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貝蕾 > 老公有點渣 > 番外篇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老公有點渣 番外篇

作者︰貝蕾

    四年後,蘇維康的女兒蘇曉麥長到了三歲。

    蘇曉麥的生日和她老爸蘇維康是同一天,所以在大家慶祝她三歲生日時,同時也在慶祝蘇維康四十歲大壽,每到這一天,蘇維康就心情不好。

    很多年前,他總會感慨自己越來越老,而麥甜會越來越美麗,現在好了,又多了個蘇曉麥提醒他自己的年紀。

    都說男人四十一枝花,呸!那是因為他們沒娶到一個如花似玉的嬌妻,沒生下一個粉嫩可愛的女兒。

    蘇曉麥的小名叫小麥穗,胖嘟嘟的樣子像極了當初的麥甜,撒嬌耍賴的性格也和麥甜一樣,整天就知道伙同她老媽一起欺負他。

    于是蘇維康覺得自己需要一個幫手,左思右想之下,他覺得再生一個像自己的兒子是個可靠的方法。

    大家都說一孕傻三年,這個定律對男人也適用嗎?為什麼直到現在,在有關麥甜的事上,他的智商始終沒恢復?

    生兒子就是為了對付自己的老婆和女兒,蘇董,您又來搞笑了。

    不過他絲毫不覺得這有何不妥,還將思想與行動進行到同步,睡醒之後就想付諸于實踐。

    蘇維康低頭看了眼正窩在自己懷中熟睡的小妻子,瞬間歹意四起。

    他舔了舔唇,輕輕的動了動身體,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他騰出一只手來,蹭了蹭她的臉頰。

    麥甜睡得正香,只抿了幾下嘴卻沒醒。

    蘇維康也不急,輕抬手臂,然後湊到她耳邊輕咬了幾下,大手滑到她衣服里,不懷好意的摩挲引得麥甜呼吸漸漸加重。

    麥甜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感官記憶先她一步被喚醒,令還沒睡醒的她滿頭霧水,悶悶的問︰「你在干嘛?」

    「醒了?」

    「嗯……不要弄了……」

    「我不。」

    麥甜咬唇,意識更加清醒,感覺也越強烈,她開始不由自主的喘息,但推他的手卻是軟綿綿的沒力氣,「一會還要準備你和小麥穗的生日,不要……」

    「速戰速決。」

    「我才不信。」

    「謝謝。」蘇維康好像听見了夸獎。

    「住手啦……」

    「你有力氣攔住,我就停止。」

    她哪還有力氣!

    「乖。」蘇維康露出一抹得逞的笑來,他舔舔唇,緩緩的吻下去……

    「舅舅!」

    「嗯?」蘇維康動作一頓,看著身下的麥甜。

    麥甜也是一愣,然後慢半拍的說︰「不是我叫你啊。」

    「那是……」

    「舅舅,你怎麼現在才來呀?」

    蘇維康和麥甜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的說︰「蘇曉麥。」

    他們迅速的從床上跳起來,滿臉急躁的沖出房間,扶著欄桿往樓下一看,果然是蘇曉麥。

    她還穿著兒童睡衣,此刻正掛在一個人的手臂上,沒錯,是掛在上面。

    蘇維康臉倏的一黑。

    樓下站著的男人穿著一身深色運動裝,身材壯得像只熊,皮膚黝黑,五官深邃硬朗,頭發剃得精短無比,那生氣勃勃的樣子好像隨時都準備上球場似的。

    他就是傳說中麥甜的弟弟,蘇妙安的兒子,麥曉杰。

    蘇維康忍不住對著樓下吼了一句︰「蘇曉麥!」吼完又覺得他們的名字還挺搭的,蘇維康瞬間更生氣了。

    正掛在麥曉杰手臂上蕩來蕩去的蘇曉麥聞言仰起小腦袋,對著樓上的爸媽粲然一笑,「嗨。」

    嗨你個大頭鬼!簡直和三歲時的麥甜一樣沒個正經!

