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瑪奇朵 > 重生嫡妻 > 第二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重生嫡妻 第二十二章

作者︰瑪奇朵

    「我沒事,我會娶的也是你!那賜婚已經沒了,郡主還有那小侯爺也都走了。」他黑眸一沉,一邊安撫著她。

    若不是皇上通知他這消息,讓他連夜出宮出城,只怕等他回來了,見到的就是已經成為他人妾的她。

    若真如此,管他是什麼身分,這些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當然,現在他也不會輕易放過,只是先讓他們輕松個幾天。

    郡主既然這麼喜歡動手動腳,看來規矩是學不好了,那不如就給河北的紹家當媳婦兒去吧!

    那家的老太君教子教孫都不錯,上上下下的男丁都有一身好功夫,卻又是最重規矩、不畏權勢,早先也有人曾經娶過一個霸道公主,最後也是被整治得服服貼貼的,若是郡主到那家去當媳婦兒,肯定會有大苦頭吃了。

    還有那個江水平……對他的女人也敢動歪腦筋,只怕也是活膩了,他們家的爵位本來還能再襲一代,但是上次演了那一出好戲,他早就派人去收集了他不少的「好事」,他這侯爺恐怕還沒當到就丟了。

    沒了爵位,他自己也沒有出息,他馬上就能讓他貶成一個庶人,家里的那些產業他也不會客氣的全都接收過來,就當作補貼他打听這些消息的辛苦。

    「你……可別逞強,郡主說了我當小侯爺的妾,她就會放過你的,我……」沈凝香就怕他逞強,連忙說出這番話來。

    陸排雲听了更心疼,只覺得心里柔得都快化成了一灘水。

    她以為犧牲了自己就能成全得了他?她有沒有想過他其實一點也不需要這樣的成全?

    如果沒有她,他就是活著坐擁高位和美人又有什麼意思?

    「記得,別再說這樣的傻話,我陸排雲不需要你一個女人牲來成全我,假如真的淪落到那樣的境地,那也是我的無能,不該由你來承受。」陸排雲深情的望著她,「記著,我戀上你,是想要你過得好,不是想讓你去承受我所帶來的苦痛。對我來說,只要你好了,我才能好。」

    沈凝香听著這露骨的情話,雙頰一紅,眼底透著欣喜歡愉,眼淚卻不爭氣的落了下來。

    陸排雲下意識的就想為她抹淚擁她入懷,只是手才伸到一半,就看到沈儒堂沉著臉看著他,他瞬間一凜,瞧見未來的岳母、大舅子也一臉尷尬,才明白了自己這是在未來的岳家人面前上演了這出大戲,瞬間尷尬不已。

    沈儒堂輕咳了幾聲,又被楊氏扯著衣袖,才簡短的說著,「好了,鬧了這好一會兒,大家都累了,先回去休息,幾日後,該有的迎親……」

    沈儒堂惡狠狠的看著陸排雲,他非常識相的馬上接口道︰「喜事自然是照舊進行,我會用八抬大轎娶凝香入門的!」

    沈儒堂夫妻倆點了點頭,這才滿意了,又看了女兒一眼,之後在兒子陪伴下回內屋里去。

    唉唷!這一整天折騰的,讓他們老倆口可是累壞了。

    沈凝香和陸排雲兩個人相視而笑,臉紅通通的,手卻是怎麼也不放開。

    好不容易牽上的手,這次說什麼都不會再放手了,對吧!

    沈凝香出嫁之日,沈家本來摘掉的紅字全都貼上不說,沈儒堂還為了沖沖之前的穢氣,不惜銀兩又多買了許多紅紙紅布,非得讓家里四處都喜氣洋洋的才肯罷休。

    隨著鼓樂聲,陸排雲騎著高頭大馬走在迎親隊伍里,身後是一頂裝飾過後的紅轎子,八個壯漢扛著,上頭不只綴了最時興的紅紗,還在上頭瓖了許多珍珠,和早晨剛摘下來的鮮花,看起來豪華氣派,讓不少小姑娘們看得眼都直了。

