上最誠摯的謝意,謝謝你們禍福與共,與公司一起成長。」在渡部課長的安排下,亞木湘待會將上台向廣居老社長獻花,對于這樣盛大的場面,她不禁有些緊張起來。

    「最後希望各位都能和我們共享今夜,今晚,是屬于在場每一位人±的!」渡部課長示意亞木湘往前,她恭恭敬敬的走上台,遞出了一大束的鮮花。

    「社長,這是同仁的心意,也謝謝你帶領我們一路走來。」頗為意外的廣居老社長接過了她手中的花,端詳了好一會兒,眼里似乎有激動的淚光。「謝謝,這真是貼心的禮物。」台下響起了掌聲,每個人莫不為這溫馨的一刻拍紅了手掌。

    亞木湘看了一眼位在台下的廣居仰澤,他剛好也迎上了她的目光。

    如果,能和他分享這最後的一刻,所有的一切也許都值得了,步下台階的亞木湘,皮包內的辭呈好似火熱的炙燒。

    她走到廣居仰澤的身邊。

    「社長,我……」

    「亞木,你看到現場的情況了吧?是不是比我們參加青木飯店的那次還來得成功?」

    「是的,恭喜,你成功了。」

    「仰澤社長,可能要麻煩您先對傳媒發表一下意見。」公關部的松元先生急促的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好,亞木,我們待會再談吧!」

    「社長,我只是想說……請你保重!」

    但急著離開的廣居仰澤並沒有听清楚她的意思,他只是留下疑惑的一眼,便急忙轉身離已經足夠了,對他,她已經說出了最後的道別。

    當廣居仰澤再回到現場找亞木湘時,卻怎麼也沒有發現她的身影,在這麼重要的場合中,她應該不會先離開才對。

    但是在會場內外,他都遍尋不到她。

    「渡部,你有沒有看見亞木?」

    「亞木?好像從獻花之後,就沒有再看見她了。社長找她有事嗎?還是有什麼問題需要秘書課派員支持?」

    「不,不關公事,沒關系,我再找找看好了。」也許亞木是因為累壞了,所以先離開了吧?不要說是她,就算他自己本身也因為今天的活動而感到精疲力竭。他之所以急著找她,只不過因為她好像有事想對他說,但現場有很多事需要他,因而他最終沒能好好的和她談一談。

    也許明天到公司,他再找她吧!應該也不差這一天。

    然而廣居仰澤的想法,卻在第二天遭到意外的打擊。

    當他一打開社長辦公室的門,靜靜躺在他辦公桌的信封上,是斗大的兩個字︰「辭呈」。

    他有了不好的預感,只有直屬上司才會收到部屬的辭呈,這代表了公司里有重要的主管想離開,或是,他的秘書。

    他打開了信封,翻出里頭的信。

    謝謝你連曰來的照顧,本人有負所托,未能將秘書課的事務妥善完成,內心深感歉意,實在無法再繼續留任,故請準予辭職。亞木湘,亞木湘!

    他的腦中一片空白,頹然的坐在座椅上,亞木湘想離開,為什麼?難道,她真的想結婚了嗎?

    許多的想象在他的腦海中出現,一股從來沒有過的沮喪落寞澆灌著他干涸的心田,破壞了他一貫的冷靜與自信。他憤然的將辭呈撕成兩半,將它丟出窗外。

    「仰澤,你這是在做什麼?」

    是廣居老社長,他默不作聲的走進社長辦公室,在旁邊看清楚了這一幕。「爸,沒什麼。」

    「你丟出去的是什麼?是誰的辭呈?」

    「秘書課的亞木湘,就是昨天向你獻花的那位。」

    「她想離職?為什麼?」

    如果廣居仰澤能知道原因就好了,那他也不必在這里生悶氣。

    「她覺得自己不適任……」這是辭呈上的原因,不會是真正的。

    「那你覺得呢?你覺得亞木適不適任?」

    「還好吧!」

    「只是還好?」

    「我想,她做得不錯。」

    廣居老社長慈藹的笑了起來,他很快便明了事情的狀況。

    「兒子呀,你樣樣比我杰出,我很引以為傲,但唯獨對于感情的敏感度,我看你得甘拜下風才是!」

    「爸,你這麼說的意思是?」

    「誰能拒絕我兒子的魅力呢?這個亞木小姐肯定也不例外,但是今天我看你的反應,這件事可不只是單方面的問題而已喔!」

    「你是說……」

    所有的事件在廣居仰澤的腦海中快速的組合排列,但是,他仍然不能像爸一樣的確定,難道,他愛亞木嗎?

    「你可以花一個月,甚至一年的時間慢慢想清楚這件事,不過,我可不能保證到時候亞木小姐還願意等你。」

    有如當頭棒喝的一擊,廣居仰澤豁然開朗,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謝謝你,爸。」

    他飛快的沖出辦公室,到了停車場取車,發動了汽車引擎。

    然而等他到了亞木家,卻得到了意外的答復。

    「姐姐不在家,她說她想到國外散散心。」

    對著死命按電鈴的廣居仰澤,亞木玲詫異的看著他的舉動。

    「國外?到哪一個國家、幾點的飛機,哪一家航空公司?」

    「我想大概是台灣吧!至于班機時間我也不是很清楚,你是哪一位?找她有什麼事嗎?」

    「你的家人還有沒有人知道的?還有沒有其他人在家?」廣居仰澤直接略過她的問題,他沒有時間多做解釋。

    「我媽媽應該會比較清楚,不過她現在不在家,可能還要一個多小時左右才會回來。」一個多小時,那肯定來不及了!