    蘇維康拉著麥甜瞬間沖到樓下,麥曉杰看著衣衫不整、蓬頭垢面的夫妻倆,也覺得有些尷尬,「姐姐……舅舅。」

    好吧,他家的輩分真讓人頭疼,現在他是該叫麥甜舅媽,還是叫蘇維康姐夫?

    他迅速帶過打招呼這個環節,扯開話題說︰「剛剛小麥穗打電話告訴我快點過來。」蘇維康看了眼蘇曉麥。

    蘇曉麥像八爪章魚一樣黏著麥曉杰,「我想吃糖糖了嘛。」

    蘇維康拉下臉,「不準吃,會長蛀牙。」

    「人家想吃嘛。」

    「再吃就和你媽一樣了。」說著忽然伸手捏住麥甜的小臉,她被迫張開嘴,右下方的一顆蛀牙顯露無遺,他捏著活標本,表情認真。

    回過神來的麥甜拍開他的手,討厭!

    麥曉杰很不怕死的開口,然後從口袋里摸出一顆糖來,「偶爾吃一顆也沒關系吧。」蘇曉麥歡呼,「舅舅最好了!」

    某個可怕的設想忽然從蘇維康的腦袋里閃過,以至于他的火嗖的一下躐了起來。

    這個麥曉杰,先是想娶他的老婆,現在又在覬覦他的女兒了嗎?

    蘇維康腦袋一熱,瞬間惡魔附體,等他冷靜下來的時候,看見麥曉杰已經倒在地上,正捂著肚子哀號。

    他居然揍了麥曉杰一拳。

    飯桌上的氣氛有些凝重。

    因為蘇維康和蘇曉麥一起過生日,所以人來得很齊,蘇維康一家、蘇維良一家和蘇妙安一家,還有小妹蘇言安和她的男朋友。

    本來是該其樂融融的,但現在氣氛卻變得怪異,大家都不說話,表情怪怪的,只有麥兆城還保持著淺淡的笑容。

    蘇言安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一向話多的她也不敢開口,實在憋不住時,她推了推旁邊的蘇維良,「怎麼不吃飯啊?」

    蘇維良對她擠擠眼,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可舉在嘴邊的手還沒放下來,就听麥兆城笑著開口,「是啊,怎麼不開動?」

    他的目光掃了一,最終落到蘇維康的身上,然後露出個很疑惑的表情來,「阿康,你這個主人怎麼顯得緊張兮兮的?」

    蘇維康背脊一僵,「我……」

    麥兆城笑著打斷他,「你也沒必要緊張,又不是很嚴重的事,不過就是你搞大了我女兒的肚子,還揍了我的兒子而已。」

    蘇維康語滯,「姐夫,我……」

    麥兆城嘖了一聲,然後笑著搖頭,「見外什麼,叫爸。」

    蘇維康听到這話,愣住了。

    麥甜暗叫糟糕,老爸不會又要揍蘇維康吧?

    她眼珠一轉,迅速的站起身,然後溜到蘇妙安和麥兆城的中間,拉近了他倆的腦袋就開始竊竊私語,說了好一會,蘇妙安抬頭看著她,麥甜重重的點頭,三人便又把腦袋湊在一起嘀咕,蘇維康緊張的看著他們,其他幾個人則是完全摸不著頭緒。

    「有可能嗎?」嘀咕完畢後,蘇妙安不相信的問。

    麥甜正想解釋,就見蘇曉麥晃晃悠悠的走過來,一扯蘇維康的衣袖,「爸爸,今晚我想和舅舅一起睡,讓舅舅住下來吧。」

    知情的四個人瞬間警鈴大作,很多年前,幼小的麥甜也曾經拉著麥兆城的手這麼問過。蘇維康今天也終于體會到,自己的女兒黏著別的男人所帶給自己的憤怒,所以說麥兆城應該看自己不爽很久了,上次他沒有一口氣把自己揍死真是萬幸啊。

    蘇維康看了眼麥兆城,對方也正看著他,目光交會,竟讓彼此生出了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這時蘇妙安也蹙了眉毛,將手中的筷子輕輕的往桌上一放,起身道︰「開會。」

