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千藍 > 臨演未婚妻 > 第二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臨演未婚妻 第二十章

作者︰千藍

    【第十章】

    台北市的某個展覽會場擠滿了人,今天萬眾集團董事長夫人盧韻慈女士辦畫展,無論是政壇、畫壇或是商界人士都相當捧場,送來的花籃已經堆到走道都擺不下,來的人又是知名度頗高的賓客,讓陸耀生跟盧韻慈十分有面子。

    童語晏與父親童文軒、母親李佳如同樣是受邀的貴賓,尤其童文軒在畫壇的地位相當高,能請到童老師親自蒞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盧韻慈不僅寄了邀請函,本人還親自打了電話邀請,童文軒當然一口答應,除了因為兩人惺惺相惜外,再怎麼說盧韻慈未來也極有可能成為寶貝女兒的婆婆,沖著這點,他是一定要到場祝賀的。

    那天,他的寶貝女兒把陸駿惟帶回家時,他就非常喜歡這個有為的年輕人,撇開他的相貌及家世背景不說,光是他的誠懇及教養,就讓他對這個未來女婿十分有好感,再加上看到他對待女兒的真心,他就知道女兒以後一定會很幸福,他跟妻子就這麼一個獨生女,當然希望她能嫁個好人家,一個可以與她扶持到老的好丈夫。

    所以他對這門親事是舉雙手雙腳贊成,沒有異議。

    陸耀生跟盧韻慈看著遠遠走來的童文軒一家人,連忙走上前去寒暄。

    「伯父、伯母好。」童語晏也對著他們甜甜一笑。

    童文軒見狀立刻哈哈大笑。「盧老師,恭喜你啦,今天賓客那麼多,這個畫展可說是大成功啊。」

    「真是太感謝童老師了,您跟夫人還有語晏能夠親自來參加我的畫展,可是讓畫展增色不少。」盧韻慈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盧老師太客氣了,您可是畫壇最閃亮的明星,我們是來沾光的。」童文軒仍是開心不已。「咦,怎麼沒看到我的未來女婿啊?」

    「爸……」童語晏尷尬地拉拉童文軒的衣袖。

    「哈哈,我的寶貝女兒害羞了。」

    「駿惟在忙著記者會的事情,我說這事不需要他親自處理,但他說這是他的誠意,要幫我把記者會辦得風風光光。」盧韻慈也掩不住笑意。

    「這孩子真是孝順。」李佳如也點頭稱贊。

    「童老師啊,我看等畫展結束後,咱們兩家就正式吃個飯,準備一下那兩個孩子的婚事吧。」陸耀生興奮地看著準親家。

    「對對對,我實在太喜歡語晏這個媳婦了,她長得漂亮又那麼有才華,我巴不得趕快跟童老師結親家,我跟耀生沒有女兒,兩個人也一直想要有個女兒來寵,我們一定會把語晏當親生女兒來疼的。」

    「語晏嫁到你們家,我是一點都不擔心,但這丫頭事業心強,這我比較傷腦筋。」童文軒看著女兒漲紅的臉,還是忍不住損她。

    「女孩子事業心強也不是壞事,尤其語晏的能力這麼好,嫁到我們家來,跟駿惟一起管理萬眾集團,我可以更放心。而且這個媳婦會賞畫,有她在啊,韻慈也有個人能討論,她一個人就強過我們父子三人了。」

    「說到這個可是我當年的堅持,在她小時候就被我逼著欣賞畫作,這女孩子家啊,若沒有一點藝術氣息怎麼上得了台面……」

    見父親又準備滔滔不絕,童語晏連忙阻止,「老爸老爸,今天我們是來欣賞陸伯母的畫,賓客那麼多,伯父伯母又是主角,您就先放人吧,那些長篇大論等有空的時候再發表,我們先欣賞畫好嗎?」

    「就是嘛,你一講可能要講到天黑了。」李佳如也幫著女兒。

    「好好好,我的太座跟寶貝女兒都跳出來,縱使還有一堆話要跟親家講,我不依恐怕也不行,我們再找時間聊,現在先來欣賞一下盧老師的作品。」童文軒笑得嘴都合不攏。

    「童老師,請!」

    盧韻慈帶著童文軒夫婦以及童語晏欣賞畫作。

    大家一見狀,連忙跟上前,專注地聆听盧韻慈講解。

    一場畫展欣賞下來,連陸駿凱跟程婉儀都到了,怎麼就是沒看到陸駿惟出現?

