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亮妍 > 改嫁酷總裁 > 第二十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改嫁酷總裁 第二十一章

作者︰亮妍

    「那當然呀,想當年大學的時候,我可是話劇社的耶!」她一臉得意貌。

    「沒錯沒錯,我和學姊就是當年的話劇社雙美!」貝婉兒也抬高了下巴,好不驕傲的樣子。

    「雙美咧!」賀宇恩噴笑,「你這副粗魯樣都可以是雙美之一,那你們話劇社一定沒有女人是不美的吧?」

    貝婉兒沉下臉,拿起手槍,扣下扳機,毫不留情地噴了沒有防備的賀宇恩滿臉水。

    是的,方才把那對母子嚇得半死的是水槍。

    「喂!你這女人!」賀宇恩氣炸了。

    貝婉兒的回應則是給他一個鬼臉。

    「你們不要再打情罵俏了好嗎?」在場唯一是單身貴族的姜秉超看不下去,發出抗議。

    實在很刺眼呀,一對從見面就摸來摸去,一對又不斷打情罵俏,是怎樣?單身貴族不是人嗎?有沒有人尊重他一下呀!

    「誰跟他打情罵俏啊!」貝婉兒臉頰爆紅,激動地反駁。

    席文宣抿著唇偷笑,道︰「好啦好啦,沒有就沒有,干麼這麼生氣?」這不是擺明此地無銀三百兩?

    「算了,不想理你們了!」貝大小姐撇撇嘴,甩頭大步走出辦公室,不要留在這里被人取笑了。

    「喂喂喂,女人,你這是什麼態度?和我配成一對讓你很羞恥嗎?你給我說清楚喔,不說清楚你今天別想離開我的視線!」賀宇恩忿忿地追出門去。

    余下的三個人就這樣看著他們吵吵鬧鬧的,姜秉超挑高了眉,「嘖,要說他們沒曖昧,鬼才信!」他恨恨的再咬一口芭樂,以吃東西的方式來發泄他沒有人關懷的心酸!

    「不過,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席文宣轉頭望向梁杰盛,有些不解。

    她現在才發現,前半段是她安排的沒錯,但是從姜秉超讓梁成平他們母子簽的那份契約,以及梁杰盛突然出現的這一段,她完全不知情。

    「簡單來說就是你和婉兒策畫這個計畫的時候,不小心讓宇恩听到了,他當然不可能讓你們兩個小女人自己冒險,所以我們就找了秉超,三個人一起討論了一下,替你這個救夫計畫做了一個更完美的設計,就是這樣。」

    他明白她不希望他對賴鳳茵母子趕盡殺絕是怕狗急跳牆,反而會替他引來殺機。

    可是其實不管他怎麼做,賴鳳茵和梁成平都不會放過他,因為他們真正想要的就是河璽集團,就算她今天讓他們母子答應不殺他了,改日他們還是會找機會對他下手,這是善良的她所無法預想到的事。

    所以他反復思考了許久,才會找姜秉超和賀宇恩幫忙,順著她的計畫,然後找機會讓賴鳳茵母子簽下契約。

    契約的內容載明了將會給他們一筆高額的現金,但他們必須交出青茂的管理權以及他們手上所有河璽集團相關企業的股份,從此爾後,他們與河璽及梁家再無關聯,若是他們膽敢試圖沾上一點邊,他就會將他們這幾年的犯罪證據全數交給警方,讓他們母子去吃永久的免錢飯。

    救夫計畫這四個字讓席文宣不禁紅了臉。

    梁杰盛望著她,黑眸里盈滿了溫柔的目光,他從不知道當有一個人這樣在乎、重視自己的時候,內心竟會是那麼踏實而幸福。

    此刻他胸口里那滿溢的幸福感,全是因為她,席文宣。

    兩人目光纏綿,完全無視現場還有別人的存在。

    「又來了、又來了,又來一對!」姜秉超翻了個白眼,再也受不了,起身大步往會議室門口走,一邊走還一邊大聲抱怨,「哼,談戀愛了不起了是吧?老子現在就去找一個來談,下次換我閃瞎你們的眼!」

    梁杰盛和席文宣相視而笑。

    輕柔繾綣的吻,落下。

    悠揚的音符在飄散著淡淡玫瑰香氣的空氣中輕舞跳躍,那旋律听起來悠揚美好得讓人彷佛置身在夢幻的浪漫幸福氛圍之中。

    而實際上,她也的確是置身在幸福之中沒錯。

    雖然她覺得幾乎每件事都趨近于完美了,但是卻有一個小小的遺憾,那就是席佳佳失蹤了。

    她最後一次見到席佳佳,就是在梁杰盛辦公室里那一次,之後便再無她的消息。

    原先以為佳佳只是在躲她,後來才知道她根本在躲每個人,連阿姨和爸爸都找不到她。

    新娘休息室里,朱玉梅輕嘆口氣,心情很復雜,她應該要為宣宣的婚禮而開心,卻又因為佳佳的失蹤而掛心。

    「她不告訴我她在哪里,只留了信給我們每個人,說等她想出現的時候就會自己回來,我在看了信之後,才知道自己是一個多失敗的母親。」想起女兒信中的字句,她失落地紅了眼眶。

