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春野櫻 > 新娘留級生 > 第二十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新娘留級生 第二十九章

作者︰春野櫻

    翌日,周家樂在各大報的頭版刊登道歉啟事向史嘉蕾致歉,風波到此總算止息,一切又恢復了平靜。

    星期六晚上,他們一起赴了趙功勤的約,甄道民還把林愛玫也一起約出來,然後將她介紹給目前單身的趙功勤認識。

    趙功勤跟林愛玫都是爽朗健談的人,他們一拍即合,聊得十分愉悅。

    度過了美好又愉快的一晚,他們告別了想去酒吧續攤的趙功勤跟林愛玫,回到了住處。

    因為早料到用餐時會喝酒,甄道民並未開車。他們搭著出租車回到住處,一下車便看見大門處有個男人坐在外面的花台。

    待走近,史嘉蕾發現那竟是錢斌。

    「阿斌?」她一愣。

    錢斌在這兒已經等了一個小時了,保全說甄家的電話沒人接,于是他便在這兒等著。見史嘉蕾回來,他滿臉驚喜,可當他發現甄道民時,臉色又驟變。

    「嘉蕾,我在等你。」他發現甄道民正在看著他,那目光像一把利劍,毫不留情的刺向他。

    史嘉蕾下意識的轉頭瞥了甄道民一記,發覺他臉色非常難看。

    「呃,那個……有事嗎?」她躊躇的問。

    錢斌看看甄道民,再看著她,「我可以跟你單獨談談嗎?」

    「呃……」她想告訴他不方便,或是直接對他說「不要再來找我」,可還沒開口,就見一旁的甄道民一個大步上前,擋在她前面。

    甄道民只不過高了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錢斌五公分,卻猶如巨人般讓錢斌感受到無比壓力。

    他神情不悅,目光如刃的直視著錢斌,「你有事嗎?」

    「我……」

    「她在你身邊七年,你從沒發現過她的好,現在卻又來糾纏不清,為什麼?」

    他語帶質問。

    錢斌雖生畏,卻仍虛張聲勢的說︰「你、你只是把她當候補的棋子,才不是真心愛她!」

    甄道民唇角一勾,眼底迸出令人直打哆嗦的銳芒,「你哪里知道我有多愛她?」說著,他突然一把抓起錢斌的衣領。

    見狀,史嘉蕾大吃一驚,急忙趨前,「老公,不要沖動。」

    甄道民今晚喝了不少,她擔心他因醉意而失去理性的判斷。

    「我很清醒。」甄道民濃眉一攏,雙眼直視著錢斌,「你曾經有機會,但錯過了,如果你敢再試著聯絡她,或是到這兒來糾纏不清,我不會放過你。」說罷,他一個振臂將錢斌震得踉蹌幾步,差點跌倒。

    他一把勾住史嘉蕾的肩膀,跨出步伐邁向門口。

    錢斌不甘心的大叫,「嘉蕾,我打算跟施美帆離婚,我會等你的!」

    史嘉蕾還來不及對此做出任何的回應,甄道民突然停下腳步。她以為他會回頭賞錢斌一拳或是嗆聲什麼的,卻沒想到他突然一把抱住她,猛然低頭,熱情的、用力的在她毫無防備的唇上一吻——

    她傻了,錢斌也傻了。

    甄道民狠狠親了她一記後,回頭看著發傻的錢斌,「錢斌,往事只能回味,你們回不去了。」話落,他將她攬得更牢,神采飛揚的走進大樓。

    她發現當他們穿過警衛室時,保全人員還跟甄道民豎起了大姆指,像是在對他說「干得好」。

    她忍不住回頭去看錢斌,只見他怔怔的、落寞的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甄道民將她的臉轉了過來,語帶警告,「給我听著,不準同情他。」

    「我不是同情他,只是覺得他有點可憐。」

    他臉一沉,懊惱的說︰「那還不是同情他

    看著他那張生氣的臉,她忍不住一笑。他濃眉一皺,「你笑什麼?」

    「嘻嘻,」史嘉蕾掩唇一笑,「原來你也挺瘋狂的。」想到他剛才居然當著錢斌的面前給她一記熱吻,還讓保全人員看見了,她不知怎地既羞怯又雀躍。

    甄道民咧嘴一笑,一把將她勾住,「我還能更瘋狂,待會兒你就知道。」

    听出他一語雙關,她羞得用力將他往旁邊一推。「討厭!」

    他沒料到她會突然推他一把,一時沒站穩竟撞到大廳的裝飾羅馬柱。

    史嘉蕾一震,緊張的看著正瞪著她的甄道民,「那個……我不是故意的。」

    「史嘉蕾。」他低低的喊著她的名字,然後邁開大步朝她追來。

    她拔腿快跑,一路往電梯處跑去。此時,有人正巧下樓,電梯門打開了。她飛快溜進電梯,而甄道民也隨後一個大步跨進電梯里。

    他手指一按,電梯門緩緩上的同時,他轉身一把將她抱在懷里,低頭再給她一記深長火熱的吻——

    十月,甄道民順利的開了股東會議。而在這個會議上,甄廣也宣布正式交棒,由甄道民接任總裁一職,然後由甄濟業及甄濟國兩人同時擔任副總裁的職務。

    十二月底,從沒放過自己長假的甄道民決定帶史嘉蕾到日本補度蜜月。

    他們先抵達北海道,由北海道一路南下,先到育森,再往盛岡、仙台,然後繞了一下前往金澤,最後再從金澤來到最後一站的東京。

    當他們抵達東京時,正是十二月三十日。

    日本過的是新歷年,此時整個日本都沉浸在迎接新年的喜悅里。

    在日本,要于當年的最後一天到神社參拜,敲鐘,然後迎接新的一年到來。入境隨俗,他們便也安排了這一個行程。

    三十一日,整個街上到處都是人。他們不想到那些新年參拜的勝地人擠人,于是向下榻飯店的服務人員詢問是否有觀光客不會去的小神社。飯店人員給了他們幾個神社的地址,他們選了其中一處位在隅田川末段的小神社,準備在那兒做了新年參拜後,順便遠遠的欣賞川邊的跨年花火秀。