    童晏納悶極了,這麼重要的時刻,他連個人影都沒看到,記者會的事有這麼繁瑣嗎?

    一行人走到最後一張畫作前面,大家都愣在那里,這張畫用一塊黑布蓋起來,感覺超神秘,不知道是什麼曠世巨作。

    「這……盧老師啊,這個……」童文軒也摸不著頭緒。

    所有的人被吸引到畫作前面,大家都很好奇這幅畫主題到底是什麼。

    「語晏,你過來。」盧韻慈微笑地看著她。

    「我?」童語晏愣了兩秒,連忙走上前。

    「你願意幫我把布幕掀開嗎?」盧韻慈堆起慈祥的笑容開口。

    「呃,我……」看著在場來賓期待的眼神,她點點頭。「好的。」

    童語晏走到布幕前,旁邊有條繩子,她輕輕一拉——

    頓時,整間會場的燈光全暗,大家不約而同地驚呼。

    突然耳邊傳來柔美的音樂,當大家陶醉在音樂中時,聚光燈不偏不倚地把光打在畫作上。

    大家定楮一看,那是一幅素描。

    畫里有個女孩,她身穿白襯衫跟黑窄裙,一頭短發,迎著月光,在小公園里以芭蕾舞的姿態舞著。

    畫里中人栩栩如生,均勻的身材、修長的腿、漾著欣喜滿足的笑容、忘我的擺動著柔美的姿勢……

    大家莫不嘖嘖稱奇,因為這女孩被畫得好傳神。

    童文軒走向素描,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鏡,仔細地看著畫,然後又走到童語晏的面前,仔細地看著她的臉。

    「呃,這個女孩,怎麼長得跟我女兒一模一樣啊?」他納悶地摸著頭。

    大家一听,連忙走上前比對畫中人跟本尊。

    童語晏的眼眶已經蓄滿了淚,她當然看得出來,這畫中人確實是她。

    突然,一盞燈照射到另一個方向,一個俊俏的男人手捧著鮮花,正緩緩地朝著他們走來。

    他正是陸駿惟。

    帶著微笑,他走向童語晏,來到她的面前時,他先微笑地跟童文軒夫婦示意。

    「伯父、伯母,謝謝你們來。」

    「呵,你這小子,精心策劃這一場驚喜啊。」童文軒拍拍他的肩膀。

    「是的。」他走向童語晏,「我有沒有跟你說過,我也很會畫畫?」

    童語晏驚訝地看著他,「這是你畫的?」

    「其實我們第二次踫面,我在公園見到你跳舞的模樣,這個畫面就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腦海中了。之後,我拿起畫筆,試著把這景象勾勒出來,我不知道畫得夠不夠傳神,但一筆一筆的畫,可完全沒有修改過哦。」陸駿惟微笑地看著她。

    童語晏感動極了,因為這幅畫畫得真好。

    「我說未來女婿啊,你果然有遺傳到你媽,這幅畫畫得好極了。」童文軒又驚又喜。

    「這個孩子把畫拿給我看的時候,我也好驚訝,他從來不在我面前畫畫,我也沒注意到他有這個才華。」盧韻慈一臉驕傲的樣子,「當他跟我商量,想藉由我的畫展來表達他對語晏的心意時,我跟他爸爸完全贊成。」

    「剛才說他在準備記者會是善意的謊言,親家可別介意哦。」陸耀生也說。

    「原來如此。女婿這麼有心,我們感動都來不及了,怎麼會介意呢?」童文軒滿意的點點頭。

    「我不想模糊焦點,也不想喧賓奪主,但我覺得這件事若選在今天做,會更有意義。」

    陸駿惟看著父母,陸耀生跟盧韻慈都對著他點點頭,他又走到童文軒跟李佳如面前。「伯父伯母,我想當著你們的面跟語晏求婚,希望伯父伯母能答應。」

    「太好啦,你是我們兩老最中意的女婿候選人,不需要報備,盡管大膽的求婚就是了。」童文軒樂見其成。

    李佳如也開心的點著頭。

    「童童,之前在鑽飾店,你沒有接受我的求婚,你說結婚很慎重,一定要通過岳父岳母的考驗,今天我爸爸媽媽在場,岳父岳母也在場,他們都同意了,現在就只剩你的決定。」

    「我……」她咬著唇,眉頭深鎖。

    「童童,今天的人比上次還多,你……你真的要讓我再踫一次軟釘子嗎?」

    在場的人都幫忙敲邊鼓,陸駿凱以欣賞的眼神看著這個淘氣的未來弟妹,而程婉儀簡直快氣炸了,早知道她就去做SPA,干麼把時間用在這里看求婚記?