    眾人一愣,好端端的開什麼會?但在場的所有人里,除了麥兆城是沒人敢忤逆她的意思的。

    蘇維良坐著沒動,蘇言安先迷迷糊糊的站起來,準備和他們去開那個莫名其妙的會。

    蘇妙安掃了她一眼,一揚下巴,說道︰「沒你的事。」

    蘇言安唰的一下就坐了回去。

    等到他們四個都進屋去的時候,蘇維良的妻子顧瀟瀟忍不住問︰「他們怎麼啦?」

    蘇維良湊到她耳邊說了幾句話。

    顧瀟瀟驚訝得一捂嘴,然後轉頭看了眼不遠處的麥曉杰,惋惜的搖頭,怎麼每次倒霉的都是他呢?

    麥曉杰正坐在一邊陪著蘇維良的雙胞胎兒子看鬼片,兩個小鬼頭看得興致勃勃,他倒是嚇得要死,抱著抱枕縮在角落里,小小的抱枕被虎背熊腰的他抱著,顯得更加袖珍,場面也變得更滑稽。

    蘇言安看他這樣忍不住露出一臉嫌棄,回過頭來嘆氣,「他這麼小的膽子到底是像誰?一蘇維良靜默了一下,然後猛地往蘇言安眼前一撲!

    「啊!」蘇言安瞬間被嚇得尖叫出聲,扭頭撲進男朋友祁鉞的懷中。

    「哈哈。」蘇維良攤手一笑,「你說像誰?」

    他們正打打鬧鬧的時候,蘇維康他們也開完會出來了。

    蘇妙安一刻都不等的下了命令,「麥曉杰,明天你就給我飛回美國去!」

    台灣桃園機場。

    麥曉杰所乘的班機緩緩起飛,起飛時的轟鳴聲漸漸散去。

    麥甜有些不安,「我們這樣做真的好嗎?」

    蘇維康低頭說︰「難道你想我們的故事被復制?如果真有那一天,我肯定不如姐夫淡定。」

    麥甜心有余悸的搖了搖頭,「我可不想再看你去揍我弟弟了。」

    蘇維康釋然的一笑,帶了三分得逞的快意,他俯首與麥甜額頭相抵,「這個事解決了,我們是不是該忙自己的事了?」

    麥甜眨了眨眼,問道︰「我們有什麼事?」

    蘇維康吻吻她的鼻尖,說道︰「再生個兒子吧。」

    麥甜看著他,不說話了。

    蘇維康繼續說︰「名字我都想好了,叫蘇大米。」

    麥甜瞪了他一眼。

    蘇維康看她不太滿意,改口道︰「要不叫蘇高粱?」

    麥甜的眼楮瞪得更大了。

    蘇董,可不可以不搞笑了!

    為免蘇維康再想出什麼蘇玉米、蘇紅薯、蘇雜糧之類的名字,麥甜立刻踮腳吻住了他。看著他們在人群之中甜蜜的擁吻,蘇妙安取下墨鏡,捂著胸口一嘆氣,「真幸福啊,還是年輕才能這樣旁若無人秀恩愛。」說完吊起眼梢瞥了瞥身邊的麥兆城。

    麥兆城聞言輕輕一咳,笑道︰「我們老了。」

    蘇妙安白了他一眼,將墨鏡掛在胸前轉身就走。

    剛走出一步,一雙大手就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後一股力量將她拉得轉過身來,接著麥兆城夾雜著淡淡煙草味道的唇就貼了上來,他輕輕的吻了她一下,在蘇妙安翹首噘嘴準備繼續深入的時候卻停了下來。

    麥兆城伸手整理了一下她的頭發,「親愛的,造型亂了。」

    蘇妙安哼笑了一聲︰「別婆婆媽媽的了。」說完拍開他的手,摟住他的脖子就撲過去用力的吻住。

    機場里行人來來往往,兩對惹人注目的情侶在忘情的擁吻,每一對都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這個故事剛剛結束,至于那一對的,還得讓我慢慢的跟你們講……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