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元媛 > 女王別太跩 > 第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女王別太跩 第十二章

作者︰元媛

    夜,兩抹紅光點起。

    「抱得美人歸,看來春風得意嘛!」一個中低男音自黑暗中輕揚。另一名男人淡笑不語。

    見他不說話,男人不以為然地搖頭。「為個女人這麼大費周章,你也太閑了。」而他,也被拖下水。

    「哦,對了。」男人的話提醒了他,徐于倫痞痞一笑,「我想起一件事。」他笑得狠,拳頭突然往男人的腹下一擊。

    「哦!」突然被偷襲,男人悶哼,「該死的!你這是對待恩人的方式?」

    「我只是報答一下你親我女人的回禮。」徐于倫笑得猙獰。

    男人撇撇嘴,這個拳頭他吃下了。「嘖!我只是討點幫忙的甜頭,這樣也記恨。」這男人真小心眼!

    「小心呀,你不怕我告訴你女人一切始末嗎?」男人冷聲威脅。

    徐于倫挑眉,慵懶回道︰「除非你不想活著踏出這個小鎮。」鎮上人可全是共犯,他要敢說出來,保證會被埋尸在後山。

    知道眾怒難惹的道理,男人輕哼。「你們這鎮上的人可真有趣,竟然還陪你一起演戲。」

    「是呀!他們是可愛的鄉民。」徐于倫笑出一口白牙。

    「一個女人,值得你這麼費工夫?」男人覺得不可思議。

    「當然。」看到男人不以為然的模樣,徐于倫輕笑,伸手拍了拍男人的肩。「等你遇上了,就知道了。」

    「再怎樣,我也不會像你這樣。」男人挑眉。

    「是嗎?」徐于倫不予置評,嘴炮嘛,人人會打,可真遇上了,可不一定了。

    覺得他臉上的神情很礙眼,男人撇唇。「算了,我也該離開了,祝你幸福呀!」揮揮手,男人跨步離開。

    「改天,再一起喝一杯。」徐于倫開口,看到男人頓了下腳步,也沒回頭,舉起手隨興一揮,又繼續往前走。

    「你在和誰說話?」凌夏露穿著薄埂的睡衣,揉著睡眼,走到徐于倫身旁,「耶?那個背影不是邵允嗎?」

    「嗯哼。」徐于倫輕哼,大手佔有性地將她摟進懷里。「怎麼醒了?」

    凌夏露嬌嬌地抱住他。「你不在,就醒了。」她像只小貓撒著嬌,美眸啾著他。

    「你剛剛和邵允聊什麼?」她好奇地追問。

    說真的,她見到邵允還是覺得很尷尬,畢竟她可是當著眾人的面拒絕他的求婚,害她看到他怪不好意思的,不過最神奇的是,徐于倫和邵允竟然處得不錯,男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沒什麼,只是亂聊。」徐于倫隨口敷衍,黑眸閃著謎樣的光,見她還要追問,干脆低頭吻住她。「還這麼有精神,看來還不夠累。」吮著嬌唇,他低聲誘惑,將她橫抱而起,跨步走進屋里當然,也讓她忘了要追問的事。為了他的小命著想,這可是死都不能說的秘密呢!

    他家對面住了朵奇葩。認真來說,這朵奇葩還滿引人注目的,因為她長得很美,又艷又傲,驕傲的姿態只要是男人都絕對會停下腳步,萬般垂涎,渴望摘下這朵帶刺的玫瑰。

    不過,照他的觀察,這朵奇葩的眼楮真的需要去矯正一下。

    她看男人的眼光真的很失敗!

    她不缺男人,空窗期很短,通常不會超過一個月,不過,挑的男人都大同小異!斯文又老實的乖乖男。

    听說她的夢想是嫁個好男人,當個幸福的賢妻良母,可惜她這輩子應該是沒這個命了。

    不說那副太過絕艷的模樣跟「良」字完全沾不上邊,她挑的男人根本沒本事娶她。他們個個都是言听計從的小奴隸,根本不像個男人,他太了解她這個女人了,太過軟弱的男人只會被她吃得死死的。

    她需要的是跟她相同強勢的男人!例如︰他。

    哦,當然,這只是舉例,他沒這個艷福,這朵奇葩他無福消受。

    奇怪,他也不懂,他是哪里惹到她了?她干嘛看到他就一臉不屑,一副他是禍害的嘴臉。

    對,他是風流,女友也很多,問題是,他又沒上過她,也沒拋棄過她,她的厭惡是從何而來的呀?

    「姓徐的!怎麼你今天的女友跟昨天的不一樣……你劈腿呀?!」瞪大眼,那個奇葩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嗯哼。」他不承認也不否認。

    「下流!我要去跟被你劈腿的女人講!」這個女人公敵,人人得而誅之!

    「去呀,妳覺得她們會相信你還是相信我?」他散散一笑,上下瞄了她一眼。「嘖嘖!妳的長相太沒有說服力了。」她大概忘了她向來沒有女人緣,女人只會嫉妒她,甚至懷疑她想搶她們的男人。

    「我……」她啞口無言,找不到話反駁。

    「再說,妳不是跟劈腿的男人滿有緣的嗎?听說妳上一任男友又劈腿了?」他惡質地戳她的傷口。

    唉!這女人真地天真,以為男人長得老實就會安分嗎?

    去!男人要想外遇,跟長相是沒關系的!