    「寶貝女兒,你在想什麼?還不快點答應。」童文軒推推童語晏。

    童語晏笑了,「喂……你手上的那束花不是用來求婚的嗎?」

    「哦,對對對。」他連忙把花拿到她的面前。

    陸耀生一看,簡直快昏倒了,「傻小子,拜托你用點腦子好嗎?求婚是站著的嗎?給我跪下來。」

    在場的人見狀,都笑得好開心。

    盧韻慈也眉開眼笑,「真糟糕,這個孩子完全沒遺傳到他老爸。」

    她明著損兒子,實際上是拐了個彎在開丈夫的玩笑。

    「哦,對對對。」陸駿惟連忙單腳跪下,然後把花遞到童語晏面前,「童童,你可以接受我的花嗎?」

    童語晏微笑不語,但接過了他手上的花。

    在場的人又是一陣掌聲。

    「呃……好奇怪,我大場面從來沒怕過,怎麼現在那麼緊張啊?」陸駿惟有些尷尬地笑著,「童童,你願意嫁給我嗎?」

    陸耀生拍拍自己的額頭,簡直快被兒子打敗,在旁邊也急得跟什麼一樣,「戒指、戒指,你不是準備戒指了嗎?」

    「哦,有有有。」他從西裝口袋拿出一個盒子,握在手里,看著童語晏,「不好意思,我好緊張。」看著童語晏迷人的臉,他鼓起了勇氣,打開盒子,里頭是閃亮亮的鑽戒。「童語晏小姐,我陸駿惟正式跟你求婚,希望你能答應嫁給我,我保證會一輩子愛你,也希望可以跟你白頭到老。」

    童語晏感動的望著他,點點頭,「我答應你。」

    現場又響起一陣陣的掌聲,而一旁的陸耀生夫婦跟童文軒夫婦更是開心不已,他們最鐘愛的子女在大家的見證下,順利完成求婚儀式。

    陸駿惟帶著童語晏,離開了畫展的會場,開著車來到美麗的碼頭,兩個人手牽著手,漫步在余暉中。

    「想不到你這麼用心,還懂得精心設計這麼浪漫的求婚。」

    「我快被你嚇壞了,其實今天可以不必這麼緊張的,我是怕你不答應,到時候我要怎麼辦?」

    「怎麼辦?如果你真的愛我,不管求婚幾次都沒問題吧!」

    「沒問題,當然沒問題。」陸駿惟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現在當然沒問題,我都答應了啊。」童語晏笑著吐他的槽。

    「謝謝你答應。」陸駿惟環抱著她的腰,真誠告白,「我愛你。」

    「我也愛你。」童語晏轉過身,整個人貼在他的懷里,「我會用一輩子的時間好好愛你,我們會幸福一輩子。」

    陸駿惟輕輕捧起她的臉,深情地吻著她。

    童語晏也陶醉在濃情密意中,在結束長吻後,她依偎著他。

    「那幅素描畫得真好,你畫了很久嗎?」

    「那天回到家,我躺在床上一直無法入睡,腦子里揮之不去的就是你跳舞的身影,我好怕醒來後會遺忘你那麼美的姿態,對我來說,一個片段都不想遺失,所以馬上起床,拿起畫筆就畫,一個晚上就完成了。」