    外頭熱熱鬧鬧的,在繡樓里準備出嫁的沈凝香突然緊張了起來。她穿著一身紅色嫁衣,端坐在床邊,看見銅鏡里照出自己的身影,臉上被抹了厚厚的脂粉看起來少了幾分少女的秀麗,反倒多了幾分美艷,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她攥緊了手中的帕子,听著前頭已經開始敲門催妝,見楊氏手里拿過碧桃捧著的蓋頭,一臉憐愛的望著她。

    「我的兒,今日是你出嫁的日子,以後再回來,就只能是我沈家的嬌客了。」楊氏笑中帶淚的說著,然後輕輕的將蓋頭披在她的頭上,然後慢慢的往她面前拉下,蓋住了沈凝香逐漸紅起的眼眶。

    這就是她上輩子缺少的婚禮,她……這輩子能夠遇上他,能夠這樣堂堂正正的走出家門,她,該是再無遺憾了。

    她讓碧桃和喜娘攙著,慢慢的往外走去,在廳堂站定後,雖然除了一片紅外只能看見自己腳下那一點地方,卻還是清楚的感覺到站在身邊的男人所帶給她的安全感。

    跪下,叩頭,起身,又是跪下,叩頭,一次次,少了幾天前的決絕,她做得無比感恩。

    這一回,她沒有再辜負真心疼愛她的人,不再是讓家人無法抬頭的沈家逆女。

    深吸了一口氣,她慢慢的跟著那男人走出大門,然後坐進轎子里,一路搖搖晃晃敲敲打打的到了他在鎮上新買下的宅子的新房里。

    陸排雲掀了新娘的蓋頭,還沒說兩句話,就被一堆男人族擁著出去喝酒,只留下她一個人和碧桃在房里。

    鎮上規矩沒那麼嚴,所以碧桃看房里沒人,為她轉身準備洗臉和擦手的東西。

    陸排雲好不容易從筵席上偷溜出來,繞回新房,想偷偷的和她說兩句話。

    他如往常一樣不走正門,而是躲在新房的窗口外,看見碧桃對著他的新娘子說話,她坐在那里,眼神欣喜而羞澀的回著,心中有一股溫柔在無聲蔓延。

    突然門外有人喊碧桃,碧桃一走,在房瑞安靜坐著的沈凝香感覺到了什麼,看向窗外,對上他愛戀的眼神,她忍不住笑了。

    怕有人打岔,即使他已經正式成了她的夫,他還是無聲的用口型,一個字一個字的問著,「只願與你相伴一生,可願否?」

    沈凝香看著他的唇,錠放出一個燦爛如春花的微笑,也同樣無聲的回著,「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乃敢與君絕。」

    屋外吹起微暖的夜風,屬于這個季節的花草香氣,她所有的心結在他眼中消融,她在他的身上重新找到了新生的意義。

    上輩子,她錯過了他,這一輩子,幸好能夠重新遇見他。

    真的,幸好有他,她才能夠明白了相愛的意義。

    不是甜言蜜語,不是錢財滿貫,不是雕梁畫棟,而是有你堅定的握著我的手,從現在,一直到以後。

    沈家這頭熱熱鬧鬧的成婚,江水平和長平郡主還不知道自己早就被陸排雲算計了,全臉色不快的回京城。

    路上,江水平怎麼想都不對,畢竟自己是個小侯爺,郡主一下子說賞他一個妾,一下子又說是玩笑的收了回去,這豈不是耍人嗎?

    進京的前一晚上,他喝了點酒,大著膽子,鬧到了郡主面前去,「郡主,雖說我敬著您也是應該的,但您也不該這樣戲耍我啊?說要給我個妾,結果又這麼收了回去,說不過是您的一個玩笑?這是拿我當猴耍嗎?」

    碧禾一听到自家小侯爺說了這樣的話,又看到長平郡主的臉馬上拉了下來,連忙上去拉著他。

    「世子、世子您可是喝多了?奴婢先伺候您回房歇息吧!」

    「歇?歇什麼?今兒個就是要讓郡主給我一個交代,要不就是到皇上面前告狀我也不怕!」江水平這陣子太氣悶了,一喝多了就有點控制不住脾氣,忍不住大吼著,然後一巴掌打在她臉上。

