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蜜悅 > 狀元郎的廚娘丫鬟 > 第十五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狀元郎的廚娘丫鬟 第十五章

作者︰蜜悅

    兩年後

    「徐卉綺!你又跑到哪去了?」太守府的後院中,某個女聲忽然高八度的尖囔。

    院中掃地的粗使婆子只頓了一下,便從容的掃她的地。

    而正在替主子收拾行囊的二等丫鬟,則沒有停頓的繼續折著衣裳,連手都沒抖一下。

    沒辦法,這情形實在太熟悉了,近幾個月來幾乎天天上演,大家早就麻木了。

    倒是某個剛踏進院中的男人,因而停下了腳步。

    這時一顆小腦袋,自樹後偷偷探出,與他四目相交。

    徐知仁一一怔,隨即朝那小小的人兒笑道,「怎麼又惹你娘生氣了?」

    小女娃有著一雙漂亮杏眼,此刻正滴溜溜的轉呀轉的,看起來靈動極了。

    徐知仁捆搖頭,走上前一把將她抱起。

    小女娃對他笑了笑,奶聲奶氣的喊了聲,「爹。」

    被這可人的小女娃這麼一喊,徐知仁覺得心都要化了。

    怪不得他娘一直遺憾沒生下女兒。這麼可愛的女兒,給他十個兒子都不換。

    「小綺是偷跑出來的吧?」他抱著女兒,邊走邊問道。

    自從三個多月前,徐卉綺開始學會扶著牆壁走路後,就經常跑得不見人影,奶娘只要不小心轉個身,再回頭就會發現小姐已經不見了。

    徐卉綺顯然非常有玩捉迷藏的天分,再加上個頭小,總是可以躲得讓人怎麼都找不著。

    于是太守府里的婆子和丫鬟們,經常得花許多時間在找自家小姐上。

    許依瓊先前見女兒小小年紀就這麼野,以後長大還得了?

    想好好教訓她一番,可女兒的爹卻心疼了,不但攔著不讓許依瓊教訓女兒,甚至還說出,「女兒活潑些有什麼關系?這樣才好呢!免得長大了被人欺負了。」

    「被人欺負?她不去欺負別人就不錯了。」依瓊沒好氣的道。

    「那有什麼關系?」在徐知仁看來,寧可自家女兒去禍害別人,也絕不能讓外人欺負了她。

    「怎麼會沒關系?小心她以後嫁不出去。」許依瓊咕噥道。

    「嫁不出去又如何?大不了咱們養她一輩子。」

    「孝女」的爹親竟毫不在意的道。

    許依瓊無語望天,深深覺得她的穿越前輩婆婆太強大,連養出來的兒子,思想都比她開明——沒錯,根據這兩年她向徐知仁旁敲側擊的結果,已經可以完全確定,她婆婆和大嫂都是穿越女。

    只是她在大齊國生活了十多年,對前世的記憶已經很模糊。再加上徐知仁這兩年多來都在祈郡當官,許依瓊自婚禮過後便沒再見過兩人,因此至今還沒機會和她們「相認」。

    而徐卉綺也是個鬼靈精,發現爹爹會護著自己後,特別在他面前裝乖賣萌。

    每回奶娘和丫鬟們翻遍院子,卻怎麼都找不到她時,只要徐知仁一出現,她就會乖乖現身了。

    如同現在這樣。

    「娘,忙。」徐卉綺噘嘴向父親告狀。

    意思是若非娘忙得沒空管她,她也不會躲起來。

    「咱們明兒個就要搬家,你娘當然很忙了,小綺要乖乖的,莫讓你娘擔心。」徐知仁溫言勸道。

    「搬……家?」一歲多的小娃娃,對這名詞感到困惑。

    「是啊,我們要離開這兒,回京城了。」徐知仁耐心的向她解釋,「到時你就能見到爺爺和奶奶他們。

    「奶奶……」徐卉綺歪頭想了想,忽然眼楮一亮,「衣衣、糖糖……」

    一年多前,姚萱萱听說自己多了個孫女後,經常從京城寄來各式衣裳鞋帽,或是能久放的糖果。

    因此徐卉綺對祖母的印象,就是漂亮的衣服和好吃的糖果。

    「對,等咱們回京,你就能見到常送衣裳和糖果給你的奶奶了。」徐知仁親了親女兒紅潤的臉頰。

    「徐卉綺!」許依瓊氣急敗壞的聲音再度響起。

    徐知仁搖搖頭,「你可把你娘急壞了,咱們去見她吧!」

    小女娃垮下臉,「娘,生氣。」

    「你啊,明知道這樣你娘會生氣,怎麼還老是故意惹惱她?」徐知仁無奈的伸指點點她的小骨子。

    徐卉綺心虛的抱住父親的頸子,不說話。

    當許依瓊見到丈夫和女兒一起出現時,臉上沒有任何意外的表情。

    她只是望了他們好一會兒,嘆氣道,「我看我以後也不用費心思找人了,女兒若不見,叫你回來便是,人家說女兒是父親的前世情人,可真沒說錯!瞧這對父女感情如此好,自己倒像是第三者了。」許依瓊酸溜溜的想著。