    「那你怎麼沒有告訴我?」

    「還好沒有告訴你,要不然怎麼會有今天的驚喜?」

    「駿惟,你喜歡什麼樣的我?像丑小鴨的我、月光下跳舞的我、還是穿晚禮服的我?」

    「只要是你,我都喜歡。」陸駿惟瞅著她,「你的千變萬化讓我好驚艷,你是一個很特別的女人。」

    「嗯,那我可要好好想想,以後要扮演什麼角色來延續你的驚艷。」

    「就別費心了吧!你以後可忙了,要當我的老婆、要當陸家的媳婦、要當萬眾的總經理夫人,還要當我孩子的媽。」

    「如果我們結婚,我勢必要離開華揚,羅哥應該會很舍不得我。」童語晏偏著頭,一臉為難。

    「你放心,我已經想好了,萬眾會是華揚一輩子的客戶,所有的上架費都可以商量,萬眾只要能吸收的,都可以無條件吸收。」

    「哇,這麼大方啊?」童語晏睜大雙眼。

    「那當然,當初你若不是代表華揚來找我簽合約,那麼我們也不會認識,我是很惜福的。」

    「既然這麼感恩,那麼上架費就免了吧。」

    「你這丫頭,還真會幫老東家謀福利,不過總經理夫人都開口了,這事我會好好考慮的。」

    「駿惟,你真好。」童語晏開心地抱著他。

    突然,陸駿惟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表情冷靜地看著她,「對了,有件事應該要讓你知道。」

    「什麼事?」

    「今天一早,譚伯父跟譚伯母到我的辦公室來找我。」

    「是不是為了筱詩的事?」童語晏也收起笑容,「筱詩還好嗎?譚伯父他們很生氣嗎?你有沒有被責備?」

    「我沒事!你別擔心。」陸駿惟摟著她,「伯父跟伯母都是講理的人,他們對我很好,來找我也不是為了責備我。」

    「那麼是為了什麼事呢?」

    「他們為筱詩跟我道歉,也要我代他們向你表達歉意,對于筱詩的任性,他們很頭痛,也很自責。」

    「原來如此。」童語晏點頭,「其實我可以諒解她。像你這麼好的男人,她會愛上你也不意外。」

    「傻瓜,我只當她是妹妹啊。」陸駿惟摸摸她的頭。

    「伯父伯母還說了什麼?」

    「他們決定要定居加拿大,其實他們早就是公民了,只是為了筱詩,所以全家又搬回台灣,為了不讓筱詩的心態再有變化,他們決定帶她出國。」

    「筱詩同意嗎?她一定不會答應的。」

    「出乎意料的,筱詩同意。」陸駿惟微微一笑,「她沒有爭也沒有吵,當伯父詢問她的意見時,她點頭答應了。」

    不知道為什麼,童語晏竟然有些感動,雖然她打從心里願意去原諒筱詩,但筱詩決定離開確實讓她如釋重負。

    「那你的想法呢?會不會覺得有些遺憾?如果他們離開,你就不能幫筱隻照顧他們了。」

    「我想,這應該是最好的結果吧,雖然他們定居加拿大,但現在的網絡視訊這麼發達,該有的關心跟問候還是可以做到的。」

    「嗯,無論如何,我都支持你。」童語晏笑說。

    「另外,擺在我辦公室里那張筱隻的照片,他們也一並帶走了。」

    「怎麼會?」童語晏驚訝地睜大雙眼。

    「他們看到照片,眼淚完全無法抑止,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女兒曾經拍過那麼美麗的照片,譚伯母希望我可以把照片讓給她,她答應我會永遠珍惜。」

    「那張照片的確很美,我能夠明白伯父伯母看到照片時的震撼。」

    「譚伯父要我轉達,他們很謝謝你願意大方接受筱隻永遠活在我的回憶中,但他更真心希望我們幸福,他說照片的位置應該屬于你。」

    听到陸駿惟的話,童語晏真的感動極了,眼淚也克制不住。

    「我很感激他們,我知道伯父伯母這麼做完全是為我設想。」陸駿惟拿出面紙來替她擦淚,「童童,你同意我把你的素描掛上去嗎?」

    怎麼可能不同意呢?童語晏開心的點點頭。

    「我覺得我好幸運,老天爺對我真好,你是祂派來的天使,我一定會一輩子好好地守護你、照顧你。」

    「那麼……讓天使來為你表演,把上次未完成的舞蹈跳完。」

    說完,童語晏把高跟鞋脫下,輕輕地踮起腳,在陸駿惟面前把完美的舞藝呈現出來。

    看著陸駿惟贊嘆的表情,她頑皮地一笑,上前牽住他的手,然後帶領著他輕輕地舞著。

    風景優美的碼頭,在徐徐的微風、柔和的燈光下,瞬間變成天鵝湖畔,公主與王子踩著和諧的步伐,兩個人就這麼擁著,一步一步地舞進幸福的國度……

    想知道還有哪些女孩遇見真愛,蛻變成鳳凰嗎?請見——

    沐向陽•小資鳳凰之《奴役金貴夫》

    雲袖•小資鳳凰之《貴婦實習生》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