    為了想要成為一個不讓人講話的好繼母,她努力想在兩個女兒的之間取得平衡,哪知道她越是努力就越是把事情搞砸,搞到最後,繼母的角色沒有扮演好,連母親的角色也失敗。

    原來從小到大,佳佳都不懂為什麼明明自己才是她的親生女兒,她卻總是什麼事都護著宣宣,這讓她非常不平衡,她在信中指控她這個母親偏心,甚至懷疑自己不是她的女兒。

    直到看見這些,她才知道自己這麼多年來有多失敗。

    朱玉梅抹去眼淚,拿出一封署名給席文宣的信件遞給她。

    席文宣接過,看著信封上自己的名字,有些怔然,她沒想到佳佳也會留信給自己。

    她不禁開始臆測,佳佳會在信里寫些什麼?

    祝她幸福?嗯……可能不會吧。

    朱玉梅拉起她的一只手輕拍,誠摯地說︰「宣宣,阿姨不是一個好母親也不是一個好的繼母,可是我希望你知道,阿姨真心祝福你得到幸福。」

    「阿姨,我知道,謝謝你。」席文宣給她一個微笑,反手握住她的手安撫道。

    聞言,朱玉梅終于笑了,她打起精神,微笑說道︰「我去招呼客人,你休息一下,不然等整個婚禮結束之後,你一定會累垮的。」說完便轉身離開。

    朱玉梅離開休息室後,席文宣打開了席佳佳留下的信。

    姊姊(其實我一點也不想這樣叫你!)︰

    你一定很奇怪為什麼我要誘惑廖至誠,又要誘惑梁杰盛吧?我說是因為愛,你就信了,真是天下最笨的女人!什麼狗屁真愛,我的目的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個——

    那就是我希望愛你的人都背叛你,我希望你痛苦!

    對我來說,從小到大,你就是搶走我幸福的人。

    所以,雖然這次我誘惑梁杰盛失敗,你還是要結婚了,但是——

    我、絕、對、不、會、祝、你、幸、福!

    佳佳

    讀完信,席文宣發現自己竟然忍不住失笑。

    她突然頓悟,也許有些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修復方式,是必須要從分離開始的,就像她和佳佳。

    佳佳就像是一個還沒想通的別扭女孩,就像是重生之前的她一樣。

    許多事情,沒有經歷過人生練歷的人是無法釋懷的,所以也許有一天佳佳想通了,就會回來了,那時候便會是她與佳佳之間,真正開始姊妹關系的時候。

    應該是吧!她笑著將信收妥。

    門口傳來敲門聲,穿著伴娘禮服更顯明艷動人的貝婉兒一臉興奮地跑進來催促她出場。

    「學姊,時間差不多了,該去見見你的新郎嘍。」

    席文宣笑著起身,步出休息室,看見她的父親等在一旁。

    「我的宣宣真美。」席祥麟看著身穿白紗的女兒,臉上寫滿了感動與驕傲。

    她勾住父親的手,在大家的陪伴下前往戶外婚宴會場。

    在父親的牽引下,她一步一步走上那條灑滿了玫瑰花瓣的長長紅毯,紅毯兩旁的賓客都轉頭看著她微笑,而紅毯盡頭站著的那個男人既高大又帥氣,向來冷若冰霜的俊臉也在這一刻露出了溫柔的笑意。

    他凝視著她,那雙幽深的眼眸里是無法錯認的深情。

    席祥麟將她的手交到他手上,他緊緊地握住她的手。

    「到了我手上的,我一輩子都不會放。」梁杰盛深深地凝睇著她,「我也不準你放。」

    席文宣忍不住笑了,他輕撫她的臉頰,讓自己沉醉在她美麗的笑靨之中,接著在神父的見證下,低頭吻住他的新娘。

    這一刻,現場宮出掌聲、歡呼聲,還有熱鬧的笑聲。

    「你一定無法相信我有多感謝老天爺。」感謝老天爺讓她有重生的機會,讓她能夠被他所愛,能夠得到幸福。

    「相信我,我明白,因為我也同樣感謝它。」(本書完)

    ※想知道還有哪些把握第二次人生,抓住真正幸福的故事嗎?請見——

    米樂•重生當人妻之《回鍋當後媽》

    黎孅•重生當人妻之《換夫做閑妻》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