    打完之後,還不怎麼解氣,一抬腿就又往她身上踹了一腳,最後還是長平郡主看不過去,讓人將他攔了下來。

    這麼一個人渣,難怪連沈凝香那樣的普通女人都看不上!長平郡主忍不住腹誹著。

    她不耐的揮了揮手,「不就是一個妾嗎?我這還有一個人選,你要的話就領走!」她揮了揮手,一個看起來明麗爽朗的麗人走上前,身姿窈窕,眼角含春,宛如一朵半開的薔薇。

    長平郡主身邊的人都不是簡單的,尤其是此刻走出來的烏納拉,更是她身邊最好的打手之一。

    她是在關外長大的,前些年跟著叔叔進京行商,因為一身的好功夫陰錯陽差的跟在了長平郡主身邊伺候。

    她們族里強悍的女人或男人喜歡找自己喜歡的對象來調教,當作自己暫時的對象。

    前些日子她就看上了這個小侯爺,也跟郡主提過,就算今日他不鬧,郡主以後也會找機會將她給了他。

    不過……他看起來俊是俊,就是弱了點,可能需要她調教摔打一番才能夠在床上滿足她!烏納拉以危險的眼神望著他,忍不住舔了舔唇角。

    江水平喜好美人,一瞬間就看直了眼,連在地上哀嚎的碧禾都管不上了。

    長平郡主對著烏納拉點了點頭,她就嬌嬌柔柔的站到江水平的身邊去,又鄙夷的對江水平說︰「行了,人都賠你一個了,趕緊給我滾!」

    江水平這時候哪管長平郡主的口氣有多差,自顧自的就帶著美人進了他的房,至于做些什麼齷齪事,那就不是其它人想知道的了。

    只有碧禾,流著淚撫著自己被踹疼的心窩,默默的回到自己房里,哭了一整夜,又想到之前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和碧桃踫面時,碧桃說的那些話——

    「小姐待我們是真心好,若你不背主,以後也不會差的。」碧桃當時可憐的望著她,「那日小姐以為自己要當妾的時候,把賣身契給了我,還給了我一個小盒子,裝了些銀票還有首飾,說讓我自己好好過日子,找個好人家嫁了,雖說那日我退回給小姐,但後來小姐還是又把那盒子給了我,只說那就算我的嫁妝了,等我找到了好人家,就嫁過去當正經娘子,舒舒服服的過一輩子。」

    她想著碧桃那滿足的笑容,忍不住又扯著被子痛哭失聲,胸口的疼帶著心上的痛,悄悄的蔓延,她只覺得無比的後悔。

    隔日,當江水平帶著美人走出房間時,看著一臉憔悴的碧禾,忽然想到自己昨日被身邊這看起來無害的美人毒打一頓的怨氣無處宣泄,在碧禾猝不及防的時候,忍不住甩了她一巴掌。

    烏納拉看著他打人,只是輕挑了下眉,「怎麼打人呢?那不是你帶著的女人嗎?說來也是我的好姊妹呢!」

    江水平不屑的看了碧禾一眼,沒好氣的說著,「不過是個不知羞恥又背主的賤婢罷了,打死也就打死了,還管她做啥!」

    烏納拉可憐的望了碧禾一眼,看她不斷流著淚,卻也沒說什麼,轉身就走,反正這和她無關不是嗎?

    碧禾靜靜的落著淚,心中的懊悔無法言語。

    只是再悔也無法改變結果,誰讓她被男人的權勢還有甜言蜜語所迷惑,背主走上了這條路?

    她原本也可以像碧桃一樣笑得那樣滿足又幸福,只不過,一切都晚了,再也回不去了……

    想知道還有哪些人的愛情不只感動天地,也打動尊貴的皇帝舍下顏面收回賜婚聖旨,促成良緣,請看——

    *十二月新月甜檸檬系列717御賜搶親之《公主偷夫》。

    *心寵新月甜檸檬系列718御賜搶親之《御前換妃》。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