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元媛 > 甜心求求你愛我 > 終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甜心求求你愛我 終章

作者︰元媛

    安亦堯粗魯地吮咬著唇瓣,一踫到她,他的理智全消,只想將她用力箝進懷里。

    他不得不承認,他想她,這半個月來,他無時無刻不想她,她佔據了他全部心神,讓他忘不了她。

    首次,他為一個女人心慌意亂,焦躁易怒,她之所以輕易惹怒他,不就因為他在意嗎?

    若不是因為在乎,他怎會輕易被她惹火?怎會在意她有別的男人,甚至像個幼稚小鬼搞破壞?

    何時動了心,他不知道,可當他發現時,已來不及了。

    他咬著她的唇,眸光灼熱,大手粗魯地扯開她身上的衣服。

    谷恬馨輕喘著,推拒的小手在他的吻下漸漸轉弱,她根本無法抗拒他,而且,她好想好想他……她好渴望他……

    探出粉舌,她回吻他,熱情地與他唇齒交纏,她渴望他的氣息,小手急切地扯著身上的襯衫。

    她的回應如火,燒灼著他,粗魯的吻轉為狂野。

    玩壞她吧!她的身體透露出這個訊息。

    她低頭咬住他的肩頸,一口一口咬著,在他身上留下重重的咬痕。

    「唔!」疼痛刺激了他,進出得更狂烈。

    兩人粗喘著,她則虛軟地將螓首貼在他肩上,小臉泛著歡愛後的嫣紅。

    「放開我。」谷恬馨低聲說著,從**回到現實,她的心更亂了。

    跟前夫發生關系,她這輩子都沒想過自己會做這種事。

    他簡直是她的克星,她輕易就慘敗,上一刻對他生氣,下一秒就臣服在他懷里遺落在他身上的心,怎麼也討不回來。

    「不放。」看著她懊惱的神情,安亦堯緩緩勾唇,抱著她的這一刻,心蕩漾的是無比的滿足。

    唉!看來他得認了。

    「那張離婚協議書不算數。」歡愛後的聲音有點沙啞,卻極性感。「因為它被我撕爛了。」

    「啊?」谷恬馨愣住。

    「而且……」他用力吻她的唇。「我發現我愛上你了。」

    「啊?」什麼?!

    看她傻愣愣的,他懶懶挑眉。「我保證我絕對比那個叫小覆的小缸臉好,你要不要來愛我?」

    啊?他在說什麼?

    「好不好?」他對她揚起一抹極俊美的笑,聲音帶著誘惑。「恬馨,求求你愛我吧!」

    啊?他求她愛他?!

    *****

    他說他愛她,而且,還求她愛他?

    谷恬馨覺得自己在作夢,不然就是安亦堯心血來潮在玩弄她。

    因此,她沒有回答他的話,她不敢相信,也不敢響應,更不敢告訴他,其實她已經愛他很久很久了。

    她的心亂著,總覺得像踏在雲端,隨時會往下墜。

    「恬馨,你再用這種眼神看我,我怕會在大庭廣眾之下把你吃掉。」安亦堯在她耳畔曖昧低語。

    谷恬馨回神,看到他那邪氣的神情,小臉不禁泛紅,羞惱地瞪他一眼。

    「你在胡說什麼!」她輕罵,緊張地看著左右,怕旁邊的人听到他剛剛的的話。

    現在鎮上正在開鎮民大會,全鎮的人都在廣場集合,而鎮長則站在台上說話。

    「沒辦法呀!誰要你一直看著我發呆。」安亦堯一臉輕佻,玩味地看著她。

    「你在想什麼?」她剛剛看他看得很入神,而且注視他的眼神充滿迷惑與淡淡的遲疑。

    他知道她在想什麼,她不相信他的話。

    從他說愛上她的那天起,他就死皮賴臉地纏在她身邊,很努力地想讓她愛上他。

    他有自信,她愛上他會是遲早的事。或者,她的心里早已有了他,不然,她也不會讓他住在她家,睡她的床。

    而在她以為他沒注意到時,她總是偷偷看著他,神情有著遲疑,也有著一絲畏怯。

    她在怕什麼?怕愛上他嗎?

    「沒什麼。」不敢對上他精明的目光,谷恬馨別開眼。

    「是嗎?」安亦堯可不信,他抓住她的手,親昵地放到唇邊啃咬。「恬馨,我發現你常常偷偷看我。」

    「我哪有?你別這樣,放手啦!」谷恬馨紅著瞼,困窘地瞄了四周一眼,這家伙知不知道旁邊很多人呀?大庭廣眾的,竟對她做這種調情的動作。

    「說謊!」安亦堯不放過她,見她一臉緊張,反而更想逗她,舌尖挑逗地舔過她的手指。

    「恬馨,你什麼時候才肯愛我?」黑眸誘惑地勾著她。「還是……你已經愛上我了?」

    「我、我……」谷恬馨被他逗得臉紅心跳,整個人不知所措起來,尤其四周都是人,怕被人發現她這邊的情形,她整個人更緊張了。

    「還是你不相信我愛你?」這話一出,看到她臉色微僵,安亦堯知道自己說中了。

    「難道我最近的表現還不夠好嗎?」他控訴地看著她。「你看,我每天纏在你身邊,也沒去亂把妹,眼里只有你一個,晚上還很拚命地滿足你,這樣還不夠讓你相信我對你的愛嗎?」

    「你小聲一點啦!」谷恬馨被他的話惹得又羞又惱,「明明是你一、直纏著我不放,我又沒叫你滿足我!」

    不對,她不是要說這個啦!

