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夜煒 > 總裁的小嫩妻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總裁的小嫩妻 尾聲

作者︰夜煒

    七月七日,七夕情人節。

    一大早,各大媒體便守在飯店門外,期望能搶先拿到獨家。

    因為今日全亞洲電子業的龍頭老大,秦氏集團的總裁秦義絕,要在這里和一名叫施蜜兒的女子舉行婚禮。

    據可靠消息指出,這場震驚全國的婚禮本來只是一場訂婚宴,卻被秦義絕臨時將訂婚改為了結婚,而且這場婚禮不摻雜任何聯姻的性質。

    秦義絕的妻子施蜜兒只是一個育幼院出身的孤女,于是施蜜兒這個「麻雀變鳳凰」的秦家少夫人,頓時引來了所有媒體的關注。

    飯店內,無數的服務生並然有序的穿梭在場中,為前來參加婚宴的賓客熱心服務。

    然而後台,一身伴郎服裝的秦義風拿著一張紙條,面色慘白的將秦義倫和秦家二老拉到了休息室,氣急敗壞地吼道︰「慘了慘了慘了,老爸、老媽、二哥,大哥帶著大嫂逃婚了!」

    「你說什麼!」韓依柔頓時發出一聲咆哮,揪著秦義風的耳朵道︰「再給老娘重復一遍!」

    秦義風沮喪的抱著韓依柔的手,痛得齜牙咧嘴的回答︰「我說老大那個人面獸心的家伙,帶著大嫂逃婚了!」說著將手中的紙條扔給了秦英和。

    「小兔崽子……」秦英和看著紙條上熟悉的筆跡,如韓依柔一樣揪住秦義風另一只耳朵,毫無形象的大吼道︰「不是叫你們看著他嗎?早就知道這臭小子不安分,就怕他在今天給老子搞出什麼麻煩,你請的那些保全是死人嗎?」

    秦義風委屈得都快哭了,皺著一張苦瓜臉控訴道︰「我就是請一百個保全,也看不住大哥那個神經病浮,他要是發狠,誰敢阻攔?保全也是人,誰敢冒著生命危險跟瘋子硬踫硬啊。」

    真是的,老頭子也太小看自家兒子的殺傷力了。

    秦義絕那打架的狠勁,連黑道老大都膽寒三分,別人看到他跑都來不及,哪敢送到他面前當炮灰。

    而且闖禍的明明是老大,為什麼受傷的卻是他……

    「看看你養的好兒子!竟然說要帶著老婆環游世界,把他的錢全花光再回來,那個兔崽子的錢這輩子能花光嗎?」韓依柔面色鐵青的瞪著秦英和,將兒子太混帳的責任全推給了孩子他爸。

    秦英和不敢跟秦家皇太後嗆聲,立刻也轉移目標對秦義倫道︰「婚禮馬上要開始了,新娘和新郎卻不見了,整個商界的名流今日都會到場,你說怎麼辦?」

    秦義倫看著推卸責任的秦家二老,再看看一臉傻兮兮的不肖小弟,無奈的揉了揉眉心,嘆了口氣,「既然如此,那就換一對新郎新娘吧。」

    「啊?」秦義風不解的看著秦義倫,「這新郎新娘還可以換?」

    秦義倫淡然一笑道︰「反正我們公布的是秦家要舉行婚禮,其實並沒有說清楚是誰要結婚吧,只要新郎是秦家人,不管是誰都無所謂吧。」

    「話是如此……」秦義風撓了撓頭道︰「但秦家只有三個兒子,大哥不在就只剩下你和我,難道要我們兩個去頂替老大?問題是就算我願意也找不到新娘啊。」

    秦英和與韓依柔面面相覷,卻見秦義倫胸有成竹的一笑,將秦義絕的留言交回秦義風的手中道︰「阿風,公司以後就拜托了。」

    說罷,秦義倫便優雅的朝休息室外走去。

    秦義風三人被他搞得滿頭霧水,忙不迭的跟著秦義倫出去。

    卻見秦義倫徑直走到場中的一名少女身邊,霸道的牽著她的手走到了台前,朗聲宣布道︰「各位,我有事向大家宣布。」

    「啊浮浮浮浮浮!老爸、老媽你們看到沒有,二哥牽著的那個女孩是誰,是誰?」秦義風被秦義倫意外的舉動驚得語無倫次,指著場中咆哮。

    秦英和同韓依柔相視一眼,然後默契十足地露出一抹邪笑,拍著秦義風的肩膀道︰「兒子。」

    「啊?」

    韓依柔語重心長的對他說︰「你大哥已經結婚了,你二哥的好事也來了,拆散夫妻要天打雷劈,為了支持你大哥和二哥的幸福,老爸、老媽決定,秦氏以後就交給你了。」

    「什麼?」秦義風如遭雷劈,瞪著他那揚長而去的老爸、老媽,片刻後慘叫道︰「你們這是要我死啊!」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