    「好,那你姐姐離開家的時間,你總該知道吧?」

    「這我就能回答了,姐姐她是在半個小時之前……」

    「謝謝!」

    廣居仰澤很快的沖回車上,由于急轉的速度過快,汽車發出了尖銳的煞車聲,他以最快的速度,駛向國際機場的方向。

    還來得及嗎?他由衷的希望一切還來得及。

    好不容易到達了成田機場,廣居仰澤隨意的將車停靠路邊,便馬上跳下了車。

    「先生,這里禁止停車!先生……」

    「對不起,我有急事!」

    他無暇理會員警的制止,跑進候客大廳,慌忙在人群中搜尋著她的身影。亞木該不會已經進到海關了吧?他來回的奔走于大廳中,但是就是沒有發現她的身影。

    也許他應該試試廣播、也許應該馬上買好往台灣的機票、也許他應該再從頭找一遍,也許他應該……有太多的「應該」亂了他的思緒,也許,他最應該的是坐下來,冷靜的想一想該怎麼做才對。

    「先生,對不起,你坐到我的袋子了!」

    「啊!對不起……」

    坐在隔壁的女士,提醒了他的不小心。

    廣居仰澤慌忙的站起身,卻又撞上了經過走道的女子。

    「對不起!」

    「對不起!」

    兩人在同一時間不約而同的致上了歉意。

    「亞木!」

    這意外的踫撞,卻讓他撞上了最想見到的人。

    「廣居先生……你怎麼會在這里的?」

    他一把抱緊了她,就像不讓她再次逃開一樣。

    在他懷抱里的亞木湘雖然還不知道原因,但她已經為再次的見面高興得淚流滿面。

    兩人緊緊的擁抱著,無視周遭好奇的眼光。

    「湘,你別走,你不能一聲不吭的離開我。」

    「廣居先生,為什麼你會……」

    「原諒我的遲鈍,湘,我到現在才知道,我是如何的愛你。」愛?這個曾經讓她在午夜夢回時,期待了多久的字眼,現在卻在她最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出現,廣居先生說他愛她?這一切不會是夢吧?

    神啊!就算是夢,也不要太快讓我醒來……

    「你真的確定……」

    他稍稍松開了緊箝的懷抱,為了讓她相信自己所說的一切,他必須用他的行動證明。

    「我愛你,我希望到現在才告訴你不會太晚。湘,其實早在第一次見你,你刻意掩飾外表,不同于其他女同事的保守作風,就已經深深的打動了我的心。我知道自己被你所吸引,想增加和你相聚的時間,卻沒有發現自己早就已經愛上了你。」听完他訴說著令人感動的話語,亞木湘的心就像甜蜜又苦澀的巧克力在不規則的心盒里融化,又再次在圓滿的心盒中重新塑造。

    「那你不回去紐約了嗎?」

    「我必須先回去交接工作,然後再回到日本,之後我就會正式接任總公司的社長。」

    「那廣居老社長他?」

    「我爸在這一次生病之後,已經決定退休好好的享受人生。這次的病,讓他覺得沒有任何事比得上健康的身體!」

    「可是,你還有其他的問題……」

    「什麼?」

    也許現在討論這些很殺風景,但是亞木湘期盼自己能清楚事情的真相。

    「有關伊莉莎,或是其他的女人……」

    他笑了起來,有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讓他的表情充滿了柔情。

    「伊莉莎是杰生夫人的女兒,如果你還有印象的話,你也參加過那天的晚宴。」

    「她是杰生夫人的女兒?」

    他點點頭。「我認識伊莉莎已經太久,可以說是看著她長大的,我們之間只有兄妹般的感情。」

    「那其他的呢?我先前還看見你和一個穿著白洋裝的女子吃飯……」她不死心的追根究底,誰教他要讓自己糾結這麼久!

    「那不過是生意上的應酬,就像是你和那研井藤一一樣……」他刻意挑挑眉,又接著道︰「其他不知名的,我保證從現在這個時刻開始,她們都會在我的生活里消失!」

    「你保證?」

    「我保證……不過,怎麼我已經說了無數次,卻還沒有听到你對我的心音?」

    「我……」她無限嬌羞的低下了頭。

    「你至少該讓我听到一次。」

    「這是命令嗎,社長?」她故意開玩笑。

    「好吧!就當作這是命令,亞木秘書。」

    「我愛你,社長大人,為避免類似的情況再發生,你得允許我當你一輩子的秘書,永沅不可以換人!」

    「成為你永遠的老板,這一點我想我可以接受!」無視周圍聚攏的人群,廣居仰澤深深的吻住了她柔軟的唇,從今以後,她再也不會感到孤單了!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