    「沒嗎?你確定你沒用你修長的雙腿纏著我,一直叫我快一點嗎?」安亦堯皺眉。「不只這樣,你昨晚還……」

    「喂!下面那一對,要不要我把麥克風交給你們兩個,讓你們好好聊聊『昨晚』的事?」台上的鎮長大人受不了地開口了。

    不知何時,整個廣場早已安靜下來,而且悄悄靠近他們,每個人的眼神都帶著曖昧。

    谷恬馨的臉當場燒紅如火,完了!她真的不用見人了。「都是你啦!」她氣得用力拍打身邊的男人。

    安亦堯挑眉,俊龐勾著笑,也不覺得丟臉,反而大方地朝鎮長伸出手。「好呀!麥克風拿過來。」

    「安亦堯!你瘋啦!」谷恬馨瞪大眼,見他還真的拿過麥克風,怕他真的又說那些丟人的話,她氣得尖嚷。「安亦堯!你敢再說那些混……」

    「我是真的愛你。」

    谷恬馨霎時一愣。

    對著麥克風,安亦堯認真地看著她。「我知道我有前科,把你丟在教堂,又風流了四年,讓你看到我和唐茵茵親熱,還丟給你離婚協議書……嗯!我真的很差勁。」他自己承認。

    「不過,我那時是真的慌了,我不敢相信自己會愛上你,你也知道,比起我之前的女人,你實在是……咳咳!」他不好說得太明。

    旁邊的人則听得直拍額頭。

    「少年仔,你這種告白能把到老婆才有鬼啦!」福伯听不下去了。「厚!哪有人告白還提別的女人的,你找死哦!」

    「嘿啊!嘿啊!」旁人直點頭附和。

    安亦堯瞪過去。「吵死了!看戲的給我閉嘴。」媽的,他就在緊張了,旁觀的人吠屁!

    他輕咳一聲,俊龐有著不自在。「總之,我愛上你,我也認了啦!甘願為你這株小草放棄美麗的花朵,谷恬馨,我是認真的,你就不要再肖想那個叫小覆的小缸臉,你這輩子注定是我安亦堯的老婆,你就是只能愛我!」說到最後,他用命令的了。

    完了,沒救了!

    旁邊的人听得直搖頭,這種告白會有人接受才有鬼!

    「喂!你有什麼話要說?要不要愛我?」安亦堯不自在地開口,這可是他第一次當眾跟女人告白。

    谷恬馨沒有回話,她怔怔地看著他,發現他的臉有點紅,額頭微沁著汗,看著她的目光有著緊張。

    這樣的他……一點也不帥,一點也不像她認識的那個惡劣又狂妄的安亦堯。

    可是,這樣的他卻讓她一直都很不安的心慢慢融化了,他在做他不拿手的事,做他從來不會做的事,但他卻為她做了。

    就為了證明他的心,證明他是認真的。

    谷恬馨不禁激動起來,她抿著唇,卻看到廣場不知何時竟來了好幾台聯機車,甚至還有攝影機在拍他們。

    她不由得一愣。

    「這是現場播出,全國都會看到。」安亦堯開口,這些都是他安排的,他就是打算要在全部的人面前對她告白。

    他要她相信,他是認真的。

    「我想經過這麼一播出,我的行情應該也跌停了。」這年頭專情男不受歡迎呀!「所以,谷恬馨,你是要不要愛我啦?」

    「不、要!」兩個字,鏗鏘有力。

    「什麼?!」沒料到她會拒絕,安亦堯當場逛了臉色,尤其看到她很跩的笑容時,黑眸頓時眯起。

    「這樣就想要我愛你,門都沒有!」谷恬馨輕哼,態度很跩。「要追女人不是用命令的,而是用行動表示,等你追得我滿意了,我再考慮要不要愛你。」說完,她轉身跨步離開,唇畔凝著神秘的笑。

    哼!她才不會那麼輕易答應他,至少要好好折磨他一些時候,她再考慮要不要告訴他——其實,她很早很早以前就愛上他了。

    「喂!谷恬馨!」安亦堯丟下麥克風,快步追上她。

    媽的,他就知道這女人難搞,可以想象他以後有的是苦頭吃了,他簡直是自找罪受!

    可該死的,誰教他就是愛上她了呢?

    *****

    「你在笑什麼?」安亦堯狐疑地看著谷恬馨唇畔謎樣的笑容,不知怎地,他竟有種詭異的感覺。

    「沒呀!」谷恬馨揚眸,笑得神秘。

    「哦?」安亦堯挑眉,她臉上的笑容一點也不像沒事。「你好像有事情在隱瞞我?」摸著下巴,他審視著她。

    「神經!」她皺鼻,無聊地瞪他一眼。

    呵!她才不會告訴他。要讓他知道這所有的一切,眼前這男人只會更自大。

    她才不會給他這機會,這是她的秘密,她才不會告訴他。

    至少,現在不會。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