    徐知仁笑了下,「待回京後,多找幾個下人看著小綺就好了。」許依瓊瞪向他:「女兒都是被你給寵壞的。」

    徐知仁一手抱著女兒,一手攬住妻子的腰,「還不是因為小綺長得太像你,讓我忍不住想多疼她一點喲,他這甜言蜜語可說得越來越順口了。

    許依瓊白了他一眼,「那你繼續和你女兒相親相愛吧!我去收拾東西了。」

    徐知仁的任期已滿,明天就要離開待了三年的太守府,回京述職。

    據說皇帝對他這三年來的表現非常滿意,已經空下戶部侍郎的位置,就等他回去接手。

    「那些事交給下人去做就行了。」徐知仁立刻拉著她坐在榻上,「你也別整天忙得團團轉。」

    許依瓊的確收拾得有些累了,因此便沒反對,陪他坐著。

    「沒想到,一晃眼三年就過去了。」她伸手摸了摸女兒的頭,感嘆道。

    「是啊,日子過得很快,連小綺都滿周歲了。」

    「不知京城有沒有什麼大變化……」許依瓊喃喃道,忽然想起了這一世的母親和哥哥。

    來到祈郡後,她很少想起他們。而自從有了小綺,她發現自己更無法理解黃氏的心思了。

    盡管她常抱怨徐知仁愛小綺比愛她多,但其實她自己也非常疼愛女兒。

    真不明白過去黃氏怎麼能夠將她當成搖錢樹,毫不在乎的予取予求。

    她覺得無論將來有多少孩子,自己都不可能像黃氏那樣厚此薄顧。

    「別難過,你只是沒有父母緣罷了。」徐知仁一眼就看出她在想什麼,摟住她的肩,柔聲安慰。

    「我不是難過。」許依瓊苦笑,「我只是不明白……」

    不明白他們怎麼能那樣對她。

    「無所謂,反正你已經是我徐家的人了,往後與他們再無關聯……你放心,我娘向來很疼兒媳,何況你還生了她最想要的孫女,她一定會把你當親生女兒看待的。」他家小綺這麼可愛,他娘看到肯定喜歡得

    不得了。

    「我相信。」想起自己這位「穿越前輩」婆婆,許依瓊忍不住笑了,心情也輕松許多,「只是我怕我哥到時又惹上什麼麻煩……當然我不打算再幫他了,可也不能讓他扯著侯府的大旗,在外面招搖撞騙。」

    「這你不用擔心,兩年前我們成親時,我便已派人將你兄長和母親都送至鄉下,好吃好喝的供著他們」但他們一輩子也別想離開那個莊子。

    「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許依瓊訝異極了。

    「當初我想這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便沒告訴你了。你不會怪我擅自作主吧?」徐知仁小心翼翼的問道。雖然他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可那畢竟是她的親人,而他的做法……事實上也與軟禁無異。

    「不,你做得很好,我很感謝你。」她將頭靠在他肩上。

    她不傻,當然知道他沒說出口的是什麼。但她也曉得,這樣是最好的結局了。

    從哥哥把她賣掉、母親質疑她為何不願為哥哥犧牲那天起,她就不再將他們視為親人。

    她不忍心對他們做什麼,卻又不願意在為他們的人生負責。

    徐知仁的做法,很合她的心意。

    「夫妻之間哪有什麼謝不謝的?」徐知仁拍了拍她,「不過待回京以後,日子可能沒法像現在這麼自在了,到時你可能會辛苦些……」

    在祈郡時,他就是最大的官兒,所有人都得听他的話。

    可回京後就不一樣了,高官到處都是,而如今他又已成家,不再算是忠勇侯府的人,往後他們住在自己京中的府第,許依瓊身為主母,必有許多應酬,日子不可能再像先前那樣輕松。

    許依瓊據唇一笑,「先前我連瓊玉齋都能開了,那點辛苦算什麼?」

    徐知仁不覺莞爾,「是我忘記了,夫人本來就是能干的人。」

    一旁不甘寂寞的徐卉綺也來湊熱鬧,嘴里嚷著:「能……能……」

    夫妻倆相視而笑,徐知仁更加擁緊身旁這一大一小,兩個此生他最深愛的女人。

    無論他們即將面對的是怎樣的未來,但只要有彼此在身邊,他們都有信心,能夠攜手渡過一切難關。

    明天,又是一個新的開始。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1、穿越做丫鬟之一《喬二少的秘書丫鬟》;

    2、穿越做丫鬟之二《大將軍的娘子丫鬟》;

    3、穿越做丫鬟之三《小侯爺的通譯丫鬟》;

    4、穿越做丫鬟之四《狀元郎的廚娘丫鬟》。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