    來到了小神社,他們發現這是個位在舊小區的老神社,前來參拜的都是當地的老人家。神社的老神官知道他們是台灣來的夫妻,對他們非常友善且熱情,並感謝台灣在東北震災後的援助。

    而他們之所以可以到日本自由行,又能跟當地人溝通無礙,全是因為甄道民的日語也一把罩,在這之前,史嘉蕾對此事毫無所悉,直到來到日本。

    她覺得甄道民就像是一處神秘的幽深洞穴,她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會發現什麼,或是這洞穴里還有什麼。

    參拜完,老神官請他們喝熱騰騰的紅豆湯,一起在這大晦日的最後時分,等候新年到來。

    其實,史嘉蕾有個秘密放在心里已經一個星期了。當時,他們正在仙台,她發現一個小驚喜,原本想立刻告訴甄道民的,可最終還是決定在這個更特別的時刻給他驚喜。

    此時,神社前聚集了越來越多人,無論男女還是老幼,都在等著除夕鐘響。

    甄道民挨著她的耳邊,「日本人認為人有一百零八種煩惱,而除夕夜的鐘聲可以淨化人們的煩惱。」

    她听著,又用崇拜的眼神眼著他,「老公,你好棒,什麼都懂。」

    他在她額頭上彈了一下,眼底滿溢愛憐的一笑。

    這時,老神官像吟唱般不知在說些什麼,大家都安靜下來。接著,第一聲鐘聲響了——

    低沉的鐘聲劃破了夜空,回蕩在所有人的耳邊。史嘉蕾突然覺得好激動,心跳得好快,她不自覺的摸著自己的肚子,看著正專注聆听鐘聲的甄道民側臉。

    一年前的跨年夜,她還是個因為暗戀七年的男人跟另一個女人步入禮堂而傷心的落寞女子。而現在,她有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伴侶,而且在他們共同的未來中,已有另一個小小生命的加入。

    是的,她懷孕了,就在一星期前他們游歷仙台的途中發現的。

    當時她偷偷去買了驗孕棒,證實自己已經懷孕。她既驚又喜,差點想拿著驗孕棒去跟他報告這個好消息,可隨即想起他們預計到東京來跨年,于是她改變主意,決定在這個對她來說別具意義的時刻告知他。

    那莊嚴的鐘聲持續著,每個人都專注的聆听著那彷佛能洗滌心靈的除夕鐘響。

    此時,史嘉蕾輕輕的拉了甄道民一下,示意他稍稍彎下身子,把耳朵借給她。

    他微頓,但還是立刻將身子一傾,靠近了她。

    她附在他耳邊,輕聲的說︰「我懷孕了。」

    他愣了一下,狐疑的、像是沒听懂似的看著她。

    她對他招招手,要他再一次將耳朵借給她,「我說,我懷孕了。」

    甄道民瞪大眼楮,驚疑的看著她,下意識的看著她的肚子,「你……什麼?」

    她摸摸自己的肚子,「一星期前發現的喔。」

    「真、真的?」

    她從沒見過他如此激動又不知所措的樣子,她看得出來,他興奮得不知該如何反應了。

    「老公,謝謝你。」她收起笑容,正經八百的道,「謝謝你給了我不一樣的人生。」

    他的表情有點復雜,一時竟不知該說什麼。

    其實他才要謝謝她,是她讓他有了人味、有了溫暖、有了家,而最讓他感激的是,她現在還讓他當了爸爸。

    「你知道嗎?去年跨年時,我在錢斌的婚宴上許了一個願,希望在新的一年有個男人能把我娶回家,不管他是誰,不管我們相不相愛。」

    他皺皺眉,「這願望真不理性。」

    「是啊!」她不以為意的一笑,「可是你就出現了耶。」

    「那你今年許了什麼願?」他問。

    「我希望我們白頭偕老,爺爺長命百歲,所有家人跟朋友平安快樂,還有……我們的寶寶順利出世,白胖健康。」

    他忍不住調侃道︰「你可真貪心。」

    「呵呵,」她咧嘴一笑,「神明會成全我的心願的。」

    此時,鐘聲結束,一陣歡呼,大家互相恭祝著新年快樂。

    史嘉蕾笑看著他,「新年快樂,孩子的爸。」

    甄道民目光溫柔,雙臂輕輕環住了她,然後在她額頭上輕吻一記,「新年快樂,孩子的媽。」

    欲知其它好女人如何從失戀中畢業,成為幸福人妻,請看——

    七巧•最後一堂失戀課之《人妻插班生》

    鐘淇•最後一堂失戀課之《後媽見習生》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