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桐伊 > 食神管家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食神管家 尾聲

作者︰桐伊

    三年後,杭在錫終于盼到米可蒔的歸來,他欣喜若狂,迫不及待地將米可蒔迎娶進門,就在新婚的這一天,蕭羽莘帶著大批人馬闖進新房,準備鬧洞房。

    「我早就警告過你,我一定會整死你的吧!」蕭羽莘挑釁的說。

    米可蒔頓時心安,原來她說的整,是這種整法啊!

    被眾人玩弄到深夜一點多,已經精疲力盡的新人才被放過,留下兩人度過一刻值千金的短暫花燭夜。

    「終于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了。」杭在錫愛憐地看著被眾人嚇到花容失色又滿臉紅暈的新婚愛妻。他知道以她的道德觀判斷,這群人今晚的行為簡直是驚世駭俗。

    「我真的可以在這個時代生存下去嗎?」現在的人都不知道禮義廉恥怎麼寫了嗎?不論男女都那麼開放的令人咋舌?

    「當然可以啊,只要過一段時間你就會適應了!現在先不管這個,親愛的老婆,重頭戲現在才要開始啊!」杭在錫可是等了很久,才等到這一刻。

    因為米可蒔堅持要到結婚那天,他們才可以有肌膚之親,可讓杭在錫憋壞了。

    「討厭!」米可蒔的臉更紅了如花兒般嬌艷。

    不過……

    「親愛的,你雙眼緊閉,像個……軍人一樣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杭在錫不好在大喜之日說死人這兩個字,只好以軍人代替。「這樣讓我怎麼抱你?」

    「咦,不是這樣嗎?」米可蒔馬上睜開大眼,一臉茫然地看著新婚丈夫。

    「誰教你的?」杭在錫無奈撫額。

    「灶神啊,臨走前,她千交代萬交代,要我一定要這麼做,說你一定會愛慘我的!」

    「這家伙,等她一出生,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杭在錫忿忿說著。

    「我做錯了嗎?」不然他的臉色為什麼這麼難看?

    「親愛的,你不是也看了很多電視,應該知道男女之間的床笫之事……」

    米可蒔一听,馬上羞紅著臉猛搖頭。「我才不敢看,我都會馬上轉台。」

    「我懂了,沒關系,我會慢慢教你,所以你要當一個乖學生,好好學,知道嗎?」

    米可蒔乖順的點頭,只是……

    「哈哈哈,好癢喔……別踫那邊啦,哈哈哈!」

    不管杭在錫踫米可蒔的哪一寸肌膚,都會得到這夸張的笑聲,讓原本蓄勢待發的杭在錫,不由得無奈低落。

    「結束了嗎?」米可蒔還傻傻地問。

    她都不知道原來跟心愛的男人在床上這麼好玩耶,幾乎快笑岔氣了她。

    「我都還沒開始,哪來的結束啊?」杭在錫無奈的白了她一眼。

    突然覺得,妻子太單純也不是一件好事!

    「是這樣嗎?但我沒想到,原來床笫之事這麼好玩耶,但太累了,一直笑一直笑,笑得我嘴巴很酸耶。」

    「親愛的,你這麼說,讓我很傷心,因為你應該要覺得很舒服,而不是笑得很開心。」杭在錫真的無奈得直想嘆氣,難道她以為只是吻遍她全身,逗得她渾身發癢就是做\\ai,就會生小孩嗎?!

    「笑得開心不好嗎?」

    「不好。」杭在錫搖頭,然後奸詐的盯著她笑。「要哭著向我求饒才好,這樣你會更舒服,我才會更有成就感!」

    「這樣啊,那我該怎麼做呢?」米可蒔是個乖寶寶,丈夫怎麼說,她就怎麼做。

    「換你來吻我,像我剛剛吻你的方式一樣的吻我。」既然吻她會癢,那就換她吻他好了,只求她別再笑場就好了!

    在杭在錫一個口令米可蒔一個動作之下,兩人之間的情|欲氛圍終于有了起色。

    杭在錫被她吻得雄風再起,而米可蒔則覺得身體開始熱了起來,尤其是丈夫在她背後的愛|撫,那溫柔的撫觸讓她想趴在他身上不動,享受這舒服的快|感。

    杭在錫一個用力翻身,將她壓制在身下,看著他熾熱的眼神,她體溫升高,染上的情|欲更炙,此刻他的吻落在她身上時,她不再覺得搔癢,只覺得情|欲難耐,想要的更多,嘴里更小聲的吟哦出美妙的樂音。

    就在杭在錫蓄勢待發的準備進入下一階段,米可薛一陣痛呼,讓杭在錫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好痛!走開走開,那是什麼?痛死我了!」

    「小米,乖,一會兒就不痛了……」

    「不要,不要!走開!好痛啊!」米可蒔痛得雙手亂打亂抓。

    舍不得她痛的杭在錫最後還是心軟退開她的身上。

    「還痛嗎?」他已經有心理準備,今晚不用睡了,因為他必須長期抗戰,才有可能成功達陣……

    「那可怕的東西是什麼?為什麼讓我這麼痛!你怎麼忍心這樣對我?」米可蒔哀怨控訴。

    「小米,你不是想快點將陶陶生回來嗎?這是必經的過程,而且你將來生孩子會更痛喔。」

    「是這樣嗎……」一想到灶神和饕餮的命運都掌握在她的肚皮里,她牙一咬,彷佛上戰場搞的慷慨赴義。「好吧,我會忍的!」

    就這樣,在兩人不斷熱機、冷場、熱機、冷場的循環下,米可蒔終于成為杭在錫名副其實的妻子了。

    卻沒想到……

    「在錫,雖然一開始好痛,痛到我好想咬你,可是過一下子就不會了耶,好神奇喔。」初嘗雲雨的米可蒔,就算身體累得半死,內心依然亢奮得睡不著,她摟著杭在錫甜甜地說著。

    「嗯……」杭在錫真的不是有意要敷衍她的,實在是今晚消耗的體力過多,別說被鬧洞房已經花費他很多力氣,就連把新婚妻子吃下肚,也花費了不少時間和精力。

    所以,杭在錫此刻,已經快睜不開眼楮,快要昏睡過去了。

    「而且就像你說的一樣,好舒服耶!」

    「……嗯……」

    「在錫,你說,陶陶會不會已經在我身體里了?」

    「……不……知道……」

    「這樣啊,那是不是多做幾次,陶陶很快就會在我身體里了?」

    「……嗯。」

    「那我們再來一次吧!」米可蒔抬起身體,用她剛剛學到的那些招數,又開始進攻杭在錫。

    「嗯……啥?!」杭在錫在恍惚間,居然听到愛妻說還想再來一次,嚇得他瞬間驚醒!「小米,別這樣……」

    「你不行嗎?」米可蒔抬頭,臉上有著淡淡的失落。

    看著她那失望的小臉,又听到她那句「你不行嗎」讓杭在錫說什麼都要力圖振作,好滿足才新婚一天的嬌妻。「來吧,你想要再來一次,我們就再來一次!」

    杭在錫認命了,誰讓他娶了一個耗呆到不知天高地厚的嬌妻呢?

    說他不行?那是她不懂他今天真的累壞了,好,她要榨干他是嗎?沒關系。

    等過了今天這一關,等他睡飽之後,他有的是機會,把她榨到連渣渣都不剩,哼哼,到時候看誰先求饒吧!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