    又被提到傷心事,女孩一陣惱,沒好氣地白他一眼。「要你管!」說完,不想再理他,轉身走進家門。

    見她氣呼呼地離去,他聳了聳肩,也習慣了。

    兩人從小吵架吵到大,她雖然大他一歲,不過卻沒半點姊姊模樣,甚至像個任性的大小姐。

    不過……薄唇勾起,他不否認,跟她吵架還滿樂的,見她氣得咬牙切齒的模樣,他的心情就很好。而且她生氣的模樣很迷人,那雙美眸亮似火焰,驕傲又倔強的神態總讓他看得有點著迷。

    果然,人長得正還是有差的,美人嘛!連生氣都別有一番迷人風味。

    不過,他還是不敢領教,這種女人,逗逗她就好,真當了女友……他打了個哆嗦。

    不敢領教!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呀!

    她離開小鎮後,他突然覺得日子索然無味,整個人懶懶散散的,總是提不起精神,而且常常莫名其妙地想著她。

    見鬼了,他想她做什麼?

    他皺眉,實在不懂,突然,他想到某任女友分手時對他說的某句話!

    你看的人一直不是我。

    之前他一直不懂這句話的意思,可這時……他毛了,心里有著不想接受的預感。哦,不!這一定只是錯覺。他執意忽略,不想去直視,可每天的心情卻愈來愈差,脾氣也愈來愈壞,無時無刻都想著那張驕傲的美艷小臉。

    終于,他受不了地北上,悄悄去看她。

    看到她的那一刻,一直煩躁的心突然安穩了下來,那時,他知道他真的完了。

    被雷劈到都不會讓他有這種感覺,怎麼會……

    他不想承認,可是卻否認不了心中的激蕩。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他和她明明不合呀!她討厭他,而他對她雖然不討厭,不過也從來不想招惹她。

    這個女人,他知道他惹不起。

    她的個性又傲又倔,任性得像個女王,她不溫柔,覺得男人就是該臣服在她腳下。而他,個性跟她類似,狂妄又霸道,他不愛受約束,想怎樣就怎樣,基本上來說,他們是同樣任性的人。強踫硬,死棋!

    可是,他竟然對她心動了……×!有沒有這麼衰啊?

    他想逃避,想當作沒這回事,可惜呀,他的心不允許,最後只能摸摸鼻子,認了!

    他跟著北上,住在她隔壁,原想近水樓台先得月,不過他太高估自己了。

    她對他的厭惡與日俱增,身邊的男友不斷,當然,被劈腿事件也不斷,她的眼光真的爛得讓他搖頭。

    但,他卻對她沒轍。

    太過旺盛的桃花,讓她更認定他的花心,拜托!他根本沒有,那些女人他連踫都沒踫過耶!

    這話說出去誰信呀?連他自己都不信了,畢竟他以往的浪蕩太過鮮明,唉……四年多的和尚他可是當得很寂寞呀!而她,對他當然只有不屑,加上他又改不了嘴賤的個性,因此每一次的對話都是不歡而散。唉唉……

    他搖頭,听著前方傳來的鏘鏘聲,不禁失笑。

    方才餐廳的一切他全看見了,他看著她高雅又傲然地退場,但他知道這只是假像,這女人的脾氣沒那麼好。

    奇怪,她在那些男友面前似乎從來沒發過脾氣,就連跟她說分手,她也是笑笑地離去;怎麼在他面前,她就火氣特別旺?

    「媽的!這種狗血劇情怎會發生在我身上?我造了什麼孽呀!你說呀?我是對不起誰了呀?我只是想找個好男人有這麼難嗎?啊?有嗎?」

    听著她的怒吼,他搖頭,好男人明明就在她身邊,她怎麼就看不見呢?

    他忍不住開口,一如以往地,以輕佻又嘲諷的姿態,他總是這樣轉移她的注意力。

    每一次她被男人劈腿,他知道她自尊心強,就算難過也是一個人躲著,不讓人瞧見,所以他總是適時出現,和她吵架,轉移她的難過,讓她將怒火發泄在他身上,不讓她一個人躲起來。不過呀,四年多了,他已等得太久了,再等下去,這女人一樣只會忽視他。

    他決定行動了!

    接近她,誘惑她,讓她渴望他的身體,多可悲……他只能當個廉價男妓,以身體得到她。

    可是不夠,他還要她的心。

    他設了一個又一個陷阱,讓她一步又一步往下踏,更找了她喜歡的斯文男來。

    他賭,看她會選擇誰;最後,他賭贏了……

    「喂!你在看哪里呀?」凌夏露不悅地瞇眸,一名辣妹從他們身邊走過,她發現他的視線瞄了一下。

    「啊?沒呀!」挑眉,他笑得懶散又無辜。

    「沒有才怪!」她可是看得很清楚,手指氣惱地捏他的手臂。「你明明就在看剛剛的辣妹!」死性不改!

    「哦!」老天,她的指甲可真長。「我哪有?那女人又沒有妳辣,我看她不如看妳!」

    「哼!少灌迷湯!」凌夏露冷哼,不過唇瓣卻隱隱勾起,美眸睨他一眼。

    「你以為說甜言蜜語就有用嗎?」

    「沒用嗎?」他勾住她的腰,知道這女人的醋勁很大,不過他喜歡,會吃醋表示她愛他呀!「那我用行動表示呢?」

    他吻住她,不管這是路上,不管這個吻會引來多少目光。

    「唔……」凌夏露輕哼,也不害躁,張手環住他的頸項,回給他一個火辣辣的吻。

    「如何?喜歡嗎?」吮著嫩唇,泛著火焰的黑眸娣著她。

    「還不錯,只有這樣嗎?」她不甘示弱,美眸漾著挑逗,瞳里的火焰不下于他。

    徐于倫不禁笑了。這就是她,倔強又不馴,又驕又傲的女王。

